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2章 兄弟的女人才是最好的?

正文 第52章 兄弟的女人才是最好的?

作品:穿越婚然天成 作者:席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想到这里,于雅君突然没了胃口,“啪”地搁下手里的筷子,说了声“我吃饱了”就起身离开了。

    其他绣工彼此对视了几眼,有人忍不住“嘁”了一声:“跩什么跩!不就是早我们几年考出了高级绣工证么,瞧她那副德性!”

    “还说是毓绣阁不重视她,依我看,肯定是她自己太得寸进尺了。换我是毓绣阁老板,这种目中无人的员工也不想搭理……”

    “行了,她不吃是她的事,一会儿饿肚子可没人给她送点心。要一连绣三个小时呢,没体力可怎么干活……”

    ……

    距比赛正式开场还有一刻钟时,禾薇领着老太太、小正太以及许家的大孙子许孟阳,来到了比赛会场。

    音乐厅主演厅六个合起来呈花瓣形的大舞台,此刻已经搭上了绣台、绣架。

    每个花瓣舞台,这会儿该叫绣台了,分到两支参赛团队,两个团队的绣架间,用组合屏风隔开。

    其实早先报名那会儿,参赛的团队不止这十二个,二十几、三十个都有,可等到比赛日子临近、且听说锦绣庄这次花了大血本,四处挖角,三十个绣工全都是高级绣工、随便搬出哪个来都是能撑起一方绣品铺的顶梁柱,部分团队纷纷起了退赛心思,等到主办方二度确认时,参赛的团队就只剩这么十二个了。

    编号1-12的号码牌依次摆上绣台,十二个团队的代表,也就是各个铺子的大掌柜,相继上台抽签。

    毓绣阁抽到了7,大掌柜还没来得及说几句,就见8号台的团队也抽出来了,锦绣庄!

    靠!

    两家铺子的掌柜都想骂娘了。

    这什么孽缘啊!比个赛抽个签还能分到同一个绣台。

    两方人马视线相射、火光四溅。

    可签是大掌柜抽的,而且场上也不是就他们两家参赛队伍,想换绣台还得看其他团队同不同意,问题是哪个团队这么傻缺啊,所以,到最后,毓绣阁和锦绣庄,不得不憋着气共用一个绣台。

    前期准备完成,各个团队的绣工上阵开赛。

    上场前,陶德福拉着禾薇叮咛:“小禾,人物就都交给你了,你只管放心大胆地绣,真绣岔了也不碍事,那么大一宗绣图呢,评委们戴上镭射光眼镜,也挑不了几个错,比的就是团队合作精神以及对刺绣的敬业和热爱,真得不了奖也没什么,上一届金奖就是我们毓绣阁的,这届让给别人那是我们大方……”

    禾薇听一句点一下头,听到后面,都无语了,立马举手表决心:“陶叔,您放心吧,我一定尽力而为。”

    “尽力就好,尽力就好。”陶德福拍拍她的肩,送她上了绣台。

    回到座位上时,听大掌柜凑到他耳边问:“你怎么特别器重那小姑娘?你家太座认的干闺女?”

    “我倒是想啊!不过这小丫头厉害着呢,日后一飞冲天也不是没可能,认她做干闺女,总觉得像是在占她便宜,哈哈,没那个福分……”陶德福失笑地摇摇头。

    “你和大老板都这么看好她?”大掌柜挑高了眉梢。

    “怎么?你不看好?她的绣品那几个老家伙没见过,你不是从大老板那儿看到过了吗?”

    “就怕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啊。”大掌柜感叹了一句。

    陶德福沉吟道:“小禾应该不会。”

    这时,主持人宣布开赛了,两人不再分心唠嗑,抬头看向绣台上方的大屏幕,从这里可以看到各个团队的刺绣进展。

    ……

    许老太太在入场后不久,就被顾绪邀请到了嘉宾席。

    许孟阳两表兄弟自然也跟上。

    “好久不见。”

    顾绪伸手和许孟阳握了握,心里评估着许家这个大孙子,和贺家那个大孙子同时竞争台上那个软妹纸,哪方胜出的可能性更大?唔,他要不要也学徐海洋开个赌局下个注?

    许孟阳被顾绪古怪的眼神盯得菊花紧了紧,四下望了望,问:“听说这届刺绣赛是喜乐的妹妹一手筹办的,怎么没见到她人?”

    纯属哪壶不开提哪壶。

    顾绪没好气地白他一眼,决定还是支持他们家阿擎。

    这许家的大孙子,未免太没眼见力了,什么实验奇才、青年才俊,照他说,就愣头青一个!

