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96章 人与人的差距原来那么大

正文 第696章 人与人的差距原来那么大

作品:穿越婚然天成 作者:席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说到赵慧敏和姚佳俊这俩货,不得不提一下他俩当时落跑后的情形。【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赵慧敏假借怀孕,撺掇着姚佳俊逃离京都后,在朋友圈里齐齐露了个脸、说正在哪哪旅游,不在京都,以为这样就能摆脱警方的怀疑。

    孰料落网的胡毅,因他娘的坠崖,哪里还有半分书呆子的傻气,不仅把姚佳俊两人卖了个底朝天,还一气推到了赵慧敏头上,说他表哥听信了赵慧敏那个女人的话,成天在他和他娘跟前说唐宝茵的各种坏话,还说他爹被抓也是唐家起的头,拐弯抹角地怂恿他找唐宝茵或是她未婚夫罗智报仇。

    再加上警方在香山各路段监控里发现了两名疑似赵慧敏和姚佳俊的情侣,循着监控摄到的地点进行勘查,发现罗智等人坠崖点的附近,有这两人活动过的痕迹,和胡明国的妻子跳出来的位置十分契合,以此推测胡明国的妻子突然跳出来嚷嚷着要和罗智同归于尽,没准也是这两人背后撺掇的结果。

    这么一来,警方对姚佳俊和赵慧敏展开了通缉。

    逮捕令下到赵慧敏家时,赵母还一头雾水,等警方走后,赶紧给女儿打电话,无奈电话一直不通,她就用短信留了个言。

    那厢,收到赵母短信的赵慧敏,吓得魂都没了。尼玛警方的效率啥时候那么快了?这才几天,就搜捕上门了。还想说再躲两天,等风头平息了就回去的。这一来,哪里还敢回京都啊,拉着姚佳俊继续躲在她娘当初怀她、生她的江南小县城。

    姚佳俊也吓坏了。他家经济条件尽管不怎么好,但至少平稳,从小到大何曾见过这种阵仗?前儿个因为赵慧敏一句“我有了”,就担心得两宿睡不着觉,不是怕家里反对、就是怕未婚先孕惹来周边朋友的嘲笑,总之一忽儿怕这个、一忽儿怕那个,还没想好和家里怎么说,这又飞来一颗巨型炸弹,轰得他都懵圈儿了。

    “都怪你个臭|*****回过神的姚佳俊,脸色青白、睚眦欲裂,一把揪起赵慧敏的衣领,大声吼道,“要不是你成天在我姑姑和表弟跟前胡说八道,他们会出那样的事吗?姑姑死了,表弟坐牢了,你让我怎么向家里交代啊?”

    吼完,泄愤地甩开女人,痛苦地揪着自己的头发自言自语:“哪里还用交代啊,我都成通缉犯了,家都回不了了,以后可怎么办啊……”

    “阿俊啊。”赵慧敏被他突如其来的强势吓了一大跳,额头撞到桌角,疼得她眼泪都出来了,揉着额头泪眼汪汪地爬到姚佳俊跟前,抱住他双腿嘤嘤地哭道,“我也没料到事情会闹成这样啊,我真的是无心的,姑姑和表弟出事了,我也很难过,你别这样,别这样对我,我……”

    姚佳俊见她哭得梨花带雨,心里的气消了几分,想想她还不至于那么阴险,故意把姑姑、表弟引上绝路。再想到她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叹了口气,把她搂到了怀里,颓丧地说道:“你说现在怎么办吧?”

    赵慧敏拿眼角偷瞄了他一眼,一边抽噎着一边试探问:“既然一时半会回不去京都,咱们不如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落脚。宾馆里人来人往的,难保不被人认出来,要不去我妈以前住过的小镇看看?”

    貌似眼下也就这一个法子了。姚佳俊瓮声瓮气地同意了。

    两人收拾了一下出来时带着的行李,丢掉去香山那天穿的外套,换上附近市场里淘买的廉价西装,打扮成做生意的俩口子,步履匆匆地来到清市底下一个叫“红枫桥”的小镇,毗邻梅龙桥,离清市市中心约莫四十分钟的车程。

