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灵草师最新章节 > 灵草师最新章节列表 > 倒霉的阿洛依蒙
    有人就会问了,既然阿洛依蒙的眼光如此好,他在哪个擂台设场,那人们不都一窝蜂的猜到他看好的黑马了吗?

    阿洛依蒙可没那么傻,他的庄跟其他人的不太一样,别人的都是一个擂台一个庄,他的是‘杀威场’一个时间段所有的擂台一个庄。而且,他也不是只做有黑马出现的庄,若是这样,等他一开庄,所有的人都选择新生,那起码也有一部分的人赌中。阿洛依蒙深知虚虚实实的战略,时常设庄到最后,学员们发现,他们猜测的那些人全都不准,最后的胜者就是那个被大家普遍看好的武者,气的赌输的人破口大骂,赌咒发誓再也不来这个赌台了。当然,说这话的人十有□以后还会在阿洛依蒙的赌桌前见到。因为阿洛依蒙的赌桌比别桌的更有意思,光是猜测阿洛依蒙是看好人还是诈唬大家伙就是一种刺激,再加上这么多擂台中间选中一个人,压对之后那种成就感更不是同日而语的。比起其他的擂台,这里的赌台赌性更大一些,自然能吸引人。更何况,这里赢了的话,收益那可比在其他赌台上多上几倍,更有一些武痴,专门来这里锻炼自己的眼力。

    高风险高刺激高回报,这样的游戏,谁能不喜欢,这让阿洛依蒙都着实赚了不少。

    强尼提起这个阿洛依蒙,语气里的推崇让陈一亮侧目不已。就在他们说话的期间,亚度尼斯已经挤到了阿洛依蒙设置赌桌的地方。不过,他不是像陈一亮二人想象的那样来瞧热闹,而是径直走到一个闭目站在擂台旁长的俊美的不像话的年轻武者身边,低声跟他说着什么。

    陈一亮原本刚想招呼亚度尼斯,但目光接触到那个青年武者的时候,呼吸却是一滞,只觉得这人俊美不似人间人物,老祖宗所形容的‘彼其之子,美无度’大概就是说的这样的人。他这一晃神,几乎忘了自己原本要说的话,好半晌才吸一口气,看了看周围出人意料多的女武者,叹道:“怪不得今天女人这么多。”看那一个个双目含情的眼神,让陈一亮不得不羡慕至极。

    一旁的强尼自然也看出来今天的不同,顿时深以为然的点点头。两人走过去的时候,正巧亚度尼斯和盖文的话差不多也要告一段落,不知道亚度尼斯说了什么,盖文眼神柔和起来,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不用说,顿时秒杀一圈人。

    亚度尼斯环视一周,装模作样的叹口气:“真是犯罪。”盖文闻言笑的更加灿烂:“可以理解为你有点吃醋?”

    “嗯。”亚度尼斯一本正经点头的样子让盖文顿在当场,他上上下下的看亚度尼斯,显然一直以来对待感情速度都堪比蜗牛的少年今天着实出乎他的意料,要说他使了各种手段让亚度尼斯不得不承认两人之间的感情,他总以为少年还要在别扭一段时间才会好。可没想到……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亚度尼斯,忽然弯眼笑:“你这样,很好。”亚度尼斯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好什么的,先别着急说。”他只是觉得既然已经说了要在一起,那么就要有个男人的样子,答应之后再扭捏,那算是什么事情?搞的好像是被强迫的一样!

    当然,被人一直逼着的感觉也不怎么好,总之,人都是自己的了,帐什么的还跑得了?亚度尼斯看了盖文一眼,不知道怎么回事,对方忽然觉得一阵不妙。

    正巧这时陈一亮二人来了,亚度尼斯将盖文介绍给他们二位,三人彼此礼貌的寒暄过后,强尼就开始了自己的正事:“怎么样?对阿洛依蒙的赌桌有兴趣没?要不要我帮忙参谋一下?”

