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75章 渊源还是冤家
    于是,等夏礼堂办好手续,轻轻松松把夏清领出派出所后,禾薇开口邀请:“夏叔,夏大哥,已经到饭点了,不介意的话,和我们一块儿去吃火锅怎样?不是外面卖的那种,是我室友和她爸自己做的,羊腿、鸡肉都是农家自产自销的,蘸酱也是自己配的。你们要是吃不惯火锅,我给你们炒几个家常菜也成,食材保证新鲜……”

    她刚刚和梅子通过电话了,说是要邀两个朋友一块儿回去,梅子听说夏清的事搞定得亏了这两个人,二话不说就忙活开了。

    火锅嘛,浓浓的大骨汤底早就备好了,半只羊腿片成的肥羊卷装了好几盘,家养的小母鸡做的白切鸡,也是扎扎实实的两大盘。还有老吴这个月送来的冷冻牛腱子,让梅子带去煮成了五香味的,切片后当冷盘再好吃不过。还有各种适合下火锅的蔬菜、海鲜……总之,食材只多不少。多两个人,无非是添两副碗筷的事。

    夏礼堂正愁没机会让外甥和禾薇多处处,一听这话,哪能不乐意啊,没等禾薇说完就爽快地点头:“那我俩就不客气了。”

    夏铮正要去开车,听到他老舅状似垂涎的应答,脚下一个踉跄。他这个老舅哟。

    ……

    车上的时候,夏礼堂问禾薇还有没有在陶德福那儿兼职,禾薇摇摇头:“高中功课紧,没精力绣,就没再接活了。”

    夏礼堂点头表示理解:“高考确实不容易,是该下点工夫。横竖你有那个底子,等上了大学再好好练手,早晚能拿下高级证书。对了,我听老陶说,老板娘要收你做徒弟?那日后多半要留在京都发展了吧?”那要不要让他外甥转去京都开拓事业呢?

    禾薇抿唇笑笑,没多做解释。

    这个消息,她也是从圆圆口里听说的。

    起因是乔依玲的爹乔志达私底下在查她和圆圆的家世背景。为了震慑对方,贺迟风和顾绪商量后,对外透露了这层关系。

    她师从周悦乐。周悦乐又是毓绣阁的老板娘,意味着整个毓绣阁成了她坚实的后盾。

    再加上禾、贺两家的干亲关系,乔志达想要动她,得先掂量掂量自个儿的分量够不够重。

    可这一点。禾薇心里清楚,夏礼堂不知道啊,以为她是真的被毓绣阁老板娘收做徒弟了。且以禾薇的手艺,日后足以堪当老板俩口子心目中的“爱徒”,这么一来。自家外甥和她的距离,还没缩短呢这又拉远了。

    要不还是算了吧?

    可这么有才华又懂事的丫头,实在舍不得肥水外流啊……

    夏礼堂越想越郁闷,恨铁不成钢地朝开车的外甥瞪了一眼。

    夏铮接收到他老舅投来的目光,无辜地摸摸鼻子。

    好在前面就是梅记小笼,他把车子靠边停稳,一行人还没下车,梅子欣喜地从店里跑出来相迎:“是不是堵车了呀?我往外张看好几次了。”

    跟着梅子出来的贺许诺,一看到禾薇,屁颠屁颠迎上来:“姐。你没事吧?”

    他刚到店里,听梅子背着她爹偷偷和他说禾薇去派出所了,差点没把他吓死。等梅子说完来龙去脉,才松了口气。可人没回来,总归还是有些担心,为此犹豫了老半天,到底要不要向老大汇报啊。

    “我能有什么事儿啊,倒是你,说好室内攀岩的,怎么跑户外去了?”禾薇看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不止的少年。想拍他的肩还得踮脚尖。

    贺许诺咧着嘴,讨好地笑着说:“室内的多没意思啊,听说新开的度假村有攀岩,就上那儿玩去了。我和你说哦姐,那个度假村建设得真不错,除了攀岩,还有好多户外的娱乐设施呢,下回我带你去玩啊。”

    梅子和夏清对俩姐弟的互动已经见怪不怪了,倒是对贺许诺口里的那个新开发的度假村挺好奇的。凑过去问在哪儿、离学校远不远、里头都有什么好玩的设施。

    “都进来聊吧,起风了,外头冷。”梅荣新转着轮椅,娴熟地滑出店门,朝众人含笑招呼。

    禾薇忙把夏礼堂舅甥俩介绍给梅荣新,又对夏礼堂说:“夏叔,梅叔是梅子的爸爸,为了照顾女儿,特地来我们学校对门开了这家小笼包店,他做的小笼包味道好极了,连影视城那边拍戏的演员都来电话订外卖呢,待会儿你和夏大哥一定要尝尝。”

    “是吗?那我一定要多吃几个。”夏礼堂热情地和梅荣新握了握手,说:“老大哥,不怪我们来蹭吃蹭喝吧?”

