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极品小郡王最新章节 > 极品小郡王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五十二章 立储再言亲征

正文 第八百五十二章 立储再言亲征

作品:极品小郡王 作者:一语不语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苏廷夏驻兵江陵,一月兵马未进。楚地百姓甚为惶恐,地方百姓流民失所,连江赣地区也不得安宁。

    北朝兵马不动,南朝上下皆在为战事而担忧,递个物价飞涨,百姓生活更加困难。

    此时在江都城内,韩健仍旧没有领兵出征的打算。兵马是集结起来,但也都归于各地,地方屯田之事并未荒废,可以说韩健现在所在江都和豫州所准备的兵马,进可以上阵冲锋,退可以务农屯田,只要能持续给南朝压力,那南朝内部也将不战自乱,韩健就没必要把这场仗打的那么急。

    五月底时,北方夏粮已经开始入库,这时候似乎战事已到了不得不发的地步,因为此时南方雨季已经来临,若韩健再迟迟不出兵,战争将向对以骑兵为主要作战力量的北朝军队不利的方向发展。

    终于在五月下旬,齐朝从女皇萧旃,到惠王萧翎,再到各部大臣包括各级将领,开始形成统一的意见,调兵往江左,同时以诏令命临江王朱同敬主动出击渡江攻打苏廷夏所部,解江陵汉口之困<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朱同敬很清楚现在他被魏朝当作是跳板,准备借着从歼灭他的兵马开始,逐步蚕食南方,朱同敬若不遵照朝廷诏令,则将背信于朝廷,不会得到援军,但若出兵,与苏廷夏所部交战,也非他之所愿。

    在朱同敬看来,最好是北朝和南朝之间先打个两败俱伤,可北朝以讨伐他为借口出兵,显然不能将他置于事外。

    六月初,江赣地区开始集结兵马,朱同敬有意要亲自领兵渡江北上,与远在四百里之外的苏廷夏所部展开交战。这时候。长江一线的形势骤然紧张,江面上不得有商船或者是渔船经过,江面上更是封锁。片舢不得下水。

    韩健则继续在江都城过着很舒心的日子,无论是对身边人。还是对朝廷大员甚至是各级将领,他都说要御驾亲征,在往江都之前,说的好像他抵达江都就会亲率兵马南下一样。可韩健到了江都就一反常态,该做什么做什么,每天正常面见朝臣,批阅奏章,到下午很早就回东王府休息。没有一点要紧张出兵的意思。

    闹了那么大的阵仗,到最后也只是苏廷夏把他的两万兵马带去江陵,除此之外甚至没有任何兵马有南进的动向,在朱同敬领兵西进后,干脆拱手之势逆转,倒好像是南朝兵马要主动进攻北朝一样。

    “……陛下,如今天下百姓亟待归于一统,我朝兵强马壮,只等兵锋所至,天下之民无不臣服。”

    宁原最初是等着韩健出征。他好能逐渐控制朝政,到后面他是盼着韩健出征,到六月里。他已经开始跑到韩健面前进言,请求韩健出征。

    但凡韩健留在江都,宁原终日感觉惶惶不安,韩健对于他在宁州府的事没计较,连他手上的权力也没夺太多,可他很清楚以他现在的权力根本无法对韩健的皇权形成任何的问威胁。只要韩健出征,他就有机会联络洛阳的部属,安排一系列的计划从朝廷夺权。

    韩健手里拿着从地方上传到江都的关于夏粮入库的奏本,这些都是户部的事。可毕竟战争需要资源,韩健看这些东西都很认真。

    “宁太师是觉得这战争实在太容易了?”韩健瞥宁原一眼道。“朕在洛阳时准备以宁太师为督军,领兵南下。那时宁太师你百般推诿,现在却让朕御驾亲征,可知道这北方一日不可无主,朕去了南朝,若有个三长两短回不来,宁太师是准备以顾命大臣的身份,辅佐哪位旧朝皇族登基?”

    宁原赶紧磕头谢罪:“老臣绝无此意。”

    “你没有此意?也罢,不跟你详细计较,朕且问你,若朕此番御驾亲征真回不来,那宁太师中意何人登基为帝?”

