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93章 贺少:爷喜欢被媳妇依赖

正文 第593章 贺少:爷喜欢被媳妇依赖

作品:穿越婚然天成 作者:席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想法当然没有。龙?坛?书?网M.longtanhshuw.com

    说实在的,周婶收到禾薇寄来的材料包,并听女儿念了禾薇在信上说的关于想在崇临开家拼布手工店、并雇她和另两位一道去福利院做过衣裳的小姐妹做店里的长期帮工,高兴的泪花儿都出来了。

    可开店的前提投入不少,禾薇又是个在校学生,周婶难为情地问:“薇薇啊,你别怪婶子说话难听,这开店可不是小事儿,你跟家里讲清楚了吗?万一……我是说万一,亏了或是赚不了多少,你这么多心血花下去,岂不是……”

    禾薇笑着接过话:“婶子,这个您放心,开店的资金我都准备好了。不止我,还有我两个姐姐投资入股、无条件支持我。至于开起来之后盈亏如何,还得靠咱们努力不是?任何生意都有风险,前期准备足了、后期努力过了,要是还扶不起只能说明我不是这块料,咱们另外再找合适的机会。”

    听禾薇这么说,周婶心里那块不安的大石彻底落地,爽快地应道:“那成!婶子跟你干!一定把店看好了!”

    敲定了开店的事,接下来就是选址了。

    周若蕾像找到组织似的、叽叽喳喳说了刚才跟家人商讨的始末,完了让禾薇做裁判:“薇薇姐,你说开哪儿好?我觉得校门口挺有市场的,我哥非说热闹地段才有生意。”

    禾薇笑着说:“我就是为这个事来的,计划在这儿待三天,咱们去实地考察一下怎么样?”

    周家娘仨没人反对。

    禾薇来之前,上网搜索过崇临市地图,哪块区域是黄金地段、哪条街道人流最旺心里大致有个底,但毕竟是“纸上”看来的,具体如何,还得切身体验了才清楚。

    况且网上的论断大都是台风前的,台风后怎么样还是个未知数。所以实地溜达一圈是最快最好的法子。

    可周家没车,禾曦冬开来的是他爹的那辆suV,虽说比一般小轿车宽敞的多,后排坐四个人没问题,却也只能坐四个人,加上前排两个座位,最多能容纳六个成年人。

    最后,周婶没去,让儿子闺女跟去给禾薇一行人做向导。

    先去了周若蕾的学校。离廉租房不远,穿过一条往返两车道的梧桐路,就是小学的校门了。附近店面确实不少,许是才初六、学生们还在假期,大部分店门都关着,但从招牌上可以看出经营内容,大体有书店、文具店、自行车店、冷饮店、水果店,全场两元或是五元的杂货店、廉价的化妆品店等等。

    但看路上往来行人很少,加上道路两旁掉光叶子的梧桐树,总给人一种萧条的赶脚,禾薇默默打了个叉。

    “去春雷街看看!”

    禾薇小手一挥,上车直奔崇临相对来说最热闹的春雷街。

    一比就知道梧桐路那一带有多冷清了。

    同样是初六,春雷街两旁的店面就没有一家是不开业的。街上人头攒动,太阳好,大家都出来逛街压马路顺带买些礼物回去。

    不过热闹的街区租金必然也贵。

    果不其然,禾曦冬找了家小卖部买饮料,顺便问店主这一带租金多少,店主朝他晃了晃食指,禾曦冬挑眉:“一万?”

    店主笑而不语。

    回来一说,禾薇倒是还好,见多了海城、京都动辄三五万,繁华街区甚至还达两位数的月租金,春雷街的旺铺这个价也还算能接受啦。

    周家兄妹就有些接受无能了,神马!这么小一个店面居然要一个月一万的租金?抢钱啊!

    “这也太贵了吧!”周若蕾急的直跳脚,拼布手工店起码得小卖部两倍的面积才能运作开吧,那就是要两万一个月了,这得卖出多少件拼布手工制品才能偿付如此昂贵的租金啊。

    周若鸣也一样咋舌。先前还说闹市区月租金起码要三五千来着,如今看来,三五千那是便宜的不要不要的,莫非是他离开家乡太久、out了吗?

