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34章 瘟神请出门
    顾绪将长腿架上茶几,十足一副讨债人士的派头。

    眸光淡淡一扫张燕,继续道:“价款是八万没错,但是,交不出货,协约里拟定的赔偿金可是价款的十倍。也就是说,我今天拿不到这画,小禾得赔我八十万哦。”

    “八、八十万?”

    禾母傻眼了,急急转头问女儿:“这是真的?”

    “是真的。”禾薇配合地点点头。

    心里暗叹了一声,觉得顾绪把金额报太高了,张燕还没怎么样呢,她娘倒是先被吓着了。

    果然,禾母见女儿点头,差没当场晕过去。

    “伯母,我让薇薇扶您回房休息,您放心,这儿有我看着,不会有事的。”

    贺擎东双手有力地搀扶住禾母,朝禾薇使了个眼色。

    禾薇心领神会,上前扶过她娘,进了主卧。

    “妈,你别担心,顾先生和贺大哥是好朋友,三幅绣画组图确实能卖八万,但赔偿金没那么高的,他在吓唬燕燕姐呢。”

    禾母听女儿这一解释,整个人又活过来了,松了口气,拍拍胸脯庆幸道:“幸好只是吓唬,要是真欠下八十万,你爸这几年白干了都不够还的。”

    “不过,妈,你不觉得燕燕姐不说一声、就把画拿出去做人情这事太过分了吗?”

    不仅做人情,还顺便小赚了一笔,想想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确实过分!”禾母一想到外甥女做的这事儿就生气,“你燕燕姐真是被你大姨惯坏了,都二十岁的大姑娘了,个人卫生搞得乱七八糟不说,居然还随随便便拿人家里的东西出去卖人情,事先不说、事后还狡辩,真是……唉……”

    “这事儿要换做别人,妈指定报警抓她,可说来说去,都是亲戚,妈要真的这么做了,你大姨他们还不得恨死我。可若是就这么不了了之,你受委屈,妈心里也不痛快……”

    “妈。”禾薇握住禾母的手,正想说什么,客厅里突然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嚎声。

    还会有谁,大表姐呗。

    可是好端端的,怎么又哭上了?难不成,客厅里三个男人对她说什么难听话了?

    娘俩对视了一眼,正准备出去看看,卧室门被敲响,禾曦冬在门外喊:“妈,大姨来了。”

    “大姐?”禾母愣了愣,转头看女儿:“你通知你大姨了?”

    “没有啊。”禾薇也纳闷,摇头说:“还没和妈通气呢,怎么可能告诉大姨。”

    “那你大姨怎么来了?”禾母嘀咕着,起身开门出去了。

    禾薇跟在后头,经过兄长身边时,低声问:“大姨怎么来了?”

    “来给她闺女送生活费呗。”禾曦冬经过绣画的事,对这个大表姐越发不待见了,揽着妹妹的肩,附到她耳边低声说:“大姨刚进门,张燕就扑过去抱着她妈的腿嚎上了,大姨的脸色可难看了,还以为咱家在怎么欺负她女儿呢。”

    周彩芬这趟倒确实是来给女儿送生活费的。

    虽然禾母不止一次在电话里说过,用不着专程来给外甥女送生活费,她做姨的垫付点生活费有什么打紧的,可周彩芬不喜欠人人情,于是,在接到女儿哭诉生活费不够用了的电话之后,抽了个空,来市区送生活费了。

    先到了禾记木器店,听禾父说娘几个都在家里,拒绝了他的相送,循着依稀的记忆,找到了禾家所在的单元楼。

    哪晓得一进门,首先看到的是两眼失神坐在冰冷地砖上的女儿,脸颊上还挂着两行泪。

    周彩芬的心一下子揪紧,忙问:“燕燕?这是咋地了?干啥坐地上啊?”

    张燕一见到她娘,满腔的委屈总算找到了发泄口,没从地上起来,就扑过去抱着她娘的大腿哭上了。

    周彩芬被女儿哭得心头抽疼,再看到室内,除了给她开门的外甥外,还有两个陌生的男人,面容冷峻地坐在沙发上,不由问女儿:“燕燕,你告诉妈,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听到“欺负”两个字眼,张燕哭得更伤心了。

    在她的认知里,二姨一家这么待她,可不就是欺负她嘛。

    为了那三幅放家里也就挂挂墙面的画,竟然联合个外人这么咄咄地凶她,不是欺负是什么!

