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章 永庆年间的绢画
    禾曦冬摆摊常跑的就两处地方。

    一处是遇古巷的巷尾。

    遇古巷里大半都是古玩店,余下的,也都是和“古”字多少沾点亲戚边的商铺,像什么刺绣工艺、仿古服饰等等。时常会有一些抱着捡漏心态的“淘宝客”,从街头逛到巷尾,看到感兴趣的物什,乐得花点小钱,蹭蹭运气。

    另一处就是南城区的登云街了。那里因为地靠市政广场,附近又有个公交中转站,人流量相当大,运气好的话,一天下来,赚个两三百块不成问题。

    但也仅限于运气好,运气背的时候,被城管追着跑上几条街,抓到后被没收、罚款那也是常有的事。

    所以,通体算下来,一个月要能有两三千块钱的进项,不止禾曦冬,一家人都要偷笑了。

    禾薇知道禾曦冬在遇古巷的摆摊位置:巷尾倒数第三个摊。

    这里的摊位按天付租金,所以不用担心城管来追,但租金也是根据位置好差算的,禾曦冬选的这个摊位,租金相当便宜,一天两块钱,但生意也相当冷清,小马扎上坐半天,都未必等来个顾客。

    这不,禾薇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双臂枕着膝盖打盹打得正酣。

    她没急着喊醒他,蹲在摊位前,挨个儿看起他卖的这些旧玩意儿,想确定到底有没有系统君说的“漏”。

    【……没有。】

    她就说,这天底下的漏,哪有那么好捡的。

    【这个摊上没有,不代表隔壁摊也没有。】

    什么意思?

    禾薇诧异地望向左右两边的旧货摊,左边那个是专卖旧字画的,右边那个则是和禾曦冬一样,拉拉杂杂的什么都有。

    【没瞧见吗?左手边那个字画摊,有副绢面的踏雪红梅图,乃是你闺中练画时所作。就是不知这东西怎么流落到了坊市……】

    禾薇心情复杂地走到字画摊前。

    摊主瞧见她,满脸堆笑:“小姑娘喜欢什么只管挑,挑中了我给你打个折,价格绝对公道。”

    她拾起那副绢面的雪梅图,三方绢帕大小的绢面,除了有些发黄,保存得还算完好,右下方一戳略有些模糊的猩红印记,上书:忆溪居士。那是她怀念上上辈子的家乡而亲手所刻的印章。眼眶一红,差点落泪,忙问摊主:“这画怎么卖?”

    “这画据说是个老物件。”摊主佯装为难地说:“就算不是永庆年间传下来的,也不出左右了。”

    见禾薇面色如常,摊主假装忍痛割爱地说:“不过,谁让小姑娘合我眼缘呢,你若真心喜欢,三十块钱拿去,一般人我可不卖这么低的价。”

    禾薇莫名窘了脸。

    待字闺中时信手所作的画,隔上三五百年,竟然只值三十块。无异于打她的脸啊。想她那会儿,对自己作的画,多么有信心啊。可以说,琴棋书画四艺中,她最拿得出手的,便是这画了。

    【这有什么,摊主和你这具身体的哥哥一样,也是个没眼见力的。要真识货,就不会守着这破摊儿混饭吃了。】

    也是。禾薇收拾起酸酸涩涩的心情,从仅剩的四十来元积蓄中,数出三十元,递给摊主,换来这副她亲手所作的雪梅图。

    【下个月十八号,这条巷子的巷口位置,要举办一场古玩字画交流会,你把这副画送过去,说不定会有什么收获。】

    系统君在她小心翼翼卷画的时候说。

    你的消息怎么这么灵通?

    【你就不会看沿途的招牌广告吗?从巷口走到巷尾,一路贴了不下十张,张张都是人头那么大的字。】

    禾薇扭头一看沿街两面,还真是。

    不由干笑了两声,她就想着怎么能尽快赚到钱来着。

    【倒是还有个挣钱法子。】

    系统君又替她出了个主意。

    禾薇偏头聆听。

    【这个时代,不是很流行各类兴趣班吗?你去应聘个小老师,教人下棋、弹琴、书法、绘画,肯定不在话下,就是你这具身体的年纪……】

    说到最后,系统君自己倒先把自己的提议给反驳了。

    禾薇抽抽嘴角,低头扫了眼自己,可不是,初一的小女生,要真如此出色,恐怕会被一些八卦人士揭露报道的吧?

