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极品小郡王最新章节 > 极品小郡王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二十九章 皇帝很忙

正文 第八百二十九章 皇帝很忙

作品:极品小郡王 作者:一语不语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 ),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韩健回到洛阳时间本来就不长,又少有机会过来小院,三女格外痴缠。⊥,

    芙蓉帐暖,韩健也不知外面是几时。虽然有时候韩健也觉得累了一些,但他毕竟要面对身边那么多女人,心中抱有愧疚,也只好拿自己的身体先开刀,能令美人开怀那才是最着紧的。

    但这也苦了他自己。

    到第二天韩健起床时,头比昨日更疼了一些,因为年后染上的风寒,韩健不得不为自己的身体考虑。但因朝中大小事宜,他也没有时间多去休息。

    韩健没有回皇宫,而是先秘密召见负责收拢情报的人,这些人并不隶属于大西柳,而是韩健另一套情报体系的。他主要问询的,也是南朝的现况,韩健计划出兵的时间是三月份,在之前必须将南朝的军事防御架构调查清楚,那些人对齐朝忠心,哪些人又是顽固不化,在进兵途中要面对怎样的山川地理环境,都要考察清楚。

    毕竟不是对内用兵,以往出兵,因为山川地理都是在江北,而魏朝经营江北多年,就算韩健不去做提前的功课,也会有人将详细的情况呈递给他。这次却是要出兵到齐朝,虽然之前魏朝也曾几次主动出兵想收复河山,但最多只是将兵马杀过江,最后却是饮恨金陵城下,江南的地理环境与北朝不同,气候又偏湿润,就算北朝有不亚于鲜卑人的骑兵,可在河流水泽众多的南朝境内,也难以挥应有的作用。

    到中午韩健回宫时,韩健只想先回去睡一觉,在头疼的情况下,很多事不愿多想。可韩健还没到烨安阁,便听闻宁原与六部的主事人已经在烨安阁恭候,说是有事情奏报。

    就算要耐着性子,韩健也要接见,这是作为皇帝的职责。等韩健到了烨安阁,宁原等人已经等候了很长时间。韩健坐下来便摆摆手道:“有何事奏禀便可。”

    六部的主事人有意无意在看宁原。宁原行礼道:“回陛下,北军南撤途中滋扰百姓,这……地方上多有奏本,还请陛下御览。”

    说着将几份奏折呈递给韩健。韩健那过来一看,都是黄河北部的地方州府告状的奏本,所告的不是别人,正是苏廷夏,说是苏廷夏纵容部下在地方上劫掠。不但抢劫地方士绅的财物,还抢夺人口,作出一些奸淫掳掠之事,对地方上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告状的地方还不在少数,凡是苏廷夏撤军的路线当中,这种告状的奏折便不断,以至于那些还没有接待南撤兵马的地区,已经上书朝廷不开城接待,免得也遭遇同样的下场。

    韩健看过之后,放下奏本道:“这么多地方奏本。看来是确有其事。那众位卿家如何看?”

    六部的主事人还是看着宁原,宁原却不好回话。苏廷夏所部一直为韩健所纵容,此番北上草原,苏廷夏的人马功劳不小,至于韩健是否有鸟尽弓藏的意思,下面的人也不得而知,宁原也没得到韩健的授意,就算他是朝中文官之,也不能对执掌兵马大权的将领有所非议。

    宁原道:“臣等并无主意,如此大事。只能请示陛下来做圣断。”

    “若事事都需要朕来做,还要你们作何?既然北方都对接待南撤兵马有所不满,那就下旨过去,凡兵马南撤途中。城中官民只需以钱粮接待便可,不用迎兵马进城。同时拟旨到北军营中,先训斥一下,令苏将军督促好手下将士,再有此等事生,朝廷必会追究。”韩健略微有些心烦意乱。他没有杨瑞那么沉稳的脾气,很多事他更喜欢雷厉风行,但对于苏廷夏的问题上,他一直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若是战事彻底结束的话,他倒可以让苏廷夏就此赋闲,将苏廷夏的人马控制在自己手中。但现在即将对南朝用兵,还正是用得上苏廷夏的时候,在这节骨眼上,就算苏廷夏和他的那些好像盗匪的人马作出一些不可理喻的事,也要先稳着这些人。

    宁原行礼道:“那老臣这就去办。”