    再者,她又不是拿去扔了或是毁了,她都说了送的是科室主任,那可是关系到她今后的工作,如此重要的事,换做她爹妈,肯定也会支持她这么做的。

    是以,真的看到亲妈上门了,还不得死劲哭啊。

    张燕哭得越大声、越是上气不接下气,周彩芬的脸色就越难看,差没冲着禾曦冬发飙了。

    好在禾母娘俩从卧室里出来了,周彩芬赶紧把矛头对准禾母:

    “婉芬,你这是什么意思?自己带着闺女躲在房里,让我们家燕燕独自留在外面招待三个男客,指定受欺负、受委屈了,不然她不会这么哭,这孩子在家很少哭的……”

    你时时处处惯着她、宠着她,当然不会哭了。

    禾母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无奈道:“大姐,你能不能别不分青红皂白就开火啊,先问问你家燕燕,她到底做了什么,让人家气得都不想给她好脸色。”

    张燕见矛头又对准她了,连忙抱住她娘的大腿,抽抽噎噎地哭诉道:“妈,我又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晓得那画那么值钱……我们科室的主任喜欢刺绣,我见二姨家的墙上挂着三幅刺绣的画,平时也没啥用处,就拿去送主任了,主任一高兴,答应帮我到院长跟前说好话,那我就能留在二院了。”

    “就只是这些吗?”禾曦冬见周彩芬嘴巴一动,似要帮女儿开脱,冷笑地接过话:“你怎么不说这画是有主的,如今正主儿找上门了,交不出那画得赔他八十万呢;你怎么不说你把那画卖了五千块,卖得的钱全拿去买你喜欢的东西了……啧!一个下午花光五千块,还真够奢侈的……可你把钱花没了,还怎么把画要回来?实话这么说吧,大姨,燕燕姐要不是我表姐,今儿这事,我指定报警。”

    周彩芬听得心头一凛,循着禾曦冬手指的方向,看到了脚边不远处那堆散落的购物袋。其中一个袋口,露出一截购物发票,上头戳着猩红的发票专用章。

    她颤着手,拖着女儿挪了几步,弯身捡了起来。

    发票上那串醒目的阿拉伯数字:¥4893.76,看得她胸口翻腾、眼前发黑。

    “这些,真是你花掉的?”

    周彩芬食指点着购物发票上的数字,咬着牙关问女儿。

    张燕瘪了瘪嘴,不情不愿地点了几下头。

    周彩芬铁青着脸又问:“是你拿二姨家的画卖得的钱花的?”

    张燕撅撅嘴,想辩解几句,但事实的确是如此,只得又胡乱点了几下头。

    周彩芬抬手就朝她脸上挥了一巴掌。

    “啊——妈你疯啦!你干嘛打我!”

    张燕捂着半边脸,又痛又气地从地上跳起来,指着她妈哭吼道:“在家从来没打过我,在别人家,为了这么点小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反倒扇我巴掌了,你瞎逞什么能啊!”

    周彩芬听着更来气了,劈头盖脸又往张燕头上身上挥打了几下,边打边骂:“你偷你二姨家的东西拿出去卖这是小事?你没听冬子说吗?你要不是他表姐,他早报警了,这偷人家的东西是犯法的,是要坐牢的!你读书读了这么多年,都读到哪儿去了?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

    在场诸人皆在心里朝周彩芬竖了个大拇指。

    不得不承认,教出来的女儿浑归浑,这做娘的本身还是挺拎得清的。

    禾母与其姐妹这么多年,她大姐什么脾性还会不知道么。

    那是在两家的日常往来中、连一分一毫的人情债都巴不得算清楚的人啊,偏偏她闺女惹出了这么个混账事,没气得当场晕过去算是坚挺的了。

    忙上前拉开母女俩,劝道:“大姐,事情既然出了,打骂有什么用?眼下最要紧的,是想法子追回那三幅画,要不然,我们家真要赔大钱了。”

    “不行!”张燕跳着脚反驳道:“都送给科室的主任了,还怎么追回来呀!要真拿五千块去讨回来,我以后哪还有脸去实习呀,更别说想留在二院了。讨画这事儿,打死我都不去。”

    “那索性就打死你吧!”周彩芬火冒三丈地冲女儿吼道:“不是你的东西,你拿出去送什么人情啊!”

    “我那不也是为了我今后的工作嘛……”

    “你爸送你来之前怎么交代你的?让你好好实习,旁的事不用管,他会想办法托关系去的,你倒好,实习还没完呢,就给我惹出这种事……”

    “我不就在好好实习嘛,哪里惹事了?这画的事能怪我么,既然不是自家的东西,挂墙上干什么!”张燕狠狠瞪了禾薇一眼,撇嘴道。

    禾薇无语了,这都能瞎掰?

