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85章 你家二宝深藏不露
    回到学校早过放学时间了,不过因为元旦不回家,禾薇并不着急。

    下车后,李静几个不是回宿舍就是去食堂,和禾薇夏清在教学楼前分道扬镳。

    “禾薇禾薇,你答应我的千万别忘记啊,我明天会早点去教室的。”

    冯叶琪走了几步,回头提醒她。

    禾薇失笑地朝他挥挥手:“知道了,明天见”

    她和夏清先去了教室。

    果然,圆圆和梅子还在座位上等她们。

    看到她俩回来了,梅子赶紧收拾书包:“走走走吃饭去我爸中午说晚上炖猪脚汤,我快饿死了。”

    夏清喜滋滋地叉着腰显摆:“咋样?我们厉害吧?双连冠哟,连带队老师都说我们牛叉。”

    “你得了吧”贺许诺泼她冷水:“要不是我姐借到了那么牛叉的道具和服装,就凭你那点三脚猫的吹奏水平,不拉后腿得倒数就不错了,真以为能拿第一?别逗了好吗。”

    “哎呀,小诺诺你别拆我台,让我高兴高兴嘛。”夏清也不生气,谁让贺许诺说的是事实呢,“不管怎么说,拿到冠军总是事实啊,就算是运气,那也是我们班的运气。”

    “对对对,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所以,咱们赶紧去庆祝吧”梅子笑着打圆场。

    禾薇拿出蒋佑铭送她的首映式门票兑换券,笑眯眯地问三人:“有谁正月里想去京都玩的?我这儿有场电影的首映礼,大概在正月初六。”

    “就你……说的那个《绣春》?”夏清差点说漏嘴,朝禾薇吐吐舌,说:“可是去的话,一张哪够啊,至少得两张,我爸妈不会放我一个人去京都的,我得找我表姐或是堂姐一块儿去。”

    “成那就给你两张。”禾薇抽了两张给她。

    “姐我也要两张,京都的我一定去啊。”贺许诺跳着脚喊道,生怕不够分。首映礼诶。没后门没关系,花大钱都未必买得到。

    “成成成,喏,两张。”

    “薇薇我就不要了。”梅子摆摆手。

    她家一共爷女两个。她爹的腿脚又不便利,这过年过节的,有钱也不会跑那么远。

    这么一来,禾薇手上还剩四张。唔,要不干脆喊上爹妈兄长。正月里一块儿上京都玩得了?不过依她爹妈的性子,多半不会答应。

    禾薇想了想,最终还是把票塞进了书包。

    大伙儿约好明天都要来教室复习,所以禾薇没带书包,拿上钱包和手机,和其他三人说说笑笑地离开了教室。

    教室外的长廊上,逃了一节自习课的卢丽丽盯着禾薇几个的背影,一贯挂在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狰狞。

    哼什么古琴,不就是坐在琴架前那么拨几下么,装模作样谁不会啊。

    还有夏清的口琴。吹得还没自己好呢,就这都能拿第一名?那些评委到底是怎么打分的八成是有什么猫腻吧……

    卢丽丽忿忿地想着,走到了一年11班的教室门口,见教室里此刻空无一人,眼珠子一转,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她记得禾薇的座位在第二排靠窗。刚刚看到她没背书包,应该是留在教室里了吧。

    卢丽丽咽了咽口水,摸到了禾薇的课桌。

    禾薇的书包很好认,因为是吉姆大叔的牌子,而且还是开学季时的最新款。专柜价要四位数呢。她暑假里去商场挑书包,无意中瞟见过。当时还想,这么贵的书包谁买呀。结果正式开学第一天在禾薇背上看到了。上个月又看到11班新来的转学生也背着这款书包,后来才得知他和禾薇是干姐弟。难怪会背同一个牌子的书包,想来是家里给买的了。

