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87章 小样!又通风报信
    这么想着,卢丽丽慢条斯理地开口:“我听说,禾薇她认识这个剧组的某个人,对方送过她很多东西,什么首映礼门票签名海报签名照样啥的,平时穿的衣服,也有好多是那个人送的。上回文艺汇演,你们还记得11班借来了很多像是拍戏用的道具吗?就是她问那个人借的,你们说会是谁呢?和她关系这么好……”

    “真的?”后桌俩女生吃惊地张大嘴,“不不会是那个啥,金金主吧?”

    卢丽丽巴不得她们这么猜,舆论导向起到作用了,心里笑开了花,嘴上依旧说:“你们想的也太多了,我本想说是她哥哥之类的。”

    “嘁是你自己想得太纯洁了吧,这种事在娱乐圈很正常的好伐,就算对外称是哥哥,说不定也是情哥哥……”

    “真看不出来啊。瞧着那么文静,有时候看她像是在看古代闺秀,要是连她都这么乱,啊啊啊,我对这个世界不抱希望了……”

    卢丽丽听着后桌俩女生略显夸张的感慨,心里嗤笑,什么古代闺秀,还不都是装出来的。等大家识破伪装,看她还怎么装

    好在正值考试季,除了个别胆大的学生,没谁敢这么堂而皇之的玩手机刷微博。

    坐卢丽丽后排的俩女生,即便猜到被顶上娱乐圈热门的《绣春》杀青合影兴许真有禾薇的存在,也没敢大肆宣传,生怕连累自己挨训受处分。

    班主任一句话就能让她们发蔫:谁让你们玩手机的?

    至于卢丽丽,一方面恨不得同学们都知道禾薇抱上了一只混迹娱乐圈的金大腿,另一方面又不愿同学们知道。

    无论是正面形象还是反面形象,运作好了都能成为一种宣传手段。她才不要白白给禾薇打广告咧。

    再者,梅开艳当初是如何被学校逼退的,大多数同学都是道听途说半懂不懂,卢丽丽却是最清楚的一个,说起来,她还是当事人之一呢,只不过撇清的及时。没被梅开艳拖下水而已。

    所以现在。她哪怕心里再想扳倒禾薇,也会细雨筹谋,尽量不让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

    慢慢来吧。总有一天她要让禾薇哭着退出海城一高。

    没参加过严格筛选的夏令营就被保送进来,本就是违规的,她这么做也是替同学们抱不平。

    不得不说,卢丽丽的心理已经完全扭曲了。

    或者说。她的心胸太狭隘,反复记着“禾薇不是通过正规夏令营筛选才被保送进海城一高”这个事。又因为禾薇免费住进了昂贵舒适的9号女生公寓楼,自己和蒋云杰同样被保送同样来自清市,却享受不到这个待遇,从而耿耿于怀。左看右看都看禾薇不顺眼。

    更让卢丽丽气郁不畅的是,她暗中给禾薇使了那么多绊,竟然没有一次是成功的。

    反倒是她自己。因为始终惦记着这个事,上课无法集中精神经常走神开小差。课后也无法集中注意力复习预习,月考随堂课接二连三出状况,成绩可以说是每况日下。

    最让她元气大伤的是期中考,竟然从九月初入学摸底考的排名班级第二一下子滑到了班级第九,年级前一百名的红榜都没挤上去。她妈来开家长会,简直把她骂惨了。

    偏偏禾薇做为年级第一,被年级组长拿来当榜样,在全年级的学生家长面前出尽了风头。

    她妈羡慕地直揪她耳朵,还怎么说来着?

