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5章 炸锅啦!
    “呼啦——”

    群聊窗口炸了锅。

    数秒间,响起十数下“滴滴滴”的消息提示音。

    “诸葛!!!!!这真是你未来老婆?????”

    “卧槽!诸葛你还是不是人!!!竟然把了个初中生妹子……”

    “真的假的?没听你提过啊,还是在清市刚遇上的?上手了没?”

    “丧心病狂啊诸葛!您老再往上爬个几岁,都能当人小姑娘爹了,真好意思下得去手?”

    “……”

    顾绪无声地笑得肩都抖了,修长的食指在手机屏上来回滑动,数了数,唔,除了某个家伙,其他的都冒泡了。

    顾绪任他们继续炸锅,心满意足地合上手机,还关了机,准备专心欣赏即将展出的古玩字画,顺便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拍下来好给老爷子送去,却见陶德福无比纠结地盯着他看。

    “老陶你有事儿?”

    陶德福哪敢直截了当地问出心中的疑惑啊,别看大老板笑眯眯的挺和蔼可亲,但只要近距离跟过他的人都知道,这绝对是假象,别看人脸上笑眯眯的,二话不说照样能将店里不守规矩的伙计踹断两根肋骨,典型的笑面虎啊。

    所以有些话,他敢在心里想,但绝对不敢拿到台面上说,说了被踹断肋骨、卷铺盖滚蛋的保不齐就是自己了。

    是以,此刻,陶德福擦着虚汗直摇头:“没,没事儿。”

    顾绪探究地看了他几眼,见他的确没有说的意思,便不再理他了,转头看台上。

    ……

    “好小子!积分都赶超我了!”

    刚从训练场上下来的贺擎东,被队长捶了一拳。

    后者哥俩好地搭上他的肩膀,略有些夸张的笑容在贺擎东看来有几分神经兮兮,偏还学慰问团那些乱抛媚眼的女人朝他使劲眨眼,末了还压着嗓子问:“听那帮小子们在猜,你谈对象了?”

    “你信?”贺擎东斜眼睨他。

    “……不怎么信!”队长迟疑了几秒,摇摇头。

    贺擎东收回视线,心说:是你自己不信的。

    随手从搭在右肩上的外套兜里拿手机。

    深秋的季节,上身就一件黑色的修身背心,迷彩的训练服外套,训练到小半场时就被他脱掉扔一边了。这会儿想起还关着机,眼见着又是一个月下旬了,老爷子没准儿会打电话过来慰问。

    哪知,刚开机,就被自动拽进了某个群聊窗口,上头一连串的惊叹号和满屏的“丧心病狂”闪得他脑仁发疼。一群吃饱了没事干的家伙!

    “你们说,刚那软妹纸真的是诸葛的未来老婆?不会是说笑的吧?”

    “别人还可能是说笑,你几时见过诸葛说笑了?”

    “啧!没想到诸葛喜欢这么嫩的类型……难怪出去玩时都不见他有什么兴致,搞半天是嫌人家太老了啊哈哈哈……”

    看到这里,贺擎东忍不住冒泡:“诸葛有对象了?”

    “阿擎你总算上来了啊,我们都聊半天了,你不知道诸葛那家伙有多丧心病狂,竟然找了个初中小女生,喏,我给你看照片,省得你满屏找……”

    某个热心的太|子党早就保存了顾绪早先发的那张相片,一见贺擎东上线,立马发了上来,“瞧瞧,是不是能当人家爹了?”

    “顾——绪——”

    贺擎东一声怒吼,顾不得队长大人还在他耳边唠叨老家准备给他相亲的事,抬脚就往宿舍冲,没办法,车钥匙在宿舍里,边冲边给顾绪拨电话,可无论他怎么拨,传来的都是“您拨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的电子音。

    刷着群聊窗口的那些人,见贺擎东半天没反应,还道他被什么事耽搁了,部队里嘛,哪有他们那么清闲,便也没在意,继续热火朝天地声讨甩上照片后就不再冒泡的某只。

    “哎——小贺!你上哪儿去?”

