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极品小郡王最新章节 > 极品小郡王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五十六章 平城之战(上)

正文 第四百五十六章 平城之战(上)

作品:极品小郡王 作者:一语不语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外面东王军和西王军打的是“有来有回”,里面中军大帐,东王府的幕僚和将领却也在详细讨论着各种切实有效的出兵计划。总的来看,没有结果。

    韩健没有再出去督军,而是留在中军大帐里,看着将领们讨论,中午暖薰薰的,衣食饭饱之下,韩健竟不由开了小差,小寐一会,直到被外面一阵嘈杂声给吵醒。

    “和人在外喧哗?”韩健睁开眼,看了看帐门的方向喝道。

    “少公子,是陛下派来的人,好像是……林尚书。”

    韩健皱眉,这林恪也不知道挑时候。现在是军务大事,中军大帐何曾要招待文臣?就算林恪是随军出征,可兵马调度也不该由他一介文臣来插嘴。

    “让他进来。”韩健冷声道。

    林恪一脸嚣张进到中军大帐内,见到韩健也并不行礼,情绪似乎也有些激动,进来便大声嚷嚷道:“东王,你为何不派兵扫灭西王逆军?难道如外界所传,与西王逆军有[ .所勾结不成?”

    一上来就被人扣一顶大帽子,韩健也是没预想到。这林恪,疯癫起来的时候也真是敢说话,而今正在行军打仗,他对着主帅说这等话,是不怕被砍头?

    韩健静默了一下,没应。

    林恪又喝道:“三军将士早就按耐不住,要与西王逆军决一雌雄,东王你为何还不下令出兵?”

    韩健听了这话,大概不是林恪自己想说的。难道是女皇让他过来质问?

    韩健稍微摆摆手,马上有士兵上前,将林恪给拖拽出去。林恪被人拖着,嘴上仍旧不停在说,说什么也没人听得清楚,不过在场之人,在林恪被拖走之后,神色都有些古怪,毕竟韩健到底也没说为何不出兵的事。

    “西王军军容强盛,又是以逸待劳。我军远道而来旅途疲敝。莫非你们也认为,现下出兵是最好选择?”韩健环视在场之人,问道。

    在场的将领,都是东王府数得上号的人物。听到韩健这话。就算之前不明白现在也明白了。韩健是没打算出兵去打。

    “可少公子。如此久拖下去,终究不是办法。”名叫孙摄的副将上前提醒道。

    “那好,本王给你二百兵马……”

    韩健一开口。孙摄便有不详预感,这是触了霉头韩健准备让他带二百兵马去送死?

    韩健顿了顿,续道:“去东北边的河上搭建浮桥。”

    “这……”

    不但孙摄一脸茫然,便是在场的其他人,也都一脸不解。

    韩健不出兵,却让孙摄带人去搭建浮桥?在行军过来的时候,在场将领都是见识过那条河流的,而今是秋末旱季,河上一共就那么点水,人马过去都非难事,这样还需要搭建什么浮桥?

    “怎么,孙副将觉得本王的安排,你不满意?”韩健放下案牍,沉声道。

    “末将领命。”

    孙摄匆忙领了军令,出去点兵将去修建浮桥。

    “没事的话,你们也先安静下。本王要先休息休息不许打搅。”

    韩健说完,翘着二郎腿便开始睡。睡姿的确很不雅,不过身在军营中,守在中军大帐里,睡姿什么的也并非着紧的事。不过这可苦了在场其他的武将和谋士,勉强能找个地席坐坐,却也没心思睡觉,外面秋风吹战鼓擂的,这要是能睡着就真奇怪了。

    可真正奇怪的,是韩健仍旧能安睡如初。一个个都不由心想,还是东王有魄力,这等时候还能睡得着。

    韩健倒不是没心没肺,是他知道,这场仗只要东王军没动手,是打不起来的。西王军做那一些动作,就是为了引东王军主动出击,使得南王府看热闹。

    一旦西王军主动出击,南王府便也知道必须来援。这是一种很微妙的关系,南王府那边既想渔翁得利,又不想东王军覆灭,而豫州成了下一只待宰羔羊。

    明着是两方交战,其实是三方博弈。只要作好防守,谁先动,谁遭殃。

    韩健一觉睡了两个时辰,等他醒来,日已西斜临近黄昏。韩健起来伸个懒腰,这时候在场的人都有些疲惫,这两天他们都被折腾的不轻。

    “回去休息吧诸位,这里有本王便可。就当是换班了。”韩健笑道。

    在场之人面面相觑,韩健现在还能轻松说话,便说明韩健胸有成竹。一个个纷纷站起,行礼后先回去歇息,但也不敢睡的太深,都跟外面的随从打好招呼,一旦军中有何变化,赶紧叫他们起来到中军大帐这面商讨军机。

