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09章 皇帝不急太监急
    吃了顿丰盛的山珍野味并几坛子“山里人家”老板娘亲手酿制的樱桃酒,一行人在包厢休息了个把钟头,期间说着各家的琐事,直到两壶具解酒、消食作用的薄荷花茶下肚,酒意消得差不多了,才收获满满地回家。

    无奈路上遇到一波大堵车,到文欣苑差不多快五点了,钱多多和徐小青还得返校,在禾薇家楼下话别了几句,推脱不过地提上两篮子杨梅,先行离开了。

    其余人商量晚上吃啥,都说不要大吃大喝了,中午的野味还没彻底消化呢,晚上再来个大鱼大肉节没过完先胖三斤。要不还是外头面馆吃碗面得了。

    禾母就说:“吃面干啥去外头啊,家里水饺、面条都有现成的。既然都不想吃米饭,那就煮饺子、下面条吧。”她还省事儿了,“想吃什么面只管说,家里腌的雪里蕻、晒的笋干、香菇都有,不喜欢咸菜做的片儿川,就给你们整个清淡点的番茄鸡蛋面。”

    阳台种的大小番茄和绿皮黄瓜能吃了,挑成熟的摘下来,大番茄煮面、小番茄当水果,黄瓜则切丝凉拌,也是道不错的开胃菜。

    大伙儿都没意见,一拥而上赖禾家吃晚饭了。

    钱多多回头看禾薇家的阳台,见屋里有灯光亮起,抿唇一乐,抬胳膊碰碰徐小青,“哎,你说薇薇大概会啥时候结婚?我们说是说了做她伴娘,可伴娘该负责哪些事、穿啥样的衣裳我都不懂耶。”

    “我也不懂啊,回去问问我妈,再不行就找度娘,网上肯定有很详细的教程。”

    “可我现在连看电视都被我老爸老妈管着,上网那简直难如登天。算啦,改天还是问我堂姐去吧,她给人当过伴娘,对这一套应该很熟。”

    徐小青点点头,随即噗嗤轻笑:“你说我俩是不是有毛病呀?薇薇都不急。我俩着急个什么劲。”

    “这就叫皇帝不急太监急。”钱多多顺嘴接了句。

    两人互看一眼,噗哈哈地笑。

    “话说回来,薇薇跟她男朋友真的好般配。”钱多多一脸欣羡地说:“我以后找男朋友,也一定要找贺许诺大堂哥这样的。”

    徐小青抿唇偷笑:“你初一那会儿还说要找冬子哥这样的呢。这么快就改变方向啦?”

    钱多多要不是两手都提着杨梅。都想掐着徐小青脖子堵她的嘴了,“嘘——小声点小声点!被人听见那可丢脸丢大发了。我当时不过就那么顺嘴一说,而且你不觉得冬子哥跟我们太熟了嘛,感觉和自己哥哥没啥两样。当男朋友的话,总觉得缺了点啥……”

    “缺啥?”

    “就感觉……好哇!徐小青你拐着弯套我话呢!”

    “噗哈哈哈……”

    俩姑娘正笑闹得起劲。蓦地,徐小青的笑声戛然而止,瞪着小区门口的某个点,眉头打成结,嘴里嘀咕:“她怎么在这儿?”

    “谁呀?”钱多多循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时近黄昏,又隔着一座小花坛,只能隐约认出是个女生。

    “就我跟你们说的,我大伯家的继堂姐呗。”徐小青皱皱眉,“也不知道站这儿干嘛。我可不记得她在文欣苑有什么亲戚朋友。”

    “会不会是来接你的啊?你有跟家里说这个点回去吗?”钱多多绞尽脑汁猜道。

    “怎么可能啦!我刚在车上用薇薇的手机给家里打过电话,我妈让我打车回去,她在小区门口等我,到了就送我回学校。哪可能找大伯家的人来接我。”徐小青说完,又咕哝了一句:“又不是很熟。”

    “反正就在眼前了,过去打个招呼问问呗。”钱多多说完,看到她爹的车子了,蹦跳着对徐小青说:“我爸到了,要不你跟我一起上车,我先送你回家?省得你打车了。”

    “不用不用。你们学校跟我家完全两方向,一来一去多费工夫啊。你快去吧,我打车就行了,这附近打车还是蛮方便的。”

