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灵草师最新章节 > 灵草师最新章节列表 > 克兰西家来人
    “大师兄,最近怎么样?”特瑞斯跟师父说完话,许久未见的师兄弟二人相约到休闲室的小厅里喝茶。( 西陆文学  )特瑞斯原先等级比不上幕法,因此对幕法还算恭敬,如今自觉已经进入了二十级,跟大师兄平级,更兼晋级的年龄比幕法当年还要小,心里便隐隐有了一些优越感。

    这一点感觉不经意间就在说话的时候带了出来,幕法心中便有了一些不满,口气不咸不淡的回了他两句,特瑞斯并不以为意,在他心里,大师兄如此冷淡肯定是因为被自己迎头赶上之后产生了危机感。他自年幼起就被幕法压制,这么多年的竞争关系,更加上两人因早年一些事情很是有嫌隙,除了继承延龄草以外,特瑞斯一辈子最大的目标就是超越幕法。此时,多年愿望似乎已经达成一大半,他说话间更是得意:“大师兄,要是照这个势头下去,小弟只怕要早你一步成传奇了。”

    似乎不管多大年纪,特瑞斯见到他总是很幼稚。幕法放下茶杯,掀开眼皮看了他一眼:“那你可要早日找到晋级用的灵草了。”

    这话的意思就是延龄草必然不属于他,趁早早作打算。特瑞斯嘴角笑容便是一冷:“自然是用不到,延龄草不就是现成的吗?”

    这才是他的主要目的,幕法了然。两兄弟在外人眼中,一直以来就是为了延龄草而竞争,实际上,幕法对于延龄草并无太大的野心,只是特瑞斯一直以来都视他他为对手,明里暗里总是跟他相比,而他只是要维持师兄的威严而已。只是,这些天他冷眼看师父对小师弟的态度,就隐约察觉特瑞斯的企图大概是要泡汤了。只是,早年特瑞斯的父母都是为了保护师父而死,师父对他总是多一份纵容,若是特瑞斯执意要闹,结果也不好下定论。

    “是吗?”幕法不置可否,那样子到让特瑞斯心中泛起不安,师兄弟二人几乎能算得上是不欢而散。幕法走后,特瑞斯越想越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招手招来自己的追随者,吩咐了两句,然后走了出去。

    特瑞斯先后见了不少人,谈了什么不得而知,只是随着谈话,他的脸色越发阴沉。

    盖文跟亚度尼斯说过,此次若是两人出去,必然是一段不短的时间,因此,亚度尼斯就想着走之前跟延龄草打一个招呼,在亚度尼斯心中,延龄草也能算得上是一个睿智的长辈。一进门,延龄草就感应到他的到来,肥厚的绿色枝叶从土地中瞬间冒出来,两片叶子一捧,就把亚度尼斯捧了起来:“亚度尼斯,今天来的挺早啊。”语气就像是看见自己孙子的爷爷。

    亚度尼斯盘膝在延龄草的枝叶上坐下,闻言笑笑:“我今天来,就是想跟你告别一下,以后有一段时间就不能来了。我心境跟不上修为,得出去历练。”

    “你也十二级了啊。”延龄草抖动了一下枝叶,语气有些怅然,“确实,你也应该去闯一闯了。当年小莱科思也是经过了很多磨难才成长到这一步,当年我还没到成熟期,一起闯过了很多难关,反倒是真的成熟之后,总是窝在一个地方了。”

    亚度尼斯听延龄草似有追忆,也挺好奇当年那段时间,于是就问,一人一草就这么聊得挺开心,说道酣处,延龄草也是手舞足蹈。亚度尼斯听的津津有味,有趣处也哈哈大笑。

    特瑞斯隔着大门就听见延龄草处有声音传来,心中依旧一凛,这个声音明显不是师父的,是谁居然能在延龄草的领域内笑的这样欢畅,声音如此年轻,还略带着些耳熟的样子。特瑞斯忍住心中惊骇,皱眉思考,忽然间,一张略带些羞涩的笑颜浮定格在脑海里。

    是他!特瑞斯想起这些天打听到的,全是师父对小师弟如何如何,最早被允许进入研究室的,最早在研究室占有一席位的……最恐怖的是,小师弟的年纪,今年还不满十八!

    一想到里面有可能是小师弟,特瑞斯用内力包裹住大门,防止所声音外泄,把大门打开了。之前莱科思就将这里的权限给了他们,是想着自己百年之后,总有徒弟要继承,早些让他们熟悉彼此。但当初的时候就对他们千叮咛万叮嘱,如果实力不足,千万不要踏入延龄草的领域内。

    就是今天,特瑞斯也最多走到门口而已。从打开的大门那里,他清楚的看到广阔的土地当中,那一片片腾空挥舞着的肥厚叶子,而让他震惊的是,一道单薄的身影就坐在两片叶子碰成的凹处,稳稳的随着延龄草的舞动上下起伏。一贯凶煞,连老师接近都要被抽几下才让接近的灵草居然就像是哄人玩的玩具一般,看那一人一草之间的气氛,特瑞斯就是傻了也不会觉得延龄草会在下一秒忽然暴起把人弄死。

    难道他那种不妙的预感会成真?巨大的震惊让特瑞斯原本平和的真气都暴动起来,察觉到这一点,他也顾不得其他,立马精心凝神,全心全意的稳定内力。然而,这一动不管是亚度尼斯还是延龄草全都察觉到了他的存在。瞬间,延龄草的气势就是一变,离门最近的一条枝叶,暴起冲着特瑞斯抽击打而去。快的亚度尼斯完全反应不过来,等他看清来人的时候,顾不得来不来的及,大声喊道:“别!那是我师兄!”

