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83章 禾美美的真命天子?

正文 第683章 禾美美的真命天子?

作品:穿越婚然天成 作者:席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禾美美就这么在男人提供的小公寓里住下了。龙?坛?书?网M.longtanhshuw.com因为钱被偷,也不敢和家?内容已经乱序请到  阅读!??联系。想着等工作落实了再往家打个电话,家人应该会原谅她的吧。说起来,她才是受害者呢,那个可恶的小偷!咒他生儿子没***生女儿**多一个!

    禾美美顺利要到男神的手机号,兴奋地跟个什么似的。跟着男神在传达室登了个记,然后听他说:“你直接去里头那幢楼的三楼会议室面试好了。我已经和朋友约好了,她会在那儿等你,你快上去吧。我得去单位了,九点钟还有个晨会要主持,再不走该迟到了。”

    可幻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还没找到她同学、还没寻到落脚处,身上背着的七万五千块钱被偷了个瓦塔精光。

    禾美美捋了一下滑落到耳际的秀发,羞哒哒地问:“那贾大哥的联系方式能给我一个吗?”

    禾美美抬起头,脸上挂着泪痕,迎上对方关切的眼神,瞬间感觉自己被俘虏了,加速的心跳砰砰砰地几欲跳出胸膛,有一个声音在她耳畔不停说:“是他了是他了!就是他了!我的男神!我命中的真命天子!噢——出现了出现了!”

    “怎么会!我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爱说真话。”男人轻笑了一声,不再多说,只说愿意尝试护肤品推销员的话,正月初四带她去朋友开的护肤品公司面试。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尽管没有通读过红楼梦,但起码知道这本书的男主角的名字。当即娇羞无限地赞美:“贾大哥的名字取得真好!不像我,那么……”

    眼角瞟过手里的公文包,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那么厚一沓钞票呢,够他玩乐一阵子的了。本来还想找前阵子刚认的老乡、怂恿他投资的,上回已经怂恿的差不多了,找机会再添上一把火,十万块妥妥地又能骗到手了。不过现在嘛,手头有了这么大一笔现钱,先痛快地玩上几天再说吧。

    禾美美感觉自己的脸颊像是被白天鹅柔软的羽毛撩拨了一下,更红了。

    第二天,禾美美迎来了昨儿答应会过来看她的男神。手里提着大包小包,一看就是从超市买来的新鲜食材。

    男人表示了解地点点头,微笑着说:“那需要我送你去派出所报案吗?还是帮你安顿个落脚处?”

    “还是你想的周到。那就初四吧。正好阿北也拐了几个职技校的******进来,一块儿给她们做培训得了……你带人来的时候小心点,别被人跟了尾巴。这两天我的右眼皮跳个不停,总有种不详的预感。”

    “对了,你刚说来市里开美甲店,本金被偷了是吗?那有别的打算吗?需要找工作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介绍一个,是某个品牌的护肤品推销员,我看你皮肤挺好的,又白又嫩,做这行应该比较合适。”

    “没有没有。”禾美美忙不迭摇头,同时在心里喜滋滋地想:男神对她真好!介绍的工作居然这么正规。要知道,禾家埠那么多工厂、企业,实施岗前培训的寥寥无几,因此越发地感激男人了。

    男人开着车带着她七拐八绕地行驶了约莫半个钟头,终于在一座安静、古朴的院落前停了下来,下车后,他朝她微微一笑:“走吧!就在里头。先期有个培训,可能要在这儿住上十天半个月,你没问题吧?”

    她笃定禾薇私底下有做小生意,而且是和藤篾有关。不然老爷子那么大一把年纪了,编出来的藤制品好是好,可那么慢的速度,要搁一般开门做生意的店家,哪愿意等啊。除非老板是自己人,快慢都由他。

    环视一圈男神的房子,旧是旧了点,但必备的电器家具一应俱全。实木地板拖得很干净,房间里的摆设透着都市白领独有的小资韵味。

    禾美美听他这么说,心里越发感动。眨着星星眼一个劲地对男神说“谢谢”。甚至想留他住下、用不着去单位宿舍凑合。哪怕两人之间要发生点什么,她一点都不介意对象是他。

    所以禾美美认定她爷爷编的藤制品其实是卖给禾薇的,加以包装后,卖多少钱就不晓得了。最起码得翻个两三倍吧。听她奶说,去年一年子她爷爷编藤篾赚了毛五万。尼玛供货的工人都能赚五万,那做老板的呢?岂不是赚更多?