    宁原当然以为韩健这是在试探他,他赶紧说道:“若陛下领兵出征,必然能马到功成,平安归来。”

    “好听的话谁都会说,可战争哪有必胜的道理?自古以来想要一统河山的君王不在少数,就在二十年前,我朝兵强马壮也终究在金陵城之下饮恨,朕问你不是要责难你,既然朕要御驾亲征,总要考虑周全,国不可一日无君,天下总需要有储君来稳定人心。朕是在问宁太师你,现在谁左武卫楚军最为合适?”

    “这个……”宁原这话就不好回答了,韩健有两宫皇后,连曾经的女皇也是他的嫔妃,两宫皇后都给韩健生下儿子,皇长子韩曦已有三岁,照理说应该立韩曦为储君。可韩健迟迟没有立韩曦,就说明在储君这问题上不好解决,因为还有杨瑞那一层关系在内,若韩健能立他跟杨瑞子嗣为储君,对于收服民心是很有帮助的,一些前朝的老臣也会拥戴这位储君,将他培养成未来魏朝的贤明君主。

    韩健见宁原迟疑,冷笑道:“宁太师之前说的不是很好,怎的现在没声音了?”

    “回陛下,老臣以为,这国无长君不可,如今诸位皇子方都年少,尚且不知能力如何,倒不若……以陛下长皇子为太子……”

    韩健笑了笑道:“宁太师有这等话不早说,只是问你中意谁,又不是朕一定要立谁<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朕也觉得你前半句说的有道理,朕的几个儿子都还年少,尚且只是咿呀学语,就这么定了谁来做储君,终究不妥。虽然嫡长子该继承皇位,可终究有些事还是要慎重其事,况且,朕也要对天下人有所交待。”

    宁原行礼道:“陛下说的极是。”

    “这种冠冕堂皇的话以后也少说了,朕实在是听厌了。既然现在朕还没决定好谁来做储君,朕也不急着领兵出征了,待过些日子看时局变化再说吧。”

    宁原如鲠在喉,话也说不上来了。他只得悻悻然告退,韩健现在摆出一副不立储君不出征的架势,他说的话是不可能得到韩健完全的赞同。但他也并非是没办法,如今在江都有不少的官绅,他可以从一些渠道给这些人透露出一些风声。让他们觉得韩健是有意要立储君,触霉头的事让这些人来做。

    只要立储的事摆到明面上。让天下人都重视,韩健作为帝王不可能置之不理。他一个人的压力没法让韩健立储后出征,但全天下人给韩健这压力,那就跟他没多少关系。

    宁原到底对于权谋之事驾轻就熟,回去之后便找来所亲信之人,将他的意思通过这些人传递出去。

    才两天时间,连同地方上曾经对于东王府出兵有贡献的官绅,也都觉得新皇应该早立储君以安民心。这些江都的地方官绅。也算是东王府的家臣,到现在那就是天子的近臣,这些人的话终归是好用,经过这些人的商讨之后,开始不断有人通过江都的文政体系对朝廷上书去,请求韩健早立储君之事。

    近乎是突然之间,韩健的案头上就多了许多请求早立太子的奏本,要是洛阳的那些大臣,他只要一道圣旨下去不许人再议论便可,但这次情况却有不同。进言的都是他所仰仗的江都地方之人。这些人为东王府统一北方赶走鲜卑人立下汗马功劳,现在回归头人家想让他早立世子储君,其实也是为了他好。若韩健不领情而下旨训斥的话,等于是把身边的自己人都得罪。

    在这些人中,甚至还包括了韩健麾下所重用的将领,以及韩健那些姨娘背后家族的人物。韩健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

    这件事到底是宁原做出来的一场好戏,韩健心里明白,但也不能直接将宁原法办,毕竟没有由头。韩健也不得不说宁原这一手做的很漂亮,他借着储君的事把宁原呛回去,宁原就借着别人的嘴把储君的问题弹回来。让韩健左右为难。

    两天下来,东王府里的访客不断。这些人是来向韩健进贡的,都是东王府的家臣和功臣。就算韩健没时间去见的,韩健也要派身边人去见,甚至韩健的几个姨娘也在招待他们的家人。这些人不出意外的都再说一个问题,就是关于将来继位人选的事,既然韩健现在已经有三个儿子,而且两个儿子还是皇后所出,那立太子的事就应该早日提上案头。

    “……健儿,你也是的,现在江都的士绅无不在说这件事。也是你非要打仗闹的,现在你到底立谁?你总要在欣儿和苁儿之间做个取舍吧?”

