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44章 丑闻后续
    这下捅了马蜂窝了,贺二家一度人仰马翻。

    先是叫救护车、再是送医院抢救,完了还得解决朱敏被“吃”的事。

    贺爱国和罗美萍忙乱了一宿没睡,陈家那边也灯火通明了一夜。倒不是担心陈然妈,事实上陈太太送到医院就醒了,陈家真正担心的是今晚这事怎么摆平。

    要知道,现阶段可是陈家最要紧的关头,陈然的父亲和姑父都到了升职的关键期,闹了这么一出,若是被竞争对手知道,还不定会怎么利用。

    他们甚至怀疑朱敏是陈家的竞争对手派来的,连夜派人调查朱敏的底细。

    天还没亮,朱敏的生平,包括她家的境况、甚至家里存款多少都清清楚楚地摆上了陈家老爷子的桌案。

    “照这么看,别家有意派来勾引然然、想让我们陈家闹丑闻的可能性不大。”

    “就算不是有心人派来的,这种人家的女儿我们陈家也不能要。分明就是只妄想攀上枝头做凤凰的野麻雀。”陈老太太一口否定。

    陈家其他人既不想接受这么一门亲家,又怕这事儿闹大了对家里有影响,都默不吭声。

    最后还是陈老爷子发话:“事情都出了,你不要也得要,谁让你宝贝孙子吃了人家,还不晓得擦干净嘴,让人抓了个现行。家境好不好的且不去管,没见老贺两个孙媳妇也是普通人家的姑娘?”

    “这哪一样啊,老贺那大孙媳妇,我看着都喜欢,而且人家虽是小门小户出身,但比起这姓朱的,不知好多少倍……”

    陈老太太虽然只见过禾薇一次,但架不住对禾薇的印象好啊:清清爽爽一小姑娘,笑容甜甜的、嗓音脆脆的,还会做衣服绣花……

    当然,这也离不开对比。谁让朱敏初次进入陈家人的眼,是玉体横陈的姿势。

    陈然妈出院回到家时,陈家的家庭会议已经结束了。

    针对朱敏,陈家给出的方案是:挑个黄道吉日先订婚。不然怕堵不住悠悠众口,从而影响陈家。退一步说,到底是陈然欺负了人家。不管认不认识,吃了就是吃了,总归得负责吧。

    对外的说辞则是:朱敏是陈然的女朋友。这次贺家办喜事,陈然做为新郎傧相、朱敏做为新娘傧相,都喝了不少酒。酒意上头,又是男女朋友,你们都懂的……

    “懂个屁!”陈然妈暴跳起来反对:“怎么就成然然欺负人了?他喝醉了,以前在家喝醉了哪次不是倒头大睡的?要没人上杆子爬床,他能欺负人?没准咱们然然才是被睡的一方。那么不要脸的女人,也想当我儿媳妇?做梦!”

    不得不说,陈然妈真相了。

    可她一个人反对没用啊,陈老爷子做出这个决定是经过再三考虑的。

    “事已至此。究竟谁起的头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们出去务必给我保持口风一径,别到时传出然然在别人家的喜宴上逼迫清白姑娘就范的风言风语。”

    陈老太太知道老伴儿这是为了顾全大局,叹了口气,拍了拍儿媳妇的手说:“我也不喜欢那样的女孩儿,家里条件那么差,还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分明是踩着同学的婚礼给自己挑婆家呢,说不定还是故意给然然设的圈套。难为然然在圈子里待的时间短。不懂这些弯弯绕绕,赶明咱娘俩个好好和他说说,起码眼睛得睁大、万不能被表象骗了。至于订婚,咱们暂且忍忍。左右不是结婚,又还没领证,等风声过去了再做细致考量。”

    公公婆婆都站出来摆事实、讲道理,做儿媳妇的还能怎么说?