    夜幕降临,两方军营在篝火映照下,显得很明亮。两军将士各自埋灶换班吃过晚饭,便也精神抖擞继续对峙着,好像都在等看谁先撑不住主动出手。

    韩健算计了一下时辰,心中也有些紧张起来。这场仗,拖也拖不过前半夜。也就是说,一场大战很快便会打响,不过主战场却并非在外面。交手的,也并非曹百川所部和他带来的三万多兵马。而是西北方大约四十里开外的李代所部。

    他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来布置这个迷局,就是给林詹调兵时间。林詹在绕了大圈之后,已经带着几千兵马绕后准备偷袭李代。因为林詹带的人不多,再加上西王军和东王军对峙的动静闹的很大,韩健自问还是能隐藏消息,但也并非百分百确定。

    这也是韩健紧张的地方。要是事情败露,让李代带着五万兵马包抄过来,那他的选择,要么是撤兵,要么是兵马进驻到豫州城内。到时肯定兵马会有折损,而且会被南王府捡便宜。

    “相公,妾身来了。”便在韩健思度关于当晚这场恶战的时候,杨苁儿身着戎装过来。

    从中午被韩健打发回营帐之后,杨苁儿也是休整过后才来。因为韩健跟她说过,要战,也是晚上的事,白天不会有什么波澜。

    “苁儿,有你在便好,帮为夫参谋参谋。”韩健笑道。

    杨苁儿略带不满道:“相公还说呢,连细节都不肯透露,人家怎么帮相公参谋?”

    中军大帐里,只有韩健夫妻二人,韩健便也觉得这跟他的寝帐没什么区别。抱着杨苁儿,杨苁儿还有些害羞,毕竟这是中军大帐,随时都可能有人来,而军中这种事历来又是禁忌。

    韩健将调度林詹的事大致一说,杨苁儿才恍然道:“怪不得相公说林将军未必在军中呢,原来相公派了他去偷袭敌后?相公的保密工作做的可真好。”

    韩健凑近杨苁儿的耳朵,像是咬着耳朵说道:”而今时局有些混乱,江都兵马里面也有西王军的细作,我把一切都做的好像在筹谋如何与曹百川交手,其实也是为了麻痹曹百川和李代。”

    “相公是怕走漏消息?”杨苁儿看着韩健问道。

    “还是苁儿你知我,不出意外,今晚便会开战,林将军会先烧了李代所部在平城的粮草,这至关重要。而东王军也会在今晚汇兵一处,与西王军展开交战。其实……这不是我最想要的结果。”

    杨苁儿点头道:“妾身明白相公是不想让江都将士有太多死伤,不过在战场上,有交战便会有死伤。相公不如考虑一下,只要烧了粮草,便撤军,不是更好?”

    “到时候逼西王军不战自退?”韩健疑惑地看着杨苁儿。

    杨苁儿点点头道:“是啊。”

    “此路不通。”韩健叹道,“曹百川和李代心里都有鬼,这次要是不战而自退,他们回去都不会受杨平举的待见,我只怕,在曹百川和李代得知粮草被毁的消息后,会不计后果派兵猛攻,到时候我们撤兵,正中了他们下怀。到时候将士军心散乱,可能江都兵马反倒会落得惨败的结局。”

    杨苁儿想了想,韩健说的在理,又问道:“相公让林将军带了多少兵马去?”

    “六千兵马。”韩健道。

    杨苁儿面带疑色道:“六千兵马,偷袭平城粮草重地,是否会成功?相公可有想过,若然李代或者是曹百川早有察觉,派了兵马保护当如何?”

    韩健笑道:“这点我早有准备。平城毕竟是豫州的地界,就算现在给西王军囤粮,还是有很多之前东王府留下的哨探,当下李代是派了人马保护,却因为看到我们与平城之间隔着曹百川的人马,怎么也想不到,我们会绕后而去。”

    “相公还是小心为上。以前在豫州时,便听闻过李代此人,这人不但溜须拍马很得西王赏识,本身也有一定能力。”

    “苁儿你还没说他有个缺点,就是贪功冒进。”韩健道,“反倒是听闻他有个堂兄弟,倒是有几分本事,不过却不得西王重用。而且,似乎苁儿你还认得。”

    杨苁儿笑盈盈道:“相公是心有吃味?以前那李御,妾身的确在京城时候见过,而且当时他还得西王重用,他竟向我父王求亲,不过却被父王他拒绝。”

    “哦,原来是这样。不说我还不知道呢。”韩健笑道。

    “相公连假话都不会说,刚才,也不知道是谁,提及那李御,好像提及了情敌一样……哎呀相公,你怎的又来这般……好吧,妾身认错……”(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