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1章 扬眉吐气的禾母
    腊月二十二这天,既是星期六,也是俩孩子寒假第一天,禾父关了店门,在门上贴了张“今日歇业一天”的告示,然后带着妻子儿女,以及早几天备妥的年货,坐车去丈母娘家送礼了。

    禾母的娘家并不远,比起老禾家,反倒是她娘家离得要近一些,就在清市下面一个叫梅龙桥的小镇。

    禾母姓周,闺名婉芬,家中排行老二,上头一个大姐,底下一个妹妹、一个弟弟,处于上不上、下不下的尴尬位置,论宠,从来轮不到她。所以早早就跟着村里人进城打工了,二十岁那年运气好,碰上家具厂扩招后勤工,她模样周正、口齿清晰,被第一批招录了进去,等到后头几批时,全都是托关系走后门的。

    其实当时家具厂的工资还没她在外头打工高,但都说国营厂子铁饭碗,出于生活保障的考虑,她还是进去了。谁能想到十几二十年之后,会落魄到唯一的优势都丢了呢?

    不过她也不曾后悔,要不然,哪能结识禾父呢?虽说寡言拙语了点,但她还是觉得这样的男人稳重、可靠。像禾家老大、老二,再譬如自己小弟,人是高大、兜里也有钱,生意人嘛,舌头尖上能开莲花,但在禾母看来,总透着一股子风流味儿,等女儿再大些,她肯定要找机会告诉她:挑丈夫不能光看外表、也不能看兜里有多少钱。容貌再俊,迟早有衰老的一天,兜里再有钱,也有败的时候,唯一不老、不败的,那就是心性、品格。

    禾薇要是知道禾母心里的想法,必定竖起大拇指赞一个,谁说禾母没文化?有文化的都不见得能说出这么富有哲理的话。

    周家在梅龙桥数得上是老住户了,碍于膝下就一个儿子,分到户头的田产并不多,但宅基地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足有七八亩,如今造了一圈的黑瓦平房,二老和小儿子一家住前排的七大间,屋前是个半亩大的晒谷场,屋后是一亩见方的蔬菜地。其余沿路的平房和左右两厢的,全都租给了镇上的外来户,每个月的房租费,供二老吃吃喝喝仅够了。

    所以禾薇一家往年来梅龙桥送年礼,周家二老并不是很器重,横竖送来送去的就那老六件,没一年是变化的,反倒来了之后,还得拿出好吃的好喝的招待他们,周家人,特别是周老太和小儿媳,内心是真的不怎么欢迎禾薇一家过来。

    而这一次,她们惊愕了。

    这老二出嫁有十七八年了吧?这还是第一次换年礼的花样呢,瞧这鱼鳃还血淋淋的新鲜黄花鱼,瞧这骨血还在滴的猪后腿,再瞧瞧这羽绒服……

    周老太当场脱掉棉袄试穿了起来,小脚跑起来,比禾薇这个没裹过小脚的都麻溜儿,进卧室对着穿衣镜一照,褶子脸顿时笑成一朵大菊花。

    “哟,这可是个大牌子,据说店里挂着要卖八九百一件呢,二姐,你家发横财啦?”

    说话的是周家的小儿媳,也就是禾母的弟媳妇,摸着周老太身上的羽绒服面料,口气掩不住的羡慕,她也想给自个儿爹妈买一身羽绒服,可架不住这价钱实在太高,两件衣裳一买,两千块就守不住了,换成其他的年礼,凑满六件还能有结余呢。没想到从没换过花样的二姐,第一次换花样,就一口气给二老买了两件,要说家里没发财,打死她都不信。

    禾母不知道对方心里的小九九,一边看着周老太撺掇着周老爹试穿,一边高兴地说:“没错,店里是要卖八九百,我这是抢促销抢来的,元旦的时候,市中心新开的那家百货商场搞活动,全场一律六折,两件加起来,差不多只要平时一半的价,我咬咬牙,给咱爹妈买了两件,以前没那个条件,有心想买也买不起,这不,今年六月份,我和老禾下岗了,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勒紧裤腰带盘了个小店面做木器,年前这段时间生意不错,一高兴,就把赚的钱都给爹妈买了年货……咋样?妈你穿着合身不?”

    最后一句话是对着周老太说的,周老太俩口子活到这个岁数,还没穿过羽绒服,倒不是其他女儿、儿子也像禾家这么困难,只是二老嘴上总说“不用买不用买,还是棉袄舒服”,做子女的不知是当了真还是本就舍不得花钱、就嘴上客气客气,听二老这么一说,就真的都没买,反倒是家境最差的老二,今年竟然不声不响地给二老买来了羽绒服,哪怕是打了折的,二老心里也舒坦啊,迫不及待地想穿到其他老头老太跟前得瑟炫耀去了。连带着对禾曦冬兄妹俩也比往年热络得多,捧出食品柜里的糖果糕点,拼命招呼俩孩子吃,还让小儿媳给他们泡奶茶,说是今年镇上流行的新鲜货,味道可香可甜啦。

    禾曦冬和妹妹对视一眼,彼此都觉得好笑,可往深处一想,又有几分伤感。哪怕是嫡亲的血亲,要维系良好的关系,也离不开钱啊。

    午饭时,周老太频频给兄妹俩夹菜,还将唯二的两个鸡腿夹到了兄妹俩的碗里:“多吃点,看你俩瘦的。”

    “奶奶我也要大鸡腿!”

