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极品小郡王最新章节 > 极品小郡王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零二章 征服
    腊月二十七,往常年的这时候,金陵城的百姓已经开始准备新年,家家户户喜气洋洋,城中歌舞升平,连万般气象都会更新。然而这一年的今天,却是金陵城沦陷之日,城中的百姓都在惶惶不安之中。

    城中零星的战斗仍在持续着,一些散兵游勇,或者是闯入到百姓家中,胁迫百姓后藏身于地窖之内,又或者是有北朝的兵士闯进门进行搜查。百姓在此时是最无辜的,他们生怕惹来祸事,但有些事是很难避免的,就连一向军纪严明的北朝士兵,也与百姓有几场小规模的冲突,百姓于此时大都选择了默不出声。对他们而言,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韩健早晨起来的很早,他这两天时间,一共就睡了一个时辰,还是在二十七日的早晨,靠在法亦的怀中睡着,因为战争,他根本无心去休息,这是关乎到征服南朝最重要的一场战事,虽然最后得胜,但他仍旧轻松不下来,白天他还要进城,除了彰显天威,也是让城中的将士安心,顺带也是论功请赏之时。

    韩健在侍卫的护送下,骑马进城。韩健临走前已经吩咐好,会让人在中午之前送萧旃进城,护送她一路到皇宫。韩健估摸会在下午的庆功宴之后,直接进皇宫到萧旃原本的寝宫,正式占有这个南朝的女皇帝。大婚会即可开始C办,至于婚礼,会在两天后进行,但这并不会影响到韩健跟萧旃的赌约。

    就算韩健两天都没好好休息,在他进城之时,心中还是很期待的,虽然他不愿强人所难,但在萧旃之事上,他自问没有去强迫萧旃什么,很合理的赌约,虽然萧旃对他没有感情,这彻头彻尾只是一次政治婚姻,而韩健也是作为一个男人。去征服一个女人,而非去与萧旃建立感情。

    说是如此,但韩健心中岂能对萧旃无情?只是韩健知道,以前他二人之间根本不会有可能。从没想过会拥有萧旃,现在他反而没了心理包袱。

    法亦和宋芷儿,会作为韩健的亲随,换上戎装陪同在韩健身旁,巡视全城。至于柯瞿儿。因为在跟韩健闹一些小别扭,韩健没让她进城。

    尽管城中很多地方还没彻底太平下来,但韩健已不在意这些,他要做的是尽溃稳定人心。

    韩健进城,各处的街道都在设卡,进城有十多万兵马,因为分属于不同的旗号之下,偶尔自己人碰面还需要把关系理清。韩健先问询了关于昨夜金陵城皇宫的战斗,得知朱同敬下落不明,从情报显示。朱同敬应该是在战争结束之前,带着亲卫匆忙从南城门逃出城。韩健算算朱同敬出城的时间和行进的方向,估摸此时的朱同敬已经可能落在司马藉手上,那朱同敬可就“倒霉”了。

    当初朱同敬把司马藉囚禁一年之久,那是令司马藉改变性格的重要原因,就算司马藉不是锱铢必较的人,但大约也不会轻易放过当初囚禁他的罪魁祸首吧。

    “还有找到其他皇室中人?”韩健问了一句。

    据韩健所调查,何太后和萧旃的弟弟也在朱同敬手上。但在战后,这二人同样也下落不明,因为宫廷在一些宫殿内曾发生了火灾。烧死了一些人,现在尚且不清楚这些人到底有没有皇室中人在内。

    在没有得到确切答案之前,韩健已需要作出战略上的安排。

    金陵城攻克,下一步就是挥兵南下。先取杭州,再一路向南,将岭南诸地平复。但在之前,韩健会稍作等候,他会等苏廷夏跟司马藉先交一战,在年后才会出兵。

    不过在攻下金陵城的当天。韩健就以张行为先头兵马元帅,领兵去将金陵城周边的郡县接收,这也是朱同敬在金陵城外最后的势力,韩健要赶在司马藉下手之前,免得这些城池先为司马藉所占,那再去攻打,还要颇费时日。

