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93章 好好的翻身机会没了

正文 第293章 好好的翻身机会没了

作品:穿越婚然天成 作者:席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见禾父点头,中年男人不禁羡慕不已,跟着唠了几句,折回大槐树下,朝方才估价的老翁竖竖大拇指:“明叔你猜得实在是太准确了!折后价四十万,啧!建顺阿哥在城里真的发家了。”

    听他一说,出来晒太阳的其他村民,全都惊呼开了。

    “四十万?还是打过折以后的?要命了!”

    “要啥命啊,城里人都这样,一有钱就折腾车和房子。”

    “可不,我娘家几个兄弟也都这样,生意上赚点钱,就换车、换房。你们说这车子能开、房子能住人不就行了么,有钱攒着给芽儿日后读书、结婚不好么,非要花个精光才舒坦。关键是自己那点钱花完了还不够,还问银行贷款。啧!也不知这城里人到底都咋想的,一辈子净和车子、房子拧巴上了……”

    “这你就不懂了,人现在这么做不叫败家了,叫提前消费。报纸上都在提倡,说什么‘有生之年、提前消费’,免得辛苦一辈子、等到能享受了却半只脚跨进棺材了。”

    “哦哟,担着贷款还能叫享受?拉倒吧!要是换做我,估计连觉都睡不安稳了。”

    “这说明你不会享福啊。”

    “这种福给我我也不要享啊。”

    “哈哈哈……”

    村口的大槐树下,晒太阳的村民们,七嘴八舌地唠着闲嗑。一路从禾家的车子说到城里头的消费观念,又从车、房的更新换代,说到贷款买房,然后不知谁带头提了一句“等咱们这里拆迁了,我们也都是城里人了”,轰得一下,话题全数奔到了拆迁一事上。

    禾薇一家这时候已经来到了老禾家的院子门口。

    禾父停稳车,让儿子先下去开院门。

    这么簇簇新的车子,可不舍得丢院门口。

    反正院子里的空间够大,别说只是停一部车了。依次停上五部都不嫌挤。

    禾家二老在听到汽车声时就坐不住了,尤其是裹过小脚的老太太,走起路来那叫一个足下生风,哪还看得出来几个月前还曾住过院、开过刀啊。

    禾二伯娘跟在后头。看着抢她一步奔出堂屋的二老,忍不住嘴角抽搐。

    她就是过来向二老报喜讯的。

    今早起来,见天气不错,禾二伯接到了一个大客户的电话,邀他一块儿上清市码头扫海货。禾二伯娘琢磨着老三一家差不多也该回禾家埠过年了。就给三妯娌去了个电话,让禾二伯回来时,捎他们一道回来得了,冰天雪地的省得去赶大巴了。

    结果听三妯娌说,老三买车了,接完电话就准备出门回禾家埠了。

    禾二伯娘收拾完家里,就来二老这边唠嗑兼报喜讯了。

    二老一听,激动坏了。因老大家那点破事儿带来的坏情绪,也随之一扫而光。忙完厨房的事、准备好中午的菜色后,三人剥着盐炒花生边填肚子边坐堂屋等了。

    终于听到了车子的马达声。谁还坐得住啊,平日里腿脚稍嫌不便的老太太,这会儿走得比谁都松快,刚出堂屋,就看到小孙子从院门外跨进来,老脸笑起了褶子,喊道:“冬子!你家真买车啦?你爸开来的?老三啥时去学开车了?都没听他说起过嘛,唉哟,可乐坏我和你爷爷了。”

    禾曦冬自动过滤了老太太乐不可支的吹捧,回道:“是啊奶奶。爸说把车子停院里,我把院门打开。”

    “让你爷爷来!这门一到冬天就吃紧,你细胳膊细腿的,当心扯疼了。”

    禾曦冬闻言。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了。他细胳膊细腿?奶奶您没搞错吧?还是误把我当小妹了?

