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74章 夏家舅甥
    readx;    .  m.

    “薇薇你别担心,我没事啦,有事的是别人……”

    夏清难为情地清清嗓子,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

    原来,她在跳完操回学校的路上,看到有人抢包,冲上去帮忙抓抢包贼,结果冲得太狠了,把抢包贼的命根子给伤了,疼地对方蜷缩在地,没力气逃了。

    等警方赶到后,发现被抢的妇女趁乱溜了,抢包贼反过来控告夏清故意伤人,还找她索赔。

    好在有路人提供的间接证词,这事儿总算没有搞得太复杂,但警方还是要求她去派出所做个笔录。

    禾薇听得好气又好笑:“你行啊夏清,见义勇为啊,要是没踹中对方命根子,反被人家抓了怎么办?你就没想过后果啊?”

    夏清自知理亏,嘿嘿笑着说:“我那不是一时情急嘛,而且哪晓得被抢的人那么不讲义气啊,拿到包就溜,唉哟气死我了,下回打死我都不见义勇为了……”

    禾薇真不知道说她什么好了,末了问:“既然都搞清楚了,为什么还不让你回来?难道还打算留你吃饭哪。”

    夏清弱弱地说:“我就是为这个事找你的,那啥,薇薇,警|察蜀黍要我找家长来签字,说我未成年,必须得签了字才能走,可我哪敢给我爸妈打电话啊,不说见义勇为吧,他们会把我骂死,说了见义勇为吧,估计能把我骂的狗血淋头,下回还能让我自由出校门啊。可找梅叔吧,一来他行动不便,二来,家长会的时候。我老爸和他交换过电话号码,回头要是和我爸一说,我爸能饶得了我才怪……”

    禾薇叹气:“好吧,那我问问我堂哥有没有空,找他帮忙去给你签个字。”

    夏清眼前一亮:“对耶,我这儿离海城大学挺近的,他过来的话。走走几分钟就到了……”

    禾薇忍不住打断她:“我不晓得他这会儿在不在学校。万一没在……”

    “没在就另外再想办法嘛,我先把这儿的电话、地址告诉你,你等一下我哈……”

    夏清搁下话筒。跑到隔壁问一个老警员:“那个,大叔,这儿的具体地址和电话给我一个呗,我家人不相信我在派出所。非要去114查一下耶。”

    老警员翻了个白眼,报了串号码给她。

    夏清呵呵呵地笑着谢过他。赶紧折回原来的房间,把地址和电话报给禾薇:“那个,薇薇,你哥要是没在学校。就只好麻烦梅叔了,大不了求他别告诉我爸妈,梅叔他应该会帮我的吧?我可不想在这儿过夜啊。”

    “见义勇为是好事儿啊。干啥还怕被人知道?”禾薇故意糗她。

    “哎呀,你别笑话我了。赶紧来救我离开这个坑爹的地方吧。我发誓下回再也不头脑发热去见义勇为了,太心塞了……”

    “行了,人没事就好,我这就和我堂哥联系,你再坚持一会儿,我马上到。”

    可等挂了电话,禾薇才想起来,这去派出所签字,应该是要出示身份证的吧?哪有自称是某某的哥哥,派出所就信了?就肯放人了?这不瞎掰么。

    可夏清姓夏,找她堂哥会穿帮,找梅叔也不行啊,总不能说梅叔是夏清的干爹吧?派出所能信?这事儿整的……

    禾薇提着几个袋子,边下楼边皱着眉想对策。把身边能想到的人全都罗列了一遍,居然连一个夏姓的都没有。

    这好了!

    她头疼地拍拍脑门。

    刚出宿舍楼,手机又响了,她以为还是夏清,接起就说:“清清,我刚想到一个十分严峻的问题:你姓夏,可我哥他姓禾啊,这你怎么蒙混过关啊……”

    手机那头传来陶德福好笑又纳闷的问询:“小禾,遇到什么麻烦了?”

    “咦?陶叔?”禾薇连忙拿下手机,看清上头的来电显示,正是毓绣阁那边的分机号。

    “可不就是我嘛。”陶德福在电话那头爽朗笑道:“你这丫头,从京都回来到现在,一个电话都没来,别不是把陶叔给忘了吧?”

