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53章 又是老大家的抢风头

正文 第453章 又是老大家的抢风头

作品:穿越婚然天成 作者:席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原来,贺曜南和胡慧的婚事,罗美萍因为没面子,一心想找机会搅黄。(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昨儿被大院几个丈夫军衔差不多的夫人们拉去喝茶,和新加入她们这个圈子的刘德昌媳妇聂美珠多唠了几句,得知她那个出国留洋十年有余的宝贝女儿回来了,虽然工作还没落实,不过凭刘家如今的地位、聂家在医界的名声,以及刘晗自身的国外大学文凭,想找个轻松稳定又保障的工作还不容易?

    刘家以前是比不上贺家,虽然住在同一个大院,但刘家住的是营长级以下的小公寓,自家那可是少将级别、团长副职的大别墅。中间隔着一个大大的院区花园和营、团级别的公寓区。以罗美萍的心气,断不可能往低的门第去给儿子找媳妇,最起码也得平级。

    而今刘德昌连升两级,已是某团副团长,军衔上虽然仍比自家老公低一级,但怎么说也比以前好多了,何况刘德昌年纪比自家老公小,说不定再熬个几年也能混个少将当当,然后搬到别墅区来。两家距离近,说出去也有面子。哪像胡慧那样的家庭,让她抬头挺胸地出门都觉得羞愧。每每想到婚后要带这么个丢人现眼的狐狸精参加某些重要场合,然后被那些饶舌的夫人、太太问及胡慧娘家哪里,罗美萍就恼恨得不行。

    可她那个傻儿子,不知中了什么邪,偏就喜欢胡慧那样的狐狸精,怎么劝都不肯听,还说六月份胡慧一毕业就结婚。气得她满口银牙几乎咬碎。六月份离现在就三个月了,不行!必须赶在这之前拆散两人,无论如何要给儿子找个好对象。

    这阵子,罗美萍其实哪有心情参加这个那个的聚会,可不来又怕被那几个老爱和她唱反调的八婆背后说闲话,来了却是一个人闷坐着喝茶嗑瓜子,半点提不起劲。倒是没想到这次会碰到聂美珠。

    罗美萍眼珠一转、计上心头,热络地拉着聂美珠说:“美珠啊。你为你家闺女忧心,我为我家小子烦恼,儿女都是爹妈的债,咱们做娘的都一样。”

    聂美珠初入这个圈子。心里免不了紧张、惶恐,见贺二家的夫人如此平易近人,喻为溺水之人抓到救命稻草有些过,但多少有这种感觉,不禁感激地想:这贺少将家的夫人也不像外头传的那么跋扈不讲理嘛。果然人得深入接触了才知道好坏。

    于是。一个抱着刻意接近、以期撮合两家孩子结亲的目的;一个怀着感激,不想错过陌生圈子里第一个对她发出善意讯号的人,很快聊到了一处。半场聚会下来,两人已经无话不谈了。

    素来看不惯罗美萍为人、就爱和她唱反调的郑家大儿媳,端着得体的笑容凑过来说:“哟!贺太太,你家曜南不是早有女朋友了吗?这都多久了,两家该坐一块儿商量婚期了吧?怎么还和刘太太说这样的话,这不是欺负刘太太新来的不知情吗?”

    “你!”罗美萍没想到自己都把声音压得这么低了,还能被这个死八婆听见,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红。怕到嘴的鸭子飞了,忙向聂美珠解释:“美珠啊,你别听她瞎说,我家曜南去年的确经人介绍认识了个姑娘,但那姑娘说实话,我和孩子他爸,包括老爷子都不是很满意,早就回了介绍人了。”

    “这话不对吧。”罗美萍话音刚落,另外一位少将夫人噙着富含深意的笑容,打岔道:“前儿我还看到你家曜南拉着人姑娘的手在咱们大院的中心花园散步呢。那亲热劲。我一个过来人瞧着都脸红。我看回头得和警卫们说说,往醒目处贴个告示,小年轻谈情说爱可以,但不能放任他们在院里的公共场所肆无忌惮。自己不要脸就算了,带坏了各家年龄还小的娃怎么办……”

