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灵草师最新章节 > 灵草师最新章节列表 > 交流
    飞车很快就准备好了,亚度尼斯按照请帖上的要求一个人驾驶去了赛扬城郊外的玫瑰花园——一座高级的私人会所。[ ]他不知道娜拉夫人究竟有什么秘密的事情要告诉他,但上面谈到了蔷薇夫人和他的未来,还有蔷薇夫人的私印。

    看着眼前华贵的雕花木门,亚度尼斯整理了衣着,伸手敲了门。门很快就开了,亚度尼斯在侍者的带领下穿过门厅走进了小套间,柔软蓬松的长毛伯乐米风地毯上,对面放着两把对坐的高脚椅,冷硬的黒木纹理配起闲适的套间风格很不协调,就像是有人故意放的一样,似乎有一种不祥的意味在里面。

    然而也并不是让亚度尼斯最在意的,男孩微微启唇,惊讶的看着本该已经离开赛扬城的蔷薇夫人:“母亲,您不是回路易安娜了吗?”

    蔷薇夫人离开小巧的软蓬沙发,站起来走向地毯中间的黒木椅子,甚至没有介绍他身侧那位红发的夫人,然后伸手引向另一把:“亚度尼斯,来,坐下。”

    亚度尼斯礼貌的朝那位夫人颔首,才依照蔷薇夫人的话坐过去。很快,这房间里的其他人都不见了踪影,包括娜拉夫人,这很不对劲。亚度尼斯若有所思,很显然蔷薇夫人并不想让人知道她还在赛扬城,请帖大约只是以娜拉夫人的名义送来的。很显然这是一次秘密的谈话,而且,恐怕不是什么好话。

    “母亲,这是…?”亚度尼斯疑惑的环视四周。

    “我有一些事情,一些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告诉你,所以就又回到了赛扬城。”脸上挂着高贵的女士淡淡的微笑,抬眼看了看墙壁上的时钟,轻描淡写的道:“我的时间不多,只能直接切入正题——亚度尼斯,我希望在你成年的那一天放弃诺尔家族成年子弟所能继承的股份转让给你的大哥雷尔。”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亚度尼斯忍不住露出一个错愕的神情,蔷薇夫人垂下眼解释:“作为补偿,我会在赛扬城为你置办一份家业,包括一张磁卡、一幢别墅、一辆飞行器还有一处位于商业街的产业,这些足够支持你以后的生活。”

    支持以后的生活?亚度尼斯楞在当场,好长一段时间没说话。如果蔷薇夫人没有改变贵妇人一贯隐晦的谈吐方式,而他的理解也没出错的话,这话的意思是把他扫地出门了?!

    他动了动唇,声音有些晦涩:“母亲,您这是…?”

    “雷尔需要更多的拉波尔种植园股份。”蔷薇夫人话里的宠爱以及提到他大哥时明显愉悦的神情让亚度尼斯忍不住眯了眯眼,拉波尔种植园几乎是诺尔家最重要的产业之一,大哥在成年的时候获得的就是这一部分的股份。显然他想要更多,最容易的就是从下面的弟妹手中拿到,而他这个养子就成了最好的目标,至于自己成年的时候能获得的股份就算不是大哥想要的,蔷薇夫人也会让它变成是的。

    不过,现在他关心的可不是股份,而是蔷薇夫人的潜意思。“母亲,股份的事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的生活’是什么意思?您要把我逐出家门吗?”

    蔷薇夫人正视自己几乎从未关心过的养子,嘴角的微笑和蔼极了:“不是我要把你逐出家门,而是你自己要离开的。”

    “什么?!我从来没…”

    “不,你要!”亚度尼斯的话还没说话就被蔷薇夫人厉声制止了,她微微眯着眼,缓慢的一字一字的说,“而且是自愿的离开。”

    看着蔷薇夫人冷淡的样子,一种汹涌的怒火和憋闷亚度尼斯难受的恨不得照着墙壁捶两下,看起来这位高贵的夫人是铁了心要让他这个‘外人’离开家了!

    ‘那不是你的家,她根本就从来没有把你当成一家人!’

    察觉到自己内心的痛苦黯淡让亚度尼斯僵硬了一下——明明都已经认清楚事实了,现在这又算是什么?自以为潇洒放弃实际上还有着微小的连自己都没发觉的期望?

    真是难看,心心念念为家族做一点贡献增加父亲地位的自己现在看来就像是傻子一样!亚度尼斯眼中忍不住闪过一丝自嘲。

    使劲咬了咬牙,男孩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事情看起来已经不可回转了。既然被放弃了,那就干脆更彻底一点算了,把所有的一切都说清楚吧!

    亚度尼斯直视着蔷薇夫人,微抖的嘴唇昭示着他内心的波涛,强自平静的问:“为什么?”

    “你指什么?”蔷薇夫人复杂的看着眼前英俊男孩一头微微卷曲的黑发,心中涌上几分愤恨和复杂,虽然奥汀一否认了亚度尼斯是自己跟那个女武士萨莉微-戈登的孩子,但他的闪烁其词与这跟罕见的黑发一直是她心中的毒刺!

    “您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做错什么了吗?!”

    蔷薇夫人看着那个萨莉微-戈登一模一样的漂亮到让人恨不得挖出来的灰蓝色眼眸,交握的双手紧了紧,那无辜的样子…!几乎控制不住心中的嫉恨,她带着最温柔的笑容轻笑两声反问道:“你真的想知道为什么?”

