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722章 闺女没出生,小女婿先上门?不能忍!

正文 第722章 闺女没出生,小女婿先上门?不能忍!

作品:穿越婚然天成 作者:席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贺大少之所以选定城西的生态农庄为蜜月地,是经过考量的。∈↗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先是用排除法排掉了各种需要搭乘海陆空等远距离交通工具的地点——肯定不合适嘛。宝贝媳妇怀着宝贝疙瘩呢,清市回京都,他都担了一路的心。何况是为期七八天的国内外旅游。累不说,万一途中出点意外,不得后悔死。    因此,哪怕朋友圈吹得再天花烂坠、转得不能再转的最佳蜜月旅行地,也被贺大少果断打了个叉。    当然,蜜月度不成,下回媳妇儿身体方便了,带着她去玩一趟还是有机会的。于是,那张打了叉的宣传册,被他妥收在了常用抽屉里,拉开就能看到,免得忘记。    国内外热门的蜜月佳地排除后,能在有限的假期里,陪媳妇儿优哉游哉玩几天的貌似也就京都周边的几座休闲会所了。    基本上,和休闲挂钩的会所离不开温泉、钓鱼、游山、赏景……再一个——农家菜。可孕妇不宜泡温泉,因此,以温泉为主打产品的一系列山庄也被划掉了。    看着剩下的休闲会所,贺大少脑门一拍,这和自己家的微农场还有啥子区别?    “阿擎你找这些个地方度蜜月,还不如来咱们自己的农庄。吃的喝的纯天然不说,前阵子还和我表兄谈妥了个合作案,我把会所一楼东的三间空房便宜租给“翠珑轩”,他把他那些翡翠饕餮客拉来入会。这不,这两天搞什么玉石展览,还提供毛料赌石,你可以带弟妹去看看嘛。有相中的直接找我表兄打个内部折扣……”徐太子看到贺大少在手机里摆弄这些,顺嘴提议。    贺擎东一听,确实是个好主意!微农场里吃的喝的等农产品不缺,唯独缺点娱乐项目。虽说孕妇养胎需要安静,可一天天的除了吃就是睡、充其量绕着荷花池走几步,也老无聊啊。至于附近的马场、鱼庄,前者不安全,后者小妮子不见得喜欢。徐太子这个提议,恰到好处。    “……除了玉石展览,咱们农庄还引进了一家书店的展览馆、定期有书法、绘画展和茶文化,听我老婆说,你媳妇挺喜欢这类的,你干脆带她上农庄住几天,后山的母羊产奶了,正好给你媳妇补补……”    徐太子还想说:我老婆休息天的时候,带孩子去农庄玩,还能做个伴……贺大少早不见影了。    就因为那天听话没听全,以至于蜜月佳期、牵着媳妇儿到农庄时,看到携妻带娃齐亮相的死党们,贺大少满头黑线:“你们怎么也都来了?”    “嘿嘿嘿……”顾绪几个眯眼笑。心说小样,以为洞房花烛甩开了我们,就找不到时间闹你一闹了。    禾薇却很开心。看到小笼包带头的一溜娃子,母性大发,挨个儿在孩子们脸颊上亲了一口,甚至还想和小绅士模样的小笼包来个有爱的拥抱,被贺大少拦住了。    “当心身子。”他才不说是因为吃醋。    “香姨姨,贺叔叔为什么生气?”    小笼包在贺擎东三不五时的纠正下(其实是在他老爹诸如‘你将来要是想娶贺叔叔家的小公举做媳妇,就得喊姨’的成功诱拐下),总算把对禾薇的称呼从“姐”字辈改成了“姨”字辈。喜大普奔。    “叔叔没生气啊,叔叔逗你玩呢。”禾薇赏了贺少将一记手拐子,而后笑着摸摸小包子的头,塞给他一盒喜糖,让他分给其他娃子们。    陆言谨把儿子放进扭扭车,让小笼包领着去阴凉处玩。反正这一片都没外人,身后又跟着保姆,安全得很。要是秋冬季节来,那就更适合孩子们玩了,大草坪上随便滚。可眼下还没到立秋,晌午的日头还是很晒。难得出门,让孩子们在树荫底下先撒会儿野。    “玩得差不多了记得带弟弟们进屋来喝水哦。”周悦乐双手握成喇叭状,叮嘱领头的小笼包。    小笼包不知想到啥,扭头跑回禾薇身边,伸手摸了摸禾薇的肚子,仰头认真地说:“香姨姨,你让妹妹别难过,等她出来了,我就带她玩。一定比带弟弟们多!”    大伙儿放声大笑。    徐海洋一把抱起小笼包,打趣地问:“哟,我们包包真聪明!可你咋知道你香姨姨肚子里的就一定是妹妹?万一也是弟弟呢?”    “不会的!”小笼包一本正经地答,“一定是妹妹。”末了还用力地点了几下头,表示他说的是正确的。    “那万一真是弟弟呢?”石渊也凑过去打趣。    “没有万一,就是妹妹!”小笼包哧溜一下从徐海洋身上滑下来,哒哒跑到前面,不忘回过头来叮咛哭笑不得的禾薇,“香姨姨,你一定要和妹妹说啊!我虽然喜欢带弟弟们玩,但我更喜欢带妹妹玩。你一定一定要记得和妹妹说哦!”    “哈哈哈……”大伙儿笑得直不起腰。    