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73章 荒唐
    今年的中秋,禾薇是肯定回不了家的,因此趁着周悦乐一行人来伦敦看她,事先给爹妈采买了不少礼物,托他们捎给交流生涯结束、已回京大念书的兄长,由兄长过节时带回家去。{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至于想好了要送贺老爷子、干姥爷等诸位长辈的红葡萄酒,考虑到入境华国随身携带不得超过两瓶,而顾绪他们自己也有酒要带,因此还是选择了托运。

    “听说前天是阿擎生日,圆圆也够皮的,订了个巧克力爱心蛋糕,外加11朵红玫瑰雇人送到他病房,护士们还以为是哪个爱慕者送去的,看阿擎的眼神可暧昧了。”周悦乐看禾薇盘腿坐在地板上,陪小笼包用大颗粒积木垒高塔,笑着说起来伦敦前贺大少那边的近况。

    禾薇闻言,脑子里不由浮现黑脸的贺少将,忍俊不禁地笑了:“我听圆圆说了。”还听说那个巧克力蛋糕最后造福了整个护士站。因为圆圆把尺寸定的很大,够护士小姐们一人一块的。

    “薇薇你呢?有送阿擎什么礼物吗?”陆言谨也坐过来,促狭地笑问,“怎么说也是整生日,要不是腿伤没好利索,贺老肯定给他办上几桌。不过照我看,阿擎根本不在意生日有没有办,他就盼着你的礼物。”

    禾薇羞涩地抿唇笑笑。

    周悦乐拿手肘碰碰陆言谨,打趣起禾薇:“肯定送啦,要不就是准备托我们带去。你没看到她罗列的购物清单,艾玛,密密麻麻一大张,比我那帮同事托我带的总合都多。”

    禾薇忙解释:“我那也是很多人的,不少同学知道我在伦敦,特地发邮件给我要我帮忙买了寄回去。”

    “那你的意思是,今年真的没给阿擎送礼物?难怪来之前去医院道别,那家伙闷闷不乐的。”周悦乐斜睨着她笑。

    禾薇其实知道原因,倒不是因为三十岁的生日礼物送没送,他才不是会计较这些的人。而是他想中秋节来伦敦陪她却被她拒绝了。

    忍不住向师傅和大姐吐槽:“……非说我不乐意看到他才不肯让他来伦敦,也不想想他那腿能不能下地,没到时候就下地,将来吃苦头的还不是他自个儿,真是被他气死了!”

    陆言谨和周悦乐听了她的吐槽,不禁笑了。

    “薇薇你肯定还不知道,阿擎可以下地走了吧?”

    “啊?”禾薇愣愣地抬起头。她还真不知道,之前从老爷子或是圆圆那儿获得的信息,都说主治医生还不允许他下地,说是最起码得等中秋过了再说,怎么突然间就能下地走了?

    “他该不会是硬撑着下地的吧?这不胡闹嘛!”禾薇陡然急上了火。手里的积木掉了都不知道。直到小笼包仰起头,好奇地看着她才发现,安抚地揉揉小笼包的头,捡起积木让他自己乖乖拼积木,她则四下找手机。

    “你先别着急,听我慢慢说。”周悦乐安抚地拉住她,“下地是经过主治医生复诊后允许的,不是阿擎胡来。他前段时间一直都很认真地按摩做复建,伤处的愈合很快,只要不是跑啊跳啊之类的高强度运动,短距离的普通行走已经没问题了。”

    陆言谨不知想到啥,忍着笑说:“昨天凌轩给我打电话,说是贺老听说他要来伦敦追媳妇,特地给他备了辆轮椅,说是走累了或是感觉不舒服立刻坐下来,别硬撑,不过遭到了他的嫌弃。”

    禾薇不知该哭还是该笑,那家伙那么要强,怎么可能会接受轮椅。在他看来,送他轮椅和诅咒他差不多了。好在是自个儿爷爷,出发点也是真心为他好,顶多发几句牢骚罢了。

    “所以你没听阿擎解释完就训了他一通,骂他不懂照顾自己,然后还气呼呼地把电话挂了是吧?”周悦乐问禾薇。

    禾薇羞愧地低下头,弱弱说:“我那不是不知道嘛。”

    周悦乐和陆言谨相视一笑,一个抱起小笼包,另一个借口去外头转转,给禾薇留了个充足的空间,好让她和远在京都的某人通电话。

    电话接通时,贺擎东正百无聊赖地瞪着天花板想心事,看到是宝贝媳妇的来电,眼底立马蓄满笑意:“宝贝?怎么这时候打电话来?想我了?”

