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灵草师最新章节 > 灵草师最新章节列表 > th
    亚度尼斯的呆样取悦了小客厅里的所有人,修里希尔也跟着他人微笑,笑容里带着不易察觉的宠爱。[ ]

    莱科思停下笑,接着道:“学院里所有的学生都得住在学生宿舍,成绩越是好的,宿舍条件越好。你们二人没有经过考核,我也不打算用特权,所以一开始你们只能住最普通的宿舍。武者是三个人一个套房。灵草师有特殊照顾,亚度尼斯最起码会有一套独栋的小楼,里面还有配套的灵草药剂制作室。但是试验田需要自己去申请,通过申请考试的话,考官会按照成绩来安排。”

    “亚度尼斯,开学的头一个星期是申请的时间,你也去,选一块中等大小的就行。对了,你试验田里的灵草差不多都成熟了,处理过之后,等过两天带着你的学生卡去学院交易处换成贡献点。然后把剩下的灵草根部带去学院的休养园,选个合适的地方种下去。”

    “我知道了。”亚度尼斯听着莱科思的嘱托,点头应道。

    “灵草师和武者可以申请住一间宿舍吗?”一旁只是听的盖文忽然开口,莱科思眼中闪过不易察觉的笑影,转头揶揄:“你不是都知道了吗?”盖文这人可不跟亚度尼斯似地,实验室、灵草田、演武场、庄园四点一线,一个月前才又出去历练回来,带队的还是上一次的那个小子,两个人交情匪浅,学院里的那点东西,只怕早被他摸得一清二楚了。

    面对传奇武者的反问,盖文面色不变:“学院是有这样的规定,可若您不同意,还是等于没有。”

    莱科思大笑:“你要你肯,伊莱也愿意,我自然也没话说。只怕——”他不肯。

    盖文看向亚度尼斯,后者迷茫的回视,因为他对学院的规矩并不了解,根本听不懂这对话中暗藏的意思。

    盖文忽然一笑,猛然间就单膝跪地,执起亚度尼斯的右手,将额头贴在他的手背,喃喃的念出一段神秘莫测的文字,明明每一个字拆开来亚度尼斯都认识,但他们和在一起却又听不懂了。

    修里希尔本来还乐见其成的听着,但当盖文念到一半的时候他神情蓦地一变,顿时阴沉下来,丝丝煞气弥漫开来,莱科思和哈伯特眼疾手快,一左一右分出气来,将两人护住,不让那煞气影响正在进行的仪式。

    莱科思眉毛一皱,对着修里希尔摇了摇头,对方这才强自按捺下怒气,将外放的气势收回,只是盯着盖文的脸色仍旧不善,虽然盖文成为亚度尼斯的追随者是他们乐见的。一来是能让盖文这个精明的小子看着点亚度尼斯,二来就是能让他更加用心的对亚度尼斯。可,修里希尔只想让儿子多一个追随者,没想让他儿子一辈子被绑定!

    在场的几人都万万没有想到,盖文居然在这种情况下来了一个先下手为强,直接用了专属守护契约。一个灵草师一辈子只能有一个专属守护契约,一方绝对不能做伤害另一方的事情,一旦定下契约就是一生的不离不弃,契约双方的联系比夫妻更为紧密。若违背了契约,那么接下来的修行之路就会心魔不断。下场无一例外,走火入魔而亡!

    盖文敢当着三个传奇武者如此堂而皇之的这么做,根本就是吃定了哈伯特乐见两个人成事,而他们二人希望他成为亚度尼斯追随者。谁让契约一旦开始,就不能停止了呢?

    然,就算是修里希尔生气他居然敢摆在场的三人一道,心里也不由存着几分赞赏。

    从蛛丝马迹中看出他和莱科思早属意他在开学的时候以亚度尼斯的追随者身份和他住在一起保护他,这份聪慧让人赞叹,此为其一;明明是一早就做好了准备,在明知道会惹怒两个传奇的时候还能不动声色,不露端倪,如此胆识让人侧目,此为其二;其三,为了心中所向,就算是对上传奇级也无所畏惧,这份心性让人不得不赞赏。

    单这三点,这小子就配得上他家儿子。况且,他会这么做,本身就证明了他对亚度尼斯的感情,毕竟要是换一个人,别说是明知道会惹怒其中两个还敢面不改色的在三个传奇的眼皮子底下偷梁换柱了,就是想一下只怕都要打哆嗦。

