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极品小郡王最新章节 > 极品小郡王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走不了了

正文 第三十九章 走不了了

作品:极品小郡王 作者:一语不语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韩健到殿门口,卢绍坤亲自帮打开门。按照规矩,奉旨召见需要太监进去通传,但这次卢绍坤没有进去通传的意思。

    韩健心里犯嘀咕,这么不合常理,要么是女皇看得起,要么是想来个“韩信血溅未央宫”?

    带着几分疑虑,韩健进得门来。殿堂空间虽大,却只有一处绰绰灯火在闪耀,光线时明时暗,灯影恍惚。韩健走进来,纱帐重重中,女皇的身影处在灯影后面,手捧着书卷在看。

    “臣给陛下请安。”韩健躬身行礼。

    “回来了?”

    女皇抬起头,声音中带着几分颤音,然后她起身快步走上前来,立在韩健身前几步远的地方脚步忽停。韩健低着头看不见女皇的神容,却在想,这宫殿里怎么连个宫女都没有?

    “陛下,臣追踪刺客不得,所以……”

    “平安归来便好。”女皇欣慰一笑,“平身说话吧。”

    “谢陛下。”韩健抬起头,便见到女皇正在盯着他的脸在笑,笑容中有那么点诡异。

    韩健的右脸颊,留下救驾时被箭矢擦伤的一道小伤口,此时已经结痂。女皇打量着,恍若失神,便不由自主想伸出手摸摸,这举动令韩健很意外。

    “陛下。”

    听到韩健的话,女皇才回过神,大约也觉出此举过于亲昵,女皇淡淡一笑,冲淡了些许的尴尬,却又不由自主一叹道:“你与你父亲,太像了。”

    说完此话,女皇整理了一下仪容,恢复了高不可攀的模样。

    韩健心想,这大概就是爱屋及乌了。不过爱有多深,恨有多切,女皇不会把对老爹负心的恨转嫁到我头上吧?

    女皇转过身,往案台方向走,边走边道:“近前说话吧。”

    “是。”

    韩健随女皇到案前,女皇于案后坐下,如此便是皇帝坐着,臣子站着。

    女皇问道:“来洛阳这几日,可还习惯?”

    韩健一愣,怎么突然转到唠家常的频道了?

    “回陛下,还习惯。”

    韩健嘴上顺着,心里却在想,你问话那还不是逼着我口不对心?我会把生了一场大病的事告诉你么。

    “哦?朕却听闻,你旅途劳顿,生了场病。朕本想亲往探病,却听你姨娘说,你身体并无大碍,这才放心。”

    韩健没想到女皇好像摸准了他心态一样,当下拱手道:“谢陛下挂牵。”

    “嗯。”女皇点点头,再问,“你几位姨娘,可跟你提过成婚的事?”

    “回陛下,有提。”

    韩健心想,这才是这次唠家常的重点吧?政治婚姻,又是皇帝赐婚,连挡都挡不住了。

    女皇突然问道:“你如何看待?”

    “哦?”被女皇这么问,韩健反而觉得不太适应,这就是说,赐婚的事也有商量?

    “依臣见,臣尚未及冠礼,做事鲁莽,尚不足以承担家室。所以……”

    韩健说话时一直有留意女皇的反应,若是女皇露出不喜的神色,他会适当转口,但他言未尽,女皇便点头道:“朕也觉得你说的是。你做事,有时太鲁莽冲动。今日銮前,你那么不顾安危,出了事,朕如何向你的父母,还有你的姨娘们交待?”

    哎呀哈?

    韩健登时觉得女皇收买人心的做法有些过头了。我救你的驾,你反过来怪我鲁莽,我不鲁莽谁救你?

    “臣也是救驾心切。”韩健再躬身道。

    “以后做事,多作思量。”女皇以一个长辈的口吻说了一句,再道,“既然你觉得成婚尚早,朕不勉强。这桩婚事,以后再提。”

    “是。”

    “以后再提”的意思就是不再提。韩健躬身领命,心想这样总算不用让外面站着的那位天天像对杀父仇人一样对着他了。

    女皇再叹口气道:“本来今日祭天之后,你便要领一藩之地。但朕观来,你涉世未深资历尚浅,如此回藩地,少人管束,做事难免会出偏差,如今朝中很多人都在盯着你寻你的过错……”

    韩健立时觉得不妥。

    “……你留在洛阳,朕在上听处派你个差事,你可多学习收敛心性。如此你出什么事,朕也能看着你,帮你解决。”

    韩健心中一片冰凉,这不跟软禁他,削夺他的权一样?

