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34章 贺少PK已婚男:抹汗

正文 第634章 贺少PK已婚男:抹汗

作品:穿越婚然天成 作者:席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订婚仪式圆满落幕。w w w .longtanshuw.c o m

    贺擎东噙着笑,收妥有证明人、双方长辈、介绍人、以及他和禾薇都签名盖印的婚书,挽着未婚妻接待起到场的亲朋好友。

    “擎哥,恭喜恭喜!”石渊和徐海洋两对活宝举着香槟,笑嘻嘻地围过来,“誓词的那个创意太棒了!一定是嫂子想出来的吧?”

    “那还用说!”徐太子护着大肚子的妻子也过来凑热闹。

    贺擎东俊美一挑:“谁说一定是我老婆想的,我不行么?”

    徐海洋等人闻言,嗷嗷地起哄:

    “真的假的啊?”

    “我去!擎哥居然这么有浪漫细胞!”石渊哀悼口袋里那还没捂热的赌注。

    “冤大头你输了!”顾绪眯着细长的狐狸眼,笑瞅着石渊说,“我记得就你一个人言之凿凿地说这个创意是小禾想出来的,阿擎为搏美人笑,不得不配合,还说录音的时候没准是黑着脸的”

    “哎哎哎绪哥、顾老板咱们好歹也是兄弟,你这么出卖我真的好吗?那赌注哎哟喂!擎哥擎哥,悠着点!我错了!错了还不行么,以后绝不拿您和嫂子下注,嘤嘤嘤擎哥你那拳头太刚硬,一拳下来要我命”

    “哈哈哈哈”

    笑闹声中,喜宴开场。

    贺大少陪媳妇来到怡薇居的主楼客厅换礼服,趁机偷了个香。

    “累不累?要不换平底鞋吧,左右都是自己人。”

    蹲下身给媳妇儿脱鞋时,发现她白皙的脚丫被细高跟摩起了红痕,心疼地想把鞋子扔了。漂亮有啥用?一切伤害宝贝媳妇的都是敌人!

    禾薇并没打算继续穿这双,只是看到男人满脸不悦地瞪着手里的鞋子,不由好笑,指指茶几旁的鞋盒,“穿那双吧。”

    贺擎东长臂一勾,把鞋盒捞到了眼前,打开一看,“怎么还是有跟的。”

    “这点跟不打紧啦。”禾薇在他颊边亲了一口,柔笑着安抚心疼她的未婚夫,“而且就是为这身衣服搭配的。”

    她指的是现下刚换上的这套敬酒晚礼服,浅粉红的立领镂花珍珠小礼服,搭配白底镶钻的粉红蝴蝶结小高跟最合适不过。

    “还是你觉得这身礼服也不好看?”

    问话的时候,拿俏眼斜睨着他,勾得贺大少欲火上涌。

    无奈外头已经有人在敲门提醒他们了,大概是要他们出去敬酒,只得克制住狠狠将她压在身下缠绵拥吻的渴望,聊表慰藉地轻吮浅啄了几口,哑声回道:“宝贝儿穿什么都好看,不穿更好看。”

    禾薇两颊飞红霞,却也忍不住笑。随即帮他整了整左衣领上的胸花,挽上他胳膊,笑盈盈地说:“走吧!贺先生!”

    “遵命,贺太太!”

    门外传来群那帮死党们的哄笑。

    “我说,你们还订什么婚呀,干脆结婚得了呗!”徐海洋促狭地打趣推门出来的小俩口。

    石渊搭着他肩,皮皮笑着和他一唱一和:“订婚结婚一起办,今晚就来闹洞房。”

    “你们俩真是不怕死。”顾绪在后头幸灾乐祸。

    徐太子:“快看快看,阿擎快暴走了。这俩傻小子,变相糗他老牛吃嫩草呢,一会儿有的他们受”

    果不其然,起哄得最起劲的两人徐海洋和石渊,被贺擎东灌得烂醉如泥,完了还抱着怡薇居外的树干,跳了一段**辣的钢管舞,被各自的媳妇哭笑不得地拖去客房家法伺候了。

    由于来的宾客数量超出了计划,怡薇居的客房显然不够用,贺擎东干脆派车把长辈们送去了附近的温泉山庄,怡薇居这里就剩下徐太子为首的一干死党,外加禾薇的几个朋友。

    贺老爷子陪郑老去温泉山庄感受秋季温泉的舒逸,走之前神秘兮兮地塞了一包东西给大孙子,说是那啥之前服用,包中包生。

    郑老也跟着打趣:“你爷爷盼曾孙盼好久了,你就给他生一个呗,省得他老跑我家跟我抢胖小子玩。”

    正拉着闺女叮嘱的禾母耳尖地听到了,担心地问闺女:“怎么?阿擎爷爷催着你们生孩子啊?那怎么行!结婚还没办呢,先怀孕怎么行!而且你才上大一,学校能同意吗?到时把你开除怎么办?”