    “别急,咱们再多问几家,没准是店主诳我们哪。或者看看店门口有没有贴转让的布告,直接打电话问房东。”

    禾薇话音刚落,圆圆就揭来一张房租到期、店面转让的通知,照着上头的联系电话打过去,接听的是一位声音有些沙哑的女士,得知是来问春雷街123号店面的,语气里含着歉意说:“真是不好意思啊,那铺子今天上午被人租走了,我还没来得及去门口把张贴的纸张撕掉。不过我另外还有处店面,你要感兴趣的话,我下来带你去看看。”

    原来房东就住这处店面的楼上,这一带的房子几乎都是店面房加住宅,一楼店面、二三四五都是住房。

    “这是不是就是书上说的包租婆啊?”周若蕾脆生生的嗓音响起,“我以后赚了钱,也买这种一通四、一通五的房子,顶楼自己住,楼下全部出租,让妈妈收租收到手抽筋。”

    周若鸣揉揉妹妹的头,喉咙哽咽地说不出话。

    禾薇会心笑道:“好,咱们一起努力,早日实现包租婆的愿望。”

    说话间,房东裹着肥大的羽绒长大衣过来了,看到禾薇一行是开车来的,笑笑说:“车子就停这儿吧,走过去没几分钟,而且你们要是看不中意,回头肯定还要来这一带转转的,开来开去费油钱不说,停车也麻烦,还不如走着去爽快。”

    禾曦冬遂把车子停到了允许临时停车的白线内,免得一个转身被贴了牌。花冤枉钱不说,大过年的多晦气啊。

    房东领着他们走出春雷街,往右拐了个弯,进入一条比春雷街小一半的巷子,估计是单行道,然后没走几米就说到了。

    “怎样?我没骗你们吧,离春雷街很近是不是?而且这条路上人流不少的,往前十几米是崇临一中,再过去是培训学校,巷口是文化馆,上下班高峰期这一片都要堵车的。”

    房东说着,拿出钥匙拉开了店面的卷闸门,走进去拉开了灯,示意大家随便看,“我这铺子要不是面积大,来看的人都嫌贵,哪里会出现断档,你看左右几家,哪家不是天天开着门?生意好得不得了!”

    “嫌贵?有多贵啊?”周若蕾听到“贵”的字眼,没心思转悠了,脱口问房东。

    房东看出真正想租房的是禾薇,因此说的时候,眼睛是看着禾薇的:“楼上楼下统共七十个平方,我也不多收,凑个整,一年二十万吧。”

    一年二十万,分摊到每月那就是一万五六。

    周若蕾“嘶”了一声,太贵了!春雷街的旺铺都只要一万,这儿离春雷街那么远,虽然有学校、有事业单位,可有心来逛街买东西的人,不一定会摸到这条巷子来啊。居然要一万五六一个月,这么明晃晃的抢钱真的好吗?

    “薇薇姐……”周若蕾拉拉禾薇的衣袖,示意她考虑清楚啊,虽然楼上楼下加起来面积确实蛮大的,可一旦二十万租金交出去,没生意可咋整?总不能拿来当住房吧,那也太奢侈了。

    “老实讲二十万一年真心不贵了,要搁台风前,我这铺子就没有下过两万月租。别看不在春雷街上,可这条路上的人流真的很旺。我这人也爽快,看大妹子你是诚心想租,所以没跟你来虚的,不然你去别处问问,这一片的房租不比春雷街便宜。”

    禾薇确实心动了,面积大有面积大的好处,那就是有地方囤货。不然光一个二三十方的店面,大堆的材料包和成品、以及问她爷爷订做的藤筐、藤篓放哪儿?难道另外再租个仓库?租了仓库还得备车,还得雇人去拉,一来一去,不见得会比租间大铺面划算。

    再者,她刚才留意了一下,这铺子的左邻右舍,有卖奶茶、关东煮的,也有小说、录影带出租的,可见消费群体以小年轻居多。这就对了!对拼布手工以及田园风浓郁的藤制品感兴趣的绝壁是学生、年轻的女白领胜过大妈。

