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70章 想他了
    今年过年早,寒假放得也早。

    不过也只是针对禾薇这类的初中生而言,禾曦冬所在的清市一中,虽然期末考结束了,可紧接着就是全天候的补课,他还从高二、高三的老生口里打听到,不到腊月二十七,学校是不会给学生放假的。

    “呜呜呜……薇薇你说你哥我命不命苦……”期末考后有半天休息,禾曦冬做了一会儿作业、嫌无聊了奔到客厅找妹妹求安慰。

    禾薇正和禾母挨坐在沙发上,一个做绣活,一个打毛衣,不时抬头看一眼电视里一天连播十集的言情肥皂剧,听到禾曦冬委屈兮兮的抱怨,忍着笑点头附和:“哥哥的确好辛苦。”

    禾母也被儿子的蠢样逗笑了,末了说:“补课不是为你们好吗?过了年没几个月就高二了,高二一过就高三了,很快就是高考……”

    兄妹俩听得一头黑线。照他们娘这么说,人这一辈子啥事不用干,坐家里掰着手指头,没两下几个年头就过去了……

    “不过廿七才放假确实晚了点,本来打算今年早点回禾家埠的,反正你们爸手里的活都赶的差不多了,商场那边的款子也一分不少讨进了,早点回去,还能搞搞卫生,清明那趟回去睡过的床褥,你们爷奶指定没帮我们晒洗……”

    禾母正叨咕着,电话铃响了。是禾二伯娘打来的,说是她和禾二伯过几天来清市接禾鑫回家,问老三一家要不要跟他们的车回去。

    因为禾鑫要把新买的变速自行车,还有厚鼓鼓的冬被带回去晒晒,小车的后备箱放不下,所以禾二伯借了老大家那辆金杯小面包,拆掉最后一排座椅,还能坐七个人,即使禾薇一家一道回去,也刚好坐得下。

    禾母问二伯娘,具体几时来接禾鑫定了没?二伯娘说多半是廿七。

    禾母一口答应了。

    挂了电话,禾母招呼女儿:“跟妈去超市看看,给你鑫鑫哥买点啥吃的或是用的好?车费是省了,可毕竟是你二伯娘一片心意,回头要是空着手搭他们的车,难保不被说闲话……”

    禾薇只好把做了一半的绣画搁下,裹上围巾、戴上帽子,陪禾母去超市大采购了。

    其实考完期末考那天,她就陪禾母去过一趟了,去的还是本区最大的连锁商超,把能想到的年货、杂货几乎全买齐了,包括正月里补办席面用的烟酒、干货、干果等。这次的烟酒没再问隔壁的小王家买,因为禾母生气了,气小王媳妇嫌她接电话次数太多阻碍他们家做生意。

    禾母一生气,购物欲就上来了,当然,这也可能是女人的通病,总之,看到什么都觉得好,特别是挂出促销牌子的,钻在一堆抢年货的家庭主妇当中,抢的不要太嗨皮,最后,搬不了这么多东西怎么破?

    要超市送?超市方面回答:年关期间,送货的单子实在太多,不怕等的话,就登个记排个队,具体什么时候送货上门,得看送货员的出仓速度,也许两三天就送到了,也许要等腊月廿八、廿九。

    一听要这么迟,禾母郁闷了,可钞票都花出去了,不是质量方面的原因,超市不给退货,咋整?打车呗!

    禾薇假装去拦出租车,偷偷给老吴拨了个电话。反正禾母先前没坐过出租车,看到车里不同于其他出租车的装潢设施,不怕她产生什么想法。

    老吴来得很快,不过搞笑的是,刚刚在超市门口停稳车,就被旁人捷足先登了。

    抢车的也是一对母女,上车之迅速,让禾薇望尘莫及。只不过老吴没理她俩,径自下车帮禾薇娘俩提东西,一一放到后备箱,然后打开后车门,说:“这车是她们叫的,麻烦两位下车。”

    母女俩的脸色瞬间不好看了,做娘的甩出一张一百块,鼻孔朝天地睥睨着老吴说:“我家就在三公里内,付你一百块,赶紧开车走。”

    老吴被气乐了,将钞票扬手一丢:“我爱拉谁拉谁,赶紧下车吧你,一会儿钱被吹走了可别哭天抢地的。”

    母女俩气得脸色铁青,可无论怎么威胁恐吓,老吴就是不载她们,最后,超市的保安也看不下去了,走过来打圆场,还说打电话再叫一辆出租车过来。围观群众也在那儿纷纷指责母女俩的不是,母女俩只得气哼哼地下车,想起那张百元大钞,发现早被人捡走了,脸上顿时像开了间染坊,青红白什么色都有。

    当天的晚饭桌上,禾母乐不可支地把那对母女的糗态说了一遍,末了对出租车师傅赞不绝口,还问禾薇有没有把车牌号记下来,回头给出租车公司打电话表扬几句,没准儿还能多拿点奖金。