    “你看看你,和她一样都是清市初中上来的,一样都是保送生,我打听过了,她念的初中是明江中学,哪能和你的实验中学比,可看看你俩现在的成绩,都差了一百名不止了,你说你上了高中在干啥?怎么倒退了这么多?妈还指望着你考名牌大学日后跟着你出去见世面呢,年级百多名的成绩,怎么上名牌大学?何况这才高一第一个学期……果然你舅舅他们没说错,女娃儿上了高中,智力就是不如男娃,初中拔尖,高中跌惨……可也不对啊,那个谁,禾薇是吧?人家怎么就那么争气?摸底考年级第一,期中考还是年级第一,你怎么就不能向她学学,给妈争口气成吗……”

    卢丽丽因此更恨禾薇了。

    都是禾薇,害自己被家人骂,还被几个舅舅瞧不起。

    如果清市保送上来的就只有她和蒋云杰该多好啊。没有了禾薇,她肯定能安心静气地学习不会老是思想开小差初中时的好成绩到了高中一退千里……

    所以,卢丽丽心里是一千一万个希望禾薇能出点状况,最好是出个大丑,然后在海城一高待不下去,那她就圆满了。

    可惜心理活动再强烈,终究无法否定客观事实的存在。

    禾薇要是知道卢丽丽如此扭曲可怕的心里,怕是要笑了:真是抱歉,这次期末考又发挥出色,拿不到年级第一,第二第三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薇薇薇薇,明年见啦”

    考完当天,梅子和他爹关了店门回老家过年了。

    夏清也提着大包小包,坐上了她爸的车,笑眯眯地和同样在校门口等家人来接的禾薇和贺许诺道别。

    “薇薇,到了家我给你打电话啊,你也赶紧问问你爸妈,正月里去不去京都,去的话,我们订同一个酒店嘛。”

    “好。”禾薇弯着嘴角,朝她挥手。

    杀青宴那天,她和蒋佑铭坐一桌吃饭,问他首映礼门票兑换券还有没有,有的话再送她几张,要是正月里没其他事,她就带爹妈兄长上京都玩去。

    结果蒋佑铭让助理拿来了一沓,足有四五十张。禾薇都傻眼了,她哪用得了这么多呀,喊上干妈一家也不需要这么多,最后她拿了八张。多了不用也是浪费啊。

    送走梅子和夏清。她和圆圆两个在校门口没等多久,就看到贺迟风的车了。

    “等很久了?”贺迟风把俩孩子的行李塞进后备箱后,绕回驾驶座,边掉车头边解释:“今天路上特别堵,进市区后比走快不了多少。”

    禾薇点头接道:“这次期末考是全市统考,考完大都放假了。市里这么多所学校呢,指定堵了。”

    “考得怎么样?”贺迟风顺嘴问。

    禾薇谦虚地说:“还行吧。”

    圆圆趁势向他爹讨起赏:“老爸你答应我的。期末考年级前三。就给我买掌上电脑。你看姐也有一个了,我也想要。”

    “等看到成绩再说吧。”贺迟风凉凉道:“别自我感觉良好,结果考不进前三。这么早说了也没用。”

    “哼哼。你就看着吧,没有前三我过年不要压岁钱。”

    贺迟风笑骂了他一句,转而问:“报告单什么时候领?到时还得来一趟啊。”

    “不用了,我和圆圆都申请了邮寄。”禾薇捧着保温杯喝了一口水。接道。

    这是海城一高今年新推出的服务项目。家不在海城市区的学生,可以提前向学校递交报告单邮寄申请。没有递交或是延时递交的就得自个儿回学校领取。

    贺迟风听了显然很高兴:“这法子倒是挺人性化。”

    “那是因为去年领报告单的时候。高三一个学生摔断了腿,差点耽误高考,学校怕担风险,只好自掏腰包提供了这项便利服务。要是没这个代价。学校才不会对我们这么好。”贺许诺不以为然。

    “改革都是一步一步来的嘛。哪座高楼大厦是朝夕间建成的?”贺迟风趁着等红灯,侧过身往儿子头上招呼了一掌:“贺许诺童鞋,你人是上高一了没错。可心态不是很正啊。”

    “唉哟老爸我正在给老大发信息呢,那么多字都白打了……”

    贺许诺一看自己编辑了半天的短信被他爹一记铁砂掌给打没了。哀嚎了一声歪在座椅上。

    禾薇偏着头看他,小样肯定又在向贺士官通风报信了。

    贺许诺被她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嘿嘿”干笑了两声,转移话题说:“姐,老大说给你寄了礼物,收到了能给我看看不?我求他好久,他非说得你同意才允许我看。”