    亚度尼斯摇摇头:“我就算了,已经有下注的人选了。”

    陈一亮看看亚度尼斯,也道:“既然如此,我就跟着亚度尼斯一起就行了。”强尼听了也不勉强,自己往看板那边挤去,他得看看这个时段究竟都有谁。

    亚度尼斯和陈一亮则径直走向下注的台子,那台子也只是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两三台机器,后面坐着一个一脸憨厚的娃娃脸男人,大概就是阿洛依蒙了。

    亚度尼斯直接拿出2000贡献点压了盖文赢,这是他身上所有资产的五分之四。那娃娃脸男人笑容满面的给他登记了,然后是陈一亮,这小子看不出来,也算是个有钱人,一下子也压出了1000贡献点。然而不管谁押了谁,那娃娃脸始终都是一个表情,看不出他的心思。

    然而,所有人都不知阿洛依蒙心里正在破口大骂——骂自己。他能在擂台这个地方混的如鱼得水,一方面跟他的一双厉眼有关,另一方面就是他的人脉和眼线,几乎遍布全学院,上至老师、中至学员,下至看管器材的大妈,方方面面都是他的情报来源,是以他才能抱桩杀威场’独家赌台的资格。这次他就看上了一个人,不过这次不是他通过各种情报分析来的,而是纯属幸运的看到那人跟三年级的十四级武者艾德蒙特的一场战斗之后,顿时惊为天人,通过各种渠道得知那人今天要来打擂台之后,他就火急火燎的开了场子,本以为这会成为最大的一匹黑马,却不料他忽略了一点——女人的思考回路。

    他看好的黑马不仅身手不凡,那长相比身手更是不凡,很多女武者就是看上他那张赏心悦目的脸了,非常干脆的掏腰包支持他。虽然数额都不算太大,但架不住人多啊!你说,要是别人都是靠实力看出来黑马的话,阿洛依蒙也好受一些,他还偏偏不是,单是靠脸就有这么多人支持,阿洛依蒙此时心里就像是灌了五味瓶一般,其中滋味只有自己了解了。好不容易到了投注结束的时间,阿洛依蒙几乎是一反常态的快速标注上‘此轮投注已结束’的字样。

    而此时,裁判也刚好报了盖文的号码。盖文冲着亚度尼斯一笑:“我去了。”

    “小心。”亚度尼斯叮嘱他。盖文点点头,足下一点,身型犹如轻巧的雀鸟一般,落在擂台之上,落地无声,不说这身法,单是这身姿之清逸,就让人觉得眼前一亮。[ ]

    纳什看着他那惹人注目的样子,冷哼一声:“但愿你等一会还能这么骚包。”盖文眼光一寒,又是那四个字:“不劳费心。”

    纳什一怒,刚好裁判判决擂台开始,他就猛然向前疾奔而去,双脚犹如飞轮一般,也不知他使得是什么腿法,两人中间十几米的距离被他几步迈完,与此同时,雄浑的内力在经脉里急速运转开来,凝聚与手上。打得正是趁盖文不备之下,那反应迟钝的几秒钟,用最强的力量一句击溃对方,快速的将他压制,然后接下来将战斗的节奏全掌握在自己手里,好好的折磨一下这个小白脸。

    然而,他却错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盖文的反应能力,纵然最开始被纳什抢了先机,但他极快的反应过来,几乎在纳什迈步的那一瞬间,绕木七步同一时间踏出,双脚灵活的踏着玄妙的步履,身型闪动间,就往后退去。

    纳什一拳击出,凝聚了他八成内力的一圈,疾如闪电,本以为必然会让那小子的骚包脸开花,却不料,不管他脚下怎么发力,拳头始终离对方的脸有一指的距离。顿时心中一凛,知道自己低估了对方,那小白脸所使得必然是一套上乘的步法,以他高对方一级的内力,居然赶不及对方的速度。

    瞬时间,纳什就想到了,要是对方不跟自己正面冲突,单只靠着那套步法,也能闪过自己大半的攻击,而且他也预料到对方肯定也是这么想的,毕竟要是硬碰硬,十二级对上十三级,根本没有胜算。既然速度上自己已经不占优势,那就只能靠自己内力上的先机。纳什打定主意之后,整个人的气势就是一变,而他之前击出的一拳,在几息之间拳劲已然去了几分,此时正待趁机变招。