    在中午之前,韩健已经走了城中不少地方。到中午,韩健在金陵城西的兵部衙门见到了他手下的第一号大将,也是魏朝的兵马大元帅林詹。

    韩健已经许久没跟林詹会面,不过曾经的好朋友,如今一个是皇帝,一个是功成名就的大将军,身份仍旧分尊卑,林詹对于韩健是恭谨异常。

    与苏廷夏不同的是,林詹对于权力没有太多的野心,他一直以来的愿望,就是能在战场上建功立业,现在他如愿以偿,他的妹妹嫁给韩健为妃,如今林小夙已是贵妃。他的小外甥林小云也在领兵攻打蜀中,以及这次攻打金陵城的战事中立下战功,虽然林小云在对鲜卑一战时就已是正将,到现在也未有提拔,但林小云毕竟年轻,以后还有的是晋升的机会。

    “林兄,金陵城一战,恐怕要给你居首功了。”韩健笑着拍着林詹的肩膀。这是韩健这个君王,表示对臣子亲近的一种方式。

    林詹态度恭谨,他已不再能以平辈的礼数跟韩健交谈,虽然他无心权力,可他也知道鸟尽弓藏的道理,但韩健对林詹的信任,超过了对他手下任何的将领。

    中午,韩健第一次把林詹手下的诸位大将召集在一起,主要商讨的是论功请赏。

    林詹会把战功详细列册,至于金陵城库房内的财物和钱粮,都已封存,这些会用作对将士的犒劳所用。连昨夜从皇宫所得的财物,也通通被挪到金陵皇宫的内库去,这些财宝,有很多是会被运抵江都,甚至会辗转往洛阳去。

    韩健面对在场的将领,举起茶杯道:“诸位,朕以茶代酒,感激你们对朝廷的贡献。对南一战,千里之行仅差最后一步,朕希望尔等能继续建不朽之功业,得胜归来。”

    “敬陛下。”

    在场的将领,同样是以茶代酒回敬韩健。

    喝过茶水,韩健一一上前见礼,叮嘱一番,有很多中层的将领甚至还是第一次见到韩健。君王接见,算是军人非常高的荣耀,在接见之后,有的将领会出去执勤。还有的会直接领兵出城。虽然金陵城已下,但战争并未结束,朱同敬还有一定的残部力量,还有司马藉的中军主力。还有苏廷夏这个内患未铲除。

    送走了这些将领,韩健才跟林詹坐下来详细交谈,重点就是谈到苏廷夏的问题。

    “……陛下或可去信,劝降他……不必大动干戈。”林詹对于苏廷夏的事抱着很大的谨慎,他也不想最后在天下平顺之后。要兴起对内的一战。

    韩健笑道:“此时谈这些为时尚早,若他能悬崖勒马,未尝不是好事。”

    韩健也把对杭州城的用兵计划说出来,林詹基本都是俯首领命。金陵城攻下,魏朝平定天下最大的敌人,反而成为本身为北朝人的司马藉,这也是韩健最初所未料到的。

    司马藉现在的力量看起来很羸弱,但司马藉可属于是“白手起家”,他可是从无一兵一卒,发展到如今有数万兵马。若被他继续这么发展下去,最后鹿死谁手都未曾可知。

    韩健道:“朕本来打算举行庆功宴,与众将同饮,但如今看来,天下未平,这庆功宴要等到天下既定之后。”

    林詹行礼道:“陛下所言极是。”

    韩健起身来,与林詹一起到兵部衙门外。

    下午的巡查城防,韩健会让林詹一起,也是对士兵彰显他们君臣之间的良好关系,让将士安心。

    各处的最后战报。也会不断传到韩健耳中。金陵城的内城,比之外城更早平定,如今金陵城外城还有部分朱同敬兵马的残部,但都已溃不成军。内城中还有一些逃兵藏在民户之中,现如今士兵正在挨家挨户搜查,确保没有漏网之鱼。

    到申时,冬日里已经临近黄昏,韩健想到晚上还要“临幸”于萧旃,心中突然多了几分期待。对林詹交待一番后,韩健与之作别,林詹会出城往他的中军大营去,在几天休整后,林詹就会引兵南下。