    那大马路上,随便谁挥着个棍子、刀子伤人,回头还能说:马路又不是你家的,你站这儿不就是让我打的、砍的么。

    其他人也都气笑了。

    禾母摇摇头,对张燕说:“燕燕,你要这么说,我看你还是搬回家去住吧,二姨真吃不消管你了。”

    “我就知道你们一家子都不待见我,我老早就知道了!”

    张燕一听这么好的房子没得住了,又贵又好吃的水果不能天天吃了,顿时有些气急败坏,扭头向她妈告起黑状:“妈,你不知道,二姨她有多过分,不就没叠个被子嘛,她就成天说说说的,说的没完没了,还咒我x后嫁不出去。这么烦的地方,要我住我都不屑住,我这就走!”

    说完,哼的一声,冲回房提行李箱去了。

    众人,尤其是禾家娘仨,被她如此强词夺理又歪曲事实的告状给彻底惊呆了。

    “大姐。”禾母看着外甥女冲进书房,把房门摔得哐当响,忍不住皱眉说:“我不是故意说燕燕坏话,她这个性子,真该好好磨磨了,要不然以后……”

    周彩芬虽然气自己女儿惹出来的糟心事,但也不爱听旁人置喙自己女儿的不是,是以,不怎么高兴地打断禾母:“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过你都说不让她住了,她有这个反应也正常。”

    禾母气结,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等张燕收拾好行李箱出来,周彩芬起身说:“婉芬,那我们走了,你不用送了。回头我让燕燕她爸把五千块钱带上来。”

    言外之意,那三幅画算是他们家买去做人情了。

    禾母张张嘴,看看女儿、又看看儿子,“你大姨的意思是,这事就这么了了?”

    要是买女儿绣画的不是贺擎东的朋友,而是正儿八经的买家,这定好的八十万赔偿款,是不是得自家出了?

    这么一想,禾母快步追到门口:“大姐,这画可不值五千块啊,你怎么能这样……”

    “可我们家燕燕就收了五千块。”

    周彩芬轻描淡写地回了句,连推带搡地拽着女儿离开了。

    禾母气得哟,眼眶都红了,回到屋里坐在沙发上开始生闷气。

    兄妹俩没辙了,老娘一生气,晚饭没准儿又要泡汤了。

    屋里没别人也就算了,这不还有两个客人呢。

    于是,禾薇蹲在禾母身前,柔声宽慰道:“妈,反正那画是我自己绣的,装裱材料是爸提供的,没花几个钱,你就别难受了,啊?”

    “妈气的不是这个事。”禾母闷闷不乐地道:“妈气你大姨,这么轻飘飘一句话,就想把事情揭过去了。她就不想想,要是这画真得赔这么多,咱家怎么承受得了啊。她倒好,带着闺女说走就走,连个多余的解释都不给,还说什么五千块……当我图她那五千块啊。”

    “是,咱不图!咱兜里有钱,区区五千块算什么呀。”禾薇顺着她娘的背,接道。

    别说其他三人都不同程度地笑了,心情差到极点的禾母也忍不住乐了,伸手点点女儿的额,“你呀,”说了两个字,又愁眉苦脸道:“别忘了你还应承了这个先生、得给人家画呢,你大姨这么说,就是不打算去讨回来了,讨不回来你咋交货呢?唉……”

    呃……

    忘了还有这茬事。

    “伯母放心,我和小禾认识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她什么时候有空,再给我绣一组好了,不急的。刚刚我也是气头上,所以冲着小禾表姐说了几句重话,你们别介意才好。”

    顾绪挨了贺擎东一脚,忙出声解释。

    禾母闻言,心里松了口气,朝顾绪感激道:“那真是太感谢您了。”

    心知对方之所以这么客气,是因为贺擎东这层关系。是以,一看都五点多了,忙留两位吃了晚饭再走:“我去做饭,你俩坐着别起,吃了便饭再走。薇薇,你给客人添茶啊,冬子,你去切个西瓜……”

    于是,这天晚上,a打头的联络人聊天窗口,又冒出一组家常菜和农家味很浓的粽子照片。

    附带几个十分欠扁的得瑟表情,以及又一道有奖竞猜题:“猜猜我在哪儿蹭饭?”

    在线几个还没吃饭的,纷纷丢上炸弹表情,轰死他丫的!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