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灵草师最新章节 > 灵草师最新章节列表 > 亚度尼斯的初觉醒
    考虑到这个可能性,亚度尼斯的脚步反而停了下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还真没办法去问盖文。可是,他又不想继续这么糊涂下去,他很珍视与盖文之间的友情。

    一路考虑一路走,不知不觉中竟然走到了哈伯特的地方。远远的,亚度尼斯就看见盖文双腿开立,站在两个两米高的柱子上蹲马步,他平伸的双手上面各自放着一个大大的装着水的木桶,双眼直视前方,头上也顶着一个,一动也不动。

    此时晌午已过,但太阳的威力仍旧不小。盖文站的地方完完全全暴露在阳光下,他纹丝不动的坚持着。小溪般汗水顺着他的额头留下来,滴在地上,砸出一个个小土滴。亚度尼斯甚至还看到一滴汗珠顺着眼角流进了他的眼睛。盖文却只是轻轻的眨了几下眼睛,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此时的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平日里衣物整洁的贵公子样子,整个人就像是在泥土里过了一圈,脸上灰扑扑的。然而这样的盖文却眼神坚毅,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锐利的气息,犹如一把染血的出鞘利器。那一向俊美甚至称得上漂亮的少年面容此时却显示出一种纯男性的刚阳,几乎让人移不开眼睛。

    亚度尼斯第一次看到盖文连外家功夫,头一次知道原来他还能如此的气势如虹,锐利的让人不敢直视。偌大的空地上只有盖文,没有看见哈伯特的身影,但亚度尼斯明白像他那样的传奇级武者根本就不用出门也能把这边的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

    果然,他站着看了不一会儿,哈伯特就传音给他让他进去。亚度尼斯犹豫的看了一眼盖文,扬声道:“谢谢阁下,我想在外面多呆一会儿。”

    屋内哈伯特‘看着’外面那两个小家伙,嘴角扬起一个暧昧的笑容,感叹道:“年轻真好啊~~”哼,老家伙不是不喜欢老子徒弟跟他小徒弟谈恋爱嘛,这会儿可是人自己送上门来的!老子的徒弟有什么不好的!老子就觉得他们在一起挺好的!那个叫伊莱的小家伙看着就是个乖顺的,性格好,再加上连那杂草老老实实让他抱着,有前途。这么好的小子,正好跟老子的宝贝徒弟相配。

    眼珠一转,哈伯特招来了自己的管家吩咐了几句。

    因为功力不够,用不了传音入密的亚度尼斯说的话被盖文听的一清二楚。没有人知道此时的他多恨不能立刻扔下这些东西过去找他,尤其在经过三个小时的扎马之后,那酸痛的肌肉无时无刻不再说,放下吧,放下吧,放下你就轻松了。之前因为前世的经历,这点痛一点都不被他放在心里,然而亚度尼斯来了之后就不一样了。他的精神已经开始渐渐的涣散,身上那种不顾一切的锐利也在慢慢减弱。感觉到这种情形,盖文心中一凛,忽然明白了师父让他做扎马的意义。

    这不仅仅是为了让他打下最坚实的基础,更重要的是在这种枯燥而且疲惫的情况下,能够锤炼他的精神,所以师父要他保持着这种如有将离弦之箭般的气势。他之前没能体会出来,就是因为忍耐痛苦和孤独对他来说已经是常态,这种方式对意志的锤炼对他来说已经没什么用处了。而亚度尼斯到来之后,效果立马就不一样了。

    这个男孩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执念,会让他的心变得柔软,但,他也是自己最想要保护的人!盖文裂开嘴角露出一个笑,保护的力量会让人更加的坚韧,要保护好亚度尼斯,只有强大的力量才是最好的保证!所以,他必须要更强,更强!

    一瞬间,一种悄无声息的转变发生了,盖文身上那一往无前的锐气缓缓的收敛了,此时的他站在木桩子上稳如泰山,一种厚重的气息慢慢浸润出来,使他看上去无害而沉稳。然而,这只是表面现象,要是有人觉得他老实可欺,那么必定会受到那厚重下隐藏的锋芒狠狠一击。

    盖文的改变迅速而悄然,正在说话的哈伯特身体一顿,露出一个意外又得意的笑:“这小子每次都能出乎老子的意料,干的不错!唔,也是老子教的好。”

    半个月前,哈伯特为了加强盖文的攻击力,特地给他挑了一本《生机掌》,这本木系的拳法基本上算得上是木系中攻击力最强的掌法。此掌法变幻无穷,落掌处不可捉摸,要是配合上身法,更是快若闪电,令人防不胜防。最恐怖的是此掌名为生机,对木系武者来说,生机自然就是自己的内力。它就是将自身的内力凝结在掌心,以特殊的手法打入对方体内,但一旦击中人体,内力便会侵入人体侵蚀对方内力,若练到大成,更是能将对方的内力收为己用!是以,它共分为三个境界:一为‘侵蚀‘,这个境界中一旦对方将打入体内的内力消耗完毕就会无事;二为‘缠绵’,这个境界中入侵对方体内的内力会缠绕在对方丹田处,持续不断的消耗对方的内力,直至对方散功,三为‘借势’,顾名思义,借对方的内力补充自己的。