    韩健则目送林詹走远,才上马,招呼法亦和宋芷儿,一起进齐朝的皇宫。

    韩健并非第一次来金陵城,他特别走了一些在金陵城漕帮时经常走的街道,那时候的他绞尽脑汁想怎么离开金陵,对于金陵城街道的布局也研究的很透彻,包括他与柯瞿儿一起去刺杀地方恶势力的头目,也包括最后他能安全离开金陵城,其中都有漕帮的身影。而这次能顺利攻进金陵城,也有漕帮在背后相助。但韩健没有去见漕帮这些故友,因为如今身份不同,他所能做的,仅仅是赐予这些人荣华富贵而已,很多事情,既然过去了就不需要再去提及。

    等韩健到皇宫门口时,却觉得有几分陌生。他虽然来过金陵一趟,但却没进过金陵城的皇宫,在他进宫之前,就被谢汝默所暗算,从火场逃生。

    他还是第一次到金陵城的皇宫拜访,不过就是以主人的身份。此时皇宫内外已经全被江都的子弟兵所占据,各个门口把守的很严密。

    韩健进宫,这些将士一个个都是精神抖擞,毕竟是帝王亲临,对他们而言也是光荣时刻。韩健没有去影响这些士兵的站岗放哨,他需要做的,是微微点头赞许,要保持帝王的威仪,还要让将士感觉到他的关切。

    韩健在侍卫的引路下,先往皇宫大殿去,本来那也是韩健计划中开庆功宴的地方。

    皇宫大殿内冷冷清清,不过地上还有一些残存的血迹,应该是昨日皇宫血战时所留下。韩健放眼望去,没有见到一个宫人的身影,问过才知道,原来在朱同敬攻下金陵城时,皇宫的宫人就离散的多,朱同敬当政后根本无心去扩大皇宫内宫人的数量,经此一役,金陵城的皇宫更显得空空荡荡。

    “陛下,公主已经准备好了。”

    在韩健刚屏退了侍卫之后,就有女官进来通禀。韩健听到这些话,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这一战他不但是要为征服天下,也同样是为了征服萧旃。虽然距离征服天下还有一段路要走,不过征服萧旃,已是水到渠成的事。

    法亦走过来问道:“需要臣妾陪同陛下一同前去吗?”

    韩健苦笑了一下,回道:“不好吧。”

    法亦提醒道:“那陛下早些回来,不要留宿才好。”

    韩健微微点头,他知道法亦说的是什么。

    韩健虽然现在占有了萧旃,但距离征服,还是有点距离的,萧旃或者不会反抗于韩健对她的侵犯,但关键的问题是,韩健若留宿在萧旃住处,萧旃可能会对韩健不利,以萧旃个性的倔强,很可能会跟韩健来个“玉石俱焚”。

    韩健要过去,法亦还是不太放心,提醒道:“还是让芷儿陪陛下同往,芷儿这丫头身手好,不会轻易为公主所察觉。相信她也不敢打搅了陛下的好事。”

    宋芷儿低着头,现在韩健要去临幸别的女人,还让她在旁边保护,她心里当然不是个滋味。但这时她还是点点头,并表示她一定能完成任务。

    韩健笑道:“不用了。”

    法亦这才没说什么。

    法亦和宋芷儿陪同韩健一起走出皇宫大殿,当晚她们会在宫中留宿,第二天早晨会陪同韩健一起出城。萧旃会留在皇宫之中,等候两天后与韩健完成大婚的礼节,至于韩健接下来如何安排,他也未对身边的女人说,法亦也不会去过问。

    韩健先陪法亦和宋芷儿到了她们落榻的宫院,那是以前南朝皇宫中妃子的住处,虽然长久没人居住,但在简单收拾过后,比之普通的屋苑还是要奢华许多。法亦本想留下韩健一起用过晚膳,但韩健惦记着与萧旃的好事,哪还有心情留下来?

    “我过去之后再用膳不迟。”韩健笑道。

    法亦轻轻横了韩健一眼道:“就怕陛下过去之后,不记得保重身体……”

    韩健笑道:“怎会?”

    法亦没继续说,亲自送韩健到门口。

    韩健与萧旃的事,她心里虽然不怎么赞同,但她知道这是韩健征服南朝重要的一步,她也不会去阻拦。(未完待续。)</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