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89章 春意绵绵好踏青
    禾母看闺女那欢快样,好笑道:“你当那么多人和你一样,兜里揣着钱就愁没地方花呢!就算开出来了,短时间也不见得有人肯买账,到底位置偏了点,今后怎么发展、怎么有前景,还都是空话呢,这么急做啥。”

    禾薇嘟嘟嘴:“那不是妈你说的嘛,赶在价格没涨起来之前先买才不会亏。”

    贺擎东好笑地拍拍她头,说:“嗯,想好了就趁早下手。清明过后,我帮你去考察一下。”

    禾薇笑容清甜地转头看他:“好!那这事儿就交给你啦。”

    “没问题。”

    禾曦冬听着两人的对话,抽抽嘴角神色古怪,心说:想好了就趁早下手?敢情你就是这么一步一步将我老妹拿下的?

    ……

    禾母说的南庄沟,在清市南边,出城再开个十几公里。和西山的区别在于:西山属于市郊范畴,南庄沟则是下面乡镇的一个山村。所以如果只是爬爬山、赏赏景,一般都会去西山,而若是像禾母这样是奔着野菜、山笋来的,那还是南庄沟更合适。

    禾家俩口子还在家具厂那会儿,从市中心的公交调度总站坐车到南庄沟村口,往返公交只要一块钱,挖来的野菜、山笋吃不完晒成干货,运气好、量多的时候能吃上个把月,那点奔头还是相当让人心动的。

    如今的出发点不同了,不再是为了省钱,而是本着绿色、健康的观念。即使跑一趟的油费足能在家门口的农贸市场买上好几斤的荠菜、毛笋,俩口子也愿意出来活络活络筋骨。

    九点半光景到南庄沟,禾父指挥着儿子把车停到掘野菜的坡地下方,扛上吃的用的。浩浩荡荡地往山坡走。

    这会儿来挖野菜的城里人不多,大多都是村里人,肩上扛着铁耙,估计是去自留地干活的,看到他们笑着招呼:“还是你们家聪明,这么早来挖野菜,地头不少韭菜苗便宜你家嘞。碧绿鲜嫩的。炒鸡蛋指定好吃。”

    禾母眼睛一亮,提起装野菜的竹篮,拉着闺女直奔野韭菜最爱长的地头。嘴里连数好几种韭菜为食材的佳肴:“韭菜炒蛋、韭菜饺子、韭菜鲜贝、韭菜蛋饼……你爱吃妈都做给你吃。”

    跑出一段路,回头朝爷几个喊:“冬子你跟你爸掏笋去,阿擎你先看下东西啊,我和薇薇不走远。马上就回来。”

    野韭菜属于春风吹又生型的。几场春雨一落、几阵春风一刮,拔苗般地长。前两天俩口子去禾家埠扫墓。还特地观察了一下山里以及路边田埂上的野韭菜,还不到吃的时候呢,这才几天工夫,随便扯两把就能炒一盘菜了。

    禾薇跟着她娘一人掐了一竹篮的野韭菜。把两只篮里的韭菜并到一只篮里,然后被她娘赶回来陪贺擎东了。

    禾母继续挖荠菜。这附近一片全是野菜,端看眼睛尖不尖了。运气好还能采到鲜嫩的青芦笋。十几根芦笋扎一捆。就能做一盘菜了。

    禾薇回到事先选定的地头,发现帐篷已经搭起来了。

    “你一个人搭的?怎么不等我呀?”放下手里的竹篮。就着附近浇灌用的溪坎水洗干净手,问贺擎东:“没哪里不舒服吧?”

    贺擎东嘴角噙着笑摇摇头,抽了张纸巾给她擦手,朝不远处努努嘴:“我们之后又来了一拨人,估计也是来踏青的。不把帐篷搭好,好地段被他们占去了怎么办。”

    禾薇听得好笑:“这又不是选地建房,还好地段。”顺便转头看过去,“咦?”

    “怎么?认识?”贺擎东抽走她手里用过的纸巾,精准的投进帐篷外一个专门用来盛放垃圾的塑料袋里,转头循着她望的方向看过去。

    何止认识啊,初中同学啊!

