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极品小郡王最新章节 > 极品小郡王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三章 意外的刺杀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三章 意外的刺杀

作品:极品小郡王 作者:一语不语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韩松氏回来,东王府便有主持大局之人。

    她回来先见了韩健,便与韩健一起去看法亦的伤势。有韩松氏在旁,法亦不能拒绝韩健相见,韩健进到屋里,发觉一切如旧,连法亦也很憔悴,尽管这几天他已让府上的人炖了不少补血了调理的汤药。

    韩松氏跟法亦寒暄几句,便说不想打搅法亦休息,拉韩健告辞离开。自始至终法亦都没正眼看韩健一眼,韩健除了心里感慨,也没什么怨言,不管怎么说法亦也是为了保护他而受伤。这份情义就算不是出自男女之情,他心中也无憾。

    “健儿,你师傅这几日养伤,还是少过来走动了。眼看十天期限将尽,你也早些作出安排,免得到时候生乱子。”

    看到韩健和法亦都无大碍,韩松氏也放下心来,开始紧张起女皇的事情。

    “那二娘可有寻到陛下的下落?”韩健问道。

    韩松氏微微摇头,将这几日来找寻的情况说了。尽管她们根??小说.据韩健的消息,到了江都附近的道观找寻过,却没有女皇的下落,韩崔氏仍旧在找寻,试着用最后几天找到。

    “可能是你得到的消息……不准确。”韩松氏最后说道。

    韩健没答话,在他看来,并非是消息不准确,而是女皇有意藏身不让人找到。以女皇的智慧和谋略,留在江都周边半年多都没被人发觉有异,现下就算是刻意去找。也不会那么容易。

    “二娘先回去休息,我还有些公务上的事要处理。今日准备送南齐使节回去,要到晚上才回来。”

    韩松氏听韩健说到公事,轻轻一叹道:“那你早些回来。”

    韩健点头,心情不佳离开。

    本来已经因为女皇的事烦忧,现在又加上刺客和法亦受伤的事,再是去见阴险狡诈的朱同敬,他自己也觉得没什么心情。

    不过好在朱同敬在江都得胜之后也知情识趣,不会没事来烦他,现在韩健要送朱同敬回南齐。朱同敬心中早就巴望不得。

    等韩健和朱同敬在驿馆会面。朱同敬除了客气几句,连一些阴阳怪气的话都省了。韩健亲自跟朱同敬谈了一些两国友好的事,递上国书,朱同敬一行便要动身启程。

    本来韩健还准备为表郑重。亲自送南齐使节出城。但最后一想也觉得无趣。便将送客的事交给朝廷礼部的人去做。

    等一切都忙活完。还不到日落黄昏。本来韩健应该早些回府,却因为心中被事情缠扰,没什么心情。便在江都城里走走,静下心来。

    洛阳的乱局一天天恶化,不够那也跟江都无关。韩健本想静下心想想江都一地的规划,后面怎么休养生息。但想着想着,便不由想到法亦身上去。

    韩健立在街道上,身前身后都有不少侍卫跟随,为了防止有刺客再行刺,东王府的刺客已经随时如临大敌。

    “易布库使现身在何处?”韩健突然问旁边的侍卫道。

    “回少公子,易布库使……在武安所内。”

    韩健点头,道:“去武安所。”

    本来韩健也不知该去何处,但他想到,易蝶追查乱党多年,可能知道乱党在江都的一些藏身点。有易蝶帮忙,或许会寻到左谷上人和柯瞿儿师徒。当下韩健只是想把一些事解释清楚。

    武安所是江都城里军政管理的衙门,本身是几个衙门的合称,但当下兵部和东王府的军所同在,使得这里也人流复杂,武安所也特指总衙门。

    易蝶身为布库使,是慎刑司中官员,而且是朝廷密探。她在武安所,主要是负责情报搜集方面的事,因为她是刚回到江都,也是刚接手这方面的事,很多时候她也不需要亲自露面。

    韩健是在武安所旁边的客栈见到的易蝶,虽然武安所内有衙差和普通官员的“宿舍”,但易蝶身为女子,住在武安所内不合适,她便临时将住所设立在隔壁的客栈之内。

    韩健到时,易蝶亲自下来迎接上楼,进到屋里,韩健发觉屋子里布置的没有军人那种干净整洁,反而是布置的有些像是婚房,到处都有一些小摆设和装饰,这与平日里他所认识的易蝶不太相同。

    “没想到客栈之地,也有如此清雅的居所。”韩健四下打量一番,说道。

    易蝶行礼道:“殿下说笑了。这都是属下一些习惯,走到哪……不想太亏待自己。不知殿下找寻属下所为何事?”