    “才不是!”禾薇佯嗔道,“我只是来问问,你、那个、我寄给你的礼物收到了吗?”

    “没啊。”贺大少狐疑道,“你给我寄礼物了?不是说别寄了么,不出意外,我下个月底肯定能去看你了。”

    禾薇抽了抽嘴角,没收到就对了。因为她去邮寄的时候,海关方面贴出了个延期通知,说是受台风影响,运件抵达日期会比预期晚上一周左右。

    所以说,做错事或是说错话,事后想要主动求和,没话找话也是件很尴尬的事。

    好在贺大少根本就没和她怄气,媳妇儿能打电话来,他就很开心了,阴霾一扫光,含着笑柔声问:“怎么了?听上去闷闷不乐的,你师傅、大姐她们去看你了还不高兴?还是说,你更希望我去陪你?乖啊,很快就能见面了,再忍忍。”

    禾薇:“……”

    前面的还算正常,后面两句听着怎么就辣么让人脸红耳臊啊。

    清了清嗓子,问起他的复健情况。

    媳妇儿跟前不敢再有任何隐瞒的贺大少,立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秉明道:“最近几次复健,医生说效果不错,就是时间上还需要注意。反正往返机场都是车子送,机场里头也走不了几步路,宝贝你就让我中秋去看你吧。你看你哥回来后,那边就剩你一个,过团圆节哪能没有人陪嘛。那天爸妈打电话问我情况,我说中秋前差不多能飞伦敦去看你,可把他们高兴的,当即就说寄些你爱吃的零嘴过来,让我捎给你。你看我要是不去,岂不是言而无信了。那今后他们还敢信我啊,那可不是别人,那是丈人丈母娘,最不好得罪的,媳妇儿……”

    禾薇噗嗤笑了。

    贺大少再接再厉:“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争取中秋前一天到你那儿,不管中秋节你们放不放假,我都陪你,哪儿都不去。”

    “嗯。”禾薇眉眼含笑,爽快地应道。

    于是,第二天,贺老爷子来医院,看到了精神面貌和前一天俨然不同的大孙子,就知道肯定是大孙媳妇同意他飞伦敦了,忍不住笑骂:“瞧你那点出息!”

    贺大少不以为意地挑挑眉,无视老爷子戏谑的眼神,一样一样罗列出国要带的东西。老爷子扶额,回头对小李碎碎念:“瞧瞧、瞧瞧!真是有了媳妇忘了爷。”

    贺擎东握笔的手一顿,抬眼问:“爷爷,要不你跟我一块儿去伦敦吧,听薇薇说她住的公寓对面就有酒店。住宿、出行都挺方便的,不如趁这段时间还不冷,出去玩几天?”

    老爷子才不要做这么大的灯泡咧,挥挥手杖说:“你追媳妇,老子跟去干啥?不去不去!再说了,曜南俩口子中秋要回来,平调的事还没搞掂,我要是不在家,你二婶又该叨叨了。”

    说到这个事,贺擎东也只有皱眉的份:“曜南自己怎么说?毕竟是他的工作,总不能事事都由二叔决定。”

    “要没那件腌臜事,他倒是想在南城多锻炼几年,可惜……”老爷子无奈地摇摇头,叹了口气,“你二婶就是个窝里横,在家骂这个、责那个的,到外头连个屁都放不响了。让她私底下把那女人的事解决了,别留下后顾之忧,她倒好,钱花出去了几万,回头哭丧着脸找我说人跑了,还没做人流手术呢就跑了。要是我自个儿闺女,一棒子就挥过去了。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不怕别的,就怕日后蹦出个私生子、私生女啥的,曜南的前程就彻底毁了啊。你在医院里不知道,老郑连襟家的外甥啊,前阵子就碰上了这档子事,才刚升上少校,屁股还没捂热呢,不知打哪儿冒出个私生子,这不给政敌送把柄么,军衔是肯定撤了,军职能不能保住还是个未知数,真怕曜南将来也这样,偏你二婶一点意识都没有,还在那儿一个劲地叨叨说胡慧不会生、干脆让那个女人生下来得了,你说气不气人?真是头发长见识短……”

    贺擎东听后若有所思,眯了眯眼问:“爷爷,你说会不会是二婶故意把人放走的?”