    可老太太执意不让孙子动手,回头催老头子:“哎呀你快点儿呀,这么点路还磨蹭这么久,老三他们还在车上呢,肚子怕是要饿坏了。”

    老太太打从上回生病住院后,对小儿子一家的态度着实改进了不少。

    特别是在老大媳妇拿不回自家过户给娘家兄弟的房子、从而把主意打上老宅并上门闹了一回之后。老太太内心,更偏向于无欲无求的小儿媳了。

    禾二伯娘还能看不出来嘛。等老三家的车子驶入院子,上前帮三妯娌从后备箱拎大包小包,压着嗓门戏谑道:“阿姆最近可想你们了,几乎天天都在念叨你们。都不用我开口,她和阿爹两个就把三间西厢房挂了你们的名报上去了。”

    “已经申报了?这么快?”禾母讶然地顿住拿行李的手。

    “还快啊,最迟到五月底就要动土拆房了。今年是最后一个在这儿过的年了,一出正月就要准备搬家了。”禾二伯娘眺望了一眼村子里林林总总的楼房、平屋,免不了一阵感慨。

    禾母四下看了看,没看到大妯娌,低声问禾二伯娘:“老大他们那房子不会是还没搞定吧?没瞧见大嫂嘛。”

    “老大家啊,最近事情多了去了。”

    一提到大妯娌家,禾二伯娘就忍不住直摇头。

    “房子的事,不用说了,你一早也猜到了,大嫂娘家那两个兄弟可能把房子还给她吗,开了春至少能换三套商品房呢。连我们都想得到,那些生意场上的人精怎么可能想不到?那天从她娘家回来就嚎上了,大抵是要房子没有,真没地方住、等房子分下来了租一套给他们……”

    “大嫂能同意?”禾母边问边把车上的行李递给女儿,让她先提去西厢房。

    禾薇点点头,乖巧地照着她娘的吩咐做了。

    反正她娘在二伯娘这边听来了什么八卦,回头指定告诉她。

    禾二伯娘赞了句“薇薇真是越来越乖巧了”,随后继续道:“大嫂怎么可能同意?当初还债时,答应过户,不就是因为这么一幢房吗,又是在村子里,早几年的装潢再精美,如今转让的话,六七十万也顶天了,可等办下了拆迁、房子分下来,三套房是笃笃定的。要是户型小一点的话,没准儿能拿四套、五套,那可都是镇上、县里的房子,一套毛坯就值几十万了。这么简单的算术,谁不会做啊,换谁都不肯同意的。”

    “是啊,这么好一个翻身机会呢。”禾母跟着唏嘘道。

    想当年,老大家那房子刚造好的时候。可以说是村里独树一帜,多少风光啊。如今却……唉……

    “有啥办法,现在那边的说法是,要么老大家一次性拿出三百万现金,那他们就把房子过户回来,要么就这样拉倒。可要老大家拿出三百万现金去赎房,简直比登天还难嘛,那边也是瞅准了这一点,所以肆无忌惮哪。这不,大嫂在娘家那边讨不到好。回来把主意打到了阿爹、阿姆住的这套老屋头上。”

    提到这个事,禾二伯娘就一脸愤懑。要不是二老此刻坐在堂屋檐下听禾父说车子的事,她都想叉腰大骂了。

    “当初分家的时候,明明讲好的,你和老三因为去了市里,宅基地不另给了,老屋这边的西面三间归你们。我们家和老大家,各得一块宅基地,起房的钱不用二老负担。至于老屋另外几间,等二老住过边。再按三兄弟的人头分,一家约莫能分到一间半。”

    “……讲好的事,她如今却想反悔了。说是拆迁后,二老跟他们住。由他们家养老送终,换得的房子自然也记到他们家名下。婉芬你说她是不是拿我们几个当傻子?红口白牙说好的事,想反悔就反悔,还把借口推到了养老送终的事上,说什么咱们村子历来都是老大赡养,这么做也是为我们两家好。我呸!要是真心想赡养阿爹阿姆,当初造好村里头一栋气派洋楼的时候,就该把他们接去享福了,那会儿咋不接了去一道住?摆明了是冲着阿爹阿姆这几间屋子来的……”

    禾二伯娘越说越气:“我当时就冲她顶回去了,想拿赡养的事换阿爹阿姆这几间老屋,门儿都没有!要么就一家一份清清爽爽地分了得了,要么就照当初说好的,在阿爹阿姆住过边之前,谁都不许动这几间屋子的脑筋。”

    禾母听后也气得不轻。

    大妯娌这么做的确是太过分了,自己家的房子没了,不想办法拿回来,竟然打起公婆这几间老屋的主意。

    且不说这几间老屋能分几套,即便能分到两套,也没那个道理一定要给老大家一套的吧。

    “那阿姆他们自己是什么个意思?”