    但赞赏归赞赏,修里希尔的性格就是谁让他不爽他也不让别人好过。( 西陆文学  )

    修里希尔的怒气也渐渐的消下去,安稳的坐着看两个人的契约情况,随着盖文的喃呢,亚度尼斯浅灰蓝色的眼眸中渐渐涣散起来,他的瞳孔中开始散发出淡淡的光芒,然后汇成一束直直照在盖文的头上。似乎在那一瞬间,有什么玄妙的事情发生了,两个人身上同时光芒大盛,那莹白的光形成一个大大的光茧,将二人包裹在里面。

    “成功了。”修里希尔喃喃的道,语气里说不出来是高兴还是别的什么。他只知道一点,契约能成功,最起码证明他家儿子对这个小子心里没有一点排斥。

    修里希尔闭了闭眼,莱科思也是看着那光茧,眼神复杂,他和修里希尔的心态何其相似,都不喜欢亚度尼斯跟一个男人在一起,却有不想要扭曲他的意志,尤其是他自己就是一辈子没有结婚,等觉得自己老了之后,越发觉得膝下空空,那时候那种孤寂、遗憾的感觉,莱科思并不希望亚度尼斯体验到。

    可现在……罢了罢了,看亚度尼斯那态度,心中还是有心结。就是他不在中间表态,盖文克兰西也没那么容易就得手。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莱科思看着光茧渐渐散开,露出里面一坐一跪的两个人,站了起来:“等开学之后,你们二人就去找一个叫做山姆的人,提出同宿申请,他会知道怎么做的。”

    盖文朝着莱科思深深一鞠躬:“谢谢您。”莱科思回头看他一眼,笑道:“我是开明的长辈,但另一个……”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莱科思就消失在小厅门口。

    盖文心中一凸,条件反射的看向修里希尔,然而对方的神情莫测,叫他猜不出心思来。经过这半年的相处,他隐隐觉得修里希尔其实早就知道亚度尼斯是他的儿子了。当然这一切都是他的猜测,也未曾告诉过亚度尼斯,可时间越长他越肯定自己的想法。

    经常从亚度尼斯那里听说,修里希尔又给他什么什么药,做了什么什么事情,是怎么教导他的。亚度尼斯对修炼不感兴趣,对药剂也涉猎不多,所以他不明白修里希尔的用心良苦。但盖文不同,单单从那只言片语中,他就听得出来修里希尔对待亚度尼斯根本就不只是尽责了,简直是绞尽脑汁的替他考虑,亚度尼斯的反应能力、身体恢复能力在这半年里根本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做到这一点,所耗费的财力、心力、内力完全称得上是庞大。最主要的是,他如此费尽心机,还不让亚度尼斯察觉!

    这样无怨无悔,不计回报的付出,除了知道了亚度尼斯的真实身份,盖文想不出第二个理由。是以,虽然最初对他没有养育亚度尼斯长大很有意见,但这份苦心也由不得盖文不动容。所以,他愿意尊重作为亚度尼斯生父的修里希尔。

    不过,在应付修里希尔之前,他得先应付他儿子。

    亚度尼斯已经知道他做了什么,而且很生气。他能感觉的到,用不着用察言观色,现在他们都能多少感应到对方的情绪波动。

    “这件事情是我做的不妥。”盖文很干脆的认错,听起来还算是诚恳,亚度尼斯按捺下不被尊重的怒气,听他的解释。哪知道对方接下来的话很诚实很让人火大:“我说的不妥是因为没有事先跟你商量,没有尊重你的意愿,这一点我保证没有下一次。但结缔契约这件事我很高兴,并且一点也不觉得有错。”

    话音刚落,亚度尼斯一个拳头就挥了过来,盖文在他挥拳的瞬间就有起码四种方法躲过他的拳头并且制住他。但他没有动,硬生生的挨了这一拳,头被打到一边,再回过来,他的左眼瞬间青黑了一圈,盖文平静的看着亚度尼斯:“你总是犹豫不决,我却没有那么好的耐心。”

    “所以你就擅自结缔专守契约?那你有没有想过要是我心中哪怕有一点对你的恶感,你就会被拒绝,反噬受重伤?”亚度尼斯又是一拳狠狠挥过去,‘砰’另一个熊猫眼出现。盖文眼中反而露出一抹笑意:“可你没有。”笃定的似乎从一开始就这么认定。

    对,没有。亚度尼斯心中怒火更胜,他紧了紧拳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那么清楚自己的感情,就是因为没有,所以他才那么生气——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看清自己的内心。

    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开,亚度尼斯不知道怎么面对接下来的状况。盖文没有追,亚度尼斯平日里做决断取舍也是干脆利落,可唯独对感情一事,太过瞻前顾后,甚至有一些怯懦,不敢冒险,总在犹豫,裹足不前,害怕关系变了,就不知道怎么相处,害怕感情的短暂和易变。

    对付他,只能用逼得。逼得他退无可退,再也无法息事宁人,他便会重新拿出决断,干脆利落,犹如破釜沉舟的军队。半年来,一点点的逼进,到现在最后的一击。盖文好心情的笑,比起之前的引诱,现在这种更强势的方法才更合适不是?