    想到自己买个两三百的书包,都要被她妈念叨无数遍,卢丽丽就忍不住嫉妒。

    在禾薇的座位坐下后,羡慕地摸了摸书包的拉链。想着这若是自己的书包该多好啊,一定在上头挂满可爱的挂饰。可跟了禾薇。多可怜啊,除了一个还算精美的香囊,就啥也没有了。

    卢丽丽看着看着,鬼使神差地把书包整个儿地从课桌里拉了出来。结果听到“哐当”一声,原本塞在书包斜插袋里的水杯掉到了地上。

    她慌忙弯腰去捡,发现这水杯还真够重的,自己那个不锈钢保温杯都没这么重。拿在手上翻来覆去地看了看,没看出什么不同,便没在意地丢回了课桌,转而翻起书包里面。

    看到那个喜庆色的信封时,卢丽丽以为是谁给禾薇写的情书,心里一阵窃喜,要是报告给老师,禾薇是不是要受处分了?早恋耶,海城一高管制最严的就是这个了。

    可拆开一看,哪是什么情书啊,就几张电影券……咦,不对也不是电影券,而是首映礼兑换券,地点还是京都的华星剧院。不禁皱眉,禾薇哪来的这种票啊?难道她认识娱乐圈那方面的人?

    连带想到那架用做背景的古色古香的屏风,还有那两套清雅飘逸的古装。男生就算了,女生哪个不爱这类只在电视电影中才得以看到的漂亮衣裳啊,真希望穿着它的是自己。

    这么说,禾薇还真认识这方面的人了?不然怎么解释这些东西都是打哪儿来的呢。

    卢丽丽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地攥紧了手里的兑换券。

    “你在这儿干什么?”

    教室门口忽然传来的质问声,吓得卢丽丽差点飞了魂。

    抬头见是蒋云杰,暗松了一口气,尽量镇定地将兑换券装进信封,然后原封不动地塞回禾薇的书包,边飞快地转动着脑子,找借口搪塞:“刚刚碰到禾薇,她和几个同学去外面吃饭,让我帮她放个东西……喏,就她的水杯啦,让我帮她带过来。”

    卢丽丽摸到课桌里的水杯,急中生智地拿它做了挡箭牌。

    蒋云杰见她如此镇定,还道误会她了。

    刚刚有那么一刹,他以为她是在人家教室偷东西呢。

    只不过,“你什么时候和禾薇走得这么近了?”

    “没走多近啊。就路上碰到了嘛,她赶时间,所以才拜托我。”卢丽丽笑得脸皮都僵了,忙岔开话题:“啊对了。我有几道题要问你,我去拿笔记,一会儿去你教室找你啊。”

    蒋云杰皱皱眉,他可不想和卢丽丽走太近。

    好多同学都在传什么卢丽丽在追他,不管是不是真的。总之还是保持点距离的好。他可不想被老师误会早恋。表哥说过,高中里谈对象风险太大,一个不好,还会被扯下高考大军。

    何况卢丽丽压根就不是他喜欢的菜。长得不够漂亮成绩也不算顶好,就笑容甜甜的还算顺眼,可若为了这么点闪光点就冒风险实在不太值。

    这么一想,他转身掉头往生活区走:“我想起物理习题册落在宿舍了。你先走吧,有什么问题找自己班同学解答一下也一样,我说不准什么时候回来……”

    卢丽丽看着匆匆离去的的背影,握紧拳心。懊恼跺了跺脚。

    ……

    禾薇看到那四张皱巴巴的首映礼兑换券时,已经考完期末考了。

    心里虽然一团狐疑,但实在想不出会是谁故意从信封里拿出兑换券揉作一团,又见夏清和梅子要放寒假了那么开心,就没有小题大做和她俩说这个事。

    倒是在校门口等贺迟风来接的时候,和圆圆说了。

    禾薇只是因为想不通所以随口说说,贺许诺却放到了心上,回头和他老大联系时,特地汇报了这个事。

    贺擎东二话不说,托人搞到了一个军用式隐形监视器。让圆圆过完年开学时装到了教室的隐蔽处,终端接在班主任的台式机里。

    刘怡君一听大宝童鞋说班上出了小偷,担心得不得了,得空就守在监控终端查看教室情况。别说。还真被她逮出了一只小老鼠,不过不是自己班的,而是高二年级的一个女生,还是班上的生活委员。因为动用了班费,怕被老师和同学发现,就把脑筋动到了其他班级的学生头上。

    揪出这么个害群之马后。刘怡君对大宝童鞋赞助的隐形监视器越发器重了,不过那是后话了,暂且不提。

    ……

    《绣春》杀青时,禾薇被蒋佑铭派来的车接去了影视城。

    虽然还没到期末考,可因为不是礼拜天,禾薇硬着头皮去办公室找老班请假。

    要换做成绩平平的学生来请假,刘怡君百分百不会批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请假,还一请半天,三四堂复习课呢,你能保证期末考不会考砸了?