    “真不用啊?”钱多多看到她爹不熄火地停在小区门口。摇下车窗朝她猛力招手,肯定是在催她快点。

    徐小青也看到了,忙说:“真不用,你赶紧去吧,我跟她说几句也马上回家了。”

    这时,傅灵看到徐小青了。淑女地提着连衣裙裙摆,迈着碎布跑过来:“青青。”

    徐小青无奈地朝钱多多耸耸肩:“看吧,我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钱多多吐吐舌:“那我先走啦,回头咱们再联系。伴娘的事等我问问我堂姐啊,等暑假碰头咱们再定具体章程。”匆匆说了几句,提着杨梅篮哒哒哒跑了。

    傅灵回头看了一眼跑远的钱多多,认出钱多多身上的T恤最起码得几大百,气息有些不稳地问:“青青,她也是你同学吗?跟你一个学校的?”

    徐小青赶着回家返校,边往小区门口走,边说:“初中同学,现在不在一个学校。你找我干嘛?对了,你在文欣苑干嘛?”

    傅灵不知是跑急了热的,还是羞的,总之脸颊泛起红晕,追着徐小青的步频小声说:“那个,你能帮我递封信给禾薇她大哥吗?”

    “哈?”徐小青怀疑自己听错了。要不是两手都没闲,她想当街抠耳朵了。肯定是有耳屎堵了她耳洞,听岔了吧。

    “就递一封信,没别的事,你应该刚从禾薇家出来吧?手里这是什么?我帮你提……”

    “不用不用。这是薇薇送我吃的杨梅,而且我赶着回学校,没时间帮你。”徐小青才不想把好朋友送自家的杨梅分一半给大伯家,举高双臂,避过傅灵的自来熟,同时狐疑地打量着傅灵,戒备地问:“你送信给薇薇大哥干嘛?该不会是情书吧?”

    虽然被徐小青一语道破了心思,但傅灵并不想承认,谁知道这个便宜堂妹会不会转身告诉她妈,于是扯了个谎:“你别乱猜,我就是想问问他关于京大的一些事,你也知道我的成绩考京大基本没问题,马上就要升高三了。我想提前做点准备……”

    徐小青一脸“你骗谁哪”的表情,忽而笑问:“诶,你确定你想找的是冬子哥?而不是贺许诺的大堂哥?可我看你清明节那次,明显在追着贺许诺的大堂哥问这问那嘛……”

    傅灵的眼神有些呆滞:“清明节那次……我问的不就是你同学的大哥吗?”

    “噗哈哈哈……”徐小青就知道她搞错对象了。狂笑一阵说:“那是贺许诺的大堂哥好不好,比我们大**岁呢,冬子哥才是薇薇亲大哥。哦,我想起来了,冬子哥当时抱着乌龟放生去了。你没和他说上话很正常。”

    傅灵脸色一白,难以置信地问:“你的意思是,在京大读书的不是那个……是另一个……”

    “当然啦,冬子哥大我们两届,去年考上的京大金融系。贺许诺大堂哥哪个学校毕业的我就不清楚,不过他是京都人,而且是部队军官,听贺许诺说今年都升少将了……哎,我说你那是什么眼神啊,居然能把他误认为是薇薇亲哥。差的也太多了吧,噗……”

    傅灵只感觉两耳轮番耳鸣。

    她居然认错了,闹了个张冠李戴。

    可是不对,她定了定心神,抬头看徐小青:“我那天明明听你喊他禾大哥来着……”

    “你听错了吧?他姓贺,就算我跟着薇薇喊,那也是喊他‘贺大哥’好不好。”

    徐小青看她那副大受打击的可怜样,抽了抽嘴,有点心软地提醒:

    “搞清楚那就行啦,回去吧。送什么信呀,就算有什么想问的,等真考上了京大再找人问也不迟啊。现在离高考还有一年呢,你想的也太多了吧。还有。贺许诺的大堂哥可是薇薇对象,两人以后要结婚哒,我跟多多都约好做她伴娘了,你别剃头担子一头热地栽进去,影响了高考可别哭……哎呀呀,这都五点多了。我得赶紧回家了。”

    反正该说的说了、该劝的也劝了,听不听得进去她可管不着,又不是傅灵她妈,谁爱咸吃萝卜淡操心啊。

    徐小青提着两篮杨梅,哧溜一下滑出小区门,打车回家奔学校。

    留下傅灵神色惨淡地在文欣苑的小区花园里发呆。

    直到耳边嗡嗡嗡的蚊子声越来越多,胳膊上、腿上被咬了无数个蚊子包,神思才拉回到现实。

    掸了一阵讨人厌的蚊子,傅灵攥紧了拳头。

    那个人,竟然不是禾薇的大哥,而是她对象,可禾薇不也才高二吗?这么早就谈对象,她家里能允许?