    “哪能呢!”禾薇听是陶德福,开心地说:“这不是毓绣阁生意红火,怕您太忙了没工夫听我瞎唠呗。”

    “少来!我昨天碰到你爹了,说你上个月底回来过两天,你看看你,在家歇两天,都不来店里看看我,准是把我给忘了……”

    “真没忘真没忘。”禾薇连声保证。

    陶德福笑呵呵地说:“成,那放寒假了过来看我啊,陶叔给你留了好茶。”

    禾薇眼眸一亮。

    连陶德福都说是好茶,那一定是好茶,忙不迭应道:“我放假就去看您,我也给您备了点小礼,就是不值几个钱。”

    是她拿贝壳做的贝壳画,装裱后挂办公室还是蛮不错的。

    “只要是你做的,陶叔都喜欢。”陶德福哈哈笑道,随后问:“对了,小禾,刚刚听你在唠什么夏不夏的,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哦,对。”禾薇想到正事还没处理,脑仁又胀疼了,挑紧要内容和陶德福说了,然后不好意思地说:“陶叔,那我先不和您聊了,您放心,一放假我就去店里看您。”

    “哎哎哎你别急,你不是想找个姓夏的吗?你忘啦,恒城的毓绣阁分店掌柜老夏不就姓夏嘛,我上午和他联系,听他说这两天就在海城,你赶紧把派出所地址给我,我让他跑一趟。”

    “那不好吧?”

    “有啥不好的,他知道是你找他帮忙,高兴都来不及咧。”陶德福从她口里问到派出所地址和电话,就去找夏礼堂了。

    禾薇心里其实挺忐忑的,生怕夏礼堂不愿跑这一趟。

    毕竟只在她初一那年去京都参加刺绣pk赛有过一面之缘,之后并没什么交集。何况又是去派出所这种平时没事绝不可能光顾的地方。

    可迟迟没等来陶德福的电话,只好先去了梅记。

    把手里沉甸甸的袋子交给梅子,又拉过她交代了几句。让她暂时别和她爸说,免得她爸给夏清父母打电话、然后夏清父母急吼吼地从老家杀过来。人急容易出事故,索性等这事了了,再让夏清自己同她父母解释去。

    梅子心领神会,提着袋子回到店里,听她爹问起禾薇两个咋还没来,找了个由头搪塞过去了。

    禾薇从梅记出来。打了个车直奔派出所。

    半路的时候。接到一个陌生来电,是夏礼堂打来的。

    “小禾啊,老陶和我说了。明春派出所是吧?我这就过来。除了签字,还需要我做什么吗?”

    禾薇受宠若惊,正襟危坐地回道:“签字就可以了,谢谢夏掌柜。”

    “诶。说啥谢不谢的,能帮上忙就行。”夏礼堂说着。瞧了开车的外甥一眼,笑眯眯地说:“我和老陶同年进毓绣阁,年岁上差不多,你喊他一声叔。干啥喊我掌柜呢,这不见外嘛。”

    “夏叔!”禾薇立马改口。

    “这就对了嘛!”夏礼堂哈哈一笑,说:“那成。有什么事咱到了再聊。”

    “好。”禾薇连道了几声谢,松气地挂了电话。

    那厢。夏礼堂收起手机,笑着对开车的外甥说:“这小姑娘真叫灵光,可惜年岁小了点,今年才上高一,你要不急,等她考上大学了老舅给你牵线咋样?”

    “噗……咳咳咳……”夏铮呛得俊脸通红,无奈地说:“老舅,你别遇到什么姑娘都要介绍给我好吗,我才二十三,不是三十二,更不是老光棍一条,你急啥呀。”

    “正是因为二十三了才急呀。真等你老光棍了,你想找这么好条件的小姑娘,我还没脸做介绍人呢。”夏礼堂斜眼瞪了外甥一眼,哼道。

    想到病故的亡姐,夏礼堂又忍不住叹气:“你也别嫌老舅啰嗦,你妈走之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依老舅说,趁着年轻,好好相看个姑娘,差不多了组建个家庭、关起门来好好过日子,别让你妈在地下挂心。至于你渣爹那边,你还有什么可企盼的?还没和你妈离婚,他就在外头有女人了。你妈还病着,就那么迫不及待地办手续赶人,要不是你制止,我当时就想削了他,什么东西……”

    “老舅。”夏铮头疼地捏捏额角,“即使你想削他,也削不着了。”

    人都死了,说这些还有啥用。况且以他娘那么软的性子,没准儿在地下又被他那个渣爹钳制住了。

    “这就是老天开眼啊。”夏礼堂没好气地哼哼。

    “对了,老舅,你刚说那个小姑娘叫什么名儿来着?”夏铮总觉得他刚刚说的那名儿挺耳熟。

    “禾薇,清市上来的。哦,对了,听老陶说,她老家和你渣爹是同一个地方的。”

    “禾家埠?”