    禾薇的脸颊轰得爆红,恨不得捂住他的嘴。

    “说什么哪”

    “啊哈哈哈,别挠我痒啊,我最怕痒了……老爸救命……”

    贺迟风透过后视镜,看着后排这对笑闹不止的小儿女,失笑地摇摇头,随即收回视线,将注意力放到了前方的道路上。

    ……

    贺擎东尚无法确定年前能不能赶回来,于是赶在小年前,往禾家寄了一大箱南国那边的特产,都是清市这边极难买到的种类。

    至于给老爷子和小叔小婶的年货,直接寄去了京都。

    禾薇回到家的第三天,特产也跟着到了。

    因为听圆圆提过,所以没有感到意外,但还是被箱子的体积吓了一跳。

    四四方方的大箱子,都快赶超她的三立方空间了。

    她爹妈就不淡定了。

    “阿擎那孩子干啥给我们寄这么多年货啊?而且还都是不便宜的,这么多东西哪好意思收啊,要不让你干妈带去京都给他爷爷吧。”

    禾母绕着年礼箱兜看了一圈,起身去给许惠香打电话了。

    结果还用说嘛,肯定被许惠香推拒啊,还说:“大姐你别和他客气,寄来了就收下嘛,就当是小辈孝敬您的。要不是今年过年不一定回来,他也不会在那么旮旯头的小国家给咱们寄年货。不过我听他说买的都是当地盛名的好东西,国内市场兴许能买到,但品质肯定及不上他在当地挑的。哎呀我们也是蹭蹭他的风头嘛,要不是任务外派,谁会去那么偏那么小的国家旅游啊你说是不是?”

    被许惠香劝了一通,禾母也松动了,回头对女儿说:“既然你干妈都这么说了,那就收下吧。阿擎什么时候回来,我什么时候给他包个红包。”

    小辈往长辈家送年礼,长辈不得给红包啊。回多少礼另说,只收不回总归不是禾母的风格。

    这么一敲定,禾母才把这箱年礼视作了自家的,分派起来底气也倍儿足了。

    一件一件地把箱子里的特产都拿了出来。

    洋酒一组有十二瓶,每一瓶都用泡沫纸包扎得结结实实的,穿越国境又飞过大半个华国寄到家里,都不见半点破损。

    “这洋酒看着很不错,送你杨伯伯两瓶,再提两瓶回禾家埠,其他的都留着,日后家里有事了可以用……”

    禾母口里的杨伯伯就是禾曦冬的师傅。

    两家关系也算亲厚,过年过节都有往来。

    禾薇考完试回家那天,对方先她家一步送来了丰厚的年礼:一箱红酒两条名烟一坛醉蟹一条火腿一个包装精美时令新鲜的水果篮,另外还有一副杨老亲手写的对联。

    禾母正为回什么年礼发愁,回得轻了显得不够尊重,可往重了回,也挑不出可心的节礼啊。这不,贺擎东寄来的这一大箱特产可算是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这是什么?呀是茶叶啊”禾母带着讶色,打开手里一个呈八边形的包锡点彩彩釉罐子,才发现里头装着的原来是小苦丁茶,据说这类苦丁茶,只有南国那边盛产。

    禾母翻来覆去欣赏了好几遍,失笑叹道:“这包装,也忒高级了吧,都舍不得拿去回礼了。”

    禾薇也觉得这罐子很漂亮,爱不释手地拿在手上把玩了一阵,末了蹭到禾父身边说:“爸,你喝完茶叶了,记得把这个茶叶罐子留给我啊。”

    禾父憨笑着点头:“中我喝之前就把茶叶转到你送我的那个储茶罐里,这罐子你喜欢就拿去。”

    禾薇当年给她爹买紫砂壶时,还配套买了个同材质的铜环拉扣紫砂储茶罐。

    可禾父一直没养成用储茶罐的习惯。

    再加上近几年贺迟风经常给他送茶叶。上好的茶叶,往往都配有茶叶罐。而且喝完茶叶,那茶叶罐也不是就丢了,还是可以旧物再利用的。于是,闺女送他的那只漂亮的紫砂储茶罐一直都被他锁在储物柜里,没什么用武之地。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