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29章 吃了?吃了!
    禾薇在车上颠着颠着就睡着了,模模糊糊间感觉到车子停下来,依稀听见贺少将在她耳边说“到家了”,却还是困得睁不开眼。~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贺擎东心疼得不行,干脆把其他东西先留在车上,下车绕到副驾驶门前,解开她的安全带后,一个公主抱,稳稳地将她抱在怀里,大步往业主专用的客梯走,边柔声哄道:“想睡再睡会儿,我抱你上去。”

    禾薇觉得不合宜,强撑开千斤重的眼皮,挣扎着想下来。结果被他拍了两下翘|臀,还说什么“乖乖别闹”,完全当她小伢儿哄嘛。

    瞬间觉得自己发烧了,全身无力不说,脸红耳赤额头烫,若是来俩鸡蛋,没准能一边一个煎熟了。索性往他怀里钻了钻,由他去了。被其他业主碰见,出糗的也不会是她。

    到家后,贺擎东原本想送她去床上睡的,结果小妮子非要先泡澡,说是会操表演,搞得身上又是灰又是汗的,不洗不敢去床上睡。

    贺大少只好由她,放好水、调好水温,又把干净的浴巾、睡袍放在伸手可及的架子上,不止一遍叮嘱:“泡得差不多了就起来,别感冒了,我下去把车上的东西提上来。钥匙我带了,你洗完直接去床上睡,记住没?”

    “YESIR!”禾薇俏皮地向他行了个军礼。

    贺擎东宠溺地捏捏她脸颊,帮她带上浴室的门,下楼去扛行李了。

    路过卧室时,想到宝贝媳妇儿那点不算严重但也不容忽视的小洁癖,干脆先她一步把床上用品换了一套干净的,原本铺在床上的床单、被套、枕套被他团吧团吧扔进了洗衣机,按说明倒了一瓶盖无菌洗衣液进去,定了时自动漂洗。

    禾薇等他走后,先放出自动清扫机,让它挨间屋子、挨个角落地清洁,这才脱掉衣服坐进按摩浴缸,挤了些“悦然”的芦荟精华泡泡浴液,趴在浴缸沿上,有一搭没一搭地玩着轻盈的泡沫,享受清爽舒缓的泡泡浴。

    贺擎东把后备厢里的东西全部提回家,行李箱暂搁一旁,不急着整理,先紧着食材处理。虽然他让老魏往剖洗干净的鸡鸭箱里放了不少深度冷藏的干冰,可半天下来,军训基地那儿又是露天停车场,干冰恐怕早化了。

    幸好老魏有先见之明,除干冰之外,还在保鲜袋扎紧的鸡鸭上头铺了一层普通的冰包,坚挺到现在总算没让肉类变质。

    贺擎东想了想,今晚还是炖老鸭汤吧,杨婶晒的笋干冰箱里还有不少,再切几片长白山的天麻,给小妮子去去火、除除湿。明早走之前再把鸡汤煲上,让她中午或是晚上回来喝。

    选好今晚要吃的菜,除了老鸭汤,另外再弄几个蒸菜(开放式无烟厨房,炒菜伤不起),好在小俩口对吃的不怎么挑剔,蒸菜、凉拌菜做的好味道也很不赖,譬如鲜美的鳕鱼清蒸、老火娃娃菜、菌菇松仁茄鲞、南瓜泥蒸蛋……完了再拍个黄瓜、整个桂花糖醋藕片、拌个生菜紫甘蓝沙拉,莫说三个人,六个人吃也够了。其他菜该冷冻的冷冻、需冷藏的冷藏,分门别类归整好。

    把老鸭焯水煲上后,贺擎东洗干净手,去卧室看小妮子,担心她这会儿睡太久,晚上该睡不着了。明天据说正常上课,以小妮子的性格,没事让她请假在家休息指定是不愿的。可晚上睡太晚,明早起不来,作息又该紊乱了。

    孰料,整洁的卧室里竟然没看到她,贺大少心头一紧,迈开步子转身往浴室走,门一推,就看到小妮子裹在一团团洁白的泡沫丛中,趴在浴缸沿上呼呼睡得正香。

    松气之余,又心疼得无以复加。这得是多么大的运动量啊,才把人累成这样。

    每次见面或是电话里问她都说不累,还挺轻松。坏丫头!居然学会撒谎了。早知会累成这样,直接替她申请免军训了。也省得沾上那起子糟心事。

    贺大少心里把军训基地那帮应了他会好好照顾小妮子的上至负责人下至教官骂了个狗血淋头。可这会儿骂得再狠都没用,军训都结束了,把人洗干净抱去床上才是正事。

    好不容易把人从满是泡泡的浴缸里捞起来,低头看看被泡泡沾湿的T恤,贺大少好想发个求助帖到论坛上——问如何把一个睡得七荤八素、浑身还沾满沐浴泡泡的全果美人儿,安全送达床上而不起生理反应?在线等!挺急的!

