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87章 忙碌的年关 圆满的贺少

正文 第587章 忙碌的年关 圆满的贺少

作品:穿越婚然天成 作者:席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那厢,禾薇提着大包小包被兄长送回学校,见米小糖几个还没返校,索性把宿舍门一关,提着一兜野植进了空间。

    如今的农场空间一派欣欣向荣,尤其是赤色的作物试验田,三分之一栽种着郁郁葱葱的野花野菜野草药,纯纯的野味十足。囧。

    野生果苗都被洁伊丝栽种到黄色区域的果林里去了。

    最初从南庄沟夹带进来的一株野杨梅,如今已有成人高了。明年这个时候说不定能挂果了。

    禾薇仿佛看见了不久的将来、农场空间大丰收的景象。

    可意识一探到农场币,她笑不出来了——可怜巴巴的十位数,就等着海岛以及今儿从温泉山庄挖来的这些植株繁衍出大片的孢子给她蹭奖金呢。

    甩甩头,蹲在田垄间,和洁伊丝一起把今天淘来的野植分门别类地栽入赤色田块。

    别看才一个方便袋,收获还是蛮喜人的,起码有十来种都是之前没见过的,其中藿香、穿心莲、变异紫草尤其受洁伊丝关注。

    藿香不用说,制作藿香正气水或丸的主要成分,本身也具有杀菌、除口臭功能,夏天用来煮粥或是泡茶都是极好的消暑除湿良品。

    穿心莲和紫草的功能差不多,都具有清热解毒、抗菌消炎、消肿止痛等外疗作用。

    这里的紫草之所以前缀了“变异”二字,是因为它的生长环境改变了。

    回城的路上,禾薇捧着手机查过紫草的资料,属于耐寒、忌高温、喜干燥一类的植被,现今却在温泉附近的土壤里发现了长势极好的紫草,要么是变异,要么是形同紫草实则不是。于是,借二姐夫的检测仪测了它的成分,确定是紫草无疑,禾薇便给它添了个“变异”前缀。

    所幸药效没什么变化,应该就只是生长环境突破了原有的限制。禾薇遂打算来年开春,等这株紫草在空间里繁衍了孢子、孢子又长成植株后,拿它们DIY紫草膏试试。配方里可再添些穿心莲、薰衣草、薄荷之类的草药进去,相信效果不会比市面上卖疯了的神奇紫草膏差。

    思定后,她兴致勃勃地指挥洁伊丝把紫草和穿心莲单独栽培。另外又移栽了一丛薰衣草和薄荷过来,圈在一起栽种。这些是日后试做紫草膏的材料啦。

    米小糖来敲门的时候,禾薇从空间出来没多久,正给窗台下的一溜盆栽浇水。

    “薇薇薇薇,我给你带好吃的来啦!”门一开,米小糖就像兔子似地蹦了进来,手里一个大环保袋,往禾薇的书桌上一倒,“当当当!正宗的手工麦芽糖、冻米糖哦。不是买的,是自个儿做的,比外头买的好吃多了,快尝尝!”

    “你回外婆家啦?”禾薇拿了根冻米糖咬了一口。

    米小糖的外婆家在苏城,跟海城毗邻,风俗相差无几,过年都时兴打年糕、垒冻米糖。

    “是啊,外婆家比这儿好玩多了,家家户户打年糕、烧麦芽糖,为过年做准备。我在那儿待了两天,一顿米饭都没吃,净吃年糕、冻米糖了。外婆见我们回去,一口气打了好多,回来时提的我胳膊都酸死。这些都是给你的啦,叮叮当当她们的宿舍有的是。”

    禾薇没客气,转身把农场带来的青萝卜、番薯给她装了一些。青萝卜可以当水果生吃,番薯去宿舍厨房煮一煮,或者提回家去都可以。反正耐放得很。另外,还给了她两瓶空间产的蜂蜜。

    米小糖当即洗了根青萝卜、削了皮啃上了:“唔,好吃好吃,比我妈前些天买的沙窝萝卜好吃多了,薇薇你这是哪儿买的啊?回头让我妈也买去。”

    “不是买的,是自己种的。”

    “啊?你从老家带回来的啊?这得多重啊。”米小糖瞄了眼堆墙角的麻袋,再瞄了眼禾薇的胳膊和腿。好家伙,半麻袋得有三五十斤吧,禾小薇看着细胳膊细腿的,莫非她其实是大力水手?

