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5章 大嫂被人欺负了
    于雅君这么一哭,并没有给她第二天的比赛带来好成绩。

    相反,因为心里的小人始终愤愤不平、怨念丛生,发挥出来的水准比以往任何一天都差。

    不仅没将分派到她头上的任务完成,绣到最后几针时,还频出差错,看得几个评委都不忍直视。

    大势已去!

    锦绣庄的大老板一屁股摔坐在台下的座椅上,整个人哪里还有开幕仪式那天的风光劲?

    锦绣庄一干掌柜也都苦哈哈地坐在那里,生怕被大老板迁怒。

    毋庸置疑,本届团体刺绣pk赛的冠军得主是毓绣阁。

    无论是速度、品质,还是团队协作精神,pk赛所要考量的方方面面,毓绣阁都要胜出锦绣庄一筹。

    即便评委中不乏有被锦绣庄事先买通的,可在一面倒的分数中,丁点作用都起不了。

    好吧,金牌没了就没了,银牌好歹还是自己的。锦绣庄上下如此安慰自己。

    神马?!!!

    今年连银牌也保不住了?

    当评委宣布第二名成绩时,锦绣庄才惊觉银牌得主也不是他们,而是另一家两年前才跃起的绣楼,今年第一次参加团体pk赛,原以为捧回个铜奖就该偷笑了,哪晓得有这等机遇,硬生生被他们摘走了亚军,全体成员傻乐到颁奖仪式结束都还停不下来。

    锦绣庄上下顿时蔫了,看着闪瞎人眼的金牌和他们无缘,原属于囊中取物的银牌也和他们失之交臂,齐齐咬碎一口银牙。

    于雅君再一次被训了。

    这一次训她的是火力全开的锦绣庄大老板,连大掌柜都被波及了,说他派的代表抽的签不好,成语常说“七上八下”,毓绣阁是7号赛台,锦绣庄是8号赛台,如今,站在7号台上的毓绣阁摘得金牌,8号台上的他们却灰溜溜败北,可不就是应验了“七上八下”么!

    骂到于雅君时,更是什么恶毒骂什么,骂得于雅君当场崩溃,一路嚎啕奔出音乐厅,照例在大门口撞上欢呼着去开庆功宴的毓绣阁团队。

    禾薇正被陶德福拍着小肩膀、连声不绝地赞着“干得好”。

    原本不离她左右的小正太,因为老太太年纪大了尿频尿急,不放心地跟去了洗手间。以至于于雅君奔过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队伍外围的禾薇。

    于雅君眯着被泪水糊满的眼,验证了“冲动是魔鬼”的定律,在禾薇下台阶的一瞬,推了她一把。

    于是禾薇悲催了,一个踉跄踩空了台阶,很挫地跌了一跤。

    好在不知是坚持练瑜伽的缘故,还是她的筋骨天生柔韧,总之,脚没有事,反倒是额头,跌倒的时候擦到台阶尖角,破了皮、出了血。

    简直就是无妄之灾!

    这下,原本要去食府大开庆功宴的毓绣阁团队,当机立断调转方向,改成了京都一院集体游。

    不过人数实在太多,呼啦啦一下涌进医院大厅,被尽责的保安同志给拦下了。

    大掌柜出面解释,并一再保证不是来闹事的,而是陪同事来看病的。

    保安见他态度诚恳,还道被他们送进来的病患很严重,严重到随时都可能挂掉然后来场集体告别仪式,这才跟来这么多人。可随着大掌柜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尼玛!他想爆粗口了怎么破!

    三十几号人前呼后拥地来医院,就是陪个额头擦破点皮的小姑娘?你们确定不是在逗我玩儿?看我成天在大厅里晃来荡去,以为我很清闲、特地给我没事找事是不是?

    保安抽着嘴、黑着脸,不由分说将一大波人赶出医院大厅。

    只留下陶德福和顾绪。

    一个跟前跑后、嘘寒问暖,看着像小姑娘的爹,另一个脸色阴沉、眼神犀利,不是他这等小人物能得罪的起的。

    如此一来,禾薇也松了口气。

    其实华大里面就有医务室,即便是暑假,也有值班医生,照禾薇的意思,让值班医生上点消毒药水、贴个ok绷就行了。

    可顾绪愣说不放心,非要送她来医院。顾绪大老板都来了,领薪水做员工的掌柜、绣工能不来吗?要不来也得大老板开口啊,大老板没开口,他们自作主张不来,回头被骂“没有同事爱”,从而被穿小鞋怎么办?

    这才出现“三十几号人浩浩荡荡分打七、八辆的士,跟在大老板车后面来京都一院”这么大的排场。

    被保安赶出去了一大波人,留下的三人耳根清静了。

    顾绪一通电话,插队挂号、来到原本已挂出“休诊”牌的外科专家诊室。

    禾薇这伤口真的构不上严重,只不过刚擦伤时,流了血,被她随手一抹,血渍沾了好几个地方,看上去有些恐怖,当然,这恐怖也只是对毓绣阁一干人而言,没见人保安同志毒眼一扫,就知道只是个小创面,连急诊都用不着挂。

    如今消完毒、抹了点百多邦,专家医生给她贴了张创口贴,就比了个“ok”的手势,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陶德福拧着眉头担心地问:“这就行了?不用纱布包扎一下吗?”