    然而就在他笃定对方策略是逃跑的时候,盖文嘴角却露出一个轻松的笑意。纳什此时全部心神都在对方身上,看到这个笑容,顿时一种不妙的预感出现。

    “哇——”台下的人顿时发出一阵惊讶的呼声,显然台上完全出乎意料的一幕刺激了他们的神经。

    陈一亮也是眼神惊异的看看亚度尼斯,只见他一贯沉默安稳的同伴此时嘴角却挂着浓浓的喜色,似乎还有隐隐的骄傲在其中。

    不说台下观众赌徒们各自的表情和心思,只看看台上的盖文,少年在所有人都认为不可能的时候出手了。所有人都能看出他一边随着对方的追击后退,一边又用跟他脚下速度截然相反的速度伸出手去,慢的让人不屑、让人失望。然而随后令人惊异的一幕却出现了,就在他们谁都没有注意的时候,少年的手却已然扣住了对方的腕脉,怎么得手的,又是什么时候得手的,一概不清。

    不说台下,就连身在其中的纳什自己都说不清对方究竟是怎么抓住自己的,等察觉的时候,就是手腕上传来一阵握力。

    盖文一手握住对方的的拳腕处,顺着对方的力道一拉,带对方身型不由自主上前的时候,身子向右方疾如闪电般的倾斜,躲过对方的拳头,虎口张开,然后柔和的绕着对方的腕一转,瞬间转个方向从纳什的手臂内侧直击而去,这么一来一去,两方的速度加在一起,盖文那一掌顿时重重的击在对方的胸膛之上,手心中蕴含的内力顿时倾巢而出,顺着他的脏腑涌进纳什的经脉——生机掌。

    纳什只觉得胸口一凉,接着就是一阵剧烈的痛,喉头忍不住发出一阵闷声。然而他也是身经百战,没有让疼痛干扰自己,抬起右腿冲着盖文的小腹至极而去。那带起的空气爆发出一阵尖锐的鸣声。

    如此近的距离若是被那一腿击中,必然受伤不轻。盖文眼神一闪,身如游龙摆尾般,腰腹间诡异的挪了一个位置,然后劈掌成刀,朝着对方的膝盖狠狠的切下,他这一动只刚刚恰好闪过对方最大的力道,只不过那带起的余锋也让他觉得腰侧一边火辣辣的。

    纳什不妨对方身法居然比如此诡异,就像是藤类的灵草,灵活难缠到让人抓狂,一腿击空之后,不等力尽,就急急收力,盖文的手刀擦着他的衣服一刀劈空。

    那掌刀劈到一处,竟然看见隐隐的金属光泽,看的纳什心中一凉,庆幸不已,然而不等纳什松口气,身侧已然不见了对方的身影。

    台下的人看着这短短几分钟之内,两个人龙争虎斗,一刻也不停歇,只觉得呼吸都屏住了,然而占上风的人却不是他们以为的那一个,都不由大呼意外和过瘾。只是现在也没有人就认为盖文就能胜利了,毕竟十二级和十三级中间内力的差距并不是一点两点,只是所有人都觉得,就算是打到这里,那个十二级的也已经够了,他们有多少人能在逼得十三级武者不得不靠着内力优势来取胜的呢?

    强尼站在亚度尼斯身旁,忍不住叹道:“你朋友可真强悍的,若是让他到了十三级,这场战斗根本就没有任何悬念。只可惜,他现在只有十二级……”言语间并不看好盖文。

    陈一亮在旁思考着,也认为强尼说的有道理,就算是他压了亚盖文胜利,那也是纯粹支持一下亚度尼斯的眼光而已。十二级和十三级两者间的内力差距实在是大的让人心惊,只要纳什肯放下面子,拖着,那么胜利的肯定就是他。而刚刚听强尼说起这人,他也不是那种为了面子就不要里子的人。

    惋惜的看了一眼亚度尼斯,陈一亮安慰他:“你朋友已经够强悍了。一次两次的失利并不算是什么的。”

    亚度尼斯看着两人,倒是浑然不在意:“结果未定之前,什么都不好说。”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盖文那家伙修习的是生机掌,那掌法必然会不断的消耗对方的内力,对方要耗时间、耗内力,盖文何尝不是打的这个主意?

