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60章 肯定是哪个环节出错了

正文 第560章 肯定是哪个环节出错了

作品:穿越婚然天成 作者:席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隔壁邻居有个和小笼包差不多大的女宝,已经能口齿清晰地和大人对几句简单的话了,女宝的奶奶年轻时和顾母闹过脸红,又见顾家发展的比她家好,总爱在背后说三道四,这回逮着机会扬眉吐气了,成天抱着女宝窜这家门、窜那家门的,动不动就拿小笼包做比较:

    “我们家囡囡就是聪明,八个月不到会喊爸爸、妈妈了,现在能说好几句话了。哪像顾家那孙子,快周岁了连爸爸都还不会喊……”

    气得顾母拿着菜刀就要冲过去砍。妈蛋小笼包充其量就九个月好伐,夸张好歹有个度!

    顾绪也气得不轻,转天就把女宝爸的生意给搅了,这才耳根清静了几天。

    今儿突然听到小笼包开口说简单的句子,顾绪俩口子能不开心嘛。

    “包包真聪明!来,跟妈妈说,这果果好不好吃?想不想吃?想吃妈妈削给你。”周悦乐近水楼台先得月,激动地挨着禾薇坐着,手里握了个苹果,诱儿子说话。

    顾绪提了把椅子也坐到禾薇近旁,笑眯眯地瞅着儿子:“儿子,咱不管果果,先喊声爸来听听,你还没喊过我爸呢,我是爸爸,爸——爸——”

    贺擎东看不下去了,提起小笼包的衣领,让他坐到自己腿上,指着禾薇让他喊:“小姨。”

    小笼包仰头看看贺擎东,又看看对面的禾薇,露着六颗当门牙咧嘴笑着,哒哒拍着小手哒哒:“笑咿。”

    “不带这样的!”顾大老板跳脚了,儿子会喊姨却不会喊爸,忒丢人了吧!赶紧抢过儿子,哄他喊爸爸。

    周悦乐见状抖肩笑着对禾薇说:“他教好几次了,包包就是不睬他,急了就发bu的音,口水糊他一脸,哈哈哈……”

    这是亲妈吗?不,这是亲老婆吗?

    顾绪幽怨地瞪了老婆一眼:“你就不能给我留几分面子。”

    周悦乐不以为然地摆摆手:“薇薇他们跟前讲什么面子。”

    “面子,好次,不好次。”小笼包适时蹦出几句软萌的稚语。

    大伙儿哈哈大笑,就连顾绪也忍不住摇头失笑,在儿子头上秃噜了一把,真是被这小家伙打败了。

    为了庆祝小笼包会说话,顾绪决定带着老婆、孩子上微农场玩一天。

    这个决定不光禾薇两个不解,就连周悦乐也没搞懂,“庆祝干啥跑农场那么远?珍味馆里订个包厢不是挺好?”

    顾绪很:“激发咱儿子说话的不是柿子、枣子引起的话题吗?当然要实地去感谢一番了。你去寺庙求菩萨,事后是不是要还愿?一个道理嘛!”

    “这什么理啊。”周悦乐哭笑不得。不过儿子会说话了大家都开心,上哪儿庆祝不是问题。

    回头和家人一说,全都拍手称赞。

    于是,趁着八月底相对比较凉爽,一行人出发去微农场了。

    正好,贺老爷子喊着要给老魏办几桌认亲酒,凑一块儿办了。

    老魏又曾是赵学章的部下,别的人可以不喊,赵部长必须得来。赵部长一来,特行队一帮没出任务的小年轻也哗啦一下跑来凑热闹了。都想看看他们贺队的媳妇到底长啥样,咋就有能把冷面神给降得服服帖帖的呢。

    这么多人,大厨房里是肯定坐不下的了,屋外的话,晒谷场场地是够大,可桌椅板凳不够啊,最后,索性如了贺颂北的愿——集体烧烤大会,简称BBQ。

    大小蜂窝煤炉子都烧起来。

    大炉子架上一摞蒸锅,一层蒸老冯带来的各类粤式点心,二层层蒸农场出品的番薯、土豆、芋艿、玉米等粗粮,底下还有杨婶做的发糕、窝窝头,总之绝对饿不着大家。

    小一号的炉子架上炒锅做小龙虾。考虑到不是人人都会吃辣,所以先炒了一锅不辣的麻香虾,熟了腾到闲置的炖锅里,热锅添油再来一锅经典的香辣小龙虾,空气中立马飘满辣丝丝的香味。