    韩健摆摆手,示意让这些人都退下。等人走了,韩健才重新拿起奏本,一份份奏本看过来,仍旧看不出有什么门道。

    在韩健最初想来,苏廷夏就算再治军无方,也不会在有大批犒赏的情况下,回到魏朝境内也要继续劫掠,落人口实。事情有些蹊跷了,若非地方恶意诬陷的话,那就是苏廷夏有意为之,明明可以约束部下,但他不去约束,苏廷夏是何等的聪明人,事情也就没最初生时那么简单了。

    “陛下,有北方传来的急报。”一名侍卫将战报送进烨安阁来。

    韩健拿过战报,仔细看过,却是林詹派人送过来的,是详述草原上鲜卑各部族近况的。

    在苏廷夏从草原撤兵后,鲜卑北逃的部族终于赢得了喘息之机,试图重新占据南部的草场,毕竟正是隆冬,北方极为寒冷,草原的部族也都惦记着那些肥美的草原牧场,谁能占据这些地方,谁就可以展壮大。而原本已经归顺了魏朝朝廷的那些草原部族,有的也起了异心,这些部族很多都不愿迁居,这些人在草原上也起不到什么屏障的作用。林詹在急报的最后请求把这些草原的部族全部迁到关南,如此可以令他们远离鲜卑的旧部族,方便管理。

    在林詹的奏报中,对苏廷夏的事只字不提,韩健突然好像意识到什么,又把握的不是很准确。

    原本北方主帅的奏报,是绝对的大事,但韩健却没有马上召集军方的人来商讨对策,而是将奏本留在烨安阁,自己先进内休息去了。

    北方撤兵,和对南用兵,这两件事近乎是在同时筹备中,虽然是急了一些,但韩健却知道若非准备不及时的话,就难以趁热打铁,北方将士现在刚得胜,士气正隆,以这样的姿态举兵南下是最好的,正是要趁着这一鼓作气。可问题也就接踵而至。事情操之过急,粮草、兵器、物资筹备,更有兵马回撤途中生事,江都本部的人马倒容易管理。可那些原本就非江都的子弟兵,在管束起来可就麻烦了许多。

    韩健先去见了杨瑞,有事情的话,他很想跟杨瑞商量一下,怎么说杨瑞也曾是女皇。对于朝事的把握要更准确一些。

    杨瑞却对韩健仍旧是不冷不热的状态,好像她的眼中只有女儿,没有别人。韩健坐在杨瑞的寝宫中,便看着杨瑞母女半晌,也没得到杨瑞任何的回话。

    “瑞儿你到底怎么个看法,总要说出来,一起参考一下。”韩健最后还是忍不住道。

    杨瑞瞥了韩健一眼,重新看着女儿,道:“现在到底谁是皇帝?”

    “就算是我又如何?你要做,我再让还给你便是。”韩健一脸无所谓的表情道。

    杨瑞冷笑了两声。对于韩健的“慷慨”显得有几分不屑,仍旧不去对朝廷的事有任何的评价。韩健也感觉出是自讨没趣,早知道的话宁可回去跟杨苁儿商量一下或者获益也是良多。

    有些事,韩健自己思考的方向有些偏颇,不能做到全面,必须要以身边没有那么多歪心眼的人给他盘算考虑,其实杨瑞做皇帝多年,而杨瑞一朝最大的特点便是隐忍,对于四王体系的壮大,只是隐忍不以求能在合适的时间去铲除。最后却纵容了东王府的壮大和对杨氏一族的取而代之。从这点上说,杨瑞担当皇帝当的也很失败,若非韩健未改换国号,其实她也就做了魏朝的末代君主。

    韩健知道再问无用。杨瑞不肯说就是不说,改而道:“近来内府会加紧对宫闱的修缮,若是这里需要增添什么,便让卉儿去跟内府的人说一下。不过也无大碍,再过两个月,你我便要离开洛阳。这一去还不知何年何月回来。”

    杨瑞又是斜眼瞥了韩健,道:“谁说臣妾要跟你这个当皇帝的一起去?”

    韩健道:“去不去可由不得你,既然你自己也称了臣,那就要尽为臣之道,听命于君主。这答案你总算满意了吧?”