    就在贺擎东拿上车钥匙冲出宿舍楼时,被指导员喊住了。

    “清市。”

    “清市?你最近似乎老往清市跑啊,该不会是有心上人在那儿等着你吧?哦呵呵呵……”

    别说,还真被蒙对了一半。

    “指导员找我有事儿?”

    “哦,对!老a那边来电话,让你即刻归队。”

    老a是特行队的联络人,只要他来找,十有八九是特行队有任务。

    贺擎东暴躁地低咒一句,可是任务当先,不得不服从组织命令。

    前往特行队集结点的路上,见始终打不通某人的手机,他索性回到群聊窗口,发了条惊落众人眼球的消息:“这是我贺擎东的未来老婆!!!诸葛顾**赶紧给我出来讲清楚!!!”

    发完,退出群聊窗口、锁屏、关机。

    群聊窗口里,先是一阵死鸦般的寂静,不知谁先发了个:卧槽!!!又配了个惊悚的表情,窗口再一次炸开了锅。

    “快快快!赶紧把那句话截屏下来,哈哈哈——阿擎那小子居然也有今天……”

    “卧槽我以为我看花眼了,居然是真的!!!上回谁说阿擎去了部队,丁点荤腥不沾、改行吃素做和尚了的?人偷偷和个初中软妹纸搞对象呢,还未来老婆……噗哈哈哈——”

    “我感觉脑子不好使了,到底是谁的未来老婆啊?这事整的……诸葛呢?这家伙莫非真抢了阿擎的未来老婆,所以躲起来不敢吭声了?诸葛顾——狐狸顾——”

    “貌似真去清市了,要不要……”

    “杀过去?”

    “我正好要去南边谈个项目。”

    “我奉老爷子之命,要去清市拜访一位退休老干部。”

    “我……喂!你们真打算去啊?”

    “……”

    ……

    顾绪看到贺擎东撂出的那句警告之辞时,人已经回到毓绣阁了。

    在洗手间释放了一上午的茶水,对着镜子整了整衬衫衣领,蓦地想起手机还没开机,哪晓得这一开机竟然跳出这么多留言。

    “这家伙……”

    快速地扫完全屏,委实无语了,不就是开个玩笑么,没见“未来老婆”那四个字还用了引号。

    顾绪失笑地摇摇头,不过从中可以看出,那家伙是认真的,而且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印象里,还没哪个女人让他失控过,还是如此失控。