    梅荣新打从小笼包店的生意蒸蒸日上后,整个人开朗不少,闻言,爽朗笑道:“欢迎都来不及。只是店里挤了些,还请两位别介意。”

    一旁的夏铮,听说梅子和她爹是从梅县上来的,又看到梅荣新坐着轮椅,店里就父女俩忙里忙外地张罗,不由联想到某些事,面色有些古怪。

    夏礼堂和他想到块儿去了,凑到外甥耳边嘀咕:“我怎么记得,你渣爹续娶的那个女人,也是梅县出来的?”

    夏铮点点头。

    不止如此,他那个名义上的后妈,十有**就是梅子的亲妈,不然不会这么巧。

    可即便如此,他没打算挑明。

    他娘和渣爹都死了,再翻这些十几年前的老黄历有什么意思。何况,人家父女也是受害者,和他、和他娘一样,都是被抛弃的可怜人。

    只是想到这些,夏铮不禁脑仁胀疼。

    今儿遇到的几个人,怎么都和他那个渣爹有关啊……

    可夏铮没打算说,不代表夏礼堂不叨念。

    热腾腾地火锅开席,家酿的高粱酒你一杯我一杯地落肚,夏礼堂的话匣子打开了:

    “……老梅啊,说起来咱们还挺有渊源的哈……你看你是梅县人,我那个混账姐夫续娶的婆娘也是梅县上来的,没准儿你认识……阿铮,那不要脸的臭、臭婆娘叫、叫什么名字来着?”

    不等夏铮使眼色,夏礼堂猛一拍额头,想起来了,继续往下说:“哦对!梅兰翠!梅兰翠嘛!这名字倒是挺文绉绉的。骨子里十足十的贱货哪……十年前……呃!带了个拖油瓶住进了我外甥的家……呃!”

    夏礼堂连打了两个酒嗝,见外甥一个劲地扯他袖子,困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转头继续拉着梅荣新吐槽:“……老梅你不知道啊。我起初没那么生气的,因为我阿姐同我那个混账姐夫前一年就离婚了,离婚后再娶,心里不爽归不爽,但还不至于恨到咬牙切齿吧……可没想到啊没想到……呃!那贱婆娘带来的拖油瓶。居然是阿铮那个渣爹的种,和阿铮算是同父异母,那会儿都一岁多了,可我阿姐离婚都没满一年哪,你们说这都是啥子事儿啊,渣男贱女他妈的早在我阿姐离婚前就搞到一块儿去了……”

    夏铮见梅家父女倏地僵住身子,脸色难看,忙用力地扯了他老舅一把:“咳,舅,喝酒就喝酒。提这些干啥,都过去那么久了……”

    “也对!”夏礼堂醉醺醺地嘿笑道,随即仰头长叹了一声,继续吐槽:“是过去的事了,老天开眼啊,你那个渣爹被判了刑,死刑,‘咔嚓’没了……我当时着实吓了一跳。老梅你应该听说过这个案子吧?妙音百货,禾家埠那边的妙音百货……呃!就是我那个混账姐夫开的,可惜行不正坐不端。人品差的不行不行,最后被群众举报,查出行贿……呃!照道理,请托送钱惹出来的罪。不至于死刑,结果那个混账东西不知抽了什么风,竟然雇凶绑架,据说要是警|察慢一步,要多出好几条人命了,夭寿哦……啧!真是嫌他那点臭名声还不够臭啦……”

    这下。不止梅家父女脸色难看,禾薇也僵直了背脊,“咚”地掉了手中的筷子。

    夏铮头疼地扶额。

    真要朝他老舅给跪了。一喝高,把两个事全给曝了。

    这火锅蹭的……

    早知道就不来了,不来就啥事都没有了,如今他老舅这么一吐槽,两桩事势必得解释一下了。

    夏铮揉了揉眉心,看着舌头打结到一个字都吐不出、最后趴倒在饭桌上呼呼大睡的老舅,真恨不得把他塞墙洞里去。

    其他几人,除了夏清一头雾水、完全不在状况,其他人都若有所思。

    “咳。”夏铮清了清嗓子,主动说:“我舅他……”