    “你、你、你该不会是在骗我吧?我的皮肤哪有你说的这么好。”

    当下,毫不犹豫地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报了个一听就是夜生活娱乐场所的“天上人间”,潇洒地上车离开了。

    及时打住!!!她的名字早就改了,已经不是土的掉渣的禾美琴,而是整天美美哒的禾美美了。

    “你就嘚瑟吧!”女人笑得花枝乱颤:“唉哟我不跟你说了,经理喊我做事呢。既然她愿意,何不明天就带她过来,干啥要等到初四?我们这儿哪管过年不过年的。”挂电话之前,女人疑惑地问。

    “那就说明你的皮肤是真好。很多人用了护肤品,都比不上你。”男人拿指腹摩挲了一下禾美美粉红的脸颊,不过很快就松开了。

    至于什么样的工作是说得出口、搬得上台面的?多了去了!但在禾大伯娘心里,绝对不包括美甲店。小学没毕业的才跑去这类店里打工,前去光顾的也都是一些有钱没文化的暴发户。纯粹是不入流的。因此把她臭骂了一顿之后,还没收了她一个月零花钱。

    听到男神温柔的声音,禾美琴哪里还分辨得清东西南北,忙不迭摇头:“不会不会。我还没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今晚恐怕要露宿街头了。”

    一个比她大六七岁的俊朗男人提着公文包走过来,柔声问她:“小姑娘,你这是怎么了?需要帮忙吗?”

    走出公寓的男人打了个惊天响嚏,连通的手机那头,一个轻快的女声娇笑地调侃着:“怎么?又被哪个女的惦记上了?长得帅就是不一样啊,随便出个门都能捡到个满脸都是胶原蛋白的年轻小姑娘,还愿意死心塌地地跟你回家。干啥不顺水推舟收了她呢?省得还要另找地方住……”

    于是禾美美选择跟这个男人去了他的家。

    男神的体贴和周到,让禾美美忘了家里担心她的爹妈,安心地在男神温馨的居所里住了下来。白天做做吃的、看看男神特地给她借来的碟片、小说,一中名叫爱情的东西在她心里彻底地生根发芽、迅速发酵。

    男神叫贾玉,初二那天听他自我介绍知道的。禾美美当时还很兴奋地问:“贾玉?那不就是《红楼梦》里的贾宝玉少了中间一个宝字咯?”

    男人应了一声,结束了通话。

    禾美美感觉有点丢脸,小说上不都这么写的么?女方主动投怀送抱,男方肯定会受宠若惊地抱住女方轻|吻抚|摸。随即更加觉得男神可靠。这么可靠的男人,她一定要牢牢抓住。

    男人弯着嘴角浅浅地笑着,末了有意无意地蹭了一下她的肩,说:“那你今晚就住这儿吧,我去单位宿舍住。明天再过来看你。呀!看我,这几天公务繁忙,都没时间准备年货。我一个单身汉,平时也没逛超市的习惯,这样吧,今晚将就一下,肚子饿的话泡碗面吃。明天我买些东西过来,过年总要吃点好的不是?”

    禾家埠原先那个明珠商场关门倒闭后,重新开出的联合广场里就有好几家美容美甲店。不过美容院的投入成本太高,以她包里那点钱,买买器材都不定够。所以更看好投入低、来钱快的美甲店。

    禾美美被他和煦的笑容激得心头一荡,恋恋不舍地和他挥手道别。然后兴奋地迈向他说的会议室。一路不停地想:能主持会议的,不是国家单位的领导干部就是企业里的经理、老总。总之是boss级别的。不知道男神在哪儿上班,看他西装革履的,该不会是哪家的CEO吧?

