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灵草师最新章节 > 灵草师最新章节列表 > 亚度尼斯觉醒计划
    刚张开眼睛的亚度尼斯突然感觉到一阵无预兆的眩晕,他皱起眉头,抬起一只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 ]

    “怎么了?”盖文看他神情不太对,关心的问。“已经没什么了。”亚度尼斯微笑道,然后利落的从他腿上下来,赤着脚落在地上,开始捡自己的衣服穿。等盖文站起来的时候,亚度尼斯无意间瞥见他的某个地方,一反常态的老老实实呆在那里没有什么大的动静。

    应该是习惯了吧?亚度尼斯脑海里无意识的划过这么一句话。随即随着延龄草枝叶的散开,也很快消失了踪影。

    倒是延龄草对两个人修炼的姿态很感兴趣,跟亚度尼斯兴致勃勃的交谈起来:‘原来用这个姿势也可以两个人一起修炼吗?我一直以为只有那种‘两个人搂在一起,躺着一上一下’的方式才行呢!’

    “咳……咳咳!”静谧空间中猛然冒出来延龄草充满学术探讨意味的话题差点让亚度尼斯一口气没提上来,呛进了气管,男孩顿时捂着嗓子发出剧烈的咳嗽声。然而着并不是让他最不好受的,更加不妙的是,他听到延龄草的描绘居然非常详细的描绘出两个男孩光裸着身体,一上一下交叠在一起的画面……这下子咳嗽声响的更加惊天动地了,亚度尼斯的脸上不听话的涌上阵阵红潮,还朝着耳朵尖和脖子蔓延开去。

    “还好吗?怎么突然咳嗽起来?”盖文看着男孩涨的通红的脸,一边问,一边伸手给他拍背。亚度尼斯说不出话来,值得用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一会儿以后,他的咳嗽声慢慢的停下来,拉住盖文拍抚他背脊的手:“我没事,刚才只是呛到了。”又给延龄草传达意念:‘别人我不知道,但我们两个就是这么修炼的!那个什么一上一下的,不会有的!’

    ‘这样啊。’不知道怎么回事,亚度尼斯居然诡异的觉得延龄草的口吻里带着一些失望的意味。事实上,它确实是。在延龄草漫长的生命里,见过这种两人一起修炼的方式——两个人什么都不穿,一下一上交叠在一起交…配,它听过人类管这个叫做双修。那些人类修炼起来确实很快,它想着如果亚度尼斯和他的人类伴侣也这样修炼的话,速度肯定更快,那样它就能得到更多的散逸能量了。不过听起来亚度尼斯确实不知道这回事,延龄草难得回忆了一下,肥大的枝条舞动了一下,‘说起来,最近几百年我真的很少见到人类用那种交配的方式修炼了呢。[ ]’

    这次换亚度尼斯傻眼了:‘你是说,你几百年以前见过很多人这么修炼?’

    延龄草晃晃身体:‘对啊,他们管这个叫双修,修炼的速度很快的。你和你的人类伴侣要不要也试试?’

    双修!尼玛的双修啊!果然小说什么的都是源于生活吗?!想起上辈子那泛滥的修真仙侠武侠文,亚度尼斯顿时就有一种什么都通了的感觉,我说,《修元录》的灵感根本就是来自于双修秘籍吧!

    ‘谢了,不需要。还有,盖文他不是我的伴侣,我们是好朋友。’亚度尼斯果断的拒绝延龄草好心的建议。

    他现在是不是应该庆幸创造出《修元录》这本奇书的主人没有照搬着双修秘籍,搞什么‘欲练此功,必要XX’?

    不过,等等……亚度尼斯抱着胳膊捂住嘴巴,忽然想到,这双修倒不失一个好借口啊!他们两个人今后的修炼速度绝对快的惊人,尤其是他自己,本身就喜欢灵草更多一点,武学天分也只是偏上,以后肯定是学习灵草更用功。那保持着飞快的修炼速度是怎么回事?

    唔……越想越觉得可行的亚度尼斯看着前面走着的盖文,默默下了决定。干脆去找本介绍双修的书给盖文看,实在不行就是编个‘在书上偶然看到’的理由也行,把这个借口告诉他,然后两个人统一一下口径。至于基不基的问题,亚度尼斯现在已然淡定了,他也看开了,基不基的,根本不是重点,反正在周围人眼里,他们两个就是在搅基。从席维尼事件之后,亚度尼斯甚至觉得搅基也好,起码断了那些女人的念想,安全!