    禾薇安慰她:“爷爷那肯定是玩笑话,妈你别当真了。”

    “可万一”

    “哎呀没有万一,我还没到婚龄呢,没领证之前,我肯定不生,妈你放心吧,啊?”

    好不容易送走一大拨不放心的长辈,贺大少打横抱起未婚妻,直奔主楼。担心高跟鞋穿久了,嫩脚丫受伤。

    “天还没黑啊阿擎。这么早就急着入洞房?”没了徐海洋和石渊,顾大老板挑大梁,双手握成喇叭状,高声笑喊。

    贺擎东一个趔趄,差点把怀里的媳妇儿摔出去,惹来更加欢乐的哄笑。

    趁大伙儿笑得正起劲,贺大少眸光一闪,不动声色地抱着媳妇进了屋,一个回旋踢,成功地关门落锁。

    屋外的人本来还想跟进去打趣打趣小俩口什么的,见状,笑得更起劲了,拍门板、捶廊柱,笑得停不下来。

    贺擎东在屋里深深抹了把汗,琢磨着下次办婚礼,要不要事先做好准备,仪式一完、带着小妮子落跑算了,已婚男人的恶趣味简直可以用“恐怖”两字形容,谁让他们的婚礼已经成过去式,闹得再凶也不怕报复。

    禾薇笑倒在沙发上。贺少将竟然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坏丫头!”贺大少腹诽完毕,走过来坐到媳妇儿身边,帮她脱掉鞋子后,拉她坐到自己腿上,然后将脸埋在她馨香的颈窝间,深吸了一口气,“真香!早就想这么抱着你了。”

    禾薇听出他言语间的疲惫,这家伙前天晚上半夜了才从驻地赶来,昨天又陪着她试礼服,还要帮忙招呼老家的亲戚,今儿一早又载着她去做头发,想想确实累坏了,任他搂着,伸手替他按压太阳穴:“要不去冲个澡睡个午觉?晚上是不是还要聚餐?”

    “嗯,温泉山庄那边都订好了。咱们六点之前到就行了。”贺大少说着,轻松托起她的翘臀,抱着她往楼上走,“冲澡睡午觉,你陪我。”

    回答他的是不痛不痒的粉拳。

    订婚相对结婚来说,还是轻松的,一方面宾客不多,就男女双方亲近的亲戚朋友,再就是流程不及结婚复杂,喜糖和回礼在礼仪结束后,就送到了宾客们的手上。

    中午的宴席一过,订婚仪式就算圆满结束了。

    只不过考虑到女方家路途遥远,对京都又不熟,因此男方这边又特地多安排了两天的游程由贺迟风俩口子作陪,带着禾家这边的亲戚,玩了几个京都的标志性景点,享了几顿极具北方特色的美食,直到七号中午,才送他们去机场。

    禾曦冬也背着妹妹的喜糖、回礼,回法兰西继续他未完的交换生生涯。

    梅子和夏清一块儿陪禾薇来送行,逮着他问:“我的小龟呢?”

    禾曦冬摸摸鼻子:“在宿舍呢,托人看着。”

    梅子鼓了鼓腮帮子:“干嘛不带回来?我现在有时间照顾它了,你应该还给我了吧?”

    禾曦冬索性装傻:“啊,我不知道你会来参加薇薇的订婚,所以”

    梅子忍不住翻白眼:“你就编吧!薇薇早告诉我了,你知道我和清清都会来。我就差给你个电话,让你记得把色色带回来”想到一个事,梅子皱起秀眉,“对了!色色体内是不是被植入芯片了?我听同学说,没植芯片的宠物不能带出国的。”

    “嗯,不过这对它的生活没影响,你不要担心。”禾曦冬见手续办好了,抓起书包就往安检通道冲,“哎呀时间有点紧,我该进去了!你们也早点回去吧!莎哟哪啦!”

    “混蛋!”梅子冷不丁爆粗口,追着他跑了几步,大声喊,“我还有事没交代呢,多在色色跟前提提我啊,别到时候回来把我这个正宗主人给忘了”

    禾曦冬一路倒跑着,痞痞向她飞了个吻:“宗主在上,忘不了!”