    禾薇当时就:……

    不过打从那个事以后,禾母就不怎么乐意上路远的大超市买东西了,家附近的超市虽然货色没区一级、市一级的大商超多,但淘买点通用的,也足够了。

    所以,这趟去的自然就是家附近的超市了,离过年不到十天,采办年货的人很多。

    母女俩推了个车子,挨个分区地逛过去,逛到水果区时,看到进口樱桃的价格,禾母忍不住感慨:“去年这个时候,哪知道这玩意儿这么贵啊,别说没那么多闲工夫去超市,就算去了也不会往进口水果这边逛啊……”

    然后看到价格不菲的热带水果,又忍不住咂舌道:“原来这些水果这么贵,你师母回京都过年之前,提来的那些,恐怕得上千块吧?那叫什么莲的?闻上去有股怪味儿的……”

    “榴莲。”

    “对!榴莲,味道那么怪,偏你哥说好吃,价格还这么贵,真是想不通……”

    禾母一路念个没停,禾薇从她提及回京都过年的贺老师一家起,就没听进耳朵去了,想到了离开后没来过任何消息的某人,不免有些担心,难道真如系统说的,他这趟出去执行的任务,很危险?

    还有……她竟然,想他了。

    “……走什么神呀?妈说的你都记牢没?”

    发呆到一半,被禾母捅了一下胳膊肘,禾薇茫然地眨巴了几下眼。

    禾母没好气地横她一眼,不想再重复一遍了,嘴巴说干了女儿居然一句话都没听进去,不知道在想什么,挑重点说:“总之,今年回去,你别和禾美琴处一块儿了,没得又受她欺负,没事就陪你爷奶唠唠嗑,哪儿都别去,要去也让你哥陪去……还有你大伯娘,没事也远着她一点,往年得意的时候,都没给我们一家什么好脸色,如今落魄了,心里指定不舒坦,挨得她近了还以为我们故意看她笑话,回头又给气受……”

    “知道了。”

    ……

    其实不是贺擎东故意不和家里联络,而是没机会联络。

    那日从宏安机场离开,提着行李,辗转三趟机,最终在南部边境一座国际机场下了飞机。

    他把体现真实身份的有效证件、私人手机全都存在了机场付费的保险储物柜里。

    眼角余光瞥到中指上那枚古朴的乌色戒指时,本想把它摘下来存柜子里,可一想到临别前那晚,小妮子颤着睫毛、红着脸,软哝细语地叮咛他,让他务必戴着这戒指,想了想,最终还是收回了欲要摘下它的动作,任它戴在中指上。

    面上不显,心里美滋滋的,小妮子主动让他收下戒指呢,是戒指哦,是男女订婚、结婚才交换的戒指哦。这趟任务要是能全身而退,一回来就让江宜舟从他的投资账户转点钱出来,买对戒、钻戒去!

    美滋滋地思定后,神色一肃,提上行李去了趟洗手间,进去出来,俨然换了个人,衣服换了、发型换了、脸上多了挂大胡子,唯一没变的是,左手中指那枚不知什么材质的戒指。

    提着行李大步流星跨出机场大门,迎着湿热的海风,展开结局未知的任务。

    他花了将近两个月时间,终于摸清了任务目标所在地,又花了一个月时间,从目标外围混入到了内部,经过数日的潜伏暗寻,终于被他拿到了上头要他探查的实验资料,并成功潜入了关押实验体的地牢,地牢里关押着供各种人体实验的华夏国男男女女,还有早些时候相继潜入该基地、被发现以后一直被囚禁的特行队成员。

    好在来之前,上头给了他一份完整的派出成员资料,核对后发现都还活着,只不过几年里每被逼供一次,就会遭受一次惨无人道的酷刑,几乎没一个人是完好的,所以,要想凭他一己之力将他们营救出去,难如登天。

    于是,他找机会往组织传了封密信,只是没想到,密信才刚发出,整个人体实验基地就拉响了尖锐刺耳的警报。

    基地负责人见势不妙,一面指挥各部门转移阵地,一面命狙击手封锁地牢:“快!快拿火箭筒堵住地牢大门和天窗,一个都不许给我跑!他妈的!华国那帮吃饱了撑着没事干的,又来搅合老子的好事,害老子又得重新找一个基地……”

    命令一下完,负责人转身跑路了,留下一帮死忠(蠢笨)的属下,不要钱地往地牢里轰投火箭弹,以防里头的人逃出生天。

    地牢中尚有意识的人,全都以为会死在这里。

    贺擎东也以为逃不过这一劫了,双拳攥紧,无力地闭了闭眼。

    终究还是大意了。早该想到,若是这基地真这么容易闯,过去几年间每派进来刺探、营救的队友们,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有来无回了。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