    “当然是为陛下,易布库使可有消息?”韩健问道。

    易蝶微微摇头,道:“还以为殿下有陛下消息,是来通知属下。”

    韩健坐在椅子上,易蝶只是立在韩健身前五尺开外。韩健打量易蝶一眼,此时的易蝶一身女皇,并不显得有多干练,却好似一名闺中妇人一般带着几分慵懒。不过韩健眼睛很尖,进门时候便发觉床榻的角落里有个包袱,说明易蝶要出远门,只是被他的到来打搅。

    “易布库使,本王有件事问你。你可知道乱党在江都之内,可是有据点?”韩健道。

    “殿下何故要问此事?还是陛下怀疑,殿下被刺杀之事,与乱党有关?”

    韩健道:“看来易布库使已经知晓城中刺客之事。”

    易蝶笑道:“当日之事闹的纷纷扬扬,这几日五城兵马司又调度兵马,属下怎么也会猜到。”

    韩健道:“那本王便实话实说,是乱党左谷上人来刺杀本王!”

    “啊?”易蝶显得有几分难以置信,道,“左谷上人……可是个厉害的角色,殿下竟能化险为夷,这也实在是……可喜可贺!”

    韩健听易蝶说话很别扭,好似有些慌乱而无章法。在他眼中,易蝶可是朝廷中一个“狠角色”,一个女子,当细作混在乱党中多年,帮女皇办事,何等气魄?

    “还有一人,便是易布库使的一位好姐妹。”韩健补充道。

    “殿下说的是……柯瞿儿?”

    “嗯。”韩健点头,“易布库使可是能为本王找到此人?”

    易蝶躬身道:“殿下不是不知,属下已经脱离乱党,不再打探乱党消息。本身,柯瞿儿和她的师傅左谷上人也并非普通乱党,她们行踪便是乱党中的魁首也未必知晓。属下一介外人,轻易岂会打探到?”

    “看来易布库使不想帮本王这个忙。”韩健起身道。

    “殿下且慢。”易蝶突然道,“虽然属下找不到这两名刺客……不过属下却听闻,她们师徒近来似乎引起江湖上的仇杀,不少人在找寻她们……不知这消息对殿下是否有用?”

    “江湖仇杀?”韩健皱眉道,“你详细说。”

    “是。属下听闻,近来江南一些乱党想借机谋反,联络了一些江湖的帮派,在南朝有所察觉镇压之后,便有一些乱党逃到北方来,得到左谷上人的庇护。之前听闻左谷上人要刺杀南朝国相谢汝默,不过后来又没了风声……至于柯瞿儿,属下近来并未听闻过她的一些事,但近来却有人说,她曾在江都出现过……”

    韩健冷冷打量着易蝶,易蝶这些话,明显是有所隐瞒,一些事也是似是而非,根本是在跟他绕弯子。

    “易布库使,能捡重点说?”韩健冷声问道。

    “属下猜想,这对师徒前来江都,似乎并非是为刺杀殿下您,而只是干扰试听,其实……是想刺杀南朝的某人!”

    南朝的某人?

    韩健一想,便脱口而出:“朱同敬?”

    “是。”易蝶点头道。

    韩健心中一怔,现在朱同敬刚出城不久,相信到晚上之前也走不出二十里路,要是左谷上人和柯瞿儿去刺杀他,那朱同敬十有八九要死翘翘,毕竟朱同敬好似丧家之犬一般回去,随他而来的随从有几百名,回去时候随从不过几十人,再加上一些东王府派出护送的侍从,加起来也不多。

    这些人,面对武功卓绝的左谷上人师徒,根本形不成什么抵抗,偷袭之下,朱同敬能保住命就怪了。

    “她们试图为何要杀朱同敬?就因为江南有叛乱?”

    “这个……属下并不清楚。”易蝶道。

    韩健来不及再详问,现下这时候,朱同敬死在江都地面上,就算是不是东王府干的,别人也只会这么认为。朱同敬暂且是联系江都和金陵的纽带,在韩健看来,就算朱同敬该死,也不能死在江都地面上。

    韩健没再多问,直接带侍卫离开客栈,转头便进了武安所内。

    在武安所内,韩健调集了城中一些兵马,随他一起出城追赶南齐使节一行。

    韩家当下也并非十分迫切保护朱同敬,他想的是,先找到柯瞿儿。在他心中,朱同敬死活的重要性根本比不上柯瞿儿对他的误会。

    韩健带兵马出城时候,已经是入夜时分。

    韩健这次是匆忙出城,调动的兵马也不太多,却也有三四百骑。而且都是江都戍防军队中的翘楚。

    一行一路向南,径直往城南二十里外的驿馆赶去。距离驿馆还有两三里,便见到驿馆方向火光处处,像是被人纵火,连同周围的林地也都未幸免。(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