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45章 岁月静好
    不过经护工大姐一说,禾薇也觉得照顾病人不能带着个人情绪。

    这么一调整,给贺校官擦起下身明显自然很多,虽然脸上的红晕始终没退,但扯下裤头、擦到他大腿根部时,并没像昨天那样闭眼、侧脸。要是天天闭着眼,哪还擦得干净呀。

    何况,护工大姐不是说了嘛,管他男滴女滴,一律当他是没性别滴。噗……

    “很开心?嗯?”

    擦洗完毕,护工大姐清洗了导尿盆,端着脸盆出去给毛巾消毒,贺大少绷着脸轰走大武,朝禾薇招手:“过来。”

    禾薇面色微囧地挪到他床头:“那个,你是不是觉得我帮你擦身不大妥?那要不明儿起还是换护工大姐……唔……”

    鼻子被他捏住了。

    某人的左手因左侧肋骨骨折行动受限,但右手灵活的很,根本不像个昨天才动完脑部手术的病患。

    “当心你的伤……”禾薇闷着声音无奈提醒。

    虽然不疼,但被这么捏着呼吸不畅啊。可拉开他手又怕扯到他伤口,只好微启着小嘴,盼他主动松手:“呼吸不过来了……”

    樱红小嘴、软哝细语,一下让床上的某人下腹有了蠢动的反应。

    相比刚刚擦身时,因为有外人在场,且又含着戏谑的笑意欣赏她羞涩的表情,忘记去想那档子事了。而今闲杂人等退散,病房里就剩他和她,数月来的相思化成浓浓的爱恋,表现在生理特征上,便是小擎东昂首挺立、彰显它没被手术打趴下的勃勃生机。

    贺擎东佯装淡定地松开捏着小妮子笔尖的手,顺势扯了把身上的被子。

    禾薇立马忘了某人前一刻还拧她鼻尖欺负她,弯身给他掖被角:“是不是冷?我去把空调开高些。”

    “不用。”贺擎东清了清嗓子,要不是怕她看出异常羞得不肯再靠近他,身体散发的燥热感都想让他把被子蹬掉。担心小妮子真去调高空调,忙说:“给我倒杯水。”

    “哦,好。”禾薇听他口渴。忙绕到另一边床头,拧开保温杯,试了试水温不凉不烫入口正好,遂将吸管插上。喂给他喝。

    喝完水,贺大少拉着小妮子不松手:“陪我说会儿话。”

    “想说什么?”禾薇偏头看他,神情说不出的严肃:“要不要和我说说怎么会搞得那么狼狈?如果不是我无意中听见,你说后果会怎样?”

    贺擎东从来没有哪一刻觉得小妮子如此凶巴巴,偏生这种凶巴巴让他心里熨帖。说明啥?说明她关心他呀。不相干的人会担心他受伤?担心他翘辫子?

    握紧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哑声道:“让你担心了,宝贝。”

    禾薇难得板个脸孔,被他一句话忍不住破功。气也不是,笑也不是。

    贺大少趁热打铁,继续安抚:“这次是我疏忽,不会再有下次。媳妇儿,不笑容易老,乖,笑一个……”

    “噗嗤!”禾薇被他逗笑了。成天以面无表情示人的人。居然说“不笑容易老”,不想笑都不行,但是没忘警告他:“再有下次我不理你啦。”

    “好。”见成功安抚住小妮子,贺大少摩挲着手里的嫩滑,说起他昏迷时的情况。

    说是一直都有听到她话,也能听到周边动静,可不知怎么就是睁不开眼,又好像睁开了眼,看到的却是其他场景,放佛是在梦里一般……末了还笑谑地说。他在梦里是皇帝哦。

    得瑟的表情好欠扁。

    禾薇脱口而出:“你要是皇帝,那我不就成皇后啦。”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脸颊飞霞,别开视线不敢看他。

    以为他会羞羞脸。笑她自投罗网,不想含笑的嗓音响起:“不,梦里面你是妃子,我的宠妃……”

    禾薇猛地想到什么,回过头惊愕地看他:“……”

    系统!他、他、他梦到上辈子了!会不会就此苏醒上辈子的记忆啊?

    系统慢半拍地回复:【……卧槽!】

    “怎么了?不就是梦嘛,这么紧张干什么?”贺擎东见她一脸震惊。手心竟然还冒汗,不由好笑,伸手捏捏她的粉颊:“发什么呆啊,快回神!”