    “姥姥你看是薇薇姐!”一直仰头盯着大屏幕看的小正太,在镜头移到禾薇上方给特写时,忙扯扯老太太的衣摆提醒她。

    “姥姥看着呢。别说,薇薇年纪虽小,可穿上这身旗袍、再把头发盘起来,往舞台中央一站,还真有几分明星的气质。小顾啊,这旗袍是定做的?薇薇穿着不怎么显大嘛。”

    顾绪点头道:“是定做的。不过禾薇这套是特小码,临时让工厂赶制出来的。”

    “难怪这么合身。不过薇薇这小身板是该补补,没见过十四岁的女孩子有她这么小的……对了,小顾啊,我听小香说,你们这比赛不是不对外的嘛,那这摄像头……”老太太突然想到一个事,指着那架悬在半空来回移动的摄像头问顾绪。

    “哦,老太太放心,摄下来的录影,只供主办方存档和备查,绝不会流到外头去。这些绣工们,入场时也全都做了全面的红外线扫描检查,不允许携带手机一类的摄影、通讯工具上台。”

    “那就好,那就好。”老太太生怕相中的孙媳妇儿,小小年纪就曝光于人群前,无论是对她还是对大孙子,都不是个利事儿。

    她觉得吧,这个还处于花骨朵般的年纪,还是小心翼翼地藏在家里的好,等花苞儿全长开了,再带去人前显摆,那才让人安心。

    这一点,倒是和贺擎东的某些观点不谋而合。

    顾绪被一**党称为“笑面诸葛”、“笑面狐狸”,可不是喊假的,稍一思忖,再配以老太太那双落在禾薇身上犹如在审视孙媳妇儿的含笑眼睛,还会猜不出她话里的深意?

    低头闷笑了几声,掏出手机,给某个家伙发了条旁人绝对猜不懂个中深意的短信:自求多福。(幸灾乐祸)

    ……

    台上,禾薇和毓绣阁其他二十九名绣工分工有序地忙活着分派到各自头上的任务。

    禾薇这八天里,要完成的是大宗绣图《十里扬街》上的所有人物绣。

    在主持人宣布开赛后,她没忙着马上动手,而是先绕着绣架从头到尾走了一圈,暗中数了数绣图上的人物,约莫有百来个,均摊到每一天每一个小时,如果她没算错的话,平均每小时完成二至三人物绣,好在这些人物个头并不大,底图也都印在绣图下方,直接操针线开绣即可。这么一算,按在她头上的任务算不上多繁重。

    反倒是那些负责街巷楼宇的,得搞定整幅绣图的三分之二,即便绣起来简单,可任务量并不轻松。

    做到了心中有数,禾薇持针绣起来就心定多了。不时还和身边的绣工聊几句,甩几下胳膊喝几口茶。当然,看着喝茶的次数多,其实喝到肚子里的水并不多,充其量就润润唇,众人跟前老跑厕所总不好。

    离结束还有十来分钟时,禾薇把今天的任务不紧不慢地完成了,也没打算再开一个人物,甩了甩发酸的胳膊,喝了口茶,安静地站在其他绣工身旁看进度。

    从大屏幕上看到她这样的状态,老太太招手唤来志愿者,递给她一盒自带的杏仁酥,指指台上的禾薇,说:“麻烦你帮我交给7号绣台上那个小姑娘。”

    顾绪从善如流地拿起一壶上好的铁观音,同样让志愿者带给禾薇。相比台上绣工们喝的,他手上这壶才叫真正的好茶。

    志愿者为难地看看这两人,又看看一旁主办方的几个巨头,见后者个个脸上含笑,并没有反对的意思,再细想十八条比赛细则,好似没有一条规定不能给台上的绣工送茶水点心,于是舒了口气,点头接过两人手里的东西,上台交给了禾薇。

    禾薇随着志愿者的解释,抬头看向老太太这边。

    老太太欢快地朝她比了个手势,示意她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禾薇回她一记明媚的灿笑,轻声询问近旁几个绣工要不要也来一点,得到对方的含笑婉拒,就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秀气地吃起来,呡一口茶,吃小一口杏仁酥,标准一副大家闺秀品尝美食的动态美图。

    隔着屏风,依稀看到这一幕的于雅君气得肺都要炸了。

    她午饭没吃几口,这会儿肚子早饿了,本来还能忍,看到禾薇不仅提前收工,还悠哉哉地坐在她跟前吃点心喝茶水,毕竟年轻,再能忍,这会儿也沉不住气了,手上的针扎到缎面上,那都是带声响的。