    特瑞斯内息还未调稳,就感觉到一股磅礴的凌厉气势击面而来,骇然的张开眼,暴动的内息让他的实力根本发挥不出来,不管怎么躲闪,那绿色的影子也是如影随形,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攻击而来,一抹深刻的绝望悄然升起。

    亚度尼斯那一声疾呼,纵然他听到,也只让他心中更绝望而已,他可不认为延龄草会因为此而褪去。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预料中的痛击并未到来,落在他身上的只是一股夹杂着雷霆气势的劲风,发出‘砰’的一声,特瑞斯只觉得腑脏一片震荡,接着脸色一片诡异的潮红,还是受了点伤,然而这伤可比预想中的轻多了!

    调息几下,特瑞斯就张开了眼,看着仍旧在他面前盘旋着做出警戒状的延龄草,再看看坐在延龄草身上的亚度尼斯,想起刚才延龄草突然放过他的反常,特瑞斯掩藏起心中的惊涛骇浪,眼神复杂,然后他遥遥的冲亚度尼斯一躬身,算是谢意,然后转身利落的离开了这里!

    今天他看到的事实太过让人震惊和不敢置信。他得回去好好想想!

    晚间,特瑞斯受伤的事情果然引起了莱科思的注意,他询问的时候,特瑞斯脸色非常不好,而最让莱科思在意的是,特瑞斯的内力运转滞涩,完全没有二十级那般的圆润自然,如此到不完全像是内伤,更像是……心魔!

    深深的看了老二徒弟一眼,莱科思沉声问他:“特瑞斯,你是不是有了心魔?!”

    特瑞斯叹一口气,从今天看到那一幕之后,他就没想到能瞒过师父,如今听莱科思主动问起,神情晦涩起来,艰难的道:“是!”

    莱科思身型一晃,不用问他就能猜得到特瑞斯的心魔是什么!当年他将特瑞斯带在身边的时候孩子才七岁,他的父母就是为了保护自己死的,准确点说是,为了保护还未进入成熟期的延龄草不被夺走而死的。在自己发现他有灵草师的天资之后,特瑞斯就以继承延龄草为目标。他一直不愿意特瑞斯将自己局限到这里,灵草师最大的成就是找到属于自己的本命灵草,而不是继承!

    但现在,继承延龄草已经成了特瑞斯的心魔,估计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心魔究竟是什么时候形成的,只是到现在他们都清楚,心魔已经根深蒂固,只有两个结果。一、特瑞斯继承延龄草,心魔自解。二、特瑞斯心魔爆发,非死即伤!

    本来已经决定让亚度尼斯陪着延龄草,既不耽搁亚度尼斯寻找自己的本命灵草,延龄草也不至于寂寞,但如此一来,岂不是要至特瑞斯与死地!

    “你呀!”莱科思摇头叹息一声,看着僵着脸不说话的徒弟,估计他心里也不好受,这个徒弟性子骄傲,靠这样的方法他定然也很憋屈。他去过延龄草哪里的事情,亚度尼斯都告诉自己了。让他看见亚度尼斯和延龄草相处的情景,肯定刺激到了心魔。

    特瑞斯低低的唤了一声:“师父。”莱科思叹息着,出去了特瑞斯明白,以后这延龄草必然是自己来继承,只是这种方法让他心中的喜悦根本没有多少!这相当于用自己的命去逼老师,然而,这也从侧面反映了,老师属意的继承人根本不是自己!

    想起小师弟,特瑞斯一方面为他强悍的灵草亲和力惊叹忌惮,另一方面又克制不住的泛起杀意。特瑞斯察觉到自己的杀意,顿时抽了一口气,不说亚度尼斯是自己的小师弟,就是说今天他刚救了自己一命,自己也不该如此!这心魔果真可怕!特瑞斯此时已经明了,心魔一日不除,他和小师弟最好都别再见面!

    师徒二人后来又有了第二次交谈,这些后续莱科思并未告诉亚度尼斯,只是自此到他离校出去历练,亚度尼斯再未见过二师兄。

    &&&&&&

    这天,刚收到莱科思通知,明日一早离校的二人正在宿舍中收拾外出的东西,就听到楼下的敲门声,亚度尼斯开开门,就只见门外站着一个双黑的青年,身子挺拔,面容刚毅而英挺,一双黑眸亮得惊人,犹如泛着幽光的利器,让人几乎不能直视。

    还未等亚度尼斯开口,那青年便直视他问:“你就是亚度尼斯戈登?”

    亚度尼斯看他的样貌,似有几分熟悉的样子,心中一动:“亚历山大克兰西?”

    “是我!”掷地有声的干脆,透着一股子的气势,亚度尼斯握着门的手一紧,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我本来说要早点的~~从六点多写到现在,卡文了~~明天我双更,但是能不能,还得看状态,哭~~看人家文的人越来越少了啦~~打滚求留言。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