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6章 送戒指神马的
    都说秋雨缠绵,十一月的清市,接连下了半个月的雨,原本打算组织秋游活动的明江中学,见一场秋雨一场寒,只得发了个通知:今年的秋游活动取消,明年补上。届时,初三生游三天,初一、初二生游两天。

    此通知一出,原本怨声载道的学生们,全都喜上眉梢。

    毕竟还是学生啊,多游个一天就欢天喜地了。

    禾薇坐在位子上托着腮帮子感慨。

    “禾薇,明天又是周末了,你准备做什么呀?下雨天不能出去玩好无聊哦。”钱多多趴在课桌上,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班主任前脚迈出教室,学生们就开始各种偷懒。

    听钱多多这么问,禾薇也表示苦恼。

    是啊,下雨天出去太麻烦,她已经连着半个月没去毓绣阁了。

    平时上下学都是贺擎东给她安排的出租车司机接送的。

    司机师傅接到她的电话,总能在五分钟之内现身,那么敬业,害她都不好意思和他说:麻烦绕一趟毓绣阁。

    毕竟不是真正的出租车,虽然贺擎东没说,但她就是看出来了,那是私家车改装的,外面瞧着和普通出租车没什么区别,可内里却另有乾坤:能升降的小桌板可供人吃点心、看书用;前排椅背上的小电脑不是装饰、也不是广告,是真的可以上网查资料的;反倒是寻常出租车该有的计价器,却是真真正正的摆设。

    如果就那么偶尔一、两次,她兴许会以为是出租车公司推出的新车型,可每次电话,招来的都是同辆车、同个司机,饶是她再后知后觉,也意会出什么来了——绝对是贺擎东特地安排的。

    这个人……

    放学铃声一打响,禾薇背起最后几分钟就收拾好的书包,和钱多多一起撑着伞往校门口走。

    钱多多和禾薇一样,平时也是骑自行车,下雨天就坐公交,不过方向不一样,公交站也不是同一个,所以,来到校门口,两人就挥手道别了。

    禾薇站在校门一角等老吴来接她。

    老吴就是那个出租车司机,十几天接送下来,对她从学校到家的这条线路已经驾轻就熟了,信息发出去不到三分钟,她就看到老吴那辆牌号十分容易记的出租车出现在了视野里。

    待车靠边停稳,她收了伞坐进去,边道谢:“又麻烦吴叔了。”

    一记并不陌生的轻笑从驾驶室传来。

    禾薇顾不得滴水的雨伞,惊诧地抬起头。

    “你、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车子已经启动,贺擎东透过后视镜笑望了她一眼,然后指指副驾座的椅背,说:“有吃的,先垫垫肚子,晚饭可能会晚一些。”

    “……”难道不是送她回家吗?

    像是看穿她的困惑,贺擎东勾着唇角心情倍儿爽地解释:“去‘山里人家’。放心,我让小婶往你家里打过电话了,说是留你在他们家吃,晚点送你回去。”

    禾薇:“……”

    合着您都安排好了,就差知会她一声了是不?

    在贺擎东的盯视下,禾薇只好从椅背的口袋里拿了罐动物饼干。

    天知道这家伙为什么会给她准备这类幼儿才喜欢的小饼干,除了动物饼干,还有手指饼干、小熊饼干,不过味道不错,奶香味很重,吃着吃着,她察觉到某道视线似乎越来越幽怨,只好硬着头皮问:“你要不要来一点?”

    “你喂我。”贺擎东满足地收回视线,微微侧了点身,但是没回头,只是张开了嘴,等待禾薇投喂。

    禾薇无语地看他一眼,不过还是一手扶着椅背,一手伸到他跟前,小心翼翼地将饼干喂入他嘴巴。收回来的时候,被他的舌尖舔到了,也不知他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总之,烫得她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

    忙将手伸回来,又不好意思当着他的面、抽纸巾擦手指,只好蜷起手指放在膝盖上,不敢吃、更不敢喂。

    “咳,我这趟来是经过,明天一早就得走。”

    贺擎东咽下嘴里的饼干,透过后视镜看了小妮子一眼,小脸红扑扑的,不知是羞到了,还是被车内的暖气热到了,他将空调温度稍稍打低了一点,也不再逗她了,认真说:“接下来,可能会有一段时间不能和你联系,年前能不能赶回来都难说,所以,你自己小心点,天气不好,就让老吴来接你,照我的意思,接下来天冷了,就别骑车了,不用怕麻烦老吴,我付了他高工资的,你也不想我白花那么多钱对不对?”