    “噗”

    站一旁看戏的禾薇和夏清憋不住喷笑。

    梅子反而更担忧了:“薇薇,你哥一直都这么的呃,不正经吗?色色跟他住了这么久,你说会不会被带坏啊?”

    禾薇和夏清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送走二十四孝好兄长,禾薇三人乘摆渡车回到国内航站楼,禾家的亲戚聚在这儿等飞机。

    “其实我们又不赶时间,婉芬和建顺不也是自己的生意,关门几天谁来说你们?干啥不多玩几天呢?好不容易来一趟,才玩这几个景点,回去别人要是问起,这也没去过、那也没去过的,感觉挺那啥说来说去,男方还是不够大方呀”

    周彩芬因为喜糖、回礼的事,从五号下午和禾母闹别扭到现在,临上机,又拉着弟媳妇说起酸话。

    事情是这样的,喜糖是按人头给的,一家几口人就几盒喜糖,不管来没来回礼则是出席的宾客才有。除非是礼金送了人没来,譬如知悉禾薇订婚提前几天送上贺礼的陶掌柜、赵世荣以及老吴俩口子,前两者直接把礼金打到了禾薇的银行账户,后者是让禾父禾母转交的。人没来,送的礼金却比禾母娘家的任何人都多,禾母一直都记在心上,生怕闺女忘记,到京都那天就先把他们几人的回礼收拾好了。

    周彩芬见同样没来参加订婚宴,别人有有回礼,自己老公、女儿、女婿却没有,不禁怨起禾母胳膊肘外拐:“同样没来,还分什么三六九等。你还是周家人呢,胳膊肘老是朝外拐,难怪爹妈提起你就叹气”

    禾母气乐了:“这规矩又不是我发明的,别说我了,你家燕燕吃对象饭的时候,没去的亲戚难道有回礼吗?哦,我差点忘了,你那会儿的回礼就一条被单,我那块还被你拿去送别人了,说是回头补给我的,到现在都没补,你不提我差点都忘了”

    周彩芬气得鼻子都歪了:“那喜糖呢?明明是按人头分的,我家还有小宝呢,你咋没算在内?”

    禾母这倒是真的忘了,装喜糖的时候下意识地只算了大人,像禾老大家,她也没把禾刚家的妞妞算在内,得!算她理亏,把喜糖补上吧。

    可饶是如此,周彩芬依旧不满意,逮着机会就和弟媳妇咬耳朵。

    禾母翻了个白眼,恨不得飞机马上开,一到清市就分道扬镳。

    贺擎东陪着禾父在边上聊天。

    “爸,今年过年我和薇薇带你们去南方的小岛玩几天,不出意外,咱们腊月廿八出发,初六回来,你看成吗?妈那边我和她简单提过,回头你再和她说说,不用带很多,春夏衣物带几身,再一些常用的生活用品就行了,别的我和薇薇会准备。”

    孤岛的改造计划已近尾声,过年前肯定能完工了,趁接下来几个月任务不紧,贺大少决定继续在丈人丈母娘跟前刷好感。

    禾父担心贺老爷子不会放行。订婚头一年就陪女方娘家人过年去了,有这道理的么。

    贺擎东安抚地笑笑:“爸放行,爷爷也会和我们一块儿去。左右是自驾游,只要游艇坐得下,咱们都去。”

    正和贺家小叔探讨股市行情的禾二伯,这才知道老三家这个毛脚女婿,竟然还会开游艇,别人家自驾游是开车,他是开游艇是自驾游。回到禾家埠后,猛发感慨:“老三真的熬出头了,挑的女婿条件这么好,游艇诶,我上回在报上扫到那么一眼,说是很普通的都要一千万上下,他那艘还是豪华版的,啧!”

    禾美美这时开始后悔,怎么没让她娘去京都参加禾薇的订婚呢,她娘去了她也跟着去。订婚宴上肯定有男方的兄弟或朋友,都说天子脚下,随便扔块砖,就能砸到个富二、官三、军四代什么的,总之有钱人一抓一大把。她和禾薇尽管闹得不怎么愉快,可到底是堂姐妹,这么好的资源,这么好的机会,禾薇好意思不给她介绍?

    禾大伯娘也在后悔,当初就不该让闺女退学,不退学说不定现在已经熬成大明星了,成了明星,条件好的男人还会缺吗?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