    “不是的啦。”禾薇知道她误会了,笑着解释:“是京都东郊的农场里种的。来年开春,我带你们上那儿玩去。”

    她早就计划好了,也跟贺少将商量过,等怡薇居建好,带几个要好的同学去农场住两天,爬山、钓鱼、烧烤什么的。

    她转学来女校后,得米小糖等人帮助良多,过不多久大家又要各奔东西——女校的同学,大部分都是要出国的,米小糖和叮叮当当还没确定,想来是要等高考成绩出来了再说,国内有好的大学可以选择,那多半是不出去了。但即便是不出国门,国内那么多好大学,也不见得会是同一所,所以聚在一起畅所欲言的时日委实不多了。

    “好啊好啊。”米小糖一听有得玩,傻乐个不停,嘴里叼着没吃完的青萝卜,双手捧起禾薇送她的萝卜、番薯、蜂蜜,哧溜一下回宿舍去了,老远还能听到她喊:“等下一起吃晚饭啊,到我宿舍来,我妈做了好多菜,有你喜欢吃的虎皮鸡蛋哦。”

    “好。”禾薇笑着应道。回头把桌上的麦芽糖、冻米糖收起来,装到玻璃大糖罐里,又把墙角的萝卜、番薯分装到几个塑料袋里,又分别塞了两瓶蜂蜜进去。这是给周洁莹以及叮叮当当的。收拾完后,带上杨婶做的麻花、火饼,和童鞋们分享去了。

    在学校的日子很充实,白天上课、自习,晚上遇到没课或是可去可不去的陶艺课,就宅在宿舍做刺绣。郑老几位老爷子老早把货款打进了她的账户,绣品却连个影子都还没见到,再不开始,她自己都过意不去。

    好在农场空间不分白天黑夜,宿舍里门一锁、窗帘一拉、再留盏台灯,然后端一盘洗好的冬枣和泡好的花茶,进空间刺绣去也。

    绣架就摆在温泉溪旁,椅子是抽奖抽到的那把按摩椅,调整到最舒适的位置,精神奕奕地开工了。

    偶尔也会有同学或老师来找她。同学是来窜门的,老师则是看她宿舍灯亮着过来查勤。禾薇一听到外头有人敲门,立马从空间出来。反正书桌上摊着她的学习用品,谁也猜不到她前一刻其实并不在宿舍,而是在春暖花开、空气清新的异天地里做绣活。

    忙碌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一晃眼,又到了一年的年关。

    腊月廿三是许惠香四十岁的整生日,也是她家新房暖房的日子。

    京都这边别的亲戚朋友没邀请,几位长辈却是一早就说定了的,就等禾薇兄妹俩放假跟着他们一起回清市,暖完房,再和贺迟风一家三口回京都过年。

    贺擎东安排完驻地的事,等腾出时间,已是腊月廿二了,而且廿二、廿三两天有空,过完小年就得赶回来。正月里倒是还有几天假,不过答应了禾薇陪她去崇临考察开店事宜,所以不打算挪用。

    好在送丈母娘家的节礼,微农场杀猪宰羊那天,就让老吴拉走了,蔬菜瓜果、鸡鸭鱼蛋,外加整扇整扇的猪羊肉,顺带还有送他小叔家的暖房礼。

    老吴媳妇生了个闺女,开心得不得了。年近不惑,本以为这辈子注定孤老终生了,想不到来了清市,倒是把他平淡无奇的人生走出了个转折点,不仅“捡”到了个宝贝媳妇,如今连延续他血脉的孩子也有了。

    啥?闺女不能传宗接代?狗屁!闺女一样留着他老吴家的血,将来嫁了人、生了娃,照样传宗接代,和姓啥有什么关系!

    再说了,如今这年头不像古代,生儿子代表家里多个劳动力,代表地里的活有人担、家里的梁有人顶。如今谁家还缺劳动力啊,反正他老吴家不缺。

    所以生男生女对老吴来说一个样,反而是漂亮的闺女更得他疼爱。瞧瞧他闺女,多乖多听话啊,哪像对门的男娃,比他闺女还大几个月呢,天天半夜都要上演鬼哭狼嚎,吵得全家老小睡不好觉。

    看到老吴抱着闺女在阳台晒太阳,对门的爹隔着窗棱子羡慕不已:“怎么就没听见过你家闺女哭啊,我家小子是一不顺他意就嚎,每天好几趟,像赶场子似的,啥时候才是个头啊……要是能把他塞回娘肚子,多少钱我都给办!”