    “创面又不大,包什么纱布。”专家医生瞥了他一眼:“要我说,其实连创口贴都不需要。”

    陶德福不可置信地瞪大眼:“送来的时候你没瞧见吗?她额头上全是血……”

    “谁的血管破了不流血啊?”专家医生被他夸张的表情逗乐了,笑得抖了几下肩,抹着眼角说:“行了,真的只是个小创口,也没感染。回去后尽量别碰水,创口贴等明天再撕掉。小姑娘愁眉苦脸的是在担心留疤吧?放心,没缝针基本不会留疤的。”

    “基本?也就是说可能会有例外了?”

    陶德福一颗心又被医生说的提了起来。

    小姑娘来毓绣阁不到一年,就破相留疤了,他这做掌柜的,哪好意思向她家人交代啊……哦,不!她家人迄今为止还不知道她在毓绣阁做活呢,这事儿严重了,她爹妈还能不知道么?到时若是不同意她再来店里怎么办?

    陶德福暗地里把于雅君那个白眼狼骂了千百遍。

    “哎我说你这人,我说基本,那就是基本,什么可能、例外的,有哪个医生敢拍胸脯保证‘万无一失’、‘绝无问题’?你……”

    “我什么我!我就是想问个清楚而已,小姑娘年纪这么小,额头留疤了谁高兴啊?你这做医生的态度怎么这么差!当心我找院方投诉你。”陶德福绝不承认自己是在迁怒。

    “你去啊!再刁难的病患我都见过,还怕你这样的?”

    “我这样?我哪样了?你倒是给我说清楚……”

    陶德福索性拉了把椅子,大马金刀地往那儿一坐,和专家医生吵了起来。

    顾绪:“……”

    我这个做老板的站这儿都还没发话呢,陶德福你瞎吵个什么劲!

    禾薇:“……”

    陶叔我好感动。

    系统君:……

    这就感动了?

    【放心,我敢拍胸脯保证:你不会留疤。】

    禾薇无语。谁说她是在担心留不留疤的问题了?她不过是听医生说“不要碰水”,就想着大热天的洗脸、洗澡怎么办而已,怎么人人都误会了?

    ……

    从医院出来,顾绪直接把她送到了周悦乐的住处。

    没错,就是本届刺绣pk赛的主办方代表、华大美院刺绣研究室主任那个周悦乐。

    禾薇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被打包送来了这里。

    而且听顾绪的意思,接下来几天,毓绣阁将要组织一次京都五日游活动,当是给参赛员工的额外奖励,旅游结束后,再送他们去机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至于她为什么要住到周悦乐这里,顾绪是这么回答她的:“其他员工都住酒店,你受伤了,没人照顾怎么成?悦乐这里有保姆,吃住不用自己操心。”

    她受伤了?

    拜托!她就额头擦破了点皮,两三天就结痂了好不好。

    禾薇这厢无语,那厢,正想问问禾薇额头伤势的许老太太,反过来接到了顾绪的电话,说是禾薇接下来不住他们许家了,毓绣阁要组织参赛员工进行一场集体旅游,以纪念本届比赛,既是旅游,自然是要同进同出出行,禾薇若是脱离队伍住在许家,对其他员工影响不好……blabla

    老太太被他说的一愣一愣,结束通话了还抱着电话筒在那儿百思不解:“顾家那小子做生意一向这么大方吗?对底下员工那么好?比赛完了还要请他们来一场五星级的豪华游?这么败家怎么就不见他那店铺关门倒灶……”

    别说老太太想不通,毓绣阁那帮掌柜、绣工,也没闹明白。

    要说是赢得了冠军的嘉奖吧,来之前就说好了,拿到金牌,凡是参赛人员,除了一笔不菲的一次性奖金外,今年的年终奖也翻倍。但没听说比赛完还要请他们公费旅游啊,且还是五星级的豪华游。

    不过有的免费旅游,还是带薪的旅游,谁管那么多啊,大老板金口玉言、说一不二,他们做员工的,跟着享受就是了。

    唯有知情的贺许诺,懒在沙发上边看动画片边偷笑。傻姥姥,这才不是狐狸顾的主意,是老大的意思好不好。狐狸顾连吃他几顿食府晚餐都要问老大讨餐费,小气巴拉得很。谁知道这一次豪华游,又宰了老大多少钱……

    随即想到漂亮姐姐被人推倒受伤的事,小脸一肃,摸出手机,给他老大发了条信息:大嫂今天被人欺负了,我决定帮她欺负回来,望老大批准。

    贺擎东当机立断回复四个字:加倍还之!

    小正太嫩嫩的娃娃脸,露出一记狰狞的笑。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