    他知道,旁人却不知道,生机掌出掌一点威势也没有,平常无奇,不中掌一段时间之后根本察觉不出来。因此他的毫不在乎在旁人眼中格外的有意思,尤其是陈一亮和强尼更是觉得诧异,只觉得亚度尼斯话里有话,那意思是,他还看好盖文?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字数很肥吧?明天作者和家人一起去漂流~~哦也,回来可能字数会少一点~~大家不要介意。

    以下为备份——

    有人就会问了,既然阿洛依蒙的眼光如此好,他在哪个擂台设场,那人们不都一窝蜂的猜到他看好的黑马了吗?

    阿洛依蒙可没那么傻,他的庄跟其他人的不太一样,别人的都是一个擂台一个庄,他的是‘杀威场’一个时间段所有的擂台一个庄。而且,他也不是只做有黑马出现的庄,若是这样,等他一开庄,所有的人都选择新生,那起码也有一部分的人赌中。阿洛依蒙深知虚虚实实的战略,时常设庄到最后,学员们发现,他们猜测的那些人全都不准,最后的胜者就是那个被大家普遍看好的武者,气的赌输的人破口大骂,赌咒发誓再也不来这个赌台了。当然,说这话的人十有**以后还会在阿洛依蒙的赌桌前见到。因为阿洛依蒙的赌桌比别桌的更有意思,光是猜测阿洛依蒙是看好人还是诈唬大家伙就是一种刺激,再加上这么多擂台中间选中一个人,压对之后那种成就感更不是同日而语的。比起其他的擂台,这里的赌台赌性更大一些,自然能吸引人。更何况,这里赢了的话,收益那可比在其他赌台上多上几倍,更有一些武痴,专门来这里锻炼自己的眼里。

    高风险高刺激高回报,这样的游戏,谁能不喜欢,这让阿洛依蒙都着实赚了不少。

    强尼提起这个阿洛依蒙,语气里的推崇让陈一亮侧目不已。就在他们说话的期间,亚度尼斯已经挤到了阿洛依蒙设置赌桌的地方。不过,他不是像陈一亮二人想象的那样来瞧热闹,而是径直走到一个闭目站在擂台旁长的俊美的不像话的年轻武者身边,低声跟他说着什么。

    陈一亮原本刚想招呼亚度尼斯,但目光接触到那个青年武者的时候,呼吸却是一滞,只觉得这人俊美不似人间人物,老祖宗所形容的‘彼其之子,美无度’大概就是说的这样的人。他这一晃神,几乎忘了自己原本要说的话,好半晌才吸一口气,看了看周围出人意料多的女武者,叹道:“怪不得今天女人这么多。”看那一个个双目含情的眼神,让陈一亮不得不羡慕至极。

    一旁的强尼自然也看出来今天的不同,顿时深以为然的点点头。两人走过去的时候,正巧亚度尼斯和盖文的话差不多也要告一段落,不知道亚度尼斯说了什么,盖文眼神柔和起来,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不用说,顿时秒杀一圈人。

    亚度尼斯环视一周,装模作样的叹口气:“真是犯罪。”盖文闻言笑的更加灿烂:“可以理解为你有点吃醋?”

    “嗯。”亚度尼斯一本正经点头的样子让盖文顿在当场,他上上下下的看亚度尼斯,显然一直以来对待感情速度都堪比蜗牛的少年今天着实出乎他的意料,要说他使了各种手段让亚度尼斯不得不承认两人之间的感情,他总以为少年还要在别扭一段时间才会好。可没想到……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亚度尼斯,忽然弯眼笑:“你这样,很好。”亚度尼斯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好什么的,先别着急说。”他只是觉得既然已经说了要在一起,那么就要有个男人的样子,答应之后再扭捏,那算是什么事情?搞的好像是被强迫的一样!

    当然,被人一直逼着的感觉也不怎么好,总之,人都是自己的了,帐什么的还跑得了?亚度尼斯看了盖文一眼,不知道怎么回事,对方忽然觉得一阵不妙。

    正巧这时陈一亮二人来了,亚度尼斯将盖文介绍给他们二位,三人彼此礼貌的寒暄过后,强尼就开始了自己的正事:“怎么样?对阿洛依蒙的赌桌有兴趣没?要不要我帮忙参谋一下?”