    可跑来请假的是班上的二宝童鞋,任课老师眼里自律性相当好从来不会无缘无故请假的学习委员,刘怡君叹了口气,“成吧,你要请我可以给你批,但你能否告诉老师请假的原因?”

    禾薇想了想,从书包里拿出了那四张首映礼兑换券,小声说:“这部戏的导演是我一个亲戚的朋友,今天这部戏杀青,他派人来接我去参加。我想着之前文艺汇演问他借过不少东西,付他租金又不肯收,便打算在杀青宴时送份贺礼给他。”

    刘怡君虽然称不上是追星族,但年少时,对喜爱的演员和歌手还是如数家珍的。成年以后,更是经常性地光顾电影院,结婚前是和男朋友,结婚后是和丈夫,如今有了孩子,特别是孩子懂事以后,经常拖家带口地上影院看首映。

    是以,待她看清手里那几张首映礼的门票兑换券,激动地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

    想她看了那么多年的电影首映,还没参加过一次首映礼呢。《绣春》这部贺岁片她早有耳闻,男女主演都是她高中时代的偶像,能在有生之年近距离瞻仰一番偶像容颜,再远都值得啊。何况,现今的交通那么发达,当天去隔天就能回了。

    于是,迫不及待地问禾薇:“首映礼时间定在什么时候?官网上迟迟没见公布,我还以为要等到明年下半年了。”

    禾薇没料到一向刻板严肃的老班竟是《绣春》的忠实粉丝,愣了愣,说:“我也不是很清楚,只说暂时定在正月初六,具体以官网发布的消息为准。”

    “正月初六好啊”刘怡君开心地笑道:“只要不是年前就好,年前事情那么多,哪里走得开啊。正月里的话,还能在京都多待几天,大部分单位初七八都上班了,那时游客指定少,玩起来也更爽……”

    禾薇眨眨眼,老班这是神马意思?是要收下这几张兑换券然后飞去京都观首映礼吗?

    “四张有点多了,我们家顶多去三口,没准儿就我和我老公两个,所以我三张足够了,你可以问问其他老师有没有想去的。”

    刘怡君喜滋滋地收妥三张兑换券,把余下的那张还给了禾薇,不过看到后者怔愣的表情,心里一记咯噔,试探性地问:“你不会只是给我看看的吧?”

    原本的确是这个意思,可现在嘛,禾薇摇摇头:“刘老师您喜欢就收着,我是没想到您会这么激动。”

    刘怡君闻言大松了口气,爽朗笑道:“这两个主演可是我最喜欢的偶像,没有之一,以前是没那个机会能去参加首映礼,既然有这个机会,怎么地都得去啊……咳咳,看我,一激动就把你的正事儿给忘了,你不是要去参加杀青宴吗?赶紧去吧,假我批了,回来和我说说宴席上的情况啊……啊呀搞得我也好想去……”

    “去哪里啊?”9班的班主任凑过来,看到刘怡君手上的兑换券,惊喜道:“《绣春》的首映礼?你哪儿来的入场券?”

    禾薇见势不对,把最后一张兑换券塞到了9班班主任的手里:“王老师,我手头就剩这最后一张了,您喜欢的话,送给您。”

    说完,逃也似地奔出了班主任办公室。

    9班班主任这才知道,这几张宝贝原来都是禾薇拿来的,看向刘怡君的眼神别提多羡慕了:“你那个二宝,还真是深藏不露啊,连娱乐圈都有熟人。”

    “那可不”刘怡君得瑟地扭了扭腰,随即朝9班班主任勾勾手指:“喂,这事儿你知我知就行了,其他人跟前就别显摆了,免得二宝难做人。”

    “这还用你说”9班班主任斜眼睨她,随即嫉妒地哼哼:“拜托你那表情收敛一下吧,实在是太欠揍了。”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