    “谁说不是呢!我也看到过一回,不是我说,贺太太,你是不是拘着俩孩子不让他们在家里亲热啊?不然怎么老喜欢跑外头做这么羞脸的事乜,哈哈。你家曜南我记得生日小。今年虚岁能说二十七了吧,早就到了想媳妇的年纪了,你要再这么拘着他,不是要他命么。”

    “哈哈哈……”郑太太一席人全都笑了。

    罗美萍气得脸色渗白,虽然也有站在她这边帮她说话的,但说的都是无关痛痒的,于她一心想要的毫无益处。

    到这里,聂美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僵着嘴角扯出一抹明显疏离的笑容,说:“可能是我料想错了,贺太太烦心的事和我不一样,我是烦心闺女没对象,贺太太烦心的应该是儿子有了媳妇忘了娘吧。”

    “这话可被你说中了,我看美萍这几天心不在焉的,怕就是在担心媳妇过门后不孝顺公婆吧。”站在罗美萍这边的某夫人替她搭台阶,“哎呀美萍,这有啥好烦恼的。现在可不像我们结婚那时候,谁家没点钱给儿子备婚房啊,你要和媳妇过不拢,就给他们小俩口外头置套房子呗,结婚后让他们自己过,周末回来聚一聚,你省心,他们也自在,早点抱金孙才是正理。其他的想那么多干啥……”

    “就是,你家曜南起点高,要不了多久就有福利分房,到时买的那套想租、想卖都成,如今房市那么红火,你还愁亏啊。”

    罗美萍被几个关系好的这么一拉、一劝,脸色恢复不少。可被当着聂美珠的面,搞了个大没脸,自然也没什么心情坐下去了,借口家里有事,捞起手提包走人。

    正要跨出茶室包厢,听到和她不对盘的郑太太故意扬着嗓门说:“她家曜南升级分房?我看悬!倒是贺大家的小子,听说很快要升少将了,别说福利分房,扩建的别墅区估计都能随他挑。”

    “你说的是阿擎吧?那孩子是真拼!十六七岁就被贺老丢进基层部队,短短十年不靠家里一分一毫,挣下少将荣誉。听我家那位说啊,这阵子部队和国安正抢他的去留呢。”

    “那不是早几年前的事了吗?后来他自己选了特行队,部队这边不得不放弃了这么个好苗子……”

    “你信息落伍了啊,早几年前是争过一回,这次又争上了,好像是这回任务受了伤。伤好多半不能再去特行队,贺老年纪大了希望他留京都,于是部队这边允诺少将军衔、团长正职,驻京兵团任他挑。国安那边给不了军衔。说是给福利,一套桃花源别墅、一套市中心公寓……我当时听得呀,恨不得把那孩子拉来我们家做儿子,真是太出息了!太给他爹妈长脸了!我家小子要有他一半的进取心,我哪里还用得着这么操心呀……”

    罗美萍听得牙齿咯嘣响。又是老大家的抢她家曜南风头!真是太讨厌了!哐当甩上包厢门,腾腾地走了。

    聂美珠听得心思一动。贺擎东?当年不是和她家晗晗一个学校的吗?从小一块儿玩,也算青梅竹马了,想不到这么年轻就挣下这么大一份荣誉。少将啊,还正团级的,想她老公混到这个年纪,都还没拿下少将头衔咧。好不容易营长升团长,还是个副的。这小子可真能耐!

    晗晗要是能嫁他也不错。贺家虽然兄弟多,但都不在一道住,贺老爷子那套别墅那么大。何愁没婚房?再者少将本身还能分到一套别墅,哪怕不在部队任职,去那什么国安,不也说福利是别墅加公寓吗?那桃花源的别墅她听说过,虽然离城中心有点儿偏,但最小的面积都要千万起步。贺擎东到底立下了多大的军功?竟让国安如此舍得花血本和部队抢人?

