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8章 后悔显摆了
    禾薇真是被气笑了。

    她说呢,一向在她跟前不是趾高气扬就是冷嘲热讽的禾美琴哪根筋打错,居然说要带她上镇里玩,还说这两天镇上节目很多,有唱大戏的、拉胡琴的,还有舞龙舞狮拜年队,总之很热闹。

    禾薇对这些并不感兴趣,你要说有什么画展、陶艺展,她兴许还会动心,可唱戏拉琴舞龙队,想凑热闹的欲望是半点都没有。

    可禾母见禾美琴态度这么好,且没两天,自己一家就要回清市去了,便让女儿跟着去镇上转转,十三四岁的年纪,成天像个小老太似的,蹲在廊檐下陪二老晒太阳嗑瓜子,一点活力都没有,谈什么体育锻炼啊,不由分说往她衣兜里塞了五十块钱,推她出了院门,让她跟着禾美琴上镇里玩去。

    结果呢,还没出村口,她就被一帮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男生、女生,四脚朝天扛起来然后被丢进了村圩子旁边的河滩。

    唯一庆幸的是,这河滩干涸了,没什么水。而且底部都是烂泥,摔下去也不是很疼,顶多就是衣服裤子搞脏了,手肘这里沾到了烂泥坑,不仅脏还湿哒哒的,风吹来,冷得直想打哆嗦。

    抬头,河堤上哪还有那帮熊孩子的身影。

    她叹了口气,先回去再说。

    谁知四下一看,不禁傻眼了,两边的河岸都有两米多高,塘壁上光秃秃的找不到可以借力的杂草、树根,想要直接攀上去。以她的身高,根本不可能。

    怎么办啊?干耗在这儿等吗?

    可禾美琴既然敢撺掇着其他熊孩子把她丢在这里,短时间内肯定不会告诉她爹妈。这么干站着,只会让自己患上伤风感冒。

    系统君你就不能给我点能量、让我嗖的一下跳上河岸吗?

    【……不能。】

    系统君也好为难,他能预测、能感应、能读心……只要能量充沛,他能很多常人做不到的事,唯一不能的,就是把能量传递给宿主。

    【要不,你往前走走。说不定会遇到人,让人丢根绳子下来,把你拉上去。反正你也没几两肉……】

    禾薇:……

    最后一句能不加吗?

    不过也只能这么办了。

    可大冬天的。又是正月里,谁没事来田边、河塘转悠啊。

    禾薇真是欲哭无泪,拖着沾满烂泥的雪地靴,深一脚、浅一脚地朝着村落集中的方向走去。

    突然想到那三个立方的空间。忙问系统:里头有什么能用的东西没?

    【银行卡、学生证、画轴、砚台、钥匙、丝线、绣棚、缎面、绣花针……你觉得哪个能用?】

    禾薇噎了噎。她发誓。等回到清市,她一定要去买张折叠梯放在空间里,再不济,折叠椅也行。

    【最好再备个军用水壶、简易帐篷、医药急救箱、哨子、手电、刀具……】

    真是够了!

    有本事把空间扩大到三十个立方,那她就把野外求生的工具全套备足。就这么三个立方,也好意思让她备这备那,塞得下么!

    【挤一挤还是可以塞下的。】

    系统还真估算起了每件工具的最小体积。

    禾薇抽抽嘴角。

    行,回去就备足。但当务之急。是想办法爬上河岸。这河底虽然没水,但有些位置的淤泥很烂。感觉能把人陷进去。

    禾薇有一搭没一搭地和系统聊着天,一路小心翼翼地朝前走,不时四下看一眼,希望能遇上个人把她拉上去。

    咦?不远处那个是人吧?坐河堤上做沉思状的那个。

    禾薇欣喜地迈开步子,费力地朝那人跑去。

    赵赫出来了一上午,想着借宿在同学的外婆家里,总得有点客人的样子,于是准备起身回去,抬头发现干涸的河床上,跌跌撞撞跑来一小姑娘,鹅黄色的羽绒服、咖啡色的灯芯绒裤子、本该是白色的雪地靴,到处沾着星星点点的污泥,左胳膊不知是摔了还是怎么了,好大一摊烂泥水迹,白皙的小脸蛋上也沾着不少泥印子。

    咦,这脸蛋儿有点熟啊,好像在哪儿见过……

    “那个,您好,能帮我一把吗?我不上去……”

    就在赵赫出神盯着禾薇打量的当口,禾薇也已跑到他跟前,仰头望着河堤上的他,似乎有些腼腆,一开口,耳根就染上了红晕。

    “咳。”赵赫回神,狐疑地问:“你怎么会到下面去的?”这高度,估摸着有两米三四吧,这么个软软糯糯的小姑娘,敢往下跳?

    “这个……说来话长,能否先救我上去?”