    炉子不远支起了一台用炭的烧烤架,只要能烤了吃的,管它山上跑的、地上蹦的、水里游的、土里长的,统统洗吧洗吧、切吧切吧,需要腌制的譬如禽肉类,得先放在各个不锈钢大餐盘里进行腌制,不需要腌制的譬如蔬菜瓜果,洗干净、掰或切成方便烧烤的片状,分门别类地装在干净的竹筐里,一批批地用竹签串起来,吃的时候撒点胡椒、孜然、辣椒粉之类的就行了。

    晒谷场的东南角,架起一堆篝火,篝火上用三脚钢架支着一个浅浅的不锈钢大餐盘,盘中两条背部剖开的大草鱼。草鱼经过腌制并淋上香油在烧烤架上两面碳烤过,烤到两面焦黄酥脆才放到餐盘上篝火炖煮,浅浅的鱼盘里,除了烤的喷香的草鱼、浓郁的汤汁,还有切片的青瓜、萝卜、藕片、番茄、蘑菇等佐料,随着汤汁烧开,香飘数里不是夸张。

    篝火旁的水泥地上,脚盆大的白瓷盆里还有几只腌制好并在肚子里塞了葱白、香菇的肥土鸡,等鱼烤好,就把这鸡架上去翻烤。

    除了烧烤,杨婶还准备了其他小菜,等客人来的差不多了,让人把大厨房里的长餐桌抬到外面,一一摆上适合烧烤吃的凉菜,有时令的卤花生、拍黄瓜、炸茄盒、香菜拌干丝、糖醋萝卜、泡椒凤爪、白糖番茄、醋溜白菜、虎皮鸡蛋、熏鱼片、咸鱼干等等,摆了满满一大桌。

    酒水除了米酒、冰啤外,还有一锅事先煮好冰镇了的绿豆百合汤,最适合配烧烤吃。当然,不喜饮酒、也不爱喝绿豆汤的,凉茶管够。

    农场里的工作人员,除了杨婶俩口子和老魏一起的退伍军人外,其他人帮着摆好BBQ所需的家什、洗好菜、腌好肉,打了饭回各自宿舍休息去了。

    串菜、翻烤什么的就需要客人们自己上手了,不然光吃不干哪还叫BBQ啊。

    禾薇的任务是照看小笼包。哦,对,还得看着老爷子,免得他偷酒喝。囧。

    天色暗下来,蚊子也多了,未免白胖的小笼包招蚊子咬,禾薇在他的衣服背上添了个驱蚊小香囊,又在他专属的婴童推车里挂了个塞有薰衣草香包的小套娃,然后放下挡蚊的薄纱帐,有了三重防蚊妙招,禾薇放心地推着他绕晒谷场兜了一圈,除了给角角落落燃上蚊香、摆上驱虫绿植,还往篝火堆里添了把干枯的艾草。燃着后的艾草散发出的熏香,驱虫效果特别好。

    搞定这个事,禾薇洗干净手,回头发现小包子扯开了挡蚊的纱帐,挥舞着莲藕般圆乎乎的小胖胳膊,“姨姨”地要她抱。

    禾薇便只好抱着小包子,拿上他专用的吃饭家伙,准备喂他吃点土豆泥和胡萝卜汁。

    胡萝卜汁是她让杨婶帮忙煮的,胡萝卜切成丁在汤锅里加水煮到胡萝卜软化为止,滗出来的汤汁放凉后灌到奶瓶里当水喂给小笼包喝。

    “包包想不想喝?”禾薇晃了晃装有胡萝卜汁的奶瓶问小包子。

    “喝,喝。”包包直扑她手上的奶瓶。

    禾薇差点抱不住他,“不急啊,姨姨找个地方坐下来喂你。还有香喷喷的土豆泥呢,再等一会会儿啊。”

    禾薇正要抱着包包去餐桌边喂食,那儿有好几条原木长凳,而且离桌子近,有地方给她腾手搁东西。不想看到了两位偷摸喝酒的老人。其中一个是贺老爷子不解释,另一个是小笼包的太爷爷。

    酒是贺老爷子从家里偷偷带来的52度五粮液。

    “你说咱们这年纪喝点小酒算个啥,什么三高、四高的,老头子我身体好得很!成天叮咛我这不准喝、那不准喝、啥都不喝的我才要三高咧。”

    “可不是,喝点酒管东管西的,又不喝他们的……”