    女皇再补充道:“时间也不会太长,半年时间,等你历练过这次之后,朕派你回藩地。你记得也多留心身边的人,发展些人脉,对你日后治理一方会有所助益。”

    女皇最后这么说,韩健心里也好过了一点。半年,总算时间不是很长,只是这半年的期限靠谱吗?会不会是半年以后又半年,以后要老死洛阳?

    “臣……领旨。”韩健脸上堆起一点无奈的笑容,道。

    “行了,你累了一天,也早些回去休息。明日朕会派人,把你的差事详细跟你说。后天,你就上任去吧。”

    韩健一听“后天”,心想要不要这么急?连几天准备的时间都不给?

    但这是圣命,圣命难违。这意味着他最少有半年时间会从权贵阶层变成“工薪阶层”,要天天到衙门口打卡刷全勤了。

    韩健一副灰头土脸地离开了宫殿,女皇却看着门口的方向,久久没有收回目光。

    “夫君,姐姐,健儿他长大了,可惜你们看不到了。”女皇一脸哀切,自言自语道。

    此时,一名女子,从纱帐缭绕的屏风后走出来,却是一名身着道袍,手握长剑的女子。

    “陛下。”女子给女皇行礼。

    “法亦师妹,以后健儿在洛阳城的安危,就由你多加照看了。”女皇嘱咐道。

    “是。”女子再行礼。

    “健儿他年轻气盛,太过逞强,今日之事,以为一支区区利箭便伤得了朕吗?唉!”女皇一叹道,“法亦师妹与健儿毕竟有师徒之缘,他还说过要娶你的话,但他那时年少不更事,当不得真。但你们毕竟相识,以后能不见面,还是不要见。”

    “陛下放心,世外之人知道该如何做。”

    “嗯。你去吧。”女皇再吩咐一句,法亦便提剑从后殿离开。

    女皇脑海中久久散不去两个身影,两个身影最后却差不多交织在一起。

    “若是他还在,也会这么奋不顾身来保护我吧?”

    ……

    ……

    南王府别院。

    杨苁儿从皇宫里出来,便直接回了别院。回来后刚洗过澡,整理完出来,还没等就晚餐,南王杨洛川便一脸严肃风尘仆仆地回来。

    杨苁儿的兄长,杨曳跟在身后。

    “苁儿,正好你也在,有件事跟你说。”杨洛川往椅子上一座,招呼道。

    “父亲,发生何事?”杨苁儿本来以为父亲和兄长有事情商谈,她还准备回避。

    杨洛川道:“没什么大事,就是原本陛下说要赐婚的事,取消了。”

    杨苁儿听到这消息,心中有种说不上的感觉,不是轻松,反而变得更沉重了一些。

    杨曳在旁皱眉道:“要说也奇怪,陛下以前无故说要赐婚,无非是想缓和我们南东两家的积怨。现在又不赐了,朝令夕改,哼!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二妹不用嫁给那个疯疯癫癫的小子!”

    “你懂什么!”杨洛川突然一拍桌子,有些震怒。

    杨洛川的举动令杨曳和杨苁儿都心惊了一下,杨洛川是那种处变不惊的人,今日这么愤怒,一定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苁儿,你先回去歇息。为父有事与你兄长谈。”杨洛川突然道。

    “是。”

    杨苁儿出得门,却又想听听兄长和父亲在说什么,她走出几步,又回到门口。父亲之前的话她没听到,却听兄长杨曳有些愤慨道:“父亲是说,东王府那小子嫌弃二妹?”

    杨洛川没再说话,杨曳仍旧很愤怒道:“以后东王府的防务,休想再让我们帮他提调。以后他们的烂摊子,他们自己收拾……”

    杨苁儿没再听下去,她快步走开了正堂门口。

    等她走出很远,突然觉得很委屈,又突然间心中变得很失落。她自己都没想到,才两天时间,她就对一个素不相识的男子从欣赏,转到恨,再转到有感觉。可这种感觉,却因皇帝赐婚的取消,而突然变得空落落无处追寻。

    (杨苁儿的情节部分,暂时告一段落,到韩健出使南齐时她才会重新登场。顾欣儿才是前半部的女主,韩健去上听处也是为顾欣儿的出场做准备。后面情节到底怎么推动,其实我自己也没想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