    禾美美那一刻嫉妒得快疯了。难怪禾薇去了伦敦那么高消费的异国大都市,还给一家老小买礼物,还不是仗着兜里有钱。这钱哪儿来的?肯定是做生意赚的呗。如果只是三婶三叔给的生活费,哪可能人人都有份啊。攒下的生活费够给爷奶买双鞋子就不错了。

    大过年的,让她去哪儿找住的地方啊。

    报案?这种没凭没据的事,警察会管?

    “啊?哦,我包里的钱被偷了,因为、因为是和家人闹了别扭偷跑出来的,所以、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办……”如被邱比特的爱情之箭射中了的禾美美,扑闪着眼睛羞哒哒地看着男人说。

    再说禾美美,当天揣着她爹才刚收回来用做周转资金的七万五千块货款跑出家门后,坐上禾家埠至清市的大巴,打算去找她职高时关系还不错的同学。

    言归正传,男人浅浅地笑着,没有拒绝禾美美的请吃饭邀请。

    男人勾着嘴角,鄙夷地冷笑:“收后宫也是要看人的,她那样的,一看就是玩不起的,回头哭着闹着缠着我非要我娶她,岂不是亏到奶奶家了?”

    男人拿过她手机,输入了一串号码。

    禾美美的心再一次沦陷了。

    “小姑娘?”男人继续施放善意。

    初四的前一天晚上,男神叮嘱她锁好门窗、准备回单位宿舍时,禾美美抑制不住澎湃的心潮,扑进了他的怀里。

    一路上想着拿这点钱做点什么营生好。

    “贾、贾大哥,谢谢你!那个,等我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想请你吃个饭。你、你不会拒绝吧?”

    初四这天早上,男人一早就过来了,先是陪禾美美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然后开车送她去应聘公司面试,一路上让她不要紧张,平常心对待即刻。

    所以这次,禾美美干脆不说了,离家出走后,找同学合伙开个美甲店,等事业有成了,看她娘还有什么话说!

    “真的吗?”禾美美被男神夸得飘飘欲仙,娇羞地捧住脸,“我都没用什么护肤品。”

    原本还有些担心万一不能胜任他介绍的工作怎么办,这会儿无比坚定地打定主意:哪怕是辛苦的不能再辛苦的清扫工,她也干定了!因为是他推荐的,她不能让他失望。

    “地方比较简陋,你不会介意吧?”

    她甚至搞不清楚到底是在车上被偷的还是上下车时人多拥挤被偷的。想想还是算了吧,到了派出所,警察问她是哪里人、来清市干什么的,她要说是离家出走,还不得通知她爹妈啊。被她爹知道偷拿的钱眨眼工夫被偷了个一干二净,暴打她一顿那都是轻的。

    以己推人,禾美美越发肯定禾薇私底下有做小生意赚外快。至于什么生意,还用说嘛,和老爷子编的藤篾脱不了干系。不过她对藤编制品没兴趣,她更想做美容美甲一类的生意。

    但她一个人施展不开啊,譬如装潢、布置、接待……总得有个人帮衬吧。家里人又不支持。她娘希望她找个正经工作,方便日后谈对象。至于嫁去婆家之后,谁管你有没有收入啊,但谈对象前好歹得有份说得出口的工作。哪怕婆家不介意这点收入,有工作也比没工作更容易让婆家满意。

    男人似笑非笑道:“我总得观察一下她吧。万一中途和她家人联系,被她家人找上门怎么办?”

    “阿嚏——”

    蹲在下客车站的站牌下,禾美美抱着背包哭得稀里哗啦。

    男人显然愣了一下,继而勾了勾嘴角,眼底飞快地闪过一抹得逞的笑意,轻拍了拍她的背,柔声问:“怎么了这是?担心明天的面试?大可不必紧张,我朋友的公司,只要你真的愿意干,一句话的事。”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