    “这么趴着睡会着凉的,要不,扶他到我床上去吧。等他酒醒了吃点热汤面,再回去也不迟。”梅荣新看了夏铮一眼,提议道。

    夏铮想了想,也成,横竖要解释,就让他老舅睡得舒坦点吧。

    于是,他和贺许诺两个,一人一边,架起酩酊大醉的夏礼堂,送到了里间的床上。

    回到外间,见所有人都盯着他瞧,夏铮反倒想笑了,坐下来捞了块快煮烂的肥羊卷,蘸酱送入嘴里,嚼了几口,说:“嗯,很香,不愧是小尾寒羊的肉,大家也吃,再不吃要烂了,咱们边吃边说吧。”

    事实上,即使他不说,梅子和她爹也已经猜得**不离十了:夏铮父亲续娶的那个女人,极有可能是梅子的生母。

    毕竟,同名同姓、又出自同一个地方,还带着一个一岁多的男娃再嫁,这天底下的巧合哪怕再多,也没有这么巧的事。

    夏铮的渣爹叶志海就是已经宣告破产倒闭的妙音百货的前老总。

    十二年前,叶志海还在国企里跑销售,出差途中遭遇抢劫,身上的钱财全被抢光了,失魂落魄之际,遇上了来市里探亲结果搞丢了地址躲在公园里嘤嘤嘤哭的梅兰翠。

    于是,一个出力帮忙拿行李,一个出资开房间。结果梅兰翠身上带的钱不够开两个房间,天色又晚了,出去找未必能找到价钱便宜又合适的旅馆,于是就开了一个房,两人约定一个睡床、一个睡沙发。

    但毕竟是盛年男女,又怀着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惆怅之情,也不知是谁起的头,总之,那一晚,**熊熊燃烧了一夜。

    半个月之后,梅兰翠发现自己怀上了,不禁又惊又怕。正犹豫着要不要去市里把孩子打掉,她丈夫出事了,严重车祸,双腿下半肢都截了肢,哪怕日后安装了假肢,也一辈子离不开轮椅了。

    更难熬的是,家里的积蓄为丈夫看病花得瓦塔精光,一家三口,再加上肚子里的孩子,连一日三餐都难以为继,梅兰翠要崩溃了,好想带着肚子里的孩子去投奔那个男人。

    可循着叶志海留下的单位地址,一连寄出十几封信都石沉大海,梅兰翠不得不死了这条心,安胎、生产、坐月子,然后一心照顾宝贝儿子,旁的事一概不管。哪怕知道女儿好几次累到高烧,她也不管。她总觉得,自己迟早有一天会离开这个穷困的牢笼。

    再说叶志海,回到禾家埠后,倒不是故意不给梅兰翠回信,而是没收到。

    他那趟回去后,因为预借差旅费被抢一事,和财务大闹了一场,又被底下的人穿小鞋,在国企里越做越不顺心,索性办了离职下海了。

    梅兰翠寄去的信,起初还留在门房,时间一长,就被夹在废报纸里卖掉了。

    叶志海下海初期很不顺,几乎是做什么行当都亏。夏芸眼见着家里的积蓄快见底,儿子升初中择校还得掏不少钱,好声好气地劝丈夫要不先找个稳定的单位跑业务吧,有合适机会了再下海也不迟,可叶志海哪里听得进去啊,他离职之前就想好了要大干一场的,做妻子的这么说,岂不是在扯他后腿吗,当即和妻子大吵了一场。

    夏芸性子软弱,吵归吵,吵完了依旧给丈夫做早饭、洗衣服,尽职地演绎着贤妻良母的角色。可叶志海却变了,事业不顺时,脾气暴躁,事业逐渐顺起来时,也天天不着家,说是要应酬。有一次,夏芸在他的衬衫领子上看到了一个疑似口红的印痕,找他质问,他抬手就扇了夏芸一巴掌,还说什么“老子的事,用不着你个婆娘管!”

    那一刻,夏芸寒了心,当晚,在叶志海摔门离家后,她在客厅呆坐了一夜,第二天高烧发到41°,被儿子叫救护车送进医院。这一病,查出了淋巴癌中晚期。(未完待续。)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neript>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