    强大而危险的掌法,也是公认的难学。不说别的,就是那繁复的手法和行功路线就让人眼花缭乱,只要一个手势做不到位,就无法施展出这掌法的威力。

    哈伯特将掌谱给了盖文。然后尼玛仅仅一个星期,这妖孽就能掌中花样翻飞,甚至能配合上‘绕木七步’,出掌虚虚实实,诡异无边。这时候,连哈伯特都不得不承认他已经将这掌法的套路练到大成,不论是哪一招都犹如信手拈来般轻而易举。只是那‘打气入体’的手法速度不够快,做不到瞬息变化。三境界中他也只能勉强达到第一境,这一点还受到他自身内力的限制,强大的掌法所消耗的内力越多。哈伯特本来想着让他慢慢的练,他给徒弟定的短期目标就是增强内力。他想着以盖文的悟性,等到的内力勉强能看的时候,这掌法也差不多小成了。到时候放他出去历练,也算是有所仰仗。

    只是,某人的悟性再次让哈伯特无语,还把他精心安排的计划表全部打乱了。干脆,哈伯特就给他安排了实战。敌手——二十一级传奇一枚。然而,这么一练还真让哈伯特发现了问题,他徒弟的基础不行,体魄也不行。

    这个问题一出口,就听盖文平静的道:“我最近才开始习武。”之前他虽然有偷偷的做一些训练,但时间实在是不够。

    哈伯特看他像是带上一层面具的表情,就不再多问。一个习武天赋如此妖孽,意志强度也绝对不低的孩子会这么晚才开始习武,这里面肯定有隐情。调查里的那些疑问之处大概就是那隐情。不过这与他无关,既然成了他的徒弟,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有什么身份,他就只能是寒门孤儿厄尔-卡利恩。

    于是那些计划表中多出来的空白就全部都被哈伯特填上了基础训练。

    ********

    亚度尼斯陪着盖文站在大太阳地里,一直到夕阳偏西,哈伯特才开口:“行了,下来吧。”

    这么一句话刚说话,盖文就像是被抽出了所有的力气,三个水桶毫无预兆的落下,砸在地上,水花顿时飞溅而起,在阳光下照耀成一片闪耀的珍珠。亚度尼斯心惊胆战的看着他的身体在木桩上晃了两下就要掉下来,想也不想赶紧施展身法跃上木桩。

    盖文试图站直身体,然而五个小时的马步已经让他的腿僵硬了,一动身体就不由自主的歪向一旁,本来那一瞬间他就完全可以反应过来的,然而余光瞟到亚度尼斯之后,盖文眸光一闪,就任由自己往下倒去。

    此时的刚好到他身边的亚度尼斯一把拉住他的手腕,轻巧的一带就把盖文的手臂架在自己脖子上,带着他跳下木桩,亚度尼斯担心的转头问:“厄尔,你没事吧?”

    数个小时的暴晒让他此时喉咙干渴的难受,盖文侧过头看着少年担心的温润的眼眸,他张了张嘴,发出一个沙哑的单音:“没。”粗哑的声音可吓了亚度尼斯一跳。

    “两位少爷,这里准备了些水,快过来喝点吧。”老管家的话算是提醒了亚度尼斯,他看着盖文干的起皮的嘴唇,二话不说,架着他往门廊下的阴凉处走去。

    盖文不留痕迹的把揽着心上人的手臂微微收紧了一些,鼻尖是亚度尼斯身上的青草香,他眼中闪过一抹满足的意味。亚度尼斯把他驾到座椅上坐下,赶紧给他倒了一杯水递过去。盖文伸出颤抖的手握住,就见被子里的水开始震荡,甚至有的溅了出来。盖文看着他勾起一抹尴尬的笑,在满是灰尘的脸上,狼狈又让人忍不住充满敬佩。亚度尼斯心中震动了一下,干脆接过那水递到他嘴边。盖文递出一个感激的笑容,也不客气就着他的手,大口大口的吞咽着,水顺着他的嘴角流过修长的脖颈,没入训练服。一连喝了三杯,盖文才有一种活过来的感觉,握住还要再递水的手:“不用了,我好多了。”

    亚度尼斯回了他一个笑:“那正好,我也渴了。”仰头就把手里那被水喝了,拇指一抹,将水滴抹去。那粉色的唇瓣染上饱满的水色,看起来格外诱人。盖文贪婪的目光睡着顺着他的手慢慢舔过那诱人的唇瓣,喉咙上下滚动了两下,眸间顿时一片深色。