    亚度尼斯摇摇头:“我就算了,已经有下注的人选了。”

    陈一亮看看亚度尼斯,也道:“既然如此,我就跟着亚度尼斯一起就行了。”强尼听了也不勉强,自己往看板那边挤去,他得看看这个时段究竟都有谁。

    亚度尼斯和陈一亮则径直走向下注的台子,那台子也只是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两三台机器,后面坐着一个一脸憨厚的娃娃脸男人,大概就是阿洛依蒙了。

    亚度尼斯直接拿出2000贡献点压了盖文赢,这是他身上所有资产的五分之四。那娃娃脸男人笑容满面的给他登记了,然后是陈一亮,这小子看不出来,也算是个有钱人,一下子也压出了1000贡献点。然而不管谁押了谁,那娃娃脸始终都是一个表情,看不出他的心思。

    然而,殊不知阿洛依蒙心里正在破口大骂,骂自己。他能在擂台这个地方混的如鱼得水,一方面跟他的一双厉眼有关,另一方面就是他的人脉和眼线,几乎遍布全学院,上至老师、中至学员,下至看管器材的大妈,方方面面都是他的情报来源,是以他才能抱住‘杀威场’独家赌台的资格。这次他就看上了一个人,纯属幸运的看到那人跟三年级的十四级武者艾德蒙特的一场战斗之后,顿时惊为天人,通过各种渠道得知那人今天要来打擂台之后,他就火急火燎的开了场子,本以为这会成为最大的一匹黑马,却不料他忽略了一点——女人的思考回路。

    他看好的黑马不仅身手不凡,那长相比身手更是不凡,很多女武者就是看上他那张赏心悦目的脸了,非常干脆的掏腰包支持他。虽然数额都不算太大,但架不住人多啊!你说,要是别人都是靠实力看出来黑马的话,阿洛依蒙也好受一些,他还偏偏不是,单是靠脸就有这么多人支持,阿洛依蒙此时心里就像是灌了五味瓶一般,其中滋味只有自己了解了。好不容易到了投注结束的时间,阿洛依蒙几乎是一反常态的快速标注上‘此轮投注已结束’的字样。

    而此时,裁判也刚好报了盖文的号码。盖文冲着亚度尼斯一笑:“我去了。”

    “小心。”亚度尼斯叮嘱他。盖文点点头,足下一点,身型犹如轻巧的雀鸟一般,落在擂台之上,落地无声,不说这身法,单是这身姿之清逸,就让人觉得眼前一亮。

    纳什看着他那惹人注目的样子,冷哼一声:“但愿你等一会还能这么骚包。”盖文眼光一寒,又是那四个字:“不劳费心。”

    纳什一怒,刚好裁判判决擂台开始,他就猛然向前疾奔而去,双脚犹如飞轮一般,也不知他使得是什么腿法,两人中间十几米的距离被他几步迈完,与此同时,雄浑的内力在经脉里急速运转开来,凝聚与手上。打得正是趁盖文不备之下,那反应迟钝的几秒钟,用最强的力量一句击溃对方,快速的将他压制,然后接下来将战斗的节奏全掌握在自己手里,好好的折磨一下这个小白脸。

    然而,他却错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盖文的反应能力,纵然最开始被纳什抢了先机,但他极快的反应过来,几乎在纳什迈步的那一瞬间,绕木七步同一时间踏出,双脚灵活的踏着玄妙的步履,身型闪动间,就往后退去。

    纳什一拳击出,凝聚了他八成内力的一圈,疾如闪电,本以为必然会让那小子的骚包脸开花,却不料,不管他脚下怎么发力,拳头始终离对方的脸有一指的距离。顿时心中一凛,知道自己低估了对方,那小白脸所使得必然是一套上乘的步法,以他高对方一级的内力,居然赶不及对方的速度。

    瞬时间,纳什就想到了,要是对方不跟自己正面冲突,单只靠着那套步法,也能闪过自己大半的攻击,而且他也预料到对方肯定也是这么想的,毕竟要是硬碰硬,十二级对上十三级,根本没有胜算。既然速度上自己已经不占优势,那就只能靠自己内力上的先机。纳什打定主意之后,整个人的气势就是一变,而他之前击出的一拳,在几息之间拳劲已然去了几分,此时正待趁机变招。