    周家唯一的宝贝孙子——五岁的周晨阳不乐意了,觉得今天来家里做客的大哥哥、大姐姐就是来和他抢食的,不依不饶地指着禾薇碗里的那个大鸡腿直闹脾气。

    周老太既心疼又为难,暗暗责怪儿媳妇怎么就炖了一只鸡,一只鸡两条腿,三个孩子怎么分?

    小儿媳的脸色也不好看,她哪里想到吃个鸡肉也能闹出事端来,以往家里杀鸡杀鸭,哪次不把腿肉给自家宝贝小子的?哦,合着老二送了两件羽绒服,在娘家的待遇就直线上升了?连带着俩孩子也人人有鸡腿吃,周家唯一的宝贝孙子却沦落到啃鸡爪?

    禾薇见孩子闹,忙把碗里的鸡腿递过去:“不哭了,姐姐的给你吃。”她总不能和个五岁大的小屁孩抢鸡腿吧?

    禾曦冬没理被惯坏了的小屁孩,只是把自己碗里的鸡腿放到妹妹碗里,顺口说了句:“哥喜欢啃爪子。”

    周老太松了口气,细看老二家的两个孩子,越看越懂事。待吃过午饭,将兄妹俩招进卧室,一人塞了一个五百块的红包:“乖孩子,回去买点喜欢的。”

    兄妹俩起初不肯要,见老太太佯装板起了脸,这才将红包收到衣兜里。出去后悄声和禾母说了这个事,禾母微微笑了笑:“既是你们外婆给的那就收着。”

    她哪会不知道,往年大姐、小妹带着孩子回娘家,哪次不是收着红包回的?唯有自家两个孩子,一则懂事,从不缠着外婆讨红包,二则也是因为自家送的年礼少,二老心里有想法,假装忘了给孩子们红包,能省则省呗。

    ……

    禾母回娘家扬眉吐气了一番,心情别提多好了。

    当天吃过中饭回到店里,帮着禾父把店里剩余的板材理了理,见天色不早了,穿上围裙,哼着小曲儿开始做晚饭。

    禾父见她兴致这么高,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意,边刨木板,边问:“今年酿的梅子酒能喝了吧?”

    “怎么?”禾母拿着锅铲从里间探出头,“想喝酒了?”

    “天冷,喝点酒暖和暖和。”禾父绝不承认自己是因为高兴,一高兴就想到了喝小酒。平时禾母老拘着他,不让他喝酒、不让他抽烟,如今日子好过了,心情也舒坦了,喝点小酒总不打紧吧?

    “成!一家子都呷几口。薇薇还小,想喝的话,就舀几勺甜酒酿。”禾母一锤定音。

    于是,当禾薇、禾曦冬从楼上下来时,饭桌上多了一小坛子自家酿的梅子酒,以及一小罐甜酒酿。

    “来,明儿个小年,咱家算是提前过节了。”禾母把炉子上炖的牛杂粉丝汤端上桌,招呼俩孩子赶紧洗手吃饭。

    “妈腌咸枪蟹的水平越来越高了,瞧这蟹漂亮的,和五星大厨做出来的不相上下了,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开。”禾曦冬路过饭桌去洗手,眼尖地瞄到一盘红膏白肉的咸枪蟹,顺口就拍起禾母的马屁。

    禾母笑骂了他一句,说:“哪里是我的手艺好,是这蟹好,不仅新鲜,红膏也厚,蟹壳两头顶得满满的,不过价钱也贵,新鲜的蟹渔码头都要卖四十块一斤,腌好的红膏蟹,菜场里据说炒到了一百多块一斤,啧!也就过年过节买点尝尝,回头给老禾家也带两个去……对了,薇薇,你明天提几个给你老师送去,再带一坛子梅子酒,你老师问起,就说是自家做的,不值几个钱。”

    禾薇点点头:“好。”

    “以前你每个月都要咳嗽感冒,自从出院后跟着你老师锻炼,体质好了不少。连老中医给你把脉都说了,身体杠杠的,就是不知道初潮为啥到现在都还没来……”

    “妈——”禾薇脸红耳赤地打断禾母的嘀咕,当着禾父和禾曦冬的面,说这么女孩儿家家的话题真的好吗?

    i954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