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极品小郡王最新章节 > 极品小郡王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何处不相逢

正文 第七十三章 何处不相逢

作品:极品小郡王 作者:一语不语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大西柳一出来,韩健心想,这次唱的应该还是西凉旧部那些肃杀国仇家恨的调子。

    可当大西柳坐下,抚弄琴弦幽幽地开口唱出声来,令韩健大感意外,她唱的竟然是当日翠扬楼雯儿唱过的,词是一样的,曲调却偏了十万八千里。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这一唱起来,曲调竟然还是连贯的,不知是谁新谱的,如同老太太的裹脚布又臭又长,令韩健听了直想撞墙。

    不过黄烈和司马藉、杨曦,以及在座的其他客人却是听得很有感觉。

    唱到**部分,大西柳干脆将琵琶放下,一边清唱一边起身舞上那么一段,更令客人流连不已。等唱完舞完,在场之人纷纷鼓掌,黄烈没有刚才那么兴奋,却也看的很满足回身提起酒杯饮酒。

    “韩兄觉得不好听?”黄烈见韩健一直不做声,问道。

    “这是什么曲子?”韩健问。

    黄烈解释道:“哦,这是近来洛阳城教坊和妓所最流行的曲子……不能称之为曲子,应该说是词才对,因为词是一样的但每个姑娘唱出来的调子都千差万别。应该是某个不知名的词牌吧,叫,西柳小姐唱出来的调子算是我听过这么多最好的了。”

    韩健一听连词牌都搬出来了,翻唱又不用上税,可惜把原来曲调的精髓全都给糟粕干净了。

    杨曦在一旁道:“此事我也有耳闻,据说跟潘夫子有些关系,是一名少女在她琴会上唱出来的,韩兄跟潘夫子熟稔,可知那少女来历?”

    “我跟潘夫子不熟。”韩健道。

    “不对啊,那日你在……宴会上,不是跟潘夫子挺合得来的吗?锦瑟和谐……”

    韩健听到他说什么“锦瑟和谐”,一口茶全喷在桌子上。韩健咳嗽两声,指着杨曦道:“跟你说清楚,我跟那姓潘的死老头不熟,你要是想听,回头我找那唱的人给你唱十遍都行,麻烦你以后别在面前再提此事!”

    杨曦也不知韩健哪来这么大火气,他很识相点点头。此时,大西柳已经跟着兰娘走下台子过来给客人添酒。

    大西柳按照惯例还是先到杨余那一桌,韩健注意到杨余的反应很冷淡,显然对这个异域风情的女子缺乏兴趣。李维打赏了银子,大西柳和兰娘挨席走过来,不多久便到韩健这一席。

    “妾身敬几位公子一杯。”大西柳只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没有为眼前之人添酒的意思,黄烈拿着个空酒杯坐在那闹了个老大不愉快。

    “兰娘,怎么回事,西柳小姐连这点规矩都不懂?”黄烈不满道。

    兰娘笑道:“黄公子见谅,西柳姑娘来自西都,西都跟洛阳规矩不同。”

    “可……可她先前给其他桌客人倒酒时怎没不同的规矩?到我们这规矩就不同了,看不起我们?”黄烈天生就是不安份的脾气,当下差点跳起来闹事。

    “入乡随俗,她刚才在别的席上不是也没饮酒?这也算我们特别待遇。”韩健拉住黄烈,拿起酒杯道,“来,敬西柳姑娘一杯。”

    司马藉当日已经从韩建处得知西柳是刺客,此刻他谨慎打量着大西柳没举杯,林詹和杨曦倒是随韩健举杯。

    大西柳青袖遮面,微微仰头作饮酒状,再放下袖子时酒杯已干。韩健也不知她是把酒喝了还是倒了。

    大西柳放下酒杯,浅浅一笑,神情略带妩媚对韩健道:“今夜妾身恭候韩公子垂怜。”

    韩健一听,就知道大西柳肯定有话对他说。

    “行,只要西柳姑娘不嫌弃。”韩健说了句只有大西柳能听懂的话。

    韩健说完这话,不但黄烈有些惊讶,连兰娘也很诧异。大西柳今天只是来客串表演,并不卖身,而她听二人对话的意思,就好像老相好一样有约定。此时兰娘已经彻底不敢再把韩健归为“初哥”一类,能跟大西柳这般名妓有“交情”,一般欢场老手没这能力。

    这次还是黄烈打赏银,仍旧是五两。等大西柳和兰娘离开席位,黄烈迫不及待问道:“韩兄跟西柳小姐认识?”

    “何止认识。”司马藉顺嘴说了一句,再看看韩健,剩下的话也就不再续说。

    韩健一叹道:“旧识,不说也罢。”

    等大西柳离开大间,韩健心下有些疑惑,难道大西柳不是来当刺客的?再一想,可能是大西柳有什么刺杀任务,需要以**的身份来当掩饰,本来韩健还以为她的刺杀目标会是杨余杨曦又或者李维孙柯。

    等大西柳离开,接下来出场的几个都是雨花楼里有名的清倌,平日里卖艺不卖身那种,不管是抚琴弹唱,无不离了那首,听了几首曲调各异的翻唱,韩健连饮酒的心情都没了。

    兰娘仍旧会带着这些清倌下来敬酒,这次杨余的态度稍微好转了些,大概是对这些“身子干净”的女人有兴趣,但也许没遇上心仪的,因而没选当中任何一个。

    到韩健这一桌,黄烈也抠门了一些,每个只打赏一二两银子,还会趁机伸手上去摸一把过过手瘾,兰娘看在眼里却没阻止。

    “后面只剩一位何姑娘了。”兰娘带着几位清倌过来走了几次,说道,“何姑娘出自名门,才貌双全,几位一会若是满意一定捧个场,奴家在这里先行谢过。”

    黄烈趁机贴近些兰娘,大脸下面裂开个口,笑道:“兰娘这是说哪里话,不满意我也捧场,不过最好把那个何姑娘送过来给我暖暖褥子……嘿嘿。”

    兰娘白了黄烈一眼,带着清倌又给下面席位敬酒去了。

    司马藉突然道:“我们来看西柳的,现在看也看了,该走了吧?”

    韩健道:“不把最后一个看完再走?”

    司马藉叹道:“少公子,你这是饱汉不知饿汉饥,一会看完了你跟西柳**快活去了,又让我们在外吹冷风,这我可不干。你们愿意留下吹冷风?”

    “谁说吹冷风?”黄烈道,“一会我一人给你们找个姑娘,屋子不就暖和了?”

    司马藉讪讪一笑道:“谢好意,不必了。”

    韩健知道司马藉只是瞎抱怨过过嘴瘾,司马藉也知道西柳的身份不简单,就算他见了西柳也不会是**快活。

    “留下,同来同去。”韩健以半命令的口吻道。

    正说着,大间的门打开,一名侧对着这面的女子抱着琵琶缓步走进来。此女学着大西柳,以一袭轻纱遮面,虽然掩盖不住玉容娇美,却也将容貌掩去大半。一袭淡绿色长裙拖地,缓步之间并不露足,韩健却从这脚步中察觉出一种轻盈但却踏实的感觉。

    这是练过功夫的脚步。

    再看那双眼睛,韩健一凛,这双眼睛他印象很深,正是当日洛阳城郊见过的那个女刺客的双眸,深如泓泉而透出些女子的灵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