    看到盖文深沉的眼神,亚度尼斯有些莫名,然后看到了自己手里的杯子:“啊——用了你的杯子。”

    “没什么。我又不在乎跟你‘间接接吻’。”盖文挑挑眉——我更想的是直接把你压倒狠狠的、肆意的亲吻。

    间接接吻?盖文调笑般的话让亚度尼斯心里一跳,神色中染上些不自然,不知怎么了,他脑海里居然会浮现出盖文唇形完美的薄唇,一张一合的,有着说不出的好看和惑人。他记得那唇只要微微一勾,就有无限的风流姿态,好想……好想亲一……

    呃——亲…………?!

    Yooooooooo!!!!!#╯(—皿—)╯亲神马?亲神马啊!!尼玛怎么会想到那里!一想到自己脑海里不正常的河蟹,亚度尼斯就忍不住心头狂跳,额头眉角的青筋一凸一凸的蹦跶的欢畅。本来完全被自己压下去的性向疑问,再次不受控制的浮了起来。

    ┭┮﹏┭┮难道真的基了?!一种惊恐袭击了亚度尼斯,他只觉得喉咙干涩,赶紧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咽下去,尽量淡定下来,开始自我说服——

    其实……也不一定是基了。想想盖文的长相,那简直是俊美到妖异啊,本来嘛,人都有爱美之心,男人尤其受不了美色的诱惑,偶尔间肖想一下极品也是正常的……取向正常的男人偶尔也会对同性有X冲动——这可是由严谨权威的科学调查得出的严谨权威的科学结论!

    最后一句话显然拯救了整个人生观要陷入混乱亚度尼斯,在伟大天朝的教育下成长的少年对科学还是非常信任的。于是他心中顿时大定放下水杯,问:“你接下来还有什么活动?”

    “去泡药浴,然后把这瓶子里的药水涂在背上。”没等亚度尼斯回答,哈伯特就从阴影里跺了出来,拿出一个小瓷瓶给了盖文,“今天的强度是有些大,这药对你有好处。”背着手神色淡然的哈伯特此时有着非常能唬人的高人气质,他转向亚度尼斯,“伊莱,你要是不忙,就去帮你一下厄尔。要是忙的话,我让个侍女过去也行。”

    侍女?药浴之后?亚度尼斯眉心一跳,想也不想:“我来就行。”

    哈伯特点点头:“那就好。把这药在掌心揉热了之后,顺着背脊揉搓,尤其是后腰的部分,等到他全身发热就行。”

    点头把注意事项记下来,亚度尼斯拒绝思考刚才飞快答应的原因。

    看着两个小伙子慢慢走远,背着手的哈伯特慢慢露出一个充满暧昧的猥琐神情:徒弟啊,师父给你制造了一个多好的机会!洗澡、不穿衣服的按摩……啧啧,不比你耍的那几个小花招好?哈伯特想起自己徒弟装脆弱让那乖小子照顾就止不住的想笑,这小子真是一肚子黑水。

    盖文舒舒服服的泡在药水里,虽然这药水的味道可以称得上是可怕,但是一想到等一下会享受到的,他嘴角忍不住上扬,恨不能半个小时的药浴时间早点过去。

    亚度尼斯坐在外面的躺椅上,静静的等着盖文沐浴完毕,寂静的空间让他觉得很不自在,脑袋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全都涌了上来。尤其是在越来越多的想到两个人修炼时候盖文的样子,结识的胸膛,平坦的小腹,宽肩窄臀,修长的双腿笔直白皙,每一处肌肉都隆起的刚刚好,线条优美。尤其是背脊,从肩部到臀部自然下凹的曲线,看上去就有让人摸上一把的冲动……

    Yoooooooo!!!#╯(—皿—)╯摸…!!!

    懊恼的从椅子上弹起来,亚度尼斯现在非常后悔自己答应哈伯特帮忙,就在他忍不住夺路而逃的时候,盖文却出来了。

    刚才还在肖想的画面一瞬间真实的出现在自己眼前,显然带给亚度尼斯很大的冲击,而且那画面比想象中的还要更加的……煽情。亚度尼斯不争气的稍稍窒息了一下,对方刚洗完澡,濡湿的头发凌乱的垂着,释放疲惫后的舒适让盖文多了几分慵懒,胸膛上的水珠还没有才擦干净,顺着结实的腹部肌肉下滑,隐没在白色的浴巾中。

    咕咚!亚度尼斯吞了口口水,然后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我发的微博了吗?卡文啊,姐居然进入了传说中的卡文期!!!尼玛姐从下午三点开始写到现在啊!!可怜的4500~~

    哭。求留言~~~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