    杨瑞对韩健又不理睬了。

    韩健感觉碰了钉子,他摸了摸头,道:“这两天偶感风寒,头疼的很,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休息了。”

    说完韩健起身往外走,杨瑞连送客的兴致都没有。等韩健到门口,卉儿却是捧着热的汤药过来,险些跟韩健撞在一起,对于韩健要离开,卉儿显然没料到,以往韩健过来都不会这么匆忙而去,但她毕竟只是个小宫女的身份,不敢随便说什么,只能行礼送韩健离开。

    韩健从杨瑞的寝宫,直接往杨苁儿的宫院去。相比于杨瑞对他的冷淡,杨苁儿则热情的多,韩健刚过来,杨苁儿已经带着刚进宫的秀女过来迎驾。

    到了里面,杨苁儿先让秀女过来奉茶,然后才屏退了,笑盈盈问道:“这两天妾身都在好好教她们,不知相公可是喜欢?”

    韩健一叹道:“为夫哪有心思想这些,头疼的很,想回来好好休息休息。”

    杨苁儿脸上好像带着几分吃味道:“哼,相公这是操劳过度,在别处染了风寒,想到妾身这里来休息。真是好生没趣。”

    韩健只好出言相哄,杨苁儿一笑,扶着韩健起身道:“相公既然过来,便到里面休息,妾身让人为相公准备姜茶,相公休息过,若是有什么事,妾身会先应着。”

    “嗯。”

    韩健点头,到了杨苁儿的闺房中,里面收拾的很好。才两天没过来,杨苁儿又对闺房对了几分布置,也能看得出她现在是百无聊赖,已经不喜欢舞刀弄剑的杨苁儿,也需要给精神找个寄托。

    韩健还没躺下,刚才见过的一名秀女便将姜茶送过来,缓步而入。因为是单独进来,这秀女脸上还带着对韩健的惧怕,低着头,到韩健面前,却是恭恭敬敬跪下,把托盘举过头顶。

    秀女因为低着头,让韩健看不清楚她的容貌,但也能觉出是个大家闺秀,不但有容貌,才情和气质也显现在外面。韩健也不得不佩服杨苁儿眼光独具,只是单从画像上便找到这些秀女的优点,再经过她稍微的教导,才几天时间,秀女倒不像是秀女,更好像是帝王寝帐前只待恩宠的妃嫔。

    可惜韩健染病在身,算是有心无力。而且毕竟还是在杨苁儿房里,就算杨苁儿嘴里说着不介意,还主动把秀女送过来,其实不正也是在试探他?若他真的应了杨苁儿的“好意”,回过头来,生他气心中介怀的还是杨苁儿。

    女人的心态有时候是很难理解的,就算现在杨苁儿对他千依百顺,韩健还是要懂得体察女人的心态,不能对她有所伤害。

    将姜茶饮下,身体也暖和了一些,韩健正要休息,那秀女却还跪在床榻之前不肯走。好像在她过来之前,杨苁儿有过什么特别的交待。

    韩健坐在床沿上道:“你先退下吧,朕这里不用人侍奉。”

    “是。”那秀女却不先离开,而是先为韩健宽靴,等将靴子摆好,才起身行告退之礼,人退出外面。

    等人走了,韩健却觉得这好像是杨苁儿有意安排的。果然,人刚出门不久,杨苁儿便亲自过来。

    “相公也是的,怎的这么不解风情呢。妾身可是想让相公睡的更暖和一些,才让她过来侍奉的。”杨苁儿好像有几分不满道。

    韩健微微一笑道:“连苁儿你都说为夫是操劳过度,还要做这些无关紧要的事?”

    杨苁儿脸色略带不满道:“只是让相公抱着,又没想怎样,是相公自己动了这心思才是。”

    刚才让秀女单独过来送姜茶,杨苁儿肯定是预料到会生什么的,现在反过来埋怨韩健,也让韩健感觉到就算贴心的女人,偶尔也要跟他脾气,其实这也算是闺房之乐。

    韩健笑着将杨苁儿揽过来,道:“有你在不就行了。要说暖,也是苁儿你更暖一些,谁叫我们是夫妻呢?”

    就算刚才杨苁儿还略带小女儿家的脾气,听到韩健的话也不由带着几分羞喜的笑容。杨苁儿原本就不困,但也拗不过韩健的坚持,只好留下陪韩健入眠。(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