    至于另外一堆吃饱了撑着没事干的,他可没打算理会,要一窝蜂全都涌到清市来,他脑仁都胀疼了。

    淡定地解散群聊模式,把手机设置成静音揣入裤兜,掬水洗了把脸,神清气爽地出去了。

    ……

    古玩字画展结束,禾薇兄妹俩也找了个地方吃午饭。

    遇古巷说起来也是清市的旅游景点之一,是以饮食店并不少。大的譬如聚鲜楼,小的像烧烤摊、烧饼铺、馒头店等。

    兄妹俩喜欢吃面,深秋的季节里,吃一碗热气腾腾的大骨汤面,不失为一种享受。

    吃完面,禾曦冬继续在巷尾出摊。

    虽说如今家里不愁钱了,可他并没打算丢掉这个兼职行当,只不过不像以前那么压力重重了,权当是种兴趣在享受。

    这不,寄放在包子铺的麻袋里,除了一堆收购来准备卖的老旧小玩意儿,还有一本专讲古玩鉴定的书。

    如果说以前出摊卖旧货是为了生存,那么,从现在起,他是有意在往古玩这条道发展。

    有朝一日,他希望自己也能像方才那展会上的古玩大师们一样,面对着一件又一件古朝真迹侃侃而谈……

    禾薇明着说是回家写作业,待看不到禾曦冬的身影了,转头迈进毓绣阁。心里有些小小的发虚,习惯成自然太可怕,如今的她,撒起小谎脸色都不带变的了。

    听伙计说,袁老板已经把全家福的相片挑出来送到店里了。

    她今天的任务,就是把它放大了描绘到蚕丝绢面上。

    全家福绣品,说白了就是把人物肖像绣组合在一起。而这个时代通行的方法,就是把全家福照片打印到蚕丝绢面上,禾薇却不习惯,她喜欢手绘。

    这方面,得归功于她深刻的绘画功底。

    上上辈子中考不理想,放弃又觉得可惜,最后填报了省城一所主攻艺术类的四年制专科,毕业后说是能拿到大专文凭。

    在这之前她其实并不擅长绘画,但既然学的是这个,毕业后多半也要靠这门手艺吃饭,是以,在校四年,她自认学得还算刻苦努力。

    穿越到永庆皇朝后,又在原有的基础上,练了十来年国画,要是功底还不深,就说不过去了。

    拿到全家福后,对照着相片上的色彩,问周安要齐了刺绣用的丝线,然后又要了一张画草稿的熟宣纸。

    她倒是想用最轻薄的蝉翼宣,无奈店里没有,只有相对比较厚的书画笺。不过也没所谓,横竖只是草稿,正图是要勾画到绢面上去的。

    拿上材料,上到二楼工作间。

    这会儿还没过午休时间,绣工们三三两两围坐在一起聊天喝茶。看到禾薇进来,都不由愣了一下,慢了几拍才招呼道:“小禾来了啊。是来做活的吗?”

    “嗯。”禾薇朝她们含笑点头,随后来到自己的绣架前,放下手里的材料。下午半天要把全家福描上绢面,时间上并不宽裕,她得抓紧了。

    其他绣工见她坐下后,拿着纸笔在那里安静地描描画画,不由觉得奇怪。

    赵芙蓉率先走过来问:“小禾,你这是干啥呀?”

    说着,拿起桌上的全家福照片看了看,没看出什么名堂,又问:“这是你家的全家福?”

    “不是。”禾薇摇头,“是准备刺绣用的。”

    “刺绣?”赵芙蓉的嗓音微微扬高,惊讶地看着禾薇,有些不敢相信:“你是说,这全家福你要做成绣品?”

    这得花多少工夫啊。关键是,能绣得好吗?

    人物肖像绣她不是没学过,但要绣好可不容易,高级绣工技能考之前,她也曾尝试着绣过一副,绣的还是海报上的当红明星,可怎么看怎么不满意,至今还搁在家中的书房积灰尘呢。

    而今,听禾薇说她要绣人物肖像,且还是一副将近有二十人组合的全家福,赵芙蓉吃惊之余,不免有几分期待,想看看禾薇究竟能绣到怎样的高度。若是这样一张全家福,能被她绣出照片的味道,那么,她赵芙蓉是彻底地心服口服了。

    禾薇进来之前,还站在南窗前捧着花草茶晒午后秋阳的于雅君,此刻也不喝茶了,在自己的绣架前坐了下来,神情有些呆。

    上次怎么说来着?人家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就算懂古绣,也不见得真会有人来请她接大单,因为连个高级绣工证都没领到,遑论什么名气了。一般懂点绣品的买家,没一个不希望自己的绣品出自大师之手的,她现在虽说还没被冠以大师之称,但出去进修或是同行交流时,胸前好歹能别上“高级绣工”的名牌,禾薇她算什么?!

    可事实呢?真如她想的那样,只做一些店里卖的大众化绣品吗?

    完全不是!

    据她所知,禾薇在补完赵世荣的那架古朝绣屏后,马上就接了一副大单,虽然没在店里绣,但在周安那里领绣线她是看到的。

    这一次,好像又接了一副了不得的大单。

    人物肖像绣,只要是懂行的人,都知道这类绣品的难度,绝不亚于双面绣。

    毓绣阁,这是要让她和赵芙蓉坐冷板凳的节奏吗?

    能不能接、愿不愿接是一码事,但问都不问,就交给一个才来店里没多久、连高级绣工证都没拿到手的小丫头片子,是不是太过分了?

    i954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