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极品小郡王最新章节 > 极品小郡王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发怒的公牛

正文 第六十四章 发怒的公牛

作品:极品小郡王 作者:一语不语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顾欣儿到清虚雅舍的目的是专程来找韩健,见到韩健,顾欣儿婷婷一礼,神色中多有感激。

    “顾小姐此时不是应该在家中等令尊回府?”韩健问道。

    顾欣儿道:“家父晌午时候回来过,但因公事繁忙,吃过午饭便匆匆离去。”

    韩健心说顾唯潘还真是应付了事,说是回家看看老婆孩子,却只吃了一顿午饭。说什么公事繁忙,上听处真有那么忙?

    韩健正想出言安慰两句,却见顾欣儿脸色似乎已经很满意,她知道对父亲回家一事不能太苛求,现在顾唯潘能回家已经是一种突破。

    “殿下,母亲为父亲添置了些衣物,来不及拿给父亲,着小女相送。”顾欣儿神色有些扭捏道,“不知殿下可否……”

    韩健明白,顾欣儿受母亲嘱托去上听处送衣服给顾唯潘,却又怕像上次一样被拒之门外,于是找他帮忙。

    韩健点头道:“请顾小姐移步。”

    本来顾欣儿是乘马车而来,坐马车更快捷一些,但毕竟跟韩健共乘一辆马车不妥,她便从马车上将盛着衣服的包袱取下,捧在怀里,与韩健一路步行,往上听处总办方向走。韩健也难得有机会跟顾欣儿多交流一番。

    韩健和顾欣儿结识于潘夫子的公讲课,顾欣儿在路上也提及此事。当然韩健也知道他们的第一次见面还是闹出些小的不愉快,他也被顾欣儿“教训”一顿。顾欣儿对此有些歉意。

    “殿下喜欢琴乐,小女子愿与殿下一同去听潘夫子的琴会……”顾欣儿突然看着韩健道。

    韩健眨眨眼,这算是……约会?不是他邀请顾欣儿,而是顾欣儿主动提出,韩健觉得不太好,这事应该是他先主动才对。

    转念再一想,潘夫子那老匹夫在皇宫宴会上跟他一起大出风头一次后还没离开洛阳城回河东?

    “潘夫子还没离开洛阳城?”去别的地方约会韩健自然很乐意,但若是跟顾欣儿一起去潘夫子的琴会……不出乱子就算好的,谈何约会。

    一言不合再搞出点事情,什么形象也都毁了。

    “嗯。”顾欣儿点头道,“潘夫子在琴会上与人起争执,弄的颜面扫地,据闻连皇上也知悉此事。近来他在洛阳城频繁举行琴会,似乎想挽回些颜面……传闻不知真假,但也因此,洛阳城好琴者可以多领略他的琴艺。殿下没听闻此事?”

    “听说过,不太了解。有时间再去领略一下。”韩健没有承认令潘夫子“颜面扫地”的事就是他干的。

    顾欣儿脸色稍微有些失望,突然又有些羞赧道:“殿下一定很忙,母亲还着小女子请殿下到家里作客,以答谢殿下在家父一事上帮忙……”

    “谁说没时间,其实我时间多的很……”韩健说道。

    “那殿下何时方便过去?”

    “这个……”韩健一想,这个可不是顾欣儿想邀请到家里去,而是她母亲,目的自然也不是把女儿嫁给他而是再请他帮忙令顾唯潘回心转意。韩健想了想,今天虽然没事,但第二天就有林小云案子过堂也没时间。

    “后天如何?”韩健道。

    “嗯。”顾欣儿点头道,“那小女子回去告知于母亲,顺带让家里人准备一下。”

    说着话,二人到了东路街上听处总办门口。见到韩健,门卫自然不会阻拦,连顾欣儿也可以不用通禀即可入内。顾欣儿进了门,心中还是有些疑虑,虽然她父亲中午回过家,还在家里吃了一顿饭,但在饭桌上却没说一句话,令她感觉到父亲并非是有意回家,很可能是被“逼迫”。

    走到院子,顾欣儿突然不再往前走,道:“殿下,能否将包袱转交给家父……”

    韩健一看顾欣儿的神色,便知道她心有忌惮。他也明白,顾老头跟顾欣儿母亲之间的关系可能无法挽回,但上一代的事情不该影响到下一代身上,顾老头怎么说也是顾欣儿的父亲,顾欣儿本身在这件事上没有错。