    其他人知道也就算了,要是被爹妈兄长瞧见了,岂不是要起疑了?养在膝下十三年、一向平平庸庸的女儿,什么时候懂这份才艺了?

    不过私下攒点钱、报个兴趣班,学到后期,适时出色一把,好让她的才艺,光明正大地现身人前,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可说来说去,终究还是缺钱。

    摸摸兜里仅剩的十几块,这还是她接下来一个月的早饭钱,禾薇叹了口气。

    “薇……薇薇?你怎么跑来这里了?”

    禾曦冬不知何时醒了,揉着惺忪的睡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小他三岁的妹妹。

    说实话,他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主动和妹妹说话了。除非是爹妈吩咐,要不然,他都懒得理她。倒不是说两人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而是他妹妹吧,不喜欢他从事卖旧货这个行当,觉得丢她的脸,说什么人家哥哥姐姐都在念书,清清爽爽的别提多气质。就他扛着个麻袋包四处摆摊,还成天搞得脏兮兮的。

    这不,最近那次闹崩,缘于她和她同学去登云街那边的花鸟市场闲逛,正好碰到他在那儿出摊,她竟然当做不认识他,还拉了她同学绕道走,气得他从此都不想和她说话。今天这次,可说是继两人冷战之后,第一次在除了家以外的地方碰面。

    “做完作业在家无聊,就出来逛逛,哥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

    禾曦冬一听,立马启动受宠若惊的模式状态,半晌,讷讷地问:“你……是不是没钱花了?”

    “……”

    禾薇顿时不知该怎么接了。

    【你这哥哥还挺有二十四孝好兄长的模范的。】

    八成是受虐惯了。

    禾薇在心里唏嘘。

    “冬子,原来这是你妹妹啊?早知我刚才就给她便宜点了。”隔壁字画摊的摊主好奇地凑过来唠八卦:“你俩是亲兄妹?长得不是很像啊。”

    “我像我爸,我妹像我妈。”禾曦冬没好气地解释了一句,随即被他话中的某几个字眼吸引了心神:“强子叔,你刚才那话什么意思?我妹在你摊上买东西了?”

    “可不是,就那副前阵子刚收来的梅花图呗,她喜欢就买去了,不过我可没多收钱啊。”

    “你收她多少?”禾曦冬瞅了眼禾薇手里卷起来的画轴,偏头问刘强。

    “就三十。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我和你说过的撒。”刘强生怕禾曦冬把画退回来,忙不迭回道。

    禾薇趁势点头:“是这么回事。哥,我喜欢这画,反正就三十,省省就出来了。”

    “什么省省?你一个月早饭钱才多少!这个月今天才第三天,你打算半个月都喝西北风吗?”

    爹妈出门早,早饭基本是头一天剩的米饭煮的白泡饭,就着酱菜填填肚子了事。

    禾曦冬因为晚上要出摊,收摊回家往往已是凌晨,索性一觉睡到晌午,早中饭并一块儿吃,还能省点钱。

    禾薇通常是去巷子口买两个包子或是一副油条烧饼边吃边上学。这一下子花出去三十块,意味着接下来足有大半个月要饿肚子了。

    “喏,拿着!”禾曦冬从身前的搪瓷罐里翻出两张二十块,塞到她怀里。

    “不用给我这么多。”

    禾薇粉嫩的脸颊羞得能滴出血了,无论如何不肯收。

    她穿来两个月,没给家里创造一分钱财富不说,反过来还要拿他们辛苦赚的,良心上过不去啊。

    “乖!听话,哥给你你就收着,别再乱花就行。那画……你要喜欢,就拿去家里挂起来。”

    原本卡在心里的那点纠结和隔阂,这会儿算是彻底消除了。

    禾曦冬本就不是个爱计较的人,要不是妹妹的反应让他太过伤心,也不会一气这么久。

    “嘿!我说你们两兄妹,既是亲兄妹,还推来推去的难为那点钱干啥?”

    一旁的刘强瞧着好笑,正想打趣几句,忽从巷口传来一阵喧哗,其间还夹杂着“要出人命官司啦”之类的嘈杂声。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