    陈然妈只得给嘴巴拉上拉链,闭嘴不说反对的话了。

    可到底意难平,怒气没地儿发泄。早饭也顾不得吃,腾腾来到贺二家,找罗美萍骂了一通。

    “你儿媳妇找的什么伴娘?这么不要脸!还是大学生呢,简直把大学生的脸都给丢尽了。”

    “……都说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样的朋友,罗美萍你得看好你那儿媳妇,别让她给你们家曜南戴绿帽咯。”

    两家友好的外交关系宣告破裂。

    陈太太骂完走人,罗美萍转而冲刚过门的儿媳妇发脾气。本来就不喜欢胡慧,这下更有理了,劈头盖脸一顿骂,总之把胡慧骂得抬不起头,最后嘤嘤地冲出家门回娘家去了。

    贺曜南一个头两个大。

    昨晚他喝的酩酊大醉,还是被胡慧灌了几碗醒酒汤才清醒的,醒来后想到这是他新婚夜,正想抱着媳妇好生享受一番旖|旎的洞房花烛,却被告知出事了——媳妇的室友和陈家的孙子公然在客房啪啪啪被长辈们当场撞见。脑子顿时一片混乱。新婚夜的下半场简直是在兵荒马乱中度过的。

    可这事儿怎么能怨胡慧呢,又不是她让朱敏去诱惑陈然那小子的。没见媳妇也红了一晚上眼睛,还要挨这个挨那个的骂。贺曜南心疼胡慧,自然追出去安慰了。

    听完来龙去脉,贺擎东嗤笑了一声,倒是十分赞成陈家老太太的说辞:“这种女人,换我就直接扔出去。一个巴掌拍不响,纵使陈然喝多了,她也喝多了不成?客房门没关、又离楼梯、喜房那么近,随便喊两声都能引来人帮忙。”

    “说是喊救命了,可能是喜房那边太闹猛了,没人听见吧。”许惠香叹了口气接道。

    蛮蛮好的喜事,临门一脚却闹出这么一宗丑闻,简直了。

    贺擎东冷笑:“喊救命没人听见,啪啪啪倒是把人都引过去了?”

    禾薇拧了一把他的腰间肉,斜眼睨他,怎么说话的呢,就不能文雅点儿。

    惹来贺擎东一阵轻笑,“我这不学小四嘛。”

    躺着也中枪的贺颂北:“……”真是冤枉到姥姥家了。

    老爷子老脸一红,清了清嗓子,挥了挥手杖示意双胞胎两个上楼去,“这事儿不适合你们几个小的听。”

    “为什么呀爷爷,你看大嫂年纪没我大,她不也在听?”贺颂北听得正起劲,哪肯离开啊。抱着沙发扶手,想再争取争取。

    贺擎东长腿往茶几上一架,懒洋洋地瞥了他一眼:“你有意见?”

    “没……”贺颂北老鼠见了猫似的窜上楼梯。

    贺凌西早在老爷子开口发话就乖乖起身了,这会儿正在二楼拐角处等蠢笨的弟弟。“就你那点儿智商也想拖大嫂下水?”

    “有本事你去呀。”

    “我才没你那么傻。”

    “贺小三你啥意思?”

    “字面意思。”

    “……”

    最终,朱敏和陈然的订婚还是定下来了。日子是陈老太太翻老黄历选的,农历十月初八,折成阳历十一月底。

    一月份就是换届大选了,陈家希望在那之前。尽量把这桩事的负面影响减到最低。没有影响那当然是最好。

    只是对于一点准备都没有的陈家来说,三个月内既要时刻关注着大选,又要筹备一场意料之外却又不能敷衍了事的订婚宴,忙得不可开交。

    朱敏继那晚之后,就没见过陈然了。

    但她的切身问题得到了顺利解决:首先就业搞定了。陈家出面帮她在某机关的内刊杂志社找了个责任编辑的工种,活很轻松,说是八小时工作制,但实际要不了一个小时就能搞定;收入不低,虽然还不是正式编制,但工资和正式工没什么区别。差的只是福利待遇。不管怎么说,比普通的公司企业好太多了。而且只要她肯努力、通过明年五月份的统一招考就能转正了。

    其次房租也不用担心交不起了。单位提供单人间的员工宿舍,比她租的房子还要宽敞、明亮,关键是水电费全免。

    可以这么说,她在这里上班,除了每天花六七块钱吃饭(食堂吃饭还有补贴,两荤两素一汤的标配,三块钱都不要,比学校食堂还便宜),其余都能攒下来。衣服也不用花心思买了。上班穿工装,工装的材质比她面试前买的那套西装面料还要好。下班了或是悠闲地逛逛街、或是在办公室上网看电影,单位里有图书馆可以随时借阅。这样的日子,对朱敏来说。幸福的简直就像天堂。