    修里希尔冷哼了一声,本来看起看的很爽的哈伯特很贴心的站了起来:“你们聊啊。”走之前,他暗暗看了盖文一眼,暗想,徒弟,你这次让他出了气,以后就好说了。

    盖文也知道这一关不好过,可不好过也是要过。那天下午没有人知道盖文和修里希尔究竟谈了些什么,只知道等傍晚两个人出来的时候,修里希尔脸上难得带了干净到纯粹的笑容,而盖文除了亚度尼斯打的那两拳之外,竟然也没有受一点伤。

    ***********

    盖文从偏厅中出来,太阳已经完全落山,走廊中小冰雪水晶吊顶灯散发出柔和的光芒,盖文出神的想着修里希尔所说的一切,亚度尼斯生母萨莉微A戈登的身份,他们当年的相识,萨莉微的不得已……还有奇诺儿星以外的广阔世界。

    无数科学家学者都致力于证明广褒的宇宙中除了奇诺儿是否还有其他的智慧生命,到现在已经越来越多的人认同与‘有’这个答案,可当那更高一级的文明真的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盖文仍旧无法说明心中的震撼。

    奇诺儿在那些高级文明的眼中,就像是一个资质上佳,但仍旧蹒跚学步的婴孩。宇宙中拥有无数的资源,但经过上千亿年的发展,唯有一种资源是所有老牌宇宙文明都认可为最珍贵的,那就是智慧生物。

    奇诺儿星的人类拥有武力上的得天独厚,四十亿人口中就有四分之一能修炼,且又有灵草这一辅助他们修炼的利器,晋级比其他星球更加的容易而且安全。在老牌文明眼中奇诺儿就是一块香饽饽。自从奇诺儿从宇宙边缘被发现之后,就无时无刻不处于危险之中。

    根据宇宙规则,奇诺儿位于阿拉贝莉和坎贝尔两个老牌文明的中间地带,二者都有权把这颗智慧星纳入自己的版图。但坎贝尔人性格中天生带着侵略和贪婪的气息,他们想把奇诺儿变成殖民星,人力资源作为最宝贵的一种将会被肆意的掠夺,资质好的自然不愁,但剩下的那部分就会成为苦力、玩物等最底层的人员肆意被掠夺。

    阿拉贝莉则不同,他们认为只有友好引进才能得到奇诺儿星源源不断的人才输送,给他们发展和进步的动力,才能得到更大的收益。两个老牌势力为了争夺这颗新星,开始了明争暗夺。最后甚至惊动了宇宙法则联盟,经过阿拉贝莉的周旋,奇诺儿得到了一个机会,只要在五十年之内,奇诺儿走出一个超脱级武者,那么奇诺儿作为他的封地就不受任何文明的暴力威胁。

    奇诺儿各个超级世家都得到了这个消息,为了各自的目的,奇诺儿风起云涌,大分部的世家是站在奇诺儿**一方的,可还有一些丧心病狂的家伙,为了地位投靠了坎贝尔。而在这两股势力内部,彼此也为了更大的利益互相利用、猜忌。可以说,现在的奇诺儿上层充满了阴谋诡计,暗流涌动。尤其是在奇诺儿星的**派发现了二十二级灵草之后,为了争夺这个功劳,**派内部斗的很厉害。

    因为传奇武者之上才是超脱级,而对奇诺儿星人来说,天生的资质决定人的成就,没有二十二级灵草,就注定无人能进入超脱级。

    这个消息不可谓不震撼,盖文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学院里的几大巨头对亚度尼斯那样的关爱,亚度尼斯的领域实在是太重要了,他能力的存在不能被其他势力所发现!否则,等待他的不是无尽的暗杀,就是无尽的争夺。