    没等禾薇跑过去打招呼,对面帐篷前的徐小青也认出她了,激动地挥舞着双臂奔过来:

    “薇薇薇薇!原来是你呀!我刚还在那儿问呢,不知道谁家,居然来得比我们还早,我还以为我家算早的了……”

    禾薇也很高兴在这儿碰到徐小青。

    去年正月她还和徐小青、钱多多结伴看电影、逛遇古巷呢,今年正月她一天都没在家里待,自然也就没办法和老同学联络感情了。

    两个小女生一人一小马扎,坐在帐篷前叽叽喳喳。

    “我和多多得知你转学去京都,一直都想找你出来聚聚呢。这学期开学前,我还和多多去过你家,你妈妈说你有事去京都了。没想到清明回老家上坟还能碰上,真是巧到家了!多多知道了非羡慕死我不可。”徐小青托着下巴,偏头看着禾薇咧嘴笑。

    禾薇也开心地笑:“多多清明也回老家去了?”

    “是啊!不然就能把她叫出来聚聚了。”徐小青想到什么,笑嘻嘻地窜回自己帐篷,又笑嘻嘻地拿来她爸的手机,拉过禾薇“咔嚓”“咔嚓”自拍了几张合影,说是发给钱多多看,羡慕死她。

    禾薇看她在那儿发图,说:“端午我可能也会回来,到时咱们仨聚聚咋样?”

    “端午还不知道我们学校放几天呢。”徐小青愁眉苦脸地说。马上要升高三了,高二有结业考什么的,课业其实特别紧。清明三天小长假学校没克扣他们,但端午就不好说了,因为离结业考太近了,说不定只放两天,一天拿来补课。更凶残的是补两天、放一天,简直和没放差不多。那一天里得完成多少作业量啊。

    禾薇看她苦着脸喊学校凶残,想想觉得也是。普通高中的学生可没自己那么舒服,于是宽慰徐小青:“没事啦,离端午还早着呢,到时看情况再定。要是我回来、而你和多多都在学校补课,我就去学校看你们。如果你们也放假,那咱们抽半天聚聚。”

    “那感情好!”徐小青立刻眉开眼笑。

    这时。对面有人喊:“青青,说个话怎么那么久啊?”

    徐小青撇撇嘴,对禾薇说:“那是我小姑姑。今天出来的不止我们一家,还有大伯、小姑姑他们。我大伯不是离婚很多年了吗?爷奶催着他再婚,他这次倒是没反对,小姑姑就托人介绍了个对象给他。喏,就那个站我妈旁边的。她和前夫生的闺女与我同届。今天也跟来了,感觉挺清高一人,不怎么好说话。反正我是不喜欢她。幸好不是我爸再婚,要不然我绝对疯掉……哎呀我妈也喊我了,那我先走啦,我看你们这架势也会在这儿吃过中饭再走吧?中午咱们再聊……”

    说完。不等禾薇反应,徐小青拍拍屁|股、挥挥手。风风火火地走了。

    等她走后,禾薇闻着野外的芳草香,做了几个伸展动作,兴致很高地拉过贺擎东说:“走!咱们也逛逛。你不是不认识野菜吗?我实地教你认一认。”

    “你都认识?”贺擎东似笑非笑地睇她,顺手拧开矿泉水瓶子,喂她喝了几口水。

    禾薇一口水含在嘴里。吓得慌忙四下看。

    幸好她娘背朝着他们蹲地上挖野菜,而且走的有点远。即便回头,多半也瞧不清他俩的小动作。

    长出了一口气,没好气地拍开他的手:“注意形象!我妈说了,虽然不反对我俩在一起,但没结婚之前,哪些事该做哪些事不该做必须时刻谨记。”

    “哦?那你说,哪些事该做哪些事不该做?”贺擎东宠溺地捏捏她鼓起的腮帮子,轻笑着问。呼出的热气撩拨的她粉嫩的脸颊不争气地又红了。

    “你故意的是不是?”禾薇娇嗔地瞪他一眼,偏头躲开他男性气息浓郁的包围圈,跑了几步才回过头,佯装凶巴巴地叉腰问:“到底还要不要去走走啦?”