    “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韩健鼓励道。

    “嗯。”顾欣儿最后还是点点头,跟韩健一起往集思厅走去。

    还没到集思厅门口,便听到屋里有争吵声。一个是顾唯潘,另一个韩健不用猜也知道是崔明礼,在整个上听处,敢和首席大臣顾唯潘吵架的只有崔老头一人。

    韩健凑到门口听了听,又是跟建塔的事有关。顾唯潘被崔明礼扣了顶“误国误民”的大帽子,两人正就是否该建塔的事在那做无谓的争吵。

    之所以说无谓,是因为建塔之事朝廷已经定下来,不是他们吵一架把对方说服就能改变。

    “里面……发生何事?”顾欣儿听到自己父亲似乎跟人吵的很激烈,看着走回来的韩健问道。

    韩健脸色表现出习以为常的神色道:“哦,在吵架,一个是你父亲,另一个是博学鸿儒崔明礼,他们经常这样,不用管。等一会他们吵完我们再进去。”

    顾欣儿稍显惊讶道:“崔博儒……小女子以前也有听闻,他是我朝数一数二的名学……家父为何与他吵架?”

    “说不上是为何事,他们一有机会就吵。他们两个以前都是贡生出身,同窗兼同僚,可能彼此有些看不过眼吧。”韩健具体也不知道两个老家伙有什么过节,但却知道,这俩老头一有吵架的机会绝对不放过。

    顾欣儿没再说什么,跟韩健一起站在集思厅门口,不管是集思厅里出来的大臣还是进去的大臣都是一副唯恐躲避不及。里面的吵嚷声盏茶工夫后停了,崔明礼气势汹汹出来,那一副大义凌然死倔而气冲冲的模样好像是要直奔皇宫去找女皇死谏。

    但韩健知道,崔老头最多是吵完架出去找个茶楼喝碗茶,听段评书回家吃饭睡觉。

    目送崔明礼离开,韩健才招呼顾欣儿一声道:“走,我们进去。”

    “嗯。”顾欣儿到了上听处这等衙门重地,还是显得有些拘谨,跟在韩健身后进了集思厅。

    集思厅里,顾唯潘刚跟崔明礼大吵一架,喘着粗气真好似老公牛一般,听到门口有脚步声,顾唯潘一抬头瞅见韩健,登时气不打一处来。今天之所以他火气这么大,一来是天气逐渐燥热,二来就是被韩健和皇帝逼着回家走了一趟,看见了家里那只母老虎。

    虽然母老虎已经收起了当年的雌威,今日一见端茶送水的很殷勤,但他还是改变不了对母老虎的成见,也忘不了当初在家里是如何被母老虎欺压,朝中又被老丈人打压。

    “顾首席午安。”韩健笑着打招呼。

    顾唯潘怒火中烧道:“你……不去当差,跑到这里来作何?”

    一句话近乎是吼出来的,旁边那些装作在做事的大臣都抬头瞄了顾唯潘一眼,虽然东王名义上是上听处一个普通的官员,但地位是不变的,他们都在想这顾首席到底有多么的不识相。

    “顾首席何必如此动怒?”韩健笑着让开,令顾欣儿露出来,“在下是带了顾首席家人过来……”

    顾唯潘见到顾欣儿,稍稍一愣,随即表现的很不耐烦。顾欣儿怯生生把包袱拿上前,把母亲的交待一说,顾唯潘摆手道:“放下,先回去。”

    “是,父亲。”顾欣儿低下头,眼圈稍微有些发红,转身往门口走去。

    韩健一瞅,这顾老头还是不讲父女情面,无奈摇摇头,随顾欣儿一起出门。

    到集思厅门口,顾欣儿偷偷抹了抹眼泪,韩健在一边安慰道:“顾小姐别往心里去,其实顾首席这人是嘴硬心软。”

    “嗯。”顾欣儿对韩健勉强一笑。

    二人一同往门口走,快到门口时,顾欣儿道:“家父……似乎对殿下态度也不太友善……”

    韩健大大咧咧一笑道:“这个当然,你父亲从来都把我当成是崔老头一伙的,怎么会给我好脸色?”

    “崔老头?”顾欣儿有些不解。

    “就是崔博儒。说起来,崔博儒跟我有些亲戚,所以你父亲总是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