    后来,他干脆把身上的衣服全脱了,放掉浴缸里的泡泡水,拿蓬蓬头给两人冲了个温和的清水澡,赶在小妮子彻底苏醒之前,拿浴巾裹住男人的关键处,大步流星地把人抱到卧室。

    “你、你回来啦?”禾薇被他捞在怀里冲清水澡的时候,就已经醒了,只不过还有些迷迷糊糊的,眼睛怕进水一直闭着,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害羞,身上可是连块浴巾都没。尽管两人不是第一次在浴室裸裎相对了,可还是觉得羞。

    直到被他擦干身子抱上床,捞过丝绵被覆在身上,习惯性地卷成一个蚕茧,才睁开眼看他。

    贺擎东见她眼神左躲右闪的,就是不敢看自己,心下好笑,突然想逗逗她,故意摘掉系在腰间的浴巾,拿在手里随意擦了几下,然后站在衣柜前找家居服。

    “你上次给我买的那套薄棉睡衣放哪儿了?记得只穿过一次。”贺大少睁眼说瞎话,明明那套睡衣就在他面前。

    禾薇避开男人赤果的关键部位,指指衣柜中间说:“应该就挂在那儿啊,你手肘的位置。”

    “没有。”

    “不可能啊!”搬家那天,两人的衣服都是她整理的啊。他那套桑蚕丝的居家睡衣,分明就挂在中间那一档。

    “真没有。是不是记错了?”贺大少忍着笑,面上一本正经。

    “应该不会啊。”禾薇艰难地裹着丝绵被爬下床,一蹦一蹦地来到衣柜前,费劲地钻到他前面正要帮忙找睡衣,忽然被他扯了一下,丝绵被滑下一半,露出了雪白的小香肩。

    看她手忙脚乱的样子,贺擎东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

    禾薇不敢正视他完美的倒三角身材,一边裹被子一边左右四顾,蓦地发现那套他说找不见的睡衣,就挂在她说的那个位置。

    “你故意的呀!”

    搞半天逗她玩呢,禾薇跺脚又叉腰,赫然忘了身上裹着的是如丝般顺滑的蚕丝被,双手一叉腰,被子一滑到底,不着寸缕的娇躯红果果地袒露在他面前。

    羞红着脸赶忙蹲下身去捡被子,只觉身体一轻,被他抱了起来。

    这下两人是彻底地裸裎相对了。

    在浴室就已经有生理反应的他,决定不再克制自己。

    这里是他俩共建的小家,金秋十月又准备订婚,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

    轻柔地将她放置于大床中央,浅藕红的丝质床单衬得她如玉的肌肤更加白皙、柔嫩,仿若一朵悄然绽放中的白玉玫瑰。

    “宝贝,想要你,想的我这儿痛。”他支着手肘躺在她身侧,另一手拉起她小手,一路摸索直至来到肿|胀难忍乃至发疼的鼠蹊部。握住她微凉的小手,覆上他高耸的火烫,舒服得他长出了一口气。

    能忍到今天,他觉得自己的定力能和寺庙里的和尚一较高下了。

    禾薇同样在克制,克制着浑身的羞意,当小手在他大掌的引领下,触到火烫的无法用言语形容的一柱擎天时,整个人仿若火在烧。

    “贺……”

    “我在,宝贝。”

    伴随着因勃|发的欲|望而显得喑哑的嗓音,贺擎东低下头,缓缓贴近她,火热的唇从饱满的额头开始,一路膜拜,途经笑时弯弯的蛾眉、睫毛颤颤的杏眼、翘挺秀气的鼻子、因害羞而艳若桃李的粉颊还有害羞时总是最先羞红的耳朵尖……

    最后,温柔不失霸气的热吻,准确无误地膜拜至坐检阅台上看她会操表演时就想搂着她狠狠吻上一番的樱桃小嘴,顺利解救了被她不自禁咬住的下唇。

    缠绵悱恻的拥|吻,两人以前也有过,甚至还有比这更激烈的。但无论过程是怎样的激|情|四射,每到最后总是以贺大少的冷水澡收场。

    甜蜜完了泼冷水,简直不能更心酸。

    因此在接收到来自小妮子全心全意的信任和交付时,贺大少四肢百骸都在唱歌。

    舒畅——欢愉——欢愉——舒畅!