    “你做什么这么重!”旁边的绣工看不下去了,压低嗓音不悦地斥她。

    于雅君肚子里的火气随着对方的指责蹭蹭蹭地上涨,刚想回几句嘴。

    “咕噜噜——”

    她肚子里唱起空城计,让本就安静的绣台一下子更静了。

    “噗嗤——”

    不知是谁开了个头,好多人都跟着笑了。

    锦绣庄几个绣工表面同情,背地里不知道多么幸灾乐祸:“谁让你不吃中饭,这会儿有的罪受了吧?”

    “就是!雅君不会是在减肥吧?其实你不胖啊,虽然腰身上有点肉,但不穿旗袍看不出来,用不着对自己这么狠吧,为了苗条,连饭都不吃……”

    “呵呵呵……”

    于雅君被她们说得羞恼交织,张张嘴,想替自己辩解几句。

    “叮铃铃——”

    预示第一场赛程到此结束的电子铃打响了。

    台上立马聒噪起来,有揉着肚子喊饿的、有看其他绣工进度的……

    总之,没人再理会生闷气的于雅君。

    于雅君气地肝儿都疼了,一把扔掉针线,朝屏风那头的禾薇瞪了一眼。

    禾薇哪里知道自己刚才拉仇恨了呀,她吃完点心、喝完茶,收妥了分配给她的绣针、丝线,看着志愿者将她们团队的大宗绣图叠起来放到保险柜、再由主办方代表输入密码锁后,和其他绣工相视一笑,收工了!

    这天的晚饭,是顾绪做东请他们吃的。

    说是绣工不能随意进出华大校门,顶多是晚饭后在校园内走走。

    可顾绪是谁啊?既是毓绣阁的大老板,也是这届pk赛的特邀嘉宾,更何况,除了他,主办方的代表周悦乐也打来电话让门卫处给禾薇开绿灯,值班门卫哪还敢不放行。

    顾绪让许孟阳去接许老爷子,自己则开车带着老太太、禾薇和小正太来到华大附近一家口碑不错的五星级中餐厅。

    巧的是,在餐厅停车场碰到了同样要进去吃饭的江宜舟和徐海洋两人。

    江宜舟和徐海洋都看过禾薇的照片,突然间碰到真人,两人都有些怔愣。

    不过江宜舟好一点,毕竟听沈之砚提过,甚至还打算请禾薇吃饭,可徐海洋不知道禾薇来京都了啊,乍一看到,下巴都惊掉了。心说:笑面诸葛该不会真的趁阿擎不在、把人未来老婆给抢走了吧?

    顾绪一看到徐海洋这小子的眼神,就知道他想岔了,本来还想拉过禾薇演一幕戏逗逗他的,可一想到上回被某人逼着狠练一把,以至于腰酸腿疼胳膊痛的熬了好几天,摸摸鼻子忍下了这个念头。

    草草打了声招呼,就带着老太太几人上了二楼包厢。

    徐海洋还傻愣在那儿,拿胳膊肘捅捅江宜舟:“快快快,你掐我一下,这不是真的吧?啊?我是在做梦没醒吧?诸葛顾真的把上阿擎相中的女人了?这世道玄幻了吗?难道说兄弟的女人才是最好的?”

    江宜舟掐了他一把:“你醒醒吧,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呢,被阿擎听到,又该罚你八百蹲了。”

    一听八百蹲,徐海洋果断回神了,苦哈哈地说:“别和我提那几个字,我一听就控制不住双腿打颤。”

    “……你不是说初高中的寒暑假也经常去部队摸爬打滚的吗?”江宜舟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同是根红苗正的大院子弟,你和阿擎怎么差那么多?”

    “能不多嘛!你不知道那家伙训练起来有多拼……”

    两人边说边往餐厅走,走到一半,江宜舟嘿笑了两声,掏出手机给贺擎东发了个讯息,大意是:顾绪把你未来老婆拐到“食府”吃大餐了。刻意忽略了走在禾薇身边的许老太祖孙俩。

    “你就不怕阿擎知道了追杀你?”徐海洋凑过去瞄了眼短信内容,幸灾乐祸地道。

    江宜舟翻了个白眼:“要追杀也是先追杀狐狸顾,我可是好心给他报信儿。”

    贺擎东那会儿正在飞机上,等下机看到短信,果真追杀顾绪去了。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