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712章 二姨挺时髦
    七月走到尾声时,禾薇一家三口终于启程北上了。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同行的有许惠香俩口子。

    许惠香一口气请了十天年休,今年不够明年补,反正是请定了。搞得她顶头上司一阵无语,心说你结婚还是你干闺女结婚啊?不就吃顿喜酒么,请的假比国家法定婚假还长。可到底还是允了,不允也没辙啊,十几年的老员工了,这点要求要是不满足,回头撂担子不干了上哪找这么优秀的员工去!

    贺迟风正在暑假中,随时都能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当老师就是这点好啊,一年两个悠长假期,让朝九晚五的普通上班族们眼红得不要不要的。

    以至于贺许诺同学,升到大二时,突发奇想决定改走教师之路。

    怎么改?好办啊,学业往上升升升,直到再也升不动,回归母校(当然是高等院校了)做一名洒脱自由的大学教授。

    他这个决定一下,相中他、拐弯抹角诱他研究生考自己门下的导师不干了,怨念丛生啊!万中选一挖掘的好苗子,居然说不想冲国家级别的科研院所,而是想回母校教书育人。尽管后者也很伟大啦,可两相一权衡,总归是前者更出息不是?说不定将来哪一天,参与研发的科技项目名震全球,做为曾经的导师,自然也与有荣焉、脸上倍儿有光。

    于是,该导师挖空心思地想拐圆圆童鞋继续踏上科研道路,因此趁着二升三的暑假,给他开小灶,带着他和另外两名研二的得意门生,跑北欧考察去了,名曰社会实践,实则是希望激起圆圆童鞋对专业拓展的激情。而不是暑假宅在家、浑浑噩噩混到开学。

    赵世荣和老吴两家也要去,不过要迟几天。禾薇让贺少将那边预留了两间大套房。

    梅龙桥和禾家埠那边的亲戚,已经放出十月一日在清市最具口碑的海鲜大酒楼请吃喜酒的风声了,并说不用送礼,能到场祝贺就行。

    这话是禾母对梅龙桥娘家人说的,主要是不说明这一点,娘家人极有可能不会来。自己家招待不来也就算了,可十月一日的喜酒是男方家来清市招待的,届时贺老爷子为首的男方亲友团都会到场,可不能因此扫了人家兴、害闺女被婆家人看扁。

    果然,禾母后半句话一出,周家上下沸腾了。

    “薇薇结婚了?十月一号办喜酒?怎么这么突然啊,上回去京都,不是说喜酒要等她大学毕业再办吗?”周老太狐疑地问老头子。

    周老头敲敲烟斗:“你管那么多干啥,婉芬既然来通知了,那就准没错。时间到了去就成了。”

    “去肯定去,吃喜酒不送礼,给几个小的省钱了。”

    周老太想到这一点还是蛮高兴的。要是二女儿没说不用送,她还要纠结一下,毕竟当年大外孙囡结婚,她禁不起大外孙囡的软磨硬泡,封了个六百六的红包给她。虽说都是外孙囡,手心手背皆是肉,可老二家的一直住在市里,很少回娘家露脸,感情上到底不如从小看到大的大外孙囡。

    再说了,老二家还有个儿子,这外孙囡给了,下回外孙结婚不得给啊!两个都给,只有一个芽儿的其他三家岂不是亏了?尤其是儿子家,就这么个宝贝疙瘩金孙子,老太太发自内心地想把私房钱留给孙子。

    因此能省一笔是一笔。在周老太看来,上闺女家白吃白喝,那是天经地义的事。

    “可怎么不说派车来接啊,我们这边三家人外加阿爹阿姆你们二老,只靠我们家和宁芬家两部车介个坐坐啊?”蔡明珠掐着嗓子接话道,“二姐也真是的,一点也不替我们着想,还是她娘家人呢……”

    “你得了吧,薇薇结婚,最忙的当数二姐,她哪有心神管你怎么去。不让你送礼已经很厚道了,实在不行再租部车呗。”周宁芬替自己二姐说了句公道话。

    蔡明珠撇撇嘴,到底没再说什么。

    那厢,收到喜帖的老大周彩芬家,张燕捏着请帖翻来覆去瞅了两遍,还上网查了下类似的价格,酸不溜丢地说:“没想到二姨还挺时髦,不就是嫁闺女么,还搞个请帖,和它这差不多的要二三十块一张呢,果然有钱了就是不一样哈……”

    周彩芬瞥了女儿一眼,从她手里拿回请帖,径自往厨房走,边说:“你二姨家再发达,你也是我周彩芬的囡,认命吧!”

    张燕撇撇嘴,咕哝了一句:“我又没说什么。”

    “没说什么最好,现在小孩大了,你成天窝在家里困觉像什么样?赶紧去找个工作才是正经事。”说到工作,周彩芬的语气不由多了几分怨艾,少不得数落女儿,“护士的工作多稳当啊,铁饭碗一个,你要不辞职,生完孩子回去好好干,现在说不定已经涨工资了……”

    张燕却听不得她娘数落,不耐烦地扭身回卧室,“念念念,一天到晚就知道念,不就是和你们住在一起吗?你又没别的孩子,帮帮我们又怎么了……”

    “砰”的甩门声,把周彩芬震得心头一痛。怎么就养了这么个死丫头!

    回到卧室的张燕,因为甩门声把刚孩子吵醒了,不得不抱起啼哭的孩子哄,哄半天没效果,火大得把孩子往床板上一扔,叉腰怒骂:“哭哭哭!养你就是听你哭的吗?再哭把你扔下去!”

    孩子被吓得抽噎打嗝。

    这时,她老公回来了,带着夜不归宿的露气、酒气,甚至还能嗅到一股子女人的香味。

    张燕一把揪住男人的衣领,瞪眼问:“你昨晚上哪儿去了?一晚上不回来,打你电话也不接,害我不得不在爸妈跟前撒谎……”

    “还能干什么!应酬呗!”男人扯松领子,呈大字摊在床上,笑嘻嘻地捏了捏孩子的脸,小孩立马阴雨放晴。一大一小玩了起来。

    张燕一肚子没好气,念道:“应酬?钱不见你拿回来,还一天到晚应酬,你到底在哪家单位跑业务啊?工资呢?上交上交!”(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