    更让她虚荣心膨胀的是:陈家派人来说,她和陈然将于十月初八订婚。陈然,那个英俊帅气、一笑有两个酒窝的海归派高材生,竟然真的答应娶她。这让朱敏感到心虚又骄傲。暗暗发誓绝不将做过处|女膜修补手术的事泄露给任何人知道。

    得知她的未来婆家是势力如日中天的陈家,单位里的同事从最初的冷淡赫然变得热情洋溢,今儿这个请吃饭、明儿那个请唱歌。业余生活丰富得一塌糊涂,以至于没去深究陈然自始至终不曾找过她的原因。

    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会想到这一点,自我安慰说或许是两人不熟,或许是他在害羞,总之等订了婚、两人成为真正的未婚夫妻,就会有贺曜南待胡慧那样的体贴浪漫了。

    这期间,除胡慧以外的室友都先后来看过她,参观了她的工作、住宿环境,又听说了她的工资待遇,眼中无不流露羡慕。尤其是无法留京的几个,嘴上不说,心里指不定在后悔当初怎么就没想到找个家住京都的男朋友。

    至于胡慧,朱敏知道对方肯定恨死她了,结婚当天闹出这样的丑闻,主角之一还是新娘钦定的伴娘兼室友。但她并不后悔这样的决定,有句话叫“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等一切都稳定下来之后,再找胡慧道歉并解释吧。

    不管怎么说,朱敏那厢可谓是如愿以偿了,胡慧这边却恼的不行。

    室友做出这种事,简直就是打她的脸啊。搁古代那就是踩着她上位。

    偏她还不能说这室友跟她关系不合、两人甚至还是水和火的敌对关系。这话要说了,别人指定呛她:不合能让人来参加婚礼?还让人做伴娘?这不脑子有病么!

    贺家因此和陈家的关系一度紧张。两位老爷子虽没说什么,该来往的还是会来往,可底下的人就没那么好态度了。看到贺家人,尤其是贺爱国这一房的,不是冷嘲热讽就是板脸色。

    陈太太和罗美萍就更不用说了,从原本蛮蛮好的夫人外交直接恶化到愤怒中的斗鸡模式,不碰上还好,碰上了免不了一场撕逼大战。

    罗美萍牙尖嘴利,但行动上远不如女兵出身的陈太太。两人PK,吃亏的往往都是罗美萍。外头吃了亏,回家就把怨气撒新过门的儿媳妇头上。

    胡慧嫁进贺家没几天,几乎每天都要吃一顿婆婆的炮轰。新婚期过得那叫一个煎熬。本来计划好的蜜月因为那天晚上的破事儿不得不取消,想着马上要随丈夫南下了,这几天就在家歇着吧,可天天挨骂谁吃得消啊。于是,趁着晚上的“主场作战”,她妖娆妩媚地坐在丈夫腰上,边磨边说:“老公,要不我们提前去军区吧,你看我们到了那边还得找房子、买生活用品,急急慌慌地哪成啊。”

    贺曜南虽说有军校毕业的这层镀金,入伍直接就是连长,但家属院得营长以上的级别才有,所以胡慧说是随军,住处得自己找。

    贺曜南是考虑到进了部队,以后想回趟家不容易,所以想趁着这几天闲赋在家,多陪陪老爷子和爹妈。可媳妇儿绞着他那命根子、使着浑身解数诱惑他,牙关一咬,奋力抽挺了几下,喘着粗气说:“满足我,喂饱我,我就答应你。”

    胡慧便使出两辈子积累的性|经验,扎扎实实地替他服务了一晚。第二天,揉着快要散架的腰,忍着浑身酸痛下楼,听到婆婆阴阳怪气的说:“怎么?这个家才住几天就受不了了?”心知这事儿成了。

    贺曜南既然提出来了,就不会因为他娘的几句碎碎念就打消念头。何况胡慧说的也没错,到了那边还得物色房子、还得准备生活用品。去得早了能多看几处。最好挑个离军区近的,这样回去和她温存也方便。

    一想到昨晚的火热,贺曜南的下面又可耻地硬了,赶紧腿一夹,埋头吃早饭,一会儿还得去向老爷子报备。

    罗美萍见说破嘴巴皮都不见儿子反应,气得筷子一摔:“随你们的便吧,爱咋样咋样,我不管了!”

    就这样,贺曜南领着新婚妻子比计划提前一周南下报到去了。

    胡慧一走,荣升婆婆没两天的罗美萍没了发泄对象,不得不偃旗息鼓。

    世界终于安静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