    遂朝周若蕾安抚地笑笑,转而跟房东敲定了铺子的租赁。

    房东大姐笑得格外开心,搁置了小半年的店铺又租出去了。虽然比台风前的租金降了不少,但租出去意味着有钱拿,能不开心么。

    禾薇爽快地付讫了半年的房租,另一半等租满三个月的时候再付。这是崇临一带租房的规矩。

    拿到店面钥匙,回头就交给周婶,还得麻烦她找人装修呢。

    当下,禾薇从背包里拿出事先备着的钢尺、水准仪、罗盘等测绘工具,让兄长和圆圆帮她拉钢尺,她则拿着个小本子记尺寸。还飞快地用素描手法绘了幅店铺的框架图,回家后好好琢磨琢磨怎么装修。

    周若蕾看着禾薇三两下就描出铺面的框架,惊讶不已:“薇薇姐,你也学过素描啊,画的可真好。”

    禾薇略有些心虚地瞅了兄长一眼,见他和圆圆两个尺寸量得不亦乐乎,暗舒了一口气。

    这些人当中,数兄长最清楚她从小到大的生活轨迹,只知道她喜欢画画,可画画好和学过素描完全是两码事,就像周若蕾才学了一个学期,就从她绘画的架势猜出来了。而她在家人跟前通常都是拿“喜欢画画”一言以蔽之的,这要是被周若蕾戳穿了肥皂泡引起了兄长的起疑怎么破?

    好在兄长没注意。禾薇松完气,继续在本子上记尺寸,却忽略了身旁阒黑眸子的主人。

    贺擎东将小妮子下意识的反应一五一十地看在眼里,眯眼挑了挑俊眉,倒是没有说破。

    记全了尺寸,再楼上楼下、角角落落地检查了一番,日头也大幅度西斜了。

    不过对禾薇来说,这一天的收获足够大了。本想着三天解决铺面的事就不错了,没想到第一天出师就搞定了。

    “你们看接下来两天要不要上哪儿逛逛?还是明天就回去?”禾薇问大伙儿。

    周若蕾忙道:“薇薇姐,来都来了,多玩两天再回去嘛。我们崇临除了蟹湖,还有城南的大青山也是很出名的,正月这几天太阳都好,不如我带你们爬山去啊。”

    禾薇一听爬山,立马想到满山坡的野植。来都来了,何不挖点空间里还没有的野植回去?就这么愉快地定了!

    于是,接下来两天,行程排的满满当当:头一天爬大青山、后一天游凤溪谷,都是野植茂盛、空气好的天然大花园。

    每天出门,禾薇都不忘带上几个方便袋,回酒店的时候,别的住客都是大包小包的崇临土特产,她却是一袋袋沾着泥土沫子的野植往房间搬。幸好酒店人员没细看,不然怕是会拦着她不让进了。

    崇临土特产也没少买,但都是兄长和圆圆在操持。她只顾着她的野植大业了。

    眼瞅着第二天就要回清市,禾薇决定当晚把这两天采集的野植都种到空间去。再从空间里倒腾一些繁衍的孢子长成的植株出来,免得这两天辛辛苦苦挖来的野植在半路干死或是闷死了。

    想到就做。她问贺擎东要不要一起进空间,因为要把这些袋子里的野植都种下去,可能要花不少时间,怕他一个人在外头无聊。

    贺擎东二话不说跟她一起进去了。

    看到温泉溪对面的亭子里一堆堆的杂物,贺擎东抽了下嘴角,说:“哪天我帮你撘个仓库出来吧,你喜欢什么颜色的木头房?还是直接用竹子搭?”

    “啊?”禾薇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循着他视线所投的方向看到那一堆杂物,干笑了两声说:“那个啊,其实这样放着也没关系,这儿不下雨,空气又干净,几乎没灰尘。”

    贺擎东淡淡瞥了她一眼。

    禾薇立马改口:“你要是有时间,那咱们就搭个木屋当仓库吧。其实我很早就想搭个木屋了,只是我自己不会,找你又怕耽误你工作……”

    贺大少的嘴角轻微地上翘:“这事我会搞定,你安心上你的学。”被宝贝媳妇依赖神马的,不要太有成就感。

    小俩口在空间里忙着移栽野植、规划木屋,外头,禾曦冬站房门外听了会儿壁角,随即自言自语:“奇怪!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昨天好歹还有电视声和说话声,今天这么早就睡了?”

    不过没动静总比大有动静好啊。最好一觉睡到大天亮,等回到家,保卫萝卜、错了,保卫妹妹的重任也能卸下大半了。

    操心的二十四孝好兄长放心地回自己房间去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