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720章
    车子驶入军区大院,老远就能看到七彩灯珠绕树梢、闪闪烁烁照月明的贺宅——都是老爷子指挥着两名警卫员费心费力布置的。【龙【坛【书【网 www.longtanshuw.com    徐太子、顾绪一行人早就候在院门口了,一溜的名车把院门口那车道堵得严严实实的,摆明了不想他好过啊。    贺擎东看了勾唇笑:“小李,绕屋后那条道走。”    小李心领神会。要不然,贺大少不会让他和小冯两个把偌大的充气楼梯搁屋后边。    也就屋前那帮“守株待兔”的大老爷们不晓得——人贺大爷就从来没打算穿越他们拦成的火线、闯阵般地进新房去,人直接搁后门入洞房。    充气楼梯就靠在婚房的大窗户下。当初挑的时候特地挑了个特大号的,容纳两三人并肩走完全没问题。因此,小俩口轻轻松松就从楼下上到了楼上。    首次体验到不走寻常路的刺激感,却是在洞房花烛夜,也是醉了。禾薇边走边抿唇笑。    贺大少被笑得老脸火辣辣,走到窗户口,抬脚跃入婚房,转身抱起媳妇儿,堵着她嘴来了个扎扎实实的热吻,“笑够了没?嗯?”    楼下放风的小李,半天没等到指示,捏着嗓子小心翼翼地问:“大少,楼梯能拿走了吧?”    被钻到树丛里“放水”的徐海洋听见,扯着嗓门喊:“哟哟哟!擎、嗝、擎哥抱着嫂子爬、嗝、窗户进洞房喽!”    这好了,呼啦一下,候在前院守株待兔的那帮人,全涌到了后院,踩着小李还没来得及收走的楼梯,蹭蹭两下就上到二楼。    亏得贺大少反应快,放下媳妇儿的同时扑回窗前,先关窗、再落锁。    好险哪!差点就被冲在最前面的石渊推进来了。    尼玛夜黑风高的时候都去干强盗这行了么?一个个爬窗爬这么溜!    石渊在外头窗户拍得震天响,喝多了酒显得有些大舌头:“擎哥!擎哥!你囫囵(忽悠)我们哪!说好的闹洞房呢?尼玛你把门窗一锁,我们还介么(怎么)进去啦!”    贺大少怎么回答他来着?    ——“唰”地把焕然一新的窗帘一拉,把一干聒噪的人士全数挡在了外头。    石渊:“……握草!擎哥你作弊啊这是!有这么干的嘛!”    徐海洋提着裤腰带、打着酒嗝在下头吼:“冤、冤大头,你、你傻啊!往过点,从隔、嗝、隔壁房间爬进去嘛。”    石渊没好气地往回吼:“你才傻呢!你以为他会把房门敞开着让我们进哪!”    “不、不开,那就冲、冲进去嘛!”    “……”    顾绪和徐太子弹着烟灰、蹲地上看俩醉鬼吼来吼去。闹洞房什么的他们倒是无所谓。当年他们结婚那会儿,贺大少忙着追媳妇,没时间朝他们使绊子。    何况禾薇又是他们各自老婆的徒儿、小妹,单凭这层关系,他们今晚也不能玩过火了,意思意思起个哄就得了。    方湛、陆浩宇等几个还没结婚的小年轻,则是没人敢这么大胆。石渊、徐海洋他们已经结婚了,再过分也不怕贺大少报复回来。可他们还未婚啊,今儿敢在贺大少的洞房花烛夜胡闹,将来轮到自己当新郎官,皮得绷紧咯。    因此起哄归起哄,没人敢跟在石渊身后爬窗户。乖乖搁院子里蹲着看戏。    蹲他们身后的是圆圆和双胞胎。    圆圆托着腮帮子一脸的遗憾:“太可惜了!居然看不到老大被捉弄。”    贺颂北今晚喝得也有点多,原因和徐海洋、石渊两个被大伙儿灌酒不一样,他是心情不好,此刻捏了根树枝,在草坪边的泥地上划啊划的,一不留神划出了个“雯”字,吓得他把树枝一扔,捂着脸仰天长叹:“还让不让人活啊。”    圆圆纳闷地转头问:“小哥,老大的洞房没闹成,你也不至于轻生吧?”    “你丫的才轻生呢!老子和你说不明白!”说罢,捶着酸麻的腿站起身,一摇三晃地往大门口走。    “三哥,他干嘛呢这是?失恋了?”    贺凌西闻言,朝小堂弟露出一口白牙:“恭喜你答对了!可惜没奖品!”    完了也起身走了。    