    然而就在他笃定对方策略是逃跑的时候,盖文嘴角却露出一个轻松的笑意。纳什此时全部心神都在对方身上,看到这个笑容,顿时一种不妙的预感出现。

    “哇——”台下的人顿时发出一阵惊讶的呼声,显然台上完全出乎意料的一幕刺激了他们的神经。

    陈一亮也是眼神惊异的看看亚度尼斯,只见他一贯沉默安稳的同伴此时嘴角却挂着浓浓的喜色,似乎还有隐隐的骄傲在其中。

    不说台下观众赌徒们各自的表情和心思,只看看台上的盖文,少年在所有人都认为不可能的时候出手了。所有人都能看出他一边随着对方的追击后退,一边又用跟他脚下速度截然相反的速度伸出手去,慢的让人不屑、让人失望。然而随后令人惊异的一幕却出现了,就在他们谁都没有注意的时候,少年的手却已然扣住了对方的腕脉,怎么得手的,又是什么时候得手的,一概不清。

    不说台下,就连身在其中的纳什自己都说不清对方究竟是怎么抓住自己的,等察觉的时候,就是手腕上传来一阵握力。

    盖文一手握住对方的的拳腕处,顺着对方的力道一拉,带对方身型不由自主上前的时候,身子向右方疾如闪电般的倾斜,躲过对方的拳头,虎口张开,然后柔和的绕着对方的腕一转,瞬间转个方向从纳什的手臂内侧直击而去,这么一来一去,两方的速度加在一起,盖文那一掌顿时重重的击在对方的胸膛之上,手心中蕴含的内力顿时倾巢而出,顺着他的脏腑涌进纳什的经脉——生机掌。

    纳什只觉得胸口一凉,接着就是一阵剧烈的痛,喉头忍不住发出一阵闷声。然而他也是身经百战,没有让疼痛干扰自己,抬起右腿冲着盖文的小腹至极而去。那带起的空气爆发出一阵尖锐的鸣声。

    如此近的距离若是被那一腿击中,必然受伤不轻。盖文眼神一闪,身如游龙摆尾般,腰腹间诡异的挪了一个位置,然后劈掌成刀,朝着对方的膝盖狠狠的切下,他这一动只刚刚恰好闪过对方最大的力道,只不过那带起的余锋也让他觉得腰侧一边火辣辣的。

    纳什不妨对方身法居然比如此诡异,就像是藤类的灵草,灵活难缠到让人抓狂,一腿击空之后,不等力尽,就急急收力,盖文的手刀擦着他的衣服一刀劈空。

    那掌刀劈到一处,竟然看见隐隐的金属光泽,看的纳什心中一凉,庆幸不已,然而不等纳什松口气,身侧已然不见了对方的身影。

    台下的人看着这短短几分钟之内,两个人龙争虎斗,一刻也不停歇,只觉得呼吸都屏住了,然而占上风的人却不是他们以为的那一个,都不由大呼意外和过瘾。只是现在也没有人就认为盖文就能胜利了,毕竟十二级和十三级中间内力的差距并不是一点两点,只是所有人都觉得,就算是打到这里,那个十二级的也已经够了,他们有多少人能在逼得十三级武者不得不靠着内力优势来取胜的呢?

    强尼站在亚度尼斯身旁,忍不住叹道:“你朋友可真强悍的,若是让他到了十三级,这场战斗根本就没有任何悬念。只可惜,他现在只有十二级……”言语间并不看好盖文。

    陈一亮在旁思考着,也认为强尼说的有道理,就算是他压了亚盖文胜利,那也是纯粹支持一下亚度尼斯的眼光而已。十二级和十三级两者间的内力差距实在是大的让人心惊,只要纳什肯放下面子,拖着,那么胜利的肯定就是他。而刚刚听强尼说起这人,他也不是那种为了面子就不要里子的人。

    惋惜的看了一眼亚度尼斯,陈一亮安慰他:“你朋友已经够强悍了。一次两次的失利并不算是什么的。”

    亚度尼斯看着两人,倒是浑然不在意:“结果未定之前,什么都说不好。”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盖文那家伙修习的是生机掌,那掌法必然会不断的消耗对方的内力,对方要耗时间、耗内力,盖文何尝不是打的这个主意?

    他知道,旁人却不知道,生机掌出掌一点威势也没有,平常无奇,不中掌一段时间之后根本察觉不出来。因此他的毫不在乎在旁人眼中格外的有意思,尤其是陈一亮和强尼更是觉得诧异,只觉得亚度尼斯话里有话,那意思是,他还看好盖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