    “是啊,不过她爹妈很早就出来打工了,她是在清市出生的。”

    “啊!”夏铮想起来了,猛一拍方向盘。

    “叭”的一声喇叭响,吓了夏礼堂一跳。

    “你小子干啥呢?有事不能好好说啊,差点被你吓出病……”

    夏铮歉意地朝他老舅笑笑:“这就专心开车。”

    实则心潮翻腾。

    禾薇啊……

    ……

    禾薇此刻已经在派出所门口了。

    海城一高到明春派出所不远,但因为路上堵车,耽搁了不少时间,估摸着夏礼堂快到了,便没有进去,而是在门口等。

    这不,没几分钟,就等到了。

    “小禾!”

    “夏叔!”

    两方在派出所大门口碰了头。

    等人的时候,禾薇就想通了:不管怎么说,这次的人情肯定是欠下了。

    好在夏礼堂是毓绣阁恒城分店的掌柜,双方日后总有机会碰面,到时再还他这个人情吧。

    所以碰了面,她反倒没电话里时那么拘谨难为情了。

    夏铮把他舅放下车,然后开去外来人员停车场,停好车回来,在大厅门口和禾薇两人汇合。

    夏礼堂正式介绍道:“小禾,这是我外甥夏铮,今年二十三岁,大学毕业一年多了,大三时在海城大学附近开了家户外用品店,毕业后把网店也搞起来了,生意着实不错,你要有什么想买的,可以去他店里看看,一定给你最惠价。”

    夏铮在禾薇看过来时,朝她微微一笑。

    这笑容怎么说呢,总感觉怪怪的。

    可禾薇没工夫多想,夏清还在里头等着他们呢,于是领着夏礼堂舅甥俩边往报案大厅走,边歉意地说:“夏叔,今儿真是麻烦您了,让您百忙之中还得往这儿跑一趟……”

    夏礼堂不以为意地摆摆手:“诶,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跑哪里不是跑啊,当是来散心呗。”

    跟在后头的夏铮差点喷笑。

    上派出所散心?亏他老舅想得出来。

    禾薇也忍不住笑了,对夏礼堂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这就对了嘛,小事而已,那么大压力干啥,你瞧好了,我立刻把人给你领出来。”夏礼堂爽朗一笑,拍拍禾薇的小肩膀,率先跨进了派出所大厅。

    不愧是一店之长,夏礼堂拿出随带的香烟,几下周旋,就和大厅里几个值班警员混熟了。

    趁着夏礼堂和警员东拉西扯的时候,夏清扯扯禾薇的袖子,凑到她耳边问:“我以为你找的是你堂哥……”

    “本来是想找堂哥帮忙的,可他姓禾,你姓夏,你俩的身份证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你说那些警|察蜀黍会信么?”

    夏清恍悟,随即后怕地拍拍胸脯:“还是你想的周到。”

    两人挨坐在一块儿,悄声商讨怎么感谢夏礼堂舅甥俩。

    夏清说:“不如请他们吃顿饭?我卡里还有两千多,够吃一顿好的了吧?这之后等哪天我老妈心情好了,和她说说,她骂我几句,肯定会给我转生活费的。”

    禾薇觉得不是很妥。

    倒不是请吃饭不妥,而是一出派出所就请人吃饭,感觉像是在拿这一顿饭打发他先前的帮忙。

    再说了,梅子和她爹为今晚的火锅足足准备了一个礼拜,要是她和夏清都不回去吃,父女两个,嘴上不说,心里指不定怎么难过呢。倒不如邀夏礼堂舅甥俩一块儿去,反正火锅嘛,人多更热闹。(未完待续)

    ps:猜猜舅甥俩和禾小薇她们有着怎样千丝万缕的关系……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