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721章 来一个养一个,来一双养一双

正文 第721章 来一个养一个,来一双养一双

作品:穿越婚然天成 作者:席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禾薇回京都前在清市的妇幼保健院做过一次三个月产检,怀的是单胎,男女未知,因此老爷子盼着这一胎是个女娃,贺大少却希望是儿子。更快更多阅读www.longtanshuw.com    “先来个小子,完过几年再要个闺女。有哥哥保护,不怕其他几家的小子上门抢了。”    禾薇正想反驳:三年抱俩,这是拿她当母猪养呢!还让不让她继续未完的学业啊。    刚要张嘴,端菜上桌的老冯一本正经地接了句:“言之有理。”    搞得她哭笑不得。    老爷子给她夹了个热气腾腾的发财馒头,解围道:“薇薇你也甭有什么压力,这生儿生女啊,都是命中注定的。管它是啥,来一个咱养一个,来一双咱养一双!男娃女娃爷爷都喜欢!来来来,吃个发财馒头,祝你和阿擎今后的小日子和和美美的……”    “谢谢爷爷!您也吃。”禾薇拿公筷也给老爷子夹了一个。    大伙儿正吃着,贺颂北睡眼惺忪地从楼上晃下来:“哟!发财馒头,我喜欢!冯叔,有啥口味的呀?有没有梅干菜扣肉?我想吃肉……”    “大清早吃什么肉!昨晚那么多肉菜还不够你吃?”老爷子没好气地朝他扔去一根筷头,“你大哥结婚,你小子喝那么烂醉干什么?不知情的,还当你是新郎官呢!”    贺颂北躲开老爷子射来的筷子箭,伸手从发财馒头的大盘里抓了个“猪公头”(做成猪公模样的馒头),张嘴咬了一大口,囫囵地回答他爷爷:“我那不是帮老大挡酒嘛。”    贺擎东闻言,斜睨了堂弟一眼:“哦,那是在替我挡酒啊?我还以为你为情所困、借酒浇愁呢!”    贺颂北“噗”地喷了嘴里嚼得稀巴烂的猪公馒头。    “太恶心了!”老爷子抬手糊了他一巴掌,而后朝厨房喊,“老冯,你煮碗醒酒汤来,有些人酒劲还没缓过来,大早上的演恶心片,把我们好好的胃口都给败坏了。”    老冯在厨房里高应一声。    贺颂北借口还没睡醒,逃离了被他搅和得不甚美好的现场。    禾薇憋笑憋得别提多痛苦。她昨儿个从周洁莹那儿听说了:贺颂北貌似在追周大小姐。大概是初识那会儿留给周大小姐的印象委实不那么美好,以至于表白被拒。难怪昨晚喝那么凶,当时还想贺少将怎么找了个酒量远没他好的,没等人来灌自己先倒了,搞半天是在借酒浇愁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贺颂北和周洁雯两人,无论外貌还是性格,还是挺般配的。外貌上,男的俊、女的靓;性格上,男的外向开朗,女的内敛明理。至于长辈们酷爱比较的家世,尽管一个出身军政之家、一个来自富商家庭,看似没什么可比性,也不能很肯定地说门当户对,但在各自领域,那都是数一数二的翘楚。俩俩结合,绝壁是一加一大于二的等式。    再说各自的职业,一个去年参加国考,以超乎竞争者二十几分的优异成绩,考入了某所金字招牌能闪瞎众多国考生钛合金眼的国家单位,将来就是领皇粮的了。另一个则是周氏手握实权的ceo,在同龄人中,那都是优秀的领头羊。    因此惊讶归惊讶,禾薇居然觉得这两人挺般配,甚至开始纠结这两人要是凑成对,到底该她唤周洁雯姐呢,还是对方喊她嫂子……囧。    然而没等纠结完,周洁莹又来找她咬耳朵,说她大姐二话没有把人给拒了。    “……可说来奇怪,大姐挂了电话之后,躲房里半天没出来。我敲门进去,她正对着梳妆台上一个雪花水晶球发呆,连我进去了都没发现,发现后又故意装做不在意地把水晶球塞到抽屉里……薇薇你说,我大姐是不是也是有点儿喜欢那个贺颂北啊?因为那个雪花水晶球是贺颂北送姐的生日礼物……还有啊,贺颂北还经常送大姐各种水果,大姐本来不怎么喜欢吃水果的,打那以后,每天早上都会看到她穿着张姨的围裙在厨房拌水果沙拉,一拌一大盆,吃的我都见水果变色了……”    周洁莹在喜宴开场前,拉着禾薇吐了一大盆槽,直到她大姐驾到,才吐吐舌,收住了八卦的嘴。也因此,禾薇就知道这么一点儿。具体两人怎么个情况,还没机会洞察。    “别理他,这么大人了,还能搞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贺大少边说边体贴地给宝贝媳妇剥着八珍面里的河虾壳,“这是我们自己荷塘养的河虾,第一次捕捞,个头不小吧?喜欢吃回头让那边多送些来。”    经他这一打岔,饭桌上的话题赫然转至了微农场。    贺大少原本想让媳妇到微农场安胎的,住那儿吃食多方便啊,全部是绿色食品,环境也好。无奈老爷子被上次的放火事件搞怕了,愣是不答应。    贺大少想着自己顶多十天婚假,到期了回驻地,留媳妇一个人在农场确实挺不放心的,于是依从了老爷子的提议:平时住贺宅,嫌闷了就和她那帮姐姐妹妹去农场小住两天。    禾薇眨眨杏眼征求新婚老公的意见:“这几天挺凉快的,不如去农场住几天?”    贺擎东笑而不语。    老爷子看得牙酸,没好气地咕哝:“我说你俩行了,吃个早饭还眉来眼去的。不就是去生态农庄嘛。搞什么神秘!”    贺大少无奈地瞅向老爷子:“爷爷……”    “噗哈哈哈……”躲楼梯口偷听了好一阵的圆圆,忍不住喷笑,旋即往楼上逃,生怕被他老大揪下来大卸八块,边逃边喊,“老大,姐,你们安心去度蜜月吧!放心放心!小不点和珍珠我会照顾哒。”    “臭小子!”贺擎东一个苹果砸过去,“胆儿肥了啊!居然敢听壁角了。”    被神准砸中后脑勺的圆圆童鞋,嗷嗷地跳脚喊疼:“老大你忒狠了!这是苹果哎!不是枣子……话说回来,姐,昨晚你们大床上那堆东西后来怎么处理的?本来我还想揣几把回卧室吃的……”    他指的是由红枣、花生、莲子、桂圆、栗子等组成的寓意早生贵子的什锦干果,于新婚这天铺在喜床上,且是厚厚一层,按习俗,新人入洞房后得先在这一层厚厚的“早生贵子”上躺一躺,然后抓几把给前来闹洞房的宾客们,象征喜气大家沾。    可昨晚贺大少不是把门窗锁了嘛,洞房压根没闹成,宾客们自然也就没吃到铺喜床的这层吉利干果。    至于怎么处理的……禾薇俏脸一红,能说贺少将为贪图方便、直接把喜庆的缎面床单一卷,扎了个包裹,丢在角落,今儿早上才提进厨房,让老冯剥壳、去皮炖成甜品给大伙儿喝。    果不其然,贺大少慢悠悠地瞥了小堂弟一眼:“想吃?找冯叔要去!”    “嘎?为啥找冯叔要啊?”圆圆童鞋脸上打满问号。    “因为一锅炖了。”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