    禾母想到婆婆,打从她嫁进老禾家以来,婆媳关系向来都是有偏有倚的。

    也许是大妯娌的娘家条件最好,老大家又是三兄弟中发家最早的,所以她这个婆婆和大妯娌的婆媳关系是最好的;二妯娌次之;自己不用说,娘家靠不住、小家又困难,儿女刚上小学那几年,婆媳关系一度降到冰点,真要说缓和,也就最近几年才有的事。

    禾二伯娘朝堂屋檐下眺了一眼,翘着嘴角说:“阿姆这次放聪明了,愣是把皮球踢给了我们两家,说是我们两家要同意,他们没意见,我们不同意,他们也没办法,劝大嫂还是照当初分家时说好的办……”

    “那大嫂肯定气坏了。”禾母光是想想都能猜到大妯娌的脾气。那么火爆,还能不炸锅?

    “可不。”禾二伯娘撇撇嘴,语气里透着那么几丝不易察觉的幸灾乐祸,“我听隔壁菜花娘说,那天晚上她不知给谁打电话,一直哭闹到半夜,好像还把什么东西给砸了,动静大的哟,小半个村子都听见了。”

    “估计是给老大打的吧。”提到禾老大,禾母探头往老大家的院子瞧了瞧,没看到老大常开的那辆车,回头问二妯娌:“老大还在县里看店啊?”

    “没呢,跑海城看娘俩去了。美琴被人捅了一刀这事儿你还不知道吧?唉哟当时可严重了,差点抢救不回来……”这是禾二伯娘想找她唠的第二个八卦。

    “什么?”禾母惊得失声低呼。

    察觉到二老往这边望过来,赶紧压低嗓门,问二妯娌:“谁捅的啊?美琴不是去拍戏了吗?怎么会被人捅刀子?是碰到抢劫了?”

    禾二伯娘也压低嗓门,拣着自己知道的说了:“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建康送老大俩口子去海城,回来和我说的,好像是美琴自个儿惹出来的事,和剧组里的同事言语不和掐上了架,最后对方一怒之下拿了切羊排的刀把她的五脏六腑给捅了,听说流了一地的血,啧!老大俩口子接到电话时人都懵了,那种样子开车上路和寻死有啥两样啊,阿刚那会儿又不在家,我就让建康送他们去了。你也别多心,这事儿不止你们,连阿爹、阿姆都还不知道,老大俩口子要我们瞒着大家伙呢,多半是觉得这个事丢脸吧,拍个戏都能被人捅刀子,看来那个圈子真不好混……”

    “这么严重啊。”禾母傻眼地呢喃。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这种事儿,她原本只在电视上见过,哪想到老大家的闺女竟然切身体验了一把。想到刀入五脏、血流一地的场景,禾母就忍不住双腿哆嗦、眼冒金星,这事儿要搁在自己闺女身上,何止是懵啊,怕是要晕过去了。

    “……就因为这个事,大嫂才没再继续闹下去,不然你以为她会这么快熄火啊,肯定还有的闹。”禾二伯娘同情侄女是一码事,对大妯娌做出来的事厌恶至极是另一码事。一码归一码,她心里清楚着哩。

    “那现在老大俩口子都在医院里陪美琴啊?没有说啥时候出院吗?”禾母问。

    禾二伯娘撇撇嘴,说:“我听建康说,要出院也能出了,可大嫂心里有气,不肯回呢,这不,老大昨天关了店门,跑去接她们了,毕竟阿爹阿姆那里还瞒着这个事,要是年三十都不回来,指不定会怎么想呢。阿姆他们到现在还以为美琴在拍戏,老大俩口子是去接她的,这阵子动不动就问我,老大他们有没有来电话、有没有说啥时候回来,唉哟,我都被问得招架无力了。”

    刚说到这里,老太太在屋檐下喊人了:“这都啥辰光了,都准备饿肚子不吃饭了是伐?”

    禾二伯娘龇了龇牙,挽上禾母的胳膊,去厨房端菜、摆碗筷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