    “我想想办法啊。”

    赵赫起身看看四周,没找到可以拉她上来的工具,如果跳下去把人送上来,他自己能不能上来还是个未知数。再者,看着这滑不溜丢的污泥塘壁,有点小洁癖的赵赫同志,最终没敢做这个尝试,摸出手机,给同学拨了个电话:“我在你外婆家门口的河堤上,赶紧给我送个梯子过来。”

    不等同学问明原因,他就把通讯掐了,正要合上手机,看到屏幕上闪烁着的快捷对话窗口,一拍脑门,总算想起这丫头为什么这么眼熟了,前不久江宜舟拉着他分享一张从徐海洋那里a来的照片,照片上的软妹纸据说是阿擎的“未来老婆”,眼前这小姑娘,和那软妹纸多像啊,赶紧走过去,朝禾薇勾勾手指:“过来。”

    待禾薇纳闷地靠近塘壁,仰头看他时,他对准她不怎么干净的小猫脸,“咔嚓”拍了张大头照,然后传给了贺擎东,配着一个洋洋得意的表情,问:“咋样?像不像你‘未来老婆’?我在乡下遇到的萌妹纸哦,向我求助来着。”

    贺擎东刚和老爷子谈完正事。正被老爷子逼着对弈,收到消息后,随意瞅了一眼。蓦地,他身子一僵。

    “怎么了?”贺老爷子哪会察觉不到大孙子的异样,抬头询问。

    “我出去回个电话。”贺擎东迅速起身,离开了书房,还没走到自己房间,就已拨通赵赫的手机,“把手机给她。”

    “啊?”赵赫一时没听懂。

    “你是不是就在她旁边?”

    “她?哦。刚刚那照片里的小丫头是吧?是啊,她不知怎么掉河滩里了,我等同学送梯子过来。你说像不像你……”

    “把手机给她。”贺擎东没工夫和他蘑菇,急欲知道小妮子的近况,到底是怎么把自己搞得那么狼狈的。

    “阿,阿擎?”赵赫看看手机屏。又看看狐疑望着他的禾薇。“她,该不会就是……”

    “没错!先把手机给她,我和她说两句,一会儿再和你解释。”

    人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赵赫哪还有不明白的,蹲下身,把手机递给禾薇:“找你的。”

    看着禾薇伸出青葱白嫩的小手满脸困惑地接过手机,站姿秀雅地在那里接电话。赵赫盘腿坐回河堤,郁闷地揪着身边的野草。心里的小人冒出了头:你个二货傻缺!发什么照片显什么摆啊!等和人家小姑娘套上近乎聊上天、闹明白她有没有男朋友、没有趁机牵了小手再和人显摆不行吗?活该找不到心仪的女朋友……

    “赵赫——”

    吴跃扛着竹梯气喘吁吁地赶到河堤边,“你要梯子干嘛?”

    赵赫指指河堤的下面。

    吴跃走近一看:“咦?这小女生谁家的?怎么跑下面去了?我听外婆说,村里这条河,一到冬天就干涸了,今年已经干一个多月了,没鱼虾可以捡了啊……”

    捡鱼虾的小女孩……

    赵赫下意识地脑补了一番类似场景,随即打了个哆嗦,酸酸涩涩地想:贺擎东那厮要是知道自己把他“未来老婆”想成了捡鱼虾的小妹,指不定会怎么报复自己呢,鼻息哼了一声,抬脚踹了踹吴跃:“还不赶紧把梯子放下去!”

    那厢,禾薇不知道手机那头的是谁,疑惑地将手机拿到耳边:“喂?”

    “发生什么事了?”

    贺擎东低沉的嗓音,透过手机传到她耳里,让她有种落泪的冲动。

    一时间,像是找到了组织、投奔了亲人,委屈地不行,抱着手机红着眼眶听电话那头不厌其烦地询问她的情况:“乖,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搞得这么狼狈?摔着了还是怎么了?有没有伤到哪里?”

    得知她没受伤,只是搞脏了衣服,贺擎东松了口气,接着又问:“你爸妈和你哥呢?你们不是回老家过年了吗?这会儿是在哪里?怎么会碰到赵赫的?……”

    禾薇这会儿也冷静下来了,挑重点把事情经过阐述了一遍,抬眼看到吴跃把梯子放下来了,吸了吸鼻子,对电话那头说:“我没事,之前主要是找不着人帮忙,幸好遇上了赵赫……他是你朋友吧?他让人送来了梯子,我这会儿能上去了……”

    贺擎东心里把禾薇的堂姐狠狠记了一笔,唯恐小妮子感冒,让她赶紧上河堤回家,同时不放心地追着她叮嘱了好几句,这才让她把手机还给赵赫。

    赵赫接过手机,心情远没有先前发照片时好了,懒洋洋地应了声:“还有什么事儿?”

    “你怎么会在清市?”

    “家里闹翻了天,出来了眼不见为净。”

    贺擎东沉默了片刻,赵赫他爹妈闹离婚这事,他也有所耳闻,但赵赫自己不说,他们也不好多问,谁家没个半点隐私?但没想到他会来清市乡下躲清静。

    “今天的事,谢谢你。”

    “谢啥!”赵赫翻了个白眼,忍不住咕哝:“我后悔向你显摆了。”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贺擎东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眸光闪了闪。(未完待续。。)

    ps:  二更到!求粉红~~~~~(>_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