    途中,赵慧敏假装跌了一跤,挤了点例假的血出来,骗姚佳俊说小产了。

    姚佳俊松了一口气之余,又觉得挺对不住赵慧敏的,因此抵达红枫桥后,一度对赵慧敏照顾有加、无微不至。

    两人就这么在交通不怎么便利的红枫桥住了下来。租房子花掉一笔钱、买生活用品又花掉一笔钱,身上带的现金很快花得所剩无几。

    姚佳俊的银行卡上倒是还有一些存款,可得知自己两人被通缉后,也不敢取用了,生怕被警方盯上。因此这段时间,全靠给镇上一家机修店打杂度日。

    赵慧敏出了“小月子”后,在邻居大婶的热心介绍下,接了份串珠子的手工活,活不难,就是把五彩缤纷的各色塑料珠花分门别类地串成手链、项链、头饰。这份在当地人眼里算是顶顶好的外快收入,在赵慧敏看来却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一天八小时干下来,才赚那么十几块二十块。

    两个人都怨念丛生。然而有什么办法呢。尽管很向往都市的繁华,毕竟在红枫桥要啥没啥,又辛苦的要死,可一想到,一旦离开这里,迎接他们的极有可能是冰冷的镣铐和牢狱之灾,又不得不咬牙忍了下来。

    既无聊,又像是发泄,每天天一黑,两人就在床上过夫妻生活。起初还会担心怀孕了怎么办,想方设法地避孕,日子久就麻木了。到后来,姚佳俊连套套都省了,这样还能买包烟抽。没有任何避孕措施的夫妻生活,男女双方又都是健康的小年轻,不怀孕那就是石男石女了。

    果不其然,没几天赵慧敏就怀上了。

    这可糟了!医院不敢去,镇上的药店没有打胎药出售。想到老一辈曾说的三个月内最容易自然落胎,赵慧敏可着劲地蹦跶,没事就在狭小的院子里跳啊跳。可说来也奇怪,这胎就像黏在她身上似的,怎么折腾都不落。

    一晃,三个月出头了,她不敢再乱来了,都说三个月超出再打胎很容易大出血的,要是把小命蹦跶没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又听邻居大婶说镇上有接生婆可以帮忙接生,费用比医院生产便宜的多。赵慧敏决定把孩子生下来算了。怎么说也是她肚子里掉下的一块肉,做娘的总归是心疼的。

    可姚佳俊不同意:“你疯了啊!这种时候生小孩?还嫌事情不够多吗?!”

    “哪里是我要生,还不是怪你,要你用套子你不用,怀上了又怨我,有本事前面别碰我啊!”

    “你!我……”

    “我什么我!”赵慧敏火气上头,骂起人来中气十足,“你搞出了一条人命不够,还想害得我也跟着丧命吗?我告诉你,姚佳俊,这个孩子我生定了!”

    反正不去医院,找个接生婆上门生,赵慧敏的胆子也大了许多。姚佳俊劝说无果,只好认命地接受了这个实情。

    九个月辛苦待产后,孩子争气地出生了,可生完俩人傻眼了:那么大一双***竟然没奶水!!!

    没奶水意味着孩子得喝奶粉。奶粉多贵啊,一桶三四百,完了喝不到半个月。再加上漏算的尿不湿(原先听邻居大婶的准备了一箱子旧棉布缝的尿片,可没用几天就歇菜了,尿布脏了得洗啊,姚佳俊不想洗,赵慧敏坐月子洗不了,没辙,两人商量着买了一箱尿不湿。这一用,用出瘾头来了,尿不湿多方便啊!用的时候一裹、脏了一丢,唯一不利的就是费用太高),两项加起来,姚佳俊一个月的收入还不够养个娃的。养娃的经济负担彻底吓傻了这对新鲜出炉的年轻父母。

    这还不算衣服鞋袜啥的,月子里的时候穿的是邻居大婶帮忙张罗来的旧衣裳,俗称“百家衣”,可赵慧敏心里是不情愿的,特么她的宝贝儿子,居然穿别人家孩子穿剩下的旧衣裤,多委屈啊。

    可要她掏钱买,她又没钱。眼瞅着捉襟见肘,一天听邻居大婶提起她侄媳妇,说是在城南首富朱家干活,朱家那么有钱,唯独缺个后代,赵慧敏听得心里一动。当晚,拉着姚佳俊窸窸窣窣一通商量,一致决定把孩子寄养到朱家,等哪天发达了,再把孩子要回来。

    就在两人抱着孩子在朱家大门口踌躇要不要按门铃时,卢丽丽打的出租车到了,慌乱之下,干脆把孩子放进了绿化带,然后跑到不远处的大树后面躲了起来。

    看到卢丽丽抱着孩子进朱园,心定了,回到红枫桥,正做着“孩子在朱家吃穿不愁做大少爷”的美梦时,警方的突然到来,打了两人一个措手不及。别说跑路了,连大门都没机会关,直接被带上警车拉走了。

    听完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禾父禾母仰天直叹:“夭寿哦!”

