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桌下偷情班花:校园花心高手最新章节 > 桌下偷情班花:校园花心高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一章折了?
    阴沉着脸向着大床走了过去。听到身后的人不但没有听自己的话离开,反而走了过来,陈云亭呼的转过了身子,“你他妈的聋了吗?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呃……纪天宇……”叫骂了两句,待陈云亭看清楚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谁时,立时傻了眼。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你怎么进来的?”这时陈云亭再也顾不抓住蓝倩了,急忙从床上跳了下来,站在了纪天宇的对面。

    “纪天宇……”蓝倩在看清了来人,一直绷的紧紧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强撑着的身子瘫软在床面上,一声声急促的喘息声荡起一曲旖旎的乐章。

    纪天宇看着强自镇定的陈云亭,“你竟然对倩姐做出了这样的事情?”纪天宇眯着眼,阴冷的看着陈云亭。

    “纪天宇,这是我和蓝倩的事情,跟你没关系,你少管闲事!”陈云亭恨极了纪天宇,自己的好事,屡次三番都是坏在了他的手里。蓝茜的事情如此,如今自己精心策划的蓝倩的事情又是他来插上一杠子。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的跟这个家伙磕上了呢?并且自己每次与他的对峙,自己还都不占上风,这一点让陈云亭心里更是堵的发慌。“你给我出去,这是我订的房间,你没有权利不经我的允许就进来。”陈云亭指着房门的方向,喝斥着,要纪天宇赶紧离开自己的房间。

    纪天宇抬手就抓住了陈云亭的手腕,手上用力一抖,“咔”的一声,陈云亭一声厉叫,“我的胳膊……”纪天宇松开了他的手臂,只见陈云亭的这条胳膊软软的垂了下来,晃悠悠的挂在肩头上。

    “姓纪的,我陈云亭和你没完……”

    纪天宇对蓝倩的担心在陈云亭的叫嚣声中转变成了熊熊的怒火。这个陈云亭着实可恶到了极点,平时打着蓝茜的主意不说,现在竟然对着蓝倩动了这般卑鄙的手段。

    纪天宇提起拳头就奔着陈云亭的面门轰了过去,“悾”地一声,陈云亭仰着头,鲜红的鼻血喷溅而出,顺着脸颊流淌而下。陈云亭被纪天宇一拳击倒在床上。不幸的是,刚刚被纪天宇扯的脱臼的手臂,正被自己的身体压在了下面,“啊”一阵钻心的疼痛,让陈云亭惨叫出声。

    横躺在床上的蓝倩,看着摔倒在自己身旁的陈云亭,惨叫不断。想着自己现在所受的煎熬全拜此人所赐,蓝倩抖着手,把自己脚上的高跟鞋拿在了手里,尖锐的鞋跟对着陈云亭的脑袋就刨了下去。

    “哎哟……”蓝倩每刨一下,陈云亭的头上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一个小包,发泄着怒火的蓝倩手上动作不停。

    陈云亭用自己那只还完好的手,捂着脑袋,入手全是鞋跟大小的包。

    “臭婊子,你也敢打我!”陈云亭偏着脑袋扛着蓝倩的鞋跟攻击,忍着疼痛,抬手对着蓝倩就扇了过去。

    纪天宇看着蓝倩的举动并没有阻拦,让她好好的发泄一下也好。却不想陈云亭狗急跳墙,竟然在自己面前对着蓝倩动了粗。

    纪天宇急怒,踏步上前,大手一抓,拽住陈云亭的脚踝,向后一甩,陈云亭扇向蓝倩的巴掌在蓝倩鼻尖前二公分处带起一阵风,随后,整个身子“咕咚”一声砸在了地板上。

    纪天宇单膝压在陈云亭的胸膛上,在陈云亭还没反应过来时,钵大的拳头就如同雨点役的落在他的脸上。

    纪天宇的力气有多大,蓝倩看不出来,但是陈云亭那张仿佛变成了一摊烂肉的脸,还是让蓝倩知道这力道的猛劲。

    陈云亭的嗓音明显的嘶哑了,鲜血顺着嘴角汩汩的流了下来,鼻梁歪在了一边,鲜血顺着两个鼻孔小溪般流着,眼角滴着血滴,整张脸肿成了面板,再也看不出原来立体的五官。

    陈云亭嘶哑的号叫着,一口鲜血逆流呛在了他的气管里,瞬间,陈云亭憋涨着面团似的大脸,“咳,咳”费力的喘息着。

    “天宇……”蓝倩一看陈云亭的样子不对劲,脸色已经一片青紫,不由的大叫一声,“别再打了,放开他!快……”

    蓝倩的叫声把纪天宇从极怒的状态中惊醒过来,看了看明显是被血呛到憋的青紫的脸孔,纪天宇无奈的收了手,知道若是自己再打下去,陈云亭极有可能会真的被憋死。

    拽起陈云亭的上半身,纪天宇一拳砸在了他的后背上,那口呛在气管里的血液也随着纪天宇一拳之力而流散开来,

    陈云亭“咳咳“的拼命喘息着,刚刚的窒息让他有种濒死感,那种绝望的感觉让他此刻有种死而复生的错觉。

    “别在这装死!给我滚出去!”看着陈云亭翻着白眼,大口喘着气,纪天宇的气又涌了上来,拽起陈云亭瘫软的身子,照着他那穿着透明*的pi/股就是一脚……

    蓝倩瞪着迷蒙的大眼睛,惊讶的看着一米八的陈云亭就这么被纪天宇一脚踢的腾了半空中,直线撞向了套房的房门,

    “哐”“啊……”杂乱的声音同时响起。被纪天宇一脚踢飞的陈云亭呈大字型撞在了门板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非常非常不幸的是,吃了玉娘带来的印度名药,陈云亭的小弟弟一直昂扬不屈,就算在纪天宇暴揍之下,仍然威风不减。这等强悍顽强的姿态却在与门板亲密接触时受到了致使的创伤。

    大家都知道,物极必反,过钢则必折!此时的陈云亭就处在了这样的境况之下。下面一直呈现直立状态的东西,在下面与门板相亲时,呈现了一种极不正常的角度……

    “啊……”陈云亭这一嗓子叫的凄厉惨人。“折了……折了……”陈云亭死了爹娘般的嚎啕大哭起来。

    纪天宇也听到了那声微不可闻的“嘎崩”声,虽然自己恨极了陈云亭的阴损,但是说真心的话,自己并没有想到要把他的命根子一举废掉。,此刻看来,事情总有意外!纪天宇走到了用一只好手捂在裆部的陈云亭跟前,蹲下身,抬起了陈云亭布满豆大汗珠的脸,看着他扭曲的脸孔,“你把解药拿出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