    聂美珠越想越动心,拐着弯打听贺家大孙子结婚没有。

    “啥时候结婚倒是没听说,不过对象有了,我也是听我家老爷子说的,他不是和经常和贺老喝茶下棋么。说是阿擎自个儿找的,就是年龄小了点儿,目前高中都还没毕业呢……”

    聂美珠心里琢磨了一下,高中没毕业。而且又只是男女朋友,谁知道靠不靠谱,这年头结婚了都能随时离婚,谈个小恋爱算啥。

    “那对象娘家哪儿的啊?也是我们大院的?”聂美珠端着茶杯,故作好奇地问。

    “哪儿啊,我听罗美萍说。是乡下上来的,要不是认了许家做干亲,哪攀得上人贺家啊……不过好在贺老对门第没要求,阿擎又自小没爹妈,没人给他操持这些,瞅对眼了就在一块儿处了呗……”

    这话听得聂美珠心花怒放。心里一个劲地念叨:机会来了机会来了!毫无家底的乡下丫头都能入贺擎东的眼,那自家洋气的闺女,还怕没机会?

    随便认识的乡巴佬pk青梅竹马的白富美,谁赢谁输,聂美珠心中笃定:自家女儿肯定能坐上贺家少奶奶的这尊宝座。

    千方百计地把贺擎东的住院地址问到手,又去商场买了一堆价格不菲的滋补保健品,让闺女提去医院探望。

    “男人生病或是受伤的时候最脆弱,这个时候你一定要温柔,就算他口上不说,心里肯定对你另眼相看。做到这一步,后续再让你爷爷找贺老打打感情牌,妈看好你们……”聂美珠一边催闺女化妆打扮,一边叮咛个没完:“贺二家的见你爸升了,有心想撮合你和她儿子,军校研究生毕业,又有贺爱国和贺老铺路,没比较这样的条件也算不错了,可和贺擎东一比,妈就觉得差了点儿。你看他们两堂兄弟年纪差不多,脚前脚后的,一个都要升少将了,一个还得由长辈领着走,将来的成就那都是浮云,眼前的好才是真的好。再说你以前不是很喜欢贺擎东吗?这不正好,努力努力,说不定能成……”

    至于两堂兄弟都有对象这个事实,聂明珠觉得并不是问题。只要没结婚,谁都有希望。处对象处对象,重点不就在一个“处”字嘛。处着不合适,那自然得分了。

    刘晗不甚情愿地嘟哝:“当年我喜欢他喜欢得要命的时候,你们不顾我意愿送我出国,如今又让我去追他,这不是瞎折腾么!”

    “当年那事是你大姨坚持,妈其实并不反对,虽然觉得有点高攀,但只要男方愿意,有啥关系?可你大姨说,贺擎东高中没毕业就去部队,要能混出个名堂还好,混不出那这一辈子都没出息,你甘心嫁给一个要文凭没文凭、要成就没成就的男人混一辈子?现在这样不是挺好?你有大学文凭,他有少将荣誉,你爸升了职,咱俩家的距离缩短了,谁也不能说咱们刘家高攀他们贺家。结婚虽然晚了点儿,不过赶一赶,明年也能抱上孙子,妈后年办内退正好给你带孩子……”

    见女儿一脸纠结的样子,聂美珠噗嗤笑道:“行了,打扮得漂亮点快去看看人家。妈相信只要我们家晗晗愿意出马,啥样的男人拿不下!不过有些话妈得提醒你,你出国这些年的费用,无论学费还是生活费,都是你大姨全程赞助的,你大姨刚学会走路就被拐,找回来时都十六岁了,期间吃了多少苦不说我们也想象得到。所以上至你外公,下至你小舅尽量都让着她,她这人脾气是不怎么好,尤其是接手医院以后,更加不给人好脸色,但对你们几个小辈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对你,出国的费用说她出就她出,要是她中途反悔说不赞助了,我和你爸也没话讲,一年二三十万,十年就得两三百万,抛开别的不说,光这笔人情,你以后对你大姨也得好点儿,千万别当着她面说‘多此一举’之类的话,她听了不高兴是一回事,传出去会被人戳脊梁骨、骂白眼狼的,那对你名声不好……”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刘晗不耐烦地跺跺脚。当她不知道哦,大姨对她以及舅舅家的弟弟妹妹好,还不是因为自己不会生。换句话说,现在投资、将来回报。就看这投资回报率高不高、对谁有利了。

    “去吧去吧!妈等你好消息!”聂美珠欢快地把闺女送出门,倚着门柱在那儿畅想自家和贺家结亲后门庭若市的场景,想着想着不禁笑出了声。(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