贺大少抬脚踹顾绪:“你丫的教坏你儿子,还想拐我闺女!”    顾绪笑得一脸从容:“你应该开心啊,毛脚女婿就在眼皮子底下,想怎么调怎么调、想怎么教怎么教,我和乐乐绝对举双手双脚赞成。”    “哎哎哎老顾,不是说让小子们公平竞争的么?你这样是犯规你造么!”石渊逗了半天娃,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貌似自家也有个小子,还说让他去追贺少家的小公举的。妈蛋不愧是狐狸顾,居然教儿子偷跑!    徐太子也凑热闹:“就是!老顾你这么做不厚道!”    “他要厚道就不叫狐狸顾了。”徐海洋鼻息哼哼。    这是引起众怒了呀。    贺大少挑眉一笑,揽着媳妇儿进屋喝茶去了。    这栋别墅是他们几个股东留给自己住的,因此布置得十分舒适。    贺大少来之前,特地和徐太子打过商量,把属于他的套间换到了楼下——方便宝贝媳妇进出嘛。    楼上楼下的套房,布局其实差不多,楼上有露台,楼下也有。只不过露台出去就是绿油油的草坪,没有举高望远的优势。    禾薇见日头还没晒到露台,站在外面轻甩胳膊踢踢腿。    小笼包几个娃子看到她了,颠颠地从草坪那头跑到这头,趴在护栏外问:“香姨姨,你刚刚是在做操吗?教我好不好?”    “香、香伊伊,宝宝也要。”    “兜兜也要。”    “香……”    贺大少归整好行李,听到外头有动静,推开移门走出来,看到的便是这么一副场景,无语泪两行。后悔把房间换一楼来了,还不如由他抱着媳妇儿上楼呢,也好过被一群小屁孩围着问不停。    禾薇看几个孩子鼻尖沁出汗珠了,知道他们跑来跑去的玩热了,招手让他们进来:“从那边走,进屋来,姨姨请你们吃好吃的。”    “哟呵!”小笼包欢呼一声,然后抓起胸前垂挂的口哨,朝跑步还不利索的小娃子们一声吹,然后“一二一”地领着他们绕前门进别墅。远远看去,活像老母鸡领着小鸡仔回营。    禾薇笑弯了眉。    贺擎东捏捏她鼻尖:“外头热气重,还是进来吧。累不累?要不要先睡会儿?”    “不累!师傅她们准备自己下厨做饭,我也想去帮忙。”禾薇由着男人拦腰抱起她,胳膊绕过他头颈,懒洋洋地窝在他怀里说道。    “别了!你坐着就是帮忙。”    禾薇抬手打了他一下,表示抗议。    然而抗议无效。不止贺擎东不赞成,周悦乐几个一听她要下厨,也如临大敌,最后交给她一项任务——让她坐在起居室里陪娃们搭积木。其实就是坐着看他们玩。具体的看护,有保姆阿姨呢。    幸好,除了徐太子一家,其他人上班的上班、上课的上课,因此吃过午饭、陪禾薇说了一会子话,就各回各家去了。要不然住这儿还不如住家里。住家里起码清静,可住这儿呢,和一帮三五岁的男娃子聚一屋,那噪音,简直能把屋顶掀翻咯。    顾绪一家临走前,小笼包依依不舍地攥着禾薇的衣摆,一而再、再而三地求证:“香姨姨,你和妹妹说过了吧?包包下次再来陪她玩。你让妹妹好好吃饭、好好长大哟!等从香姨姨的肚子里钻出来,包包就能陪她上儿童公园玩了……”    听得禾薇哭也不是、笑也不是。谁家的娃一出生就能上儿童公园啊?莫非是大风吹大的吧?    可对幼稚园的孩子不能这么说,他还不明白呢。    禾薇耐着性子和他拉钩上吊:“好!咱们一言为定!包包在家也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哦!这样才能快快长高。”    因为禾薇一句话,原本有点挑食的小笼包,据说回到家之后,专挑不爱吃的黑木耳、香菇吃,还通过他爹妈的手机给禾薇报喜:“香姨姨,我今天去量身高,比上次又高了哟!香姨姨你一定要和妹妹说……”    贺大少无奈地看着一大一小隔着手机或是视频聊天,左看右看,都有种闺女还没出生、就已经有毛脚女婿毛遂自荐的感脚。关键是那小女婿还只黏丈母娘,对他这个丈人视而不见。不!能!忍!    由此,贺大少更加企盼媳妇儿肚子里怀的是小子,而非闺女。每天早上、睡前都要贴在禾薇肚子上喊几句:“臭小子!对你妈好点儿啊,别没事瞎折腾,要折腾等出来了老子陪你……”    完了还守在电脑前,专挑“男婴”的待产包下手。这不才出来几天,贺宅那边收到包裹无数。拆得小李手软、看得老爷子眼花,完了忍不住打电话过来骂大孙子:“你这是在陪你媳妇度蜜月啊?我咋觉滴你是在败家呢!小床不都买好了吗?蚊帐、包被也都有了,你咋又搞来一堆……”    贺大少啜了口香茗,捻了块点心喂媳妇,边慢条斯理地说:“你买的太女孩子气了,我这是给儿子买的。”    老爷子噎了,半晌才挤出一句:“特么咱家不重男轻女!你这样子被你丈母娘瞧见,当心他们不把闺女嫁给你!”    “已经嫁了,爷爷!”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