    看着那孩子点头,蔷薇夫人从柔软的四脚椅上站起来,轻柔的道:“因为你并不是我和奥汀亲生的,奥汀欠了人情所以我们只好养育你到成年,也只养你到成年,为了不让你受人轻视所以才对外称你是亲生子——这也是当时的承诺之一。”

    亚度尼斯许久没有说话,而慢慢低下头的男孩脸上是什么表情蔷薇夫人也看不见,空间里的沉默让她极不舒服,皱了皱眉头,接着说道:“现在,你已经快成年了,我们的职责已经履行到头了,养了你这么长时间我不想你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就承受这个不太美妙的事实。如果你能感激我们的养育之恩的话,就自愿的放弃‘诺尔’这个姓氏。等你成年之后我会为你办理户籍手续,你可以继承你妈妈的姓氏。”

    果然说出来了,亚度尼斯疲惫的闭上眼,掩住复杂的神色,许久才轻轻的说:“如您所愿。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容我现行告退。”

    蔷薇夫人看着少爷优雅的身姿,眼中快速的闪过一丝复杂到难以辨认的光芒:“亚度尼斯。”

    “什么?”男孩快速放开放在门把手上的手,转过身来,眼中微弱的希冀之光让蔷薇夫人心中一颤,然而她只是抿了抿嘴,冷硬的嘱咐道,“这是一次秘-密的谈话!”

    一股寒流席卷了男孩,他头一次冷冷的看了蔷薇夫人一眼,低哑而嘲弄的道:“当然,我明白的。”

    这谈话恐怕奥汀-诺尔根本就不知情!但这又有什么用呢?蔷薇夫人的娘家才是奥汀看中的,就算知道是她赶走自己,恐怕奥汀也不会多说什么,何苦在去碰一次壁?亚度尼斯一边冷静无情的分析,一边只觉得头痛欲裂难受的要死。

    脚步有些踉跄向外走去的男孩根本没有注意身旁的事务,直到撞进一个冰冷的怀抱,鼻尖隐隐漂浮着暗香,亚度尼斯恍惚的抬起头,低声道歉:“很抱歉撞到您,我不太舒服。”

    “没关系。”清冷的声音带着微微的沙哑,是个正处在变声器的少年,亚度尼斯定了定神,冲着他点点头快步离开了。

    匆匆回去,他没有理会莉莉娅夫人的呼唤,直接将自己埋进了被子里。再过一段时间,他就会失去家,失去心灵所寄之地。就算那个地方从来都不很温暖,但起码它在那里,让他知道身为异客的自己也有寄身之所。

    如果他够强大的话…

    亚度尼斯咬住了唇,握紧了拳头从床上一跃而起,直奔花房而去,那里有他的绿藤萝。

    那盆小小的灵草就呆在那里,亚度尼斯直接坐在它面前,盯着绿藤萝看,那满眼的翠绿渐渐安抚了他的心灵,他放松自己的思绪,任由它们乱飞。良久才回神,伸手扶在玻璃罩上,仰头看着天空,自我安慰:“嗨,先生,想开点吧,如果不是这十六年,你一无所有也一无所知,现在初来乍到那段最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这是万幸,只不过今后就只是一个人了而已。”

    “…疼…疼啊…”

    细小的声音不设防的钻入亚度尼斯的耳畔,男孩心中一个机灵,警觉的看向四周:“谁?谁在那里?”可是这四周什么都没有,静悄悄的全无声息。

    “…疼…疼…”

    软绵绵毫无攻击力的声音让亚度尼斯稍微放松了一点:“你在哪?你是什么?”

    “…疼…疼…”那个声音似乎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喊疼,亚度尼斯仔细的辨认,然后猛然低头看向他前面的那盆绿藤萝,那声音更加清晰了,亚度尼斯倒抽了一口气,老天哪,那根本就不是‘声音’,是一股微小的意念!就来自于眼前的绿蔓萝!

    真是不可思议!亚度尼斯惊奇的压低声音试探性问道:“你怎么了?哪里疼?”也不知道灵草能不能听得懂。

    令亚度尼斯觉得更加神奇的事情出现了,绿蔓萝居然伸出其中的一条枝蔓指了指自己的花苞,接着亚度尼斯就觉得自己身上似乎被什么虫子爬过一样,但他立马就意识到这只是绿蔓萝传递过来的意念。

    迟疑了一下,亚度尼斯道:“我帮你看看,但是你不能攻击我。”为了以防万一,亚度尼斯又回房拿了灵药师送的那瓶压制灵草的药,如果绿蔓藤一有异动,就立马动手。

    “我打开罩子了啊。”亚度尼斯深吸一口气,全神贯注的盯着绿蔓藤的一举一动,但一直到他将花盆从玻璃罩中搬出来,绿蔓藤也没有动过一下,亚度尼斯忍着内心的激动,仔细观察着绿蔓藤的花苞,最终在白色花苞底端极其隐秘的地方找到了几个白色的小点,那附近的花瓣竟隐隐有些发黄了。

    “白瞒!”亚度尼斯神色凝重起来,白瞒是养殖型绿蔓藤最容易得的一种虫害,隐蔽性极强,对绿蔓藤的危害极大。不过,既然找到了原因那就好办了。

    “我要把你这片花瓣剥离,明天再给你撒点药应该就没事了,如果你同意就动动枝蔓。”亚度尼斯说道,然后就看到绿色的蔓藤蠕动了两下,于是小心翼翼的伸手剥开那片花瓣,将它扯了下来,绿蔓藤人性化的颤了两下,没有什么异动。

    亚度尼斯又重新将绿蔓藤放回玻璃罩里,感受着绿蔓藤舒适很多的意念,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笑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