    “咦?”老爷子一愣,猛地一拍大腿,起身道:“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不行!我这就回去问问她,老二这媳妇脑袋不晓得是被门夹了还是被驴子踢了,别人家避之不及的祸事,她愣是要揽上身,真是个蠢妇、蠢妇……”

    老爷子风风火火地奔回贺宅,叫来贺爱国俩口子一盘问,果然,罗美萍瑟缩了一下肩膀,吐露了实情:“我那不也是没办法的事嘛,爸你看胡慧到现在都还没反应,南南又是个死心眼的,认定了她就不肯再换人,这不是让我们老贺家断后嘛,我……”

    “什么断后?”老爷子手杖一扔,瞪眼怒道,“什么时候咱们老贺家就曜南一个娃了?阿擎、小西、小北还有圆圆他们都不是老贺家的人吗?你这是什么话!”

    “不、不是这个意思,我意思是说……”

    罗美萍结结巴巴的,心里呕得要死,她哪晓得事情会搞到这个地步啊,也没想到朱敏那臭|婊|子竟然会反将她一军好吗。

    她起初的用意很简单,先给朱敏一笔钱,让她躲到南城乡下,安安耽耽把孩子生下来,然后再给她一笔钱,把这孩子抱回贺家。怎么说也是曜南的种、二房的孙子,将来胡慧要是能怀上,正室所出的孙子自然喜欢,可若是怀不上也不愁二房无后了。

    谁知朱敏拿到钱后,竟然甩开了她派去监督的保姆、偷摸溜走了。如今也不晓得怎么个情况,到底是生下来了还是流掉了。真是白瞎了花出去的三万块。

    见丈夫黑着脸、完全没有帮腔的意思,罗美萍心头不由得发慌,忙向老爷子解释:“爸您看,我们二房就南南一个孩子,他要是没后代,岂不是……”

    “荒唐!”老爷子彻底怒了,“你当现在还是旧社会啊,家里娶一个、外头养一个,什么红旗不倒、彩旗飘飘的,亏你还是党员,你的觉悟呢?你的政治素养呢?全他妈喂狗了啊!你也是,”矛头指向贺爱国,“你媳妇胡来,你也跟着胡来?不知道?那你倒是管管啊,你知不知道你媳妇这么做,不仅毁了曜南的前途,咱们老贺家也可能完蛋?”

    “爸,这事儿我真不知情,回头我好好查查,你放心,不会让郑老家那样的事发生在我们老贺家的,您别生气了,身体要紧……”

    听丈夫这么说,罗美萍也知道自己这回恐怕是真的好心办坏事了——原想着给儿子留个后的,却不想反而给儿子扯后腿了,嘤嘤地哭道:“爸——对不起对不起,我糊涂了,这事是我不对,您快想想办法救救南南吧,我和爱国就他这一个孩子,好不容易把他拉扯到成家立业,不能因为我的过错毁了他啊……”

    这时候倒是知道错了。贺老爷子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可终究是老贺家的孙子,做不到见死不救。最后,还是和贺爱国一样的想法,把贺曜南平调回京都,出于低调考虑,先把他放猎鹰团里过个渡,等这件事平息了,再从长计议。

    罗美萍这下没话说了,儿子平安才是最重要的,旁的都是浮云。

    可胡慧有意见了。私底下朝丈夫抱怨:“爸也真是的,他那么多战友、同僚,怎怎么连你这个亲生儿子都安置不了?非要把你放猎鹰团的后勤部门里去,还一点职务都不给,这哪是平调嘛,分明是降职……”

    “你就少说两句吧。”贺曜南扯扯领口,闷声打断妻子的喋喋不休,“我觉得能在大哥手下做事挺好的,起码安心,不怕被人穿小鞋。”

    胡慧噎了噎,心头涌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她这丈夫别的都好,就是太过安逸。本来就比贺擎东弱一档次,这下更没地位了。原本盼着丈夫三年升两级能博老爷子一笑,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真真恨死了朱敏那个贱女人。(未完待续。)</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