    一箭双雕的好主意。亚度尼斯右手拇指摩擦着食指第二指节,满意的笑了。

    一点也不知道亚度尼斯已经单方面解决了他们两个人未来的女色危机,盖文有条不紊的一边疯狂修炼,一边进行着自己的‘亚度尼斯觉醒计划’。

    **********

    大师停下记录延龄草一天状况的笔,看着小徒弟皱起了眉头,伊莱有点不太对劲。虽然每次学习的时候仍旧专心致志,照顾灵草的手法也上手的又快又好,灵草布局方面也颇有天分,灵气十足,看起来很有活力的样子。但这种故作出来的样子,实在是难以瞒过灵感超高的传奇级武者。

    事实上,亚度尼斯也不想这样,但就是不由自主,他最近做什么都很难提起劲来,跟失去了阳光的向阳草似地,整个人笼罩在一股低气压内。伸手给延龄草撒上一壶水,男孩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叹气?’恢复成不起眼杂草摸样的延龄草用细小的枝条碰了碰他的手,问。

    亚度尼斯看了看他,干脆一屁股做下来:‘最近盖文很奇怪。’居然再次对席维尼那件事情道歉,还让他最好是跟着老人把学院好好熟悉一下,打听打听里面的事情。总之,就是对他接近席维尼各种支持,总之是让他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可是就在他真的趁着不忙的时候跟席维尼偶尔聊天之后,盖文对他反应又总是很冷淡,就算是他把打听来的东西告诉他,也是没有什么兴趣的样子。虽然外表上微笑,但是亚度尼斯敢打赌那家伙根本就是皮笑肉不笑。

    ‘阴阳怪气的。’亚度尼斯不满的咕哝,而且,盖文最近回来灵草园的时候也越来越少了,最开始还会跟他一起用餐,说说最近的行程什么的,这些天干脆就只有在必须‘双修’的时候才会拉着他到延龄草这里。说是对他态度冷淡,那也不对。每次他有什么心得或者得到了什么好东西都会送过来一份,从礼物中就能看出他很用心。只不过最开始是亲自送,现在多数是叫哈伯特阁下那里的侍者来。

    ‘感觉好像他在故意拉开我们的距离一样。’亚度尼斯狠狠的揪了一把手里的东西,这种感觉真的很不爽,尤其是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两个人就莫名其妙的成了这种局面。而且,盖文看他的眼神很奇怪,有时候像是灼热的吓人,有时候又似乎很压抑。尤其是在自己背过去的时候,如影随形的目光像是要在他背上戳一个洞。

    ‘反复无常!’撞见他跟席维尼一起聊天的场景,就会很干脆的叫他去修炼,很像是故意的。然而等修炼完了,他又感觉很懊恼的莫名其妙道歉。

    ‘更年期到了吗?’亚度尼斯在意识里已经近乎于吼了。虽然不知道什么是‘更年期’,但看着男孩愤怒纠结的样子,延龄草决定大度的不去追究他狠狠拉扯自己枝条的罪过。

    人类就是这样。延龄草充满了长着风范拍拍亚度尼斯的手背。虽然它无法体会,但总还是知道人类在恋爱的时候会有各种烦恼各种理智之外的事情。

    “伊莱!”大师终于看不下去自己徒弟把二十一级传奇灵草当玩具一样扯来扯去的样子,赶紧招呼他一声。亚度尼斯恢复了理智,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赶紧松开手,递了点能量过去道歉:‘对不起。’

    ‘没关系。’延龄草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在意,对这个总是能知道它需要什么并把它照顾的非常舒适的年轻人类,它总是很宽容。

    大师带着亚度尼斯走出了延龄草的家,看着徒弟,突然开口:“我放你两天假,把自己整理好了再回来。”

    亚度尼斯一惊,抬头看向师父,大师目光淡然中透露着关怀:“如果是闹别扭了,就解开。要是他敢对不起你或者不在想跟你在一起了,就跟他说清楚,师父就给你找一个更好的!”然后好好收拾他!

    这番关怀的话让亚度尼斯又是觉得误会太深无可解,又觉得温暖至极。他重重的点点头:“我知道了,师父。”

    辞别了大师,亚度尼斯就想冲过去拉着盖文的领子使劲摇他——你敢不敢再善变一点!敢不敢再阴阳怪气一点!敢不敢把自己搞的更像吃醋一点!敢不……

    停!——吃醋?

    亚度尼斯停下了气势汹汹的脚步,脸上慢慢的显出一些犹犹豫豫来,这么一想,似乎真的有点那个味道啊…看到自己跟席维尼在一起就翻脸,瞅着自己的眼神就跟着火一样,不怎么敢见自己,但是那好东西又跟补偿似地往这边送,还有那些莫名其妙的道歉…

    盖文该不会真的喜欢席维尼,但又以为自己对席维尼有好感,然后在爱情和友情当中挣扎才变成跟更年期一样的吧?

    亚度尼斯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肯定是自己那时候大肆的夸奖席维尼,让盖文误会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样下去真的可以吗?真的吗?

    令:今天的**犹如抽水马桶般疯狂!尼玛姐以为整篇都是乱码的时候,往下拉居然看到了正常的页面!上面那坨是怎么回事啊啊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