    “那这孩子怎么办?当爹妈的不在身边,真把他扔孤儿院啊?”禾母尽管才照看几天,却已经照看出感情来了。

    说起来,这小子也是个好养活的,饿了喝奶、困了睡觉、尿了咿呀示意该换尿片了。醒着的时候抱着他屋前屋后溜达一圈,给他的后脑勺晒晒太阳,基本上听不到什么哭声。

    “这么乖的伢儿扔孤儿院,确实揪心。”连相对理智的禾父都这么说。

    “之前那是不知道他的情况,如今找到他家人了,即便没有爹妈照看,这不还有爷奶、外婆嘛,谁说会送去孤儿院了?”禾薇赶忙安抚爹妈。

    “咳咳。”卢丽丽在一旁尴尬地清了清嗓子。这话是她说的,这不是盼着能收养这个大胖小子么。要是胖小子是被拐卖的,那她没话好说,可既然是被生身父母抛弃的,为什么不能让她收养呢。

    “警方的意思,孩子毕竟是姚家人,除了不靠谱的当事人,还有其他血缘亲戚,不能说送孤儿院就送孤儿院的。”禾薇看出卢丽丽的心思,耐着性子解释道。

    “咳,我明白的。”卢丽丽叹了口气。想到自己在禾家叨扰这么多天了,手机一开机,来自娘家和婆家的夺命留言无数起,即便离婚,也总要站出去面对的。

    “禾薇,这几天谢谢你和你家人,我该回去了。”

    禾薇点点头:“知道你家里有事,我就不留你了。平时有空随时过来玩。”

    “对!”禾母抱着吃饱喝足闭上眼的胖小子放到禾父临时赶制的简易摇床里,轻轻摇着,小声接腔,“城南离这儿近的很,听薇薇说你就在对面的商场上班,得空过来走走。”

    卢丽丽红着脸轻声应道:“好。有空我一定来。”

    从禾家出来,她左手提着换下的衣服,因为还没干,身上穿的是禾薇特地去对面商场买来的新衣服。碍于两人的体型不是一个吨位的——禾薇的衣服她塞不下。右手提着禾家自己菜地收获的蔬菜以及禾薇干妈家送来的水果。

    人和人的差距原来是那么大!

    想她以往回娘家,去的时候大包小包,回的时候却两手空空。她娘收礼收得顺理成章、心安理得,却从未想过,她在婆家孤立无援。倘若娘家肯给予多一点关心、照顾,何至于产生“她其实是被娘家卖给朱家当孕母”的感脚?

    卢丽丽回去后,寄放在禾家的孩子也被警方接回了警局,说是京都那边派人来押送赵慧敏和姚佳俊,顺道把孩子送往姚家。

    既然不是送去孤儿院,禾家人自然很开心地送别孩子。把这几天来孩子用的生活物品打包装进旅行袋。禾母还特地去商场买了两桶奶粉,说是给孩子路上吃。但其实路上就那么几个小时,开封的奶粉喝喝仅够了,无非是一番心意。

    “看到没?连陌生人对你儿子都比你们这对爹妈好,回头可要好好地反省反省。”京都来的女警抱着孩子回到局里,对戴着手铐、垂头丧气等回京都接受制裁的赵慧敏和姚佳俊说道。

    姚佳俊没吭声,垂着脑袋暗自后悔把孩子送出去了,如果还在红枫桥,不会这么快被警察逮到。

    赵慧敏则撇撇嘴,不以为然地顶嘴:“要不是你们追着我们不放,我们哪里舍得扔下他。”随即又小声咕哝,“再说了,朱家那么有钱,养个孩子好比养只蚂蚁,换我我也乐得大方。”

    她始终以为孩子是被朱家收养了,反过来怨警员多事,把孩子从朱家要回来。

    女警摇摇头,心道这样的爹妈,真是没得救了!

    小屁孩离开,贺大少又活了过来,趁丈人丈母娘睡下后,偷|渡到媳妇儿的闺房里,缠着她狠狠地要了一回,抚着她光滑的背说起接下来的计划:“马上就月底了,不是说月底之前要把窗帘定下来吗?明天就去海城看看?”

    “好。”禾薇累得直想睡觉,在他怀里蹭了蹭,柔顺地应道。

    贺大少笑意盈眼地欣赏了一会儿宝贝媳妇的睡颜,然后在她额上印下一记轻吻,搂紧她进入甜蜜的梦乡。

    早睡早起,明儿一早还要偷渡回自己的房里,免得被丈母娘发现从而产生不好的印象。所以很是盼望能早日去海城过二人世界。(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