    “去!”贺擎东失笑地摇摇头。但不可否认,他爱死了她偶尔爆发的小火山,即使彪悍也那么可爱。

    禾父和禾曦冬上山没一会儿就掏到几株野生野长的毛笋。个头大的有十几二十斤,小的也有四五斤。带来的蛇皮袋,很快就装满了。

    爷俩把毛笋扛下山,换上钓竿、水桶,去附近的溪坎钓鱼了。

    说是溪坎,前两天因为刚下过几场春雨,水位有点高,至少溪里那些大石头都被水没过了。

    爷俩一人一把小马扎,坐溪边垂钓,也不晓得能不能钓着,因为上游下来的水势有点湍急,留不住什么鱼,纯粹图个乐呵。

    禾薇见他们背影安逸地边钓鱼边交流父子感情,扯了贺擎东一把,绕到溪坎的另一边,沿着村民们长年累月走出来的山道,慢慢往山顶走去,边走边指认夹在野草群里的野菜:有部分是上上辈子小时候跟着左邻右舍的同龄人满山遍野疯玩时认识的,也有部分是穿来这里后禾母教她的。

    “这是野韭菜。韭菜你认识吧?野生的就是细了点、味道差不多,我和妈刚刚掐了两篮子嫩苗,够我们吃啦,这儿就不采了。”

    “这是青芦笋,好像又叫龙须菜,焯水之后拌麻油吃可爽口了。”

    “那是狼萁,可能也能吃,但一般不吃,等杨梅成熟时摘来垫篮底。喏,看到没,那边是村民承包的杨梅山,杨梅摘下来后要是直接搁篮子里,很容易出水起烂,铺点狼萁草能保持干燥……”

    贺擎东哪是真的不认识这些个野草野菜,刚进部队那几年,经常会有野外实战训练,有时候没东西吃了就挖野菜。次数一多,不认识也认识了。但见小妮子教的这么认真,他没说“我认识”,而是噙着笑安静地在一旁听着。

    禾薇一边说,一边把脚边几丛还很嫩的野生芦笋掐下来放进贺擎东提着的竹篮里。

    【这些东西拿进来给小丝丝发孢子不是很好嘛。】有一阵子没冒泡的系统君突然说。

    禾薇一怔,是诶,洁伊丝不是说过外界的植被若是移栽到空间里并繁殖出奥尔星没有的孢子,就能得到农场系统的奖励?放眼漫山遍野的野生植株,她就不信每一种都在奥尔星有登记。

    于是掐芦笋、挖荠菜的时候,顺手把野苋菜、蒲公英、野薄荷、千屈菜、羊角子、黄花菜、山葱、小根蒜等,但凡看着还算清爽、连根拔起不会牵连一大堆的野菜、野花也挖了出来。

    贺擎东见她挑挑拣拣地挖了一大束不像野菜倒更像是野花野草的植株,以为她只是图好玩,也没问什么,篮子里放不下了正准备捧手上。

    禾薇嘿嘿干笑了两声,倏地把那一大束野生花草给收空间去了,脑中和洁伊丝交代了两句,全权委托她在空间里栽种。等洁伊丝颠颠地忙去了,才讨好地对某人说:“那个,空间里扩地了,可以栽种外头的东西,我就想着……”

    贺擎东无奈地看她一眼,说:“下回有这种情况,先和我说一声,我帮你看着。你刚才有注意过四周吗?万一有人在附近看到了你的举动怎么办?”

    “我有看的,正是看到没人才收进去的嘛,要不这野菜……”禾薇想着一大篮野菜一直用手提着多累啊,可竹篮没盖子,不像肩上的小背包,拉链一拉,里头杂七杂八的小东西能随时随地偷渡进空间,背着不要太轻松。

    “要带回家的就不要放里面了。”贺擎东却阻拦了她:“拿进拿出的也不怕招人眼。”说着,抬手在她头上轻轻敲了一下,示意她长点记性。

    禾薇吐了吐舌,不敢继续在外头使用空间了。

    他们爬的这座山头不高,坡度也比较缓,不然禾薇也不敢拉着他往山上走。

    可虽然缓,到了山顶,也必须歇歇脚了。她这点运动量倒是还好,主要是怕他累着。

    禾薇让贺擎东把手里的篮子放下来,掏出小背包里的湿纸巾给他擦手,又拿出两瓶矿泉水。

    本来打算在山顶歇会儿就沿原路返回的,照上山的速度,回到帐篷估计得十二点了,爹妈兄长还等着他们呢。没想到屁|股才挨到青石板,上祖坟去的徐小青一家从另一边走来,大概是准备下山。(未完待续。)

    ps:晚点还有加更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