    韩徐氏在韩健耳边唠叨,在韩松氏、韩崔氏和韩昭氏三个有实际大权的郡王妃不在江都的情况下,韩徐氏便是韩健姨娘们的代表,她的话代表着整个江都外戚体系<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韩健没好气道:“那听六娘的意思,我到底是要立太子,还是立皇后?我需要在欣儿和苁儿身上取舍,还是准备废个皇后,从此以后后院就清静了?”

    “这话怎么说的?现在你立太子,还不是从印儿和曦儿中选一个,莫非你还要立你闺女当太子不成?就算那女人答应,恐怕咱江都之人也不会答应,生不出儿子来,就想把女儿立为皇储,可算着这皇位到底还是她们杨家人的?”

    韩徐氏到后面近乎是吼着说,要是杨瑞在场的话,她估摸着能指着鼻子骂。

    当初的君主,也是她们所仰望的人物,现在等于是被她们踩在脚下,韩健对杨瑞的任何宠爱都会引起韩健这些姨娘的反感,她们倒也不是希望韩健把杨瑞杀了,倒是觉得韩健把杨瑞打入冷宫从此不见应该更恰当一些。

    韩健黑着脸,嘴上只是轻描淡写说了一句:“她又有了孕事成不成?”

    一句话让韩徐氏愣在当场,仔细想过,她才意识到“大事不妙”,韩健口中的“她”,自然就是她们所最忌惮的人,曾经魏朝的女皇杨瑞。杨瑞只有个女儿还好说,皇室的正统不会再传回去,可要是杨瑞怀孕,那至少有五成的概率生下的是儿子,到时候皇位往回一传,等于是韩健篡位当皇帝甚至是后面清剿旧派大臣这些背负骂名的事等于白做了。

    “不行,说什么都不行。”韩徐氏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韩健眯眼打量着韩徐氏道:“六娘可知自己在说什么?什么不行?是不许人身怀有孕,还是说不许我这当皇帝的纳嫔妃?”

    “总之……算了,我还是回去给你二娘和三娘她们去信,看看她们的意思。”

    一句话等于是说漏嘴,她所说的这些到底有韩松氏和韩崔氏的授意。韩松氏现在仍旧在洛阳,所有的实权都已经放下,但韩松氏时刻也想重新当回她那个可以呼风唤雨的郡王妃,当东王府的掌舵人。

    韩徐氏也没有解释的意思,匆忙离开,韩健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尽管韩健没说不许家里人跟韩松氏有所联系,可现在都清楚他跟韩松氏一直僵持着没缓和迹象,现在连说什么都要带上韩松氏,也是没将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

    “相公,别跟六娘计较,六娘她这个人有时候就是啰嗦了一些,可能不是有意得罪相公的。”

    杨苁儿从韩徐氏来就躲到屏风后面,直到韩徐氏走了才出来跟韩健劝解道。

    韩健看着杨苁儿道:“连苁儿你都觉得朕现在应该马上立储?”

    杨苁儿摇头道:“妾身才不管这些呢,从开始相公就说了,无论将来怎样,跟姐姐之间都是夫妻风雨同舟,其实妾身心里也很羡慕姐姐。妾身知道相公一直对皇位的事觉得对不起姐姐,将来也是想把皇位传回给杨氏一脉,若姐姐将来能有子嗣,其实妾身心里也很开心。到底妾身也是姓杨的。”

    韩健叹口气,现在这些话说起来有些早。他在皇储的问题上是一直偏向于杨瑞的,可杨瑞对此并不领情,甚至杨瑞还觉得他是惺惺作态。

    韩健是个只顾眼前人的人,若他真的有一天死了,天下交给有能者都行,哪个有能者甚至都不需要是他的儿子,这是他思想的开明之处。当然能传下去自然也好,毕竟就算韩健有心,将来的继位者也不会善待他的子孙,韩健还不想断子绝孙。(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