    老吴嘴上谦虚地说两句“哪里哪里,男娃子调皮爱闹实属正常”,心里其实比灌了蜜还甜,抱着闺女晒完幸福,错了,是晒完太阳,回到房里笑容得瑟地跟他媳妇显摆:“对门昨晚又被儿子折腾了一宿,咱家闺女就是乖,知道粑粑麻麻辛苦,换完尿片、喝完奶就睡。”

    范丽雅望着老吴怀里安睡的女儿,满足地笑了。

    陆显钟借口她不会生,愣是逼她离婚、然后和小|三双宿**。哪知小|三生的女儿根本不是他的种,真正不会“生”的不是她范丽雅,而是陆显钟。

    这是范丽雅在医院待产时听到的最让她扬眉吐气的事。想来应该是端午那次起的疑心,回市区后扯了小|三生的女儿去医院做亲子鉴定,至于后来怎么样了,范丽雅没打听,也没兴趣打听,如今的她,有了疼她宠她、把她搁在心尖尖、就差把她揣口袋里带着走的闷骚丈夫,又有了可爱到爆的小公举,前尘往事早已不重要。

    老吴有了女儿、人逢喜事精神爽,加上丈母娘来清市照顾媳妇坐月子,禾父禾母麻烦他跑趟京都送年货,二话不说应下了。

    禾家往京都送年货不是第一年了,不过今年和往年不同——多了贺擎东这个毛脚女婿,贺家自然也成了重中之重。禾家埠的土方蛇酒那是必须要送的,几位老爷子都厚着脸皮直白说了:别的不用送,蛇酒就行了。

    但禾父禾母不可能真的只送蛇酒,别的也准备的相当丰富。当然,都是以自制、半自制的土特产为主,像年糕、冻米糖、咸鸡、酱鸭、熏火腿、青鱼干,再还有咸呛蟹等海鲜,木耳、竹荪一类的山货……总之,直把老吴那辆货车塞的满满当当才停手。

    贺、许、陆、唐等收到年礼的人家,也都会相应地回点年礼,但今年,拉回来的年礼,吓了俩口子一大跳。谁家回的礼?这也太重了吧!

    听老吴一说才知道是毛脚女婿让拉来的,孝敬他们俩口子的年节,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闺女还没出嫁呢,女婿孝敬的东西能论车算了。说出去恐怕没人信,信的也是羡慕居多。

    禾父禾母心里既骄傲又失落。

    骄傲的是毛脚女婿挑的好,人都说十里挑一,在他们看来,贺擎东这个女婿,万里挑一都说得。失落的则是要不了几年闺女就得嫁人、成别人家的媳妇了。

    这种矛盾的心情,一直持续到腊月廿二晚上见到毛脚女婿本尊。听他有礼地喊他们爸妈、看他捋高衣袖麻利地接管家里的重活,失落感瞬间缓解,权当多了个儿子呗。

    想开了的俩口子,高高兴兴地投入到年前的忙碌。

    贺擎东把店家送上门的蜂窝煤连箱子提溜到厨房,规整好后,问禾母还有什么要他做的。

    禾母早就过意不去了,闻言忙让他洗干净手去客厅歇着。见闺女抿着唇吃吃偷笑,拿手肘拐了她一下,“招呼阿擎去客厅啊,傻笑个什么劲!”

    禾薇吐了吐舌头,俏皮地朝她娘行了个军礼,领命招待去了。

    贺擎东偏头睨着她笑,走到丈母娘看不到的位置,飞快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觉得不过瘾,还想再亲一口。这回瞄准的是她粉Q的樱唇,不想被禾薇眼明手快地捂住嘴,并拿俏眼瞪他:“别闹,我爸一会儿就上来了。”

    她爹领着送货员把另一半蜂窝煤卸到店里去了,估摸着也该回来了。

    贺擎东瞅着她轻笑了两声,算是放过了她,改而拉着她手一起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他琢磨着明儿既要给小婶祝寿又要给小婶家暖房,肯定没时间跟小妮子独处,倒不如吃过中饭载她出门,上火车前再约个小会,于是问她:“明晚八点的火车,想不想送我?”

    “这么急?我以为你会跟干妈他们一道走。”

    “他们还要过两天才走,我后天就得回驻地,只能先回去。”

    “好啊,那我送你。”

    得到想要的答案,贺大爷圆满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