    如此循环往复,完成一首激昂高亢的曲子,双双攀上绚丽的高峰。

    要不是念及她是初次,恐难承受他强烈的需|索,他真想让小擎东彻夜埋在她身体里,敞开肚皮享用“软玉温香”这道美餐。

    想到美餐,一脸餍足的贺大少扒扒头发,伏在她身上懊恼低哼:“老鸭汤还在灶上。”

    “那还不快去!”禾薇无力地捶他。

    沙哑的嗓音、酸疼隐感不适的下|身,感觉这具身躯不像是她的一样。

    “呀!不是说圆圆要来吃晚饭,几点了?”猛地想到这个事,禾薇撑着酸软无力的躯体四下找手机,手机没找着,倒是在床对面的梳妆台上看到了大姐送她乔迁之喜的洛可可风格工艺小座钟,看清时间,惊得差点滚下床,拼命捶男人的背,“都六点了!圆圆肯定回学校了,没准打过咱们电话了,你赶紧拿手机看看啊……”

    “好好好,你别急,我去找手机。”贺大少在心里叹了一声,早知就不让堂弟来家里吃饭了,这不自找苦吃嘛。可答应了媳妇儿又不能反悔,只得认命地起床穿衣服。

    “你再躺会儿,我去看看老鸭汤干了没有。干了就和圆圆说,让他……咳,明天过来喝鸡汤吧。”

    禾薇好气又好笑,抬起脚丫子,往他精壮的大腿上踹了一脚。可惜力道不够,气势也不够,八成连挠痒痒都算不上。

    贺擎东转身睇着她笑,手里拿着恩爱前逗她没找着的蚕丝睡衣,凑过来又想吻她,禾薇咻得拉高被子挡住脸,“快穿衣服啦!”

    贺大少愉悦大笑,在她头顶亲了两口,慢悠悠地套上睡衣,拍拍她头说:“行了,别蒙着脸了,我去给你拿点吃的。”

    “我不饿,你先给圆圆打电话。”禾薇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

    “好,我这就去给他打。”

    媳妇儿的命令大过山。

    贺大少领命而去。不过出去之前,飞快地附到她耳边温柔表白:“宝贝,我爱你!”

    禾薇粉红的耳朵尖颤了颤,倏地染成了深红色。裹着被子从大床这头翻到那头,加速的心跳和每个细胞,都在表达她的欢欣。

    ……

    倒霉的贺许诺,吃到他老大允诺的鲜美大餐时,已是晚上七点半了。

    “姐怎么不出来吃?睡了吗?”圆圆啃着酥烂的快认不出是鸭腿的老鸭腿,好奇地往卧室方向望了望,“不会是从回来睡到现在还没醒吧?”

    “嗯。”贺大少淡定地扒着碗里的饭,才不说小妮子是在他来之前、喝了一碗老鸭汤、吃掉一碗大半碗百米饭才睡下的。

    倒不是难为情,而是,小妮子坐梳妆镜前梳头发时,发现了被他啃肿的红唇以及雪白的脖颈上布满的星星点点的草莓印,坚持不肯出来吃饭了,说是圆圆那鬼灵精,肯定会猜到刚发生了什么事,本想什么都不吃、直接躺下装睡的,被他哄着多少喝了点汤、吃了点饭,无奈地看她躺下装睡。实际上根本不用装,躺下不到几分钟就睡着了。可见,他真的把她累惨了。

    “军训强度很大?”他喝了一碗老鸭汤就喝不下去了,炖过头的鸭汤,味厚得要死,亏得小妮子半口不剩地把一碗鸭汤喝完。一会儿削点水果给她放床头柜吧,半夜说不定会渴醒。

    圆圆却喝得很欢,味厚的另一重意思就是香啊,这么浓香扑鼻的鸭汤,他老久没喝到了。尽管军训才半个月,感觉上却像过了半年。不过强度?

    “我感觉还好啊,哦,你说姐她们那个排哦,那是她们想要争第一啦,每个晚上都会抽时间去操场上训练,搞得比当兵的都严肃,不过这次加分,姐她们肯定拿定了,还没正式开学就赚到6学分,羡慕死一大帮人……”

    后面那些,贺擎东就懒得听了,起身往卧室走,“吃完饭把碗筷洗了。门口那箱东西是给你的。走时记得带上门。”

    悲催的圆圆被老鸭汤呛到了,仰天哀嚎:“不是吧老大!还没吃完就赶我……”(未完待续。)</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