圆圆“嘶”了一声,貌似有点懂了——又一个坠入情网的傻子啊!摇摇头,摸出手机给禾曦冬汇报闹洞房的情况:“哥,你白担心了,啥事都木有!老大精明着咧,居然从屋后面走充气楼梯上的楼,门窗一锁,谁都进不去。没准他和我姐这会儿已经歇下了……我啊?我还和绪哥他们搁楼下吹冷风呢……”    “闹不了洞房,就打算听壁角?”禾曦冬嘴角含着笑问。    他和禾鑫两个帮忙送完一应宾客后,正准备陪爹妈回酒店,接到圆圆的电话,松了口气。唔,从这点来看,妹!婿!确实把宝贝妹妹照顾得很好,没让怀着身子的妹妹受惊,点个赞吧。    “谁听壁角啊!谁听壁角啊!”圆圆童鞋炸毛了,一蹦而起,扭头对其他几人说,“冬子哥说我们几个蹲这儿是想听老大壁角……”    顾绪等人:“……”妈蛋!被猜中了!    石渊抱着充气楼梯的扶手哈哈大笑:“论听壁角的位置,还数俺这儿最棒……”    屋里面的贺大少:“……”都什么人啊!    转头奔向宝贝媳妇求安慰:“老婆,这帮人太无耻了!都这个点了还不走,真要留下听壁角啊!”    禾薇睨他一眼,慢悠悠地说:“听不听都一样,反正今晚上床就睡觉。你不许碰我!”    昨晚被他撩拨得半宿消不下火,今晚才不让他碰了。    “那怎么行!”贺大少蹭到媳妇儿身边,想说服她改变主意,“怎么说也是咱俩的洞房花烛,不碰说不过去啊。放心,我保证不压到孩子。其实我觉得今晚这样的气氛,即使压到一点孩子也能理解……”    禾薇乐了,把手里的浴巾、睡袍扔给他:“洗洗睡吧!”    小俩口轮番洗漱完。贺大少正想撩开窗帘看看外头那帮厚颜无耻的家伙们还在不在,老爷子一行人回来了,同时回来的还有哭骂不休的贺老二一家。    哭的是胡慧。    骂的是罗美萍。    婆媳俩从珍味馆一路闹到大院,幸亏老爷子和他们不同车,不然真想光火。瞧到家了,婆媳俩还没掰扯完呢。    一个哭哭啼啼地拉着贺曜南问:“你说,你到底是信你妈还是信我?”    一个气歪了嘴角喋喋不休:“我还能冤枉了你不成?我还能冤枉了你不成?”    老爷子烦不胜烦,拿手杖狠狠敲了一下老二的车门:“够了!都给老子闭嘴!老老实实回家!今晚谁也不许再叽叽歪歪。有啥事明天再说!”    拎不清的娘儿们!把大孙子好好的婚礼搞得乌烟瘴气收尾!    老爷子一发怒,到底不敢再吱声了。老老实实告辞回家,至于进了家门,到底叽没叽歪,谁知道呢。    贺擎东哄着宝贝媳妇躺下后,披了条浴巾懒洋洋地下楼来,问:“爷爷,怎么回事儿?胡慧还没找着吗?”    “找着了,在楼上的员工休息室呢。”老爷子等顾绪几个走后、家里没外人了,如实说道,“你二婶第一个冲进去,说当时还有个男的,光着身子在穿衣服,胡慧衣衫不整地躺沙发睡觉……问胡慧,却说什么都不记得了,只知道上楼找厕所,完了困得要命,就在附近找了个地方趴下了。至于你二婶说的那个男人,其实是珍味馆的员工,交待说下班了换衣服,并不知道里间沙发上还躺了个人。可你二婶坚持两个人有那层关系,这不就闹起来了,唉……家门不幸啊!”    贺擎东听得嘴角直抽。    尼玛这些人知不知道今晚是他的新婚夜啊,一个个的都想抢头条还是咋地?    其实话说回来,今天这事儿胡慧还真是被贺二婶冤枉的。她无非是心情不好多喝了几杯,酒劲上头随便找了个地儿休息。赶巧,闯进去的是男更衣室。那个员工也没撒谎,到点了赶着回家,进更衣室换衣服,压根不知道里头还有个女人在睡觉。刚脱下员工服,就被冲进来的罗美萍逮着喊“奸夫”,真比窦娥还冤。    至于罗美萍为啥要说谎?简单!想给儿子换个媳妇呗。不会下蛋的铁母鸡,还被儿子当宝一样地疼,做娘的心里不平衡了!铁了心要拆散他们!这不机会找上门,不用白不用!于是乎,就把黑的说成白的、甜的说成酸的了。总之,不把这个油盐不进的儿媳妇撵回娘家她就不姓罗!    然而到底不是古代——红口白牙瞎编几句,就能整出一场六月雪的冤案。    