    转念一想,也许是那人的家世背景不普通呢。

    京都人、又是军官,且这么年轻就升少将,肯定脱不了家庭背景的因素,搞不好就是个红N代。难怪禾家人都不反对,换做自己,欢喜都来不及呢。

    傅灵深深地嫉妒了。

    同时又替自己尚未来得及绽放就已凋零的爱情悲哀。

    为什么同样是高中生,禾薇能谈对象,因为对象的条件还得到家里的支持;自己却连喜欢一个人都只能偷偷摸摸,出个门还要趁她妈下楼的时候。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世道就那么不公平!

    第N次骂老天不长眼、不公允的傅灵,垂头丧气地回了家。

    到家第一时间,就被她妈揪着耳朵一通骂:

    “这么晚你跑哪儿去了?妈就下楼扔个垃圾,转眼就不见你影了。作业都赶完了?预习都做好了?月底就要期末考了,你怎么还有心思出去溜达?这裙子新买的?”

    郝彩珠骂着骂着看到女儿身上的连衣裙,上下打量了一遍,沉着脸厉声质问:“你哪儿的钱?不是说压岁钱都存银行了吗?那是给你读大学用的,你别不是偷偷拿出来花了吧?”

    “没有!”傅灵顿感委屈,冲郝彩珠大声吼:“存折不是你拿着吗?没存折我怎么去银行拿?”

    “那这裙子哪儿来的?没见谁送你衣服啊。”说到这个,郝彩珠也挺气愤,这几天轮着去妯娌、小姑家吃饭,就没见谁送女儿衣服啥的。虽说女儿是前夫生的,但怎么说也是第一次见吧,一点表示都没有也太说不过去了。

    就在郝彩珠咬牙暗骂时,傅灵说:“徐叔叔给我的零花钱,我见夏天的衣服不够穿,就去买了条裙子。妈,你下回别逼着我学习行不行!想学我自然会学,学累了出去走走也是我的自由。我不是小孩子了,你越是管得严我越是学不进去。你要有那么多外国时间,就给徐家生个儿子吧。徐叔叔一定很开心……”

    憋心里老久的话一股脑儿蹦出嘴,随后房门“砰”地一摔,傅灵把自己锁在屋里头,趴书桌上嘤嘤嘤地流泪。

    郝彩珠又气又急,从来不知道女儿心里居然这么怨她这个妈,她自诩这个妈当得够称职的了。打从前夫过世,她一个人省吃俭用将女儿拉扯大,一心盼着她出息,这有错吗?可听到女儿房里传出的哭声,不禁心软了,砰砰砰地捶门板:“那你饭总该出来吃吧?”

    “我不饿,你别管我,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傅灵收住眼泪,决心回到清明节之前的状态。

    京都……天子脚下……

    她就不信考不去那里。

    可一翻开数学书,夹在里头的单元测试卷掉出来,猩红惹目的“63”分刺地她双眼发疼。

    失声尖叫着把书桌上的文具全数扫落在地。

    在门外听动静的郝彩珠更担心了,一边拍门一边劝:“好啦好啦,妈以后不看你看那么紧了,只要你自己知道要学就行了。出来吧,老徐回来咱就开饭……”

    一通发泄之后,傅灵的生活重又回归清明节前那种“学学学”、“考考考”的填鸭式状态,并誓要将落下的功课全数补回来。

    父亲早逝、自小身在单亲家庭的她,显然比同龄人早熟的多,所以才会对贺擎东那样的男人一见钟情。

    但要说完全回归也不尽然,无非是将那丛欲|望苦苦压制在内心深处罢了。一旦有机会放纵,没准比任何一个人都来得疯狂。(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