    尤其是,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八年,只剩下了三十二年,听修里希尔说,那株二十二集灵草还不到成熟期,因为没有前例,大家也无从得知等他成熟究竟需要几年,甚至于到现在他们甚至连靠近那灵草也不能,因为就算是那灵草是二十二级未成熟,也是近乎超脱级的实力。

    换句话说,亚度尼斯可能是唯一一个有希望接近那株灵草,且让它在期限到之前成熟的人了。

    亚度尼斯至关重要的身份决定了修里希尔和萨莉微二人不能现在与他相认。因为戈登家是阿拉贝莉派来总负责奇诺儿星事宜的,萨莉微的身份不是秘密,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她,亚度尼斯一旦进入众人的视野,就算不知道他的能力,也会被各种找麻烦。

    心上人人居然如此重要,让知道了大概事情的盖文着实感觉压力山大,可与此同时,他内心里也突然升起一种兴奋,一种男儿大丈夫在世,应建盖世事业才不枉再来这世间走一遭的壮志豪情猛然升起。光是想想着能在宇宙中畅游,见识各种各样未见之物,结识不同人,就让盖文忍不住兴奋。

    好不容易收拾了心情,盖文踏进了自己的屋子。

    打开门的瞬间,人的气息让他在一瞬间提起了全部的警觉,然而下一秒他又放松了,那熟悉的气息告诉他来人的身份。

    盖文打开灯,亮白的灯光照在沉默坐在沙发上的亚度尼斯脸上,他面无表情,显得男孩俊秀的脸庞越发的清冷。看见灯亮,他侧过头,盯着盖文,仔仔细细的打量他,从上到下,就像是在进行什么仪式一般。

    盖文换了鞋走进来,一股若有若无的酒味窜进他的鼻尖,眉毛一挑:“亚度尼斯,你喝酒了?”

    男孩点了点头:“喝了一点。”语气自然带着一股冷冽的清凉,犹如还是当年在赛扬城的那个世家子弟亚度尼斯。

    听起来很清醒,他实际上也没有醉,只是心烦。不知不觉就开了酒,酒能壮胆,帮助人看清平时不敢看清的东西。

    亚度尼斯已经被逼到了尽头,也看出盖文是真的不可能就这样放弃他的念头,就像是他说的,现在两个人有一辈子的时间来耗。

    时间是有,可耐心不多。这就是盖文。他的出击猛而准,让人不能招架。

    盖文没有说话,只是起身去柜架上去了一套紫砂壶,开始泡醒酒茶。

    亚度尼斯揉了揉眼,仰躺在柔软的沙发上,耳边听着热水冲进小巧青瓷碗的潺潺声音,忽然开口:“那就这样吧。”

    盖文倒茶的手一顿,转过头开,对上少年那双认真的浅灰蓝色眼眸:“我们就这样吧,按照你说的。”

    沉默在他们中间蔓延,盖文停顿了许久,才转身接着倒水,只是那小壶在他手里微微的颤动,执壶的修长手指握得紧紧的,青筋突起,花费了好些时间,他才将一杯茶倒好,将紫砂小壶放回原位,盖文端了茶走回来,递给亚度尼斯:“喝点吧。”

    亚度尼斯接过来,仰头看着站在他身旁的盖文:“我以为你会说的点什么。”

    盖文点头:“我等你喝完再说。”

    亚度尼斯看看茶杯,一仰头将茶一饮而尽:“说吧。”

    “现在你是清醒的了。”他缓缓的勾出一个笑,背着光,犹如一头即将猎食的猛兽,凶暴却充满一种锐利的美感。

    亚度尼斯看看手里的茶,明白他只是不给自反悔的机会,忽然有一种眼前这个少年真是可爱的感觉,要是他真醉了,刚喝下去的醒酒茶怎么可能那么快起效?

    忽然有一种坏心眼:“可是我现在觉得头很晕。”

    “你清醒着。”盖文坚持这一点,“反正,我心里你是醒着。醒着说了这话,就由不得你再后悔了。”

    “哈,那可说不准,”亚度尼斯嗤笑,眼神飘过他,然后就怔住了,“你脱衣服干什么?”

    “双修!”吐出两个字,盖文将少年困在了沙发里。

    作者有话要说:啊~~渡舟筒子,今天时间比较紧,我把两张合一了~~再次感谢你的长评~~

    今天有同学离校,我哭的稀里哗啦的,现在眼睛还很痛,离别真的很痛苦。

    写这这一章的时候,忽然各种不爽差点写两个人大吵一架,(殴)忽然觉得自己很幼稚。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