现代科技多发达啊,监控探头到处是。员工休息室里面没装,但门口有啊,进出什么人、大概在里头停留了多少时间,一清二楚。因此等珍味馆那边调取的监控资料一发来,真相即刻大白!    老爷子瞪着大孙子手机里的照片,牙咬得嘎嘣响:“老二媳妇真特么越来越不像话!去!把这图发给曜南,让他好好瞧清楚!别被他老子娘几句颠倒黑白的话糊弄信了。”    这还用老爷子吩咐。恨不得早早了事、抱媳妇儿睡觉的贺大少,二话不说转发给了堂弟。    于是,贺二家这一晚整宿没睡,净在掰扯这个事。    贺爱国狠狠甩了媳妇一巴掌,拎起一个旅行袋,往里填塞了几件罗美萍的衣服,往门外一丢:“滚!回你娘家去!”    这是休妻的节奏哇!    罗美萍傻眼了。    醒过神,哇哇地嚎啕大哭:“好你个贺爱国!我嫁给你这么多年,给你生儿子、张罗你们爷俩的起居,你就这么对我?你儿子护着狐狸精,你也护着?合着这个家就我不受待见是吧?还赶我回娘家,你狠!你好狠的心哪……”    贺曜南脸色难看地扶起赖地上撒泼的罗美萍:“妈,今天这事确实是你不对!爸也是在气头上,你骂几句就算了,别这么闹!难看!”    “你以为我想这么闹吗?要不是你媳妇不会生,我能这么闹?”    “我说了,生不生我们俩自个儿会决定,这年头医术那么发达,实在不行,申请个试管婴儿也行。”    “不行!试管婴儿那多费钱啊,现成的闺女不要,还要去整那东西?还有,到时全大院的都知道我们家的孙子不是我们家自己的,是那什么试管婴儿整出来的,丢不丢人啊!”    得!没法唠一块儿去。    贺曜南拉起一旁委屈得一塌糊涂的媳妇,郑重地对他娘说:“既然我们住在家里,你嫌丢脸,那我和慧慧搬出去单过吧。正好,驻地的军属大院建成了,大哥前阵子还问我要不要留一套,我还没答复他,现在这样的情况,我看我们俩还是住军属院去吧。”    胡慧闻之心里一喜。单过好啊,她早就想分出去单过了。像南城那会儿,多自在啊。根本不用听婆婆叨念。小俩口住一起,感情也好。她开心地攥紧了丈夫的手。    罗美萍听了一愣:“你说什么?你要住猎鹰团的军属大院?你打算在那儿长干了?你傻啊!那种地方能有什么出息?一辈子给贺擎东打工啊,没油水、没名气,还离市区那么远,你……”    “够了!”贺爱国气得大喝一声,打断了罗美萍喋喋不休的指责,“儿子都这么大了,想干啥让他自己选!选了就好好走下去!你少给我掺合!”完了又对儿子、媳妇说,“我看住那儿挺好,夫妻两个待一块儿,感情升温,没准过阵子就有喜讯了。”    胡慧心里一痛:公爹啊,你这是戳我心窝吧。孩子要能那么好怀,我能拖到这会儿还怀不上么?    贺二家闹了一宿,最终以贺曜南俩口子搬出大院、迁居猎鹰团驻地的军属大院告终。    禾薇听说这个消息时,已是第二天早上了。    婚后第一天,按理说新媳妇要下厨给公婆整顿丰盛早餐的,无奈她身怀六甲,贺擎东和老爷子肯让她下厨才怪。    老爷子说话特直接:“坐下坐下!什么新媳妇下厨,哪那么多讲究啊!不说老大俩口子早就不在了,就算在,也不会折腾你的。你啊,就给爷爷好好养身子,到时生个大胖小子!”    禾薇忍俊不禁:“爷爷,那万一是小闺女咋办?”总不会让她塞回去吧?    “什么咋办?”老爷子不以为然道,“闺女不是更好嘛!小子多皮啊,你看咱家那么多小子,小时候凑一块儿那叫头疼!就没一天安生过。我呀,早就盼着有个孙囡让我抱了,你要生个闺女出来,爷爷奖励你十万!不!二十万!”    说着,晃了晃两根手指,真希望大孙媳妇肚子里怀的是女娃啊。    “不好!”贺大少端着早餐盘子过来,插嘴道,“生闺女拉仇恨!轩哥、老顾、海洋、石渊几个都说咱家要是生闺女,指定抢过去做他们家儿媳妇。老婆你除非保证一胎四五个全是闺女,否则还是生儿子的好。安全!”(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