    禾薇听得哭笑不得,劝他们别喝吧,这都在抱怨儿孙不给酒喝、日子过得没滋没味了,可放任他们喝吧,又担心他们的身体,最后还是走过去劝了两句:“爷爷,今儿个高兴,适量喝点小酒当怡情了,可酒精摄入多了总归多身体有害,碗里的喝完仅够了,别再添了哦。”

    两位老爷子被抓包,老脸羞赧。

    一个清清嗓门说:“那你别跟阿擎说。”贺老爷子最怕大孙子板脸管教了。

    另一个接过白胖可爱的曾孙子,喂他吃了几勺禾薇拿勺背碾碎又添了点番茄汁的土豆泥,又喂他喝了40ml的胡萝卜汁,看宝贝曾孙吃饱了,停下来岔开话题问:“我刚听到赵学章在跟阿擎说伤愈后归队的事,怎么?阿擎还要回特行队?不是说退了吗?”

    贺老爷子顿了顿,神色略有几分古怪:“是退了啊,六月份的时候交接都去办好了,没道理再回去啊。”

    两位说完,齐刷刷地看禾薇,好像她一定知道似的。

    禾薇眨眨眼:“贺大哥没跟我说还要回特行队。”

    “没说不代表不去啊,姓赵那家伙可狡猾了,老是跟我们军部抢人才,偏每次都快那么一脚,这次要不是……哎丫头你快去找阿擎问问,迟了难保他又被姓赵的拐去了……”

    “对对对,阿擎受过那么重的伤,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回特行队,薇薇你赶紧去问问,到底咋回事儿。”

    禾薇只得抱着小笼包去找某人求证归队的情况。

    两位老人贼贼地相视一笑,飞快地拿出藏在桌底下的五粮液,给彼此的汤碗添满,嘶溜一口干掉半杯:“好酒!”

    那厢,贺擎东确实和赵学章在一起,一个蹲在柳树下的石墩上神色慵懒地把玩着手里的柳条;另一个背倚着树干吧嗒吧嗒抽烟,烟头处的明火随着天色渐暗显得异常明显。

    “还是你小子有魄力!”赵部长一支烟抽完,捻着烟头感慨道,“换我在你这个年纪,肯定选别墅。桃花源的别墅,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想分一杯羹,你倒好,三言两语就给放弃了。啧!你确定跟你小媳妇商量过了?别到时候我这边把你名额划掉了,你那边又说反悔了?”

    “不会。”贺擎东甩着手里的柳条儿,嘴角漾起一抹温柔的笑,“就是薇薇说不要的。”

    “怎么可能!”赵学章一脸见鬼的表情,自觉嗓门大了点,引来各方注意了,赶紧下压几度,凑近了问,“你是不是听错了?”

    贺擎东没好气地睨他一眼:“你说我会不会听错?”

    “可没道理啊。”

    赵部长依然不怎么相信。像他那婆娘,得知他有一半的条件符合桃花源别墅的申请资格(满一定年限嘛,这太简单了),使劲怂恿他想办法挣个一等功回来,这样全家就能不花一分钱住上价值千万的桃花源别墅了。

    赵学章当时被气乐了,女人家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当一等功那么容易得?国安上上下下那么多在编人员,符合这项条件的才几个?且基本都出自特行队,这说明啥?一等功荣誉那绝壁是用鲜血和生命拼来的奖章。

    话不多说,直接甩给婆娘两个选择:一,老子转去特行队,拼死挣个一等功回来,残了死了你别管;二,老老实实做你的部长夫人,别乱肖想不属于你的东西。

    部长夫人被吓狠了,嘤嘤嘤地哭了一场,倒是没再提桃花源别墅的事。

    所以赵部长才这么滴不敢置信。看着得力部下那稀有碍眼的笑,赵部长觉得哪个环节肯定出错了。

    “哪有女人不喜欢房子的?尤其是别墅,桃花源的别墅,你确定跟她讲清楚了?带她去实地看过了吗?看了要还说不喜欢,今儿个席面我埋单!”

    说到这里,赵部长看到了得力部下丢来的鄙夷眼神,跳脚道:“哎你那什么表情?我知道都是你家农场产的,没花你一分钱,但可以照市面价结算的嘛,我还能赖了你不成……你就说你敢不敢打赌吧,带着你小媳妇去桃花源别墅溜一圈,看她怎么说。”

    说曹操曹操到,赵部长眼尖地瞅到抱着小笼包朝这边走来的禾薇,赶紧挥手致意,“哎,小禾,来来来。”某人没说实话,他就问本尊,哼哼。(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