    贺擎东很少和她一长串一长串地说话,基本都是用简明扼要、言简意赅的几个字组成一句话。像今天这样一口气说上这么一长串的,在她印象里,还是头一次。

    车子开到清市和海城相交的圆顶山山顶时,天已经黑下来了,可惜是个雨天,要不然,还能看到星空。

    “下次天气好,再带你来。”贺擎东捏捏她的脸颊,将她裹入自己的风衣里,一手揽着她的肩膀,一手撑着伞,下到山腰的“山里人家”。

    看到老板亲自端着一道热气腾腾的佳肴上桌,禾薇才明白他为什么大雨天地还要特地开车带她来这里、就为吃这一顿晚饭。原来是饭馆老板猎到了一只真正的野山鸡,又叫雉鸡,尾巴上的羽毛色泽华丽、足有半米长,头顶长着一个黄铜冠。

    同样是野味,这雉鸡煲的汤,比上回的穿山甲汤好喝多了,至少没那么腥膻。

    禾薇一连喝了两汤碗,才满足地停下来。

    贺擎东把鸡腿、鸡翅夹到她碗里,催她趁热吃,说是雉鸡的蛋白质相当丰富,又问她:“那些羽毛你喜欢吗?喜欢就带走。”

    “那不是老板的吗?”

    那么漂亮的雉鸡尾羽,谁看到了不喜欢?

    何况禾薇上上辈子学的又是和美术相关的专业,学美术的人,对美的事物,总是比旁人更难抗拒。

    “鸡肉都吃了,你以为鸡尾上那几根毛还能值多少钱?”贺擎东笑睇了她一眼,又给她舀了几勺豌豆泥,让她荤素搭配着吃。

    两人把一锅雉鸡煲分食得干干净净,临走时,打包带走的除了那把已被洗干净的华丽的雉鸡尾羽,还有几道极具当地特色的农家点心,让她带回去给家人品尝。

    因为雨一直没停,雨幕里的山景也没啥好看的,又担心夜风吹久了她会着凉,所以,一回到山顶,两人就钻进了车子,开启了暖空调。

    回去的路上,他让她坐在副驾座,为嘛?吃豆腐方便呀!沿途碰到个红灯,还能趁机摸几把小手、偷个亲神马的。

    到文欣苑的时候,禾薇以为他会在大门口停下来,刚想解开安全带,就见他已经畅通无阻地驶入小区大门了,还朝门口的保安点头示意了一下。

    神马情况?小区保安都被他收买了?外来车辆进小区,不是应该先做登记的吗?

    【你要不要送他一件东西?】

    系统在她走神的时候,突然冒泡。

    送什么?

    禾薇不是没想过,自己受了他那么多帮助,的确该回个礼什么的,上回被他半讹半哄去的荷包、手帕和驱蚊香囊,虽说是她亲手做的,可相比他送她的那些礼物,总归低廉了点。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刚刚摸你小手的时候,我感觉到他内心的不安和烦躁,好似此行去执行的任务并不简单。】

    禾薇小脸一红,倒是听明白了系统话里的意思,沉默了片刻,问:你有什么好主意?

    【那个,我前阵子不是说他送你的那枚血琥珀上头有我熟悉的能量吗?我试着分析了它的成分,发现我能提取出和它成分一致的能量……】

    禾薇眼冒蚊香圈:能说重点吗?

    【我刚刚做了个小玩意儿,你要愿意,就送他防身,效果应该不会比你身上的血琥珀差。】

    禾薇:你的意思是,他送的那枚血琥珀,不是单纯的血琥珀?

    系统:【……】重点不是这个好吗!

    “这么盯着我看干什么?”

    车子驶到她家单元楼下,停稳车,贺擎东见她安全带解到一半,突然扭头定定地看着他,挑了挑眉头,唇角勾起一抹弧度:“是想要我帮你服务吗?”

    禾薇倏地回神,低头假装从书包里找钥匙,顺便从三立方空间偷渡出了系统君刚刚交给她的一枚式样古朴的男士戒指,忍不住朝系统吐槽:为什么要做成戒指形状啊?就不能是其他的么?

    【我只能幻化成这么大小的,你说除了戒指,还能做成什么?】

    不等禾薇思考,系统君兀自在那儿嘀咕开了:【耳钉?他没耳洞吧?而且男人戴耳钉真的好看吗?吊坠?临时找不到红绳,你那些丝线我可不会弄……领带夹?你见他穿过西装吗?还有……】

    卡——

    禾薇头疼地喊停,硬着头皮将这枚黑不溜秋看不出什么材质的男士戒指,递给贺擎东。

    “这是?”贺擎东接到手里,翻来覆去把玩了一阵,抬起头,似笑非笑地问开始装鸵鸟的小妮子:“我没认错的话,这是戒指吧?”

    “是……”禾薇低头垂眼,不敢看他的表情。

    贺擎东试着将它套到中指上,别说,尺寸刚刚好,他眼底的笑意更深,探身在她额上印了一吻,就在禾薇以为他要离开时,唇上一热,好嘛,这回真被吃了一顿火辣辣的麻婆豆腐……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