    “噢……”禾薇看出他不像是恢复前世记忆的样子,吊到嗓子眼的心才缓缓落回原处。干巴巴地笑了两声,不自在地捋了捋滑落耳畔的秀发,蹩脚地转移话题:“那个,饿不饿?要不要再喝碗粥?还是吃水果?我问冯叔借了个手动榨汁器,给你榨杯果汁喝吧。”

    贺擎东挑眉深看了她一眼,缓缓启口,回了她两个字:“随便。”

    视线追逐着她忙碌的身影,总觉得她像是在逃避什么。是他说了什么惹她不开心了?可仔细回想,也没说什么啊,就说了些昏迷中的感受,以及……那个梦,什么皇帝、妃子,真够乱七八糟的。他无非就是觉得好笑,才拿来逗她,哪晓得她反应那么大……

    禾薇借着挑水果逃开了他身边。从袋子里取出老冯给她的手动榨汁机,然后蹲在果篮前选适合榨汁又适合他现在吃的水果。

    西瓜榨汁味道是不错啦,可性寒,体虚的人不宜吃。虽然看不出来他哪里虚,捏她鼻子以及握她手腕时的力道大着呢。可到底开过刀,禾薇不敢拿人健康玩笑。

    梨子也寒,尤其是这啤梨。想吃回头做成水果羹给他吃,新鲜榨汁还是免了吧。

    芒果性热,吃了容易上火,也容易过敏。手术后还没排过大便呢,暂时打叉。

    猕猴桃不错,维生素丰富,尤其是维C含量,比苹果高出几十倍,比橙子、柑橘高几倍,还是三高人群的福音,好东西!选出两颗放茶几上。

    剩下的水果,榴莲和山竹,一个大热、一个大寒,这时候再喜欢也不适合吃。

    凤梨倒是可以,可最好用盐水泡一泡,不然容易过敏。明儿让大武带点盐巴过来。禾薇趁这会儿记得。顺手给大武发了条短信。

    柠檬也是好东西,但最好和蜂蜜配着吃。想到蜂蜜,空间里不是有吗,还是极难收集又特纯的玫瑰花蜂蜜。唔。改天找机会带瓶出来,给他做蜂蜜柠檬水喝,既补充维生素,还有助肠胃消化。

    香蕉倒是可以吃,不过晚上还是算了。肠胃的消化功能太强也不好。明天上午吧,捣成香蕉泥喂他吃几勺。那家伙每次听医生、护士提到排便就别扭,别以为她不知道,哼哼。

    黑布林榨汁也不错,不过也是甜中带酸,不是猕猴桃的榨汁官配,倒是可以和苹果一起,明天下午吧。

    黑布林的旁边,禾薇还看到一盒卖相极好的樱桃小番茄,这也是好东西。而且适合和猕猴桃一起榨汁,拿出来一会儿去洗干净。

    最后,她看到了啥?木瓜……咳,这谁的恶作剧吧?带回去让老冯煲成汤兴许还能让他喝几口。直接削了给他吃估计会拿看蛇精病的眼神看她吧。

    借着选水果、榨果汁平缓了一下突兀的心情,禾薇又能平静地面对某人了。等护士送来晚饭后的药,又测过体温、量过血压,一切都好,禾薇往果汁杯里插上吸管,递到他嘴边:“喝喝看,猕猴桃和小番茄的混合果汁。酸酸甜甜,应该不难喝吧?”

    贺擎东看了她一眼,依旧没想通她刚才的反应。心里不禁叹道:果然老爷子有句话还是有道理的,女人心海底针啊。看来明天要问小北借几本《女人心》看看了。

    一边想一边喝,同时还握着她手腕,粗粝的指腹摩挲着她娇嫩的肌肤,酥酥麻麻又痒痒的,差点把杯子摔掉。

    禾薇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好好喝。”

    贺擎东冲她勾唇一笑。

    禾薇的耳根咻得窜上红晕,不自在地移开眼。娇嗔道:“快喝啦!”

    唯恐小妮子恼羞成怒,贺大少见好就收,乖乖喝完了杯里的果汁,量不多,大约150CC。多了怕他胃不舒服。

    禾薇拿开果汁杯,喂他喝了几口温开水漱口,就压着他睡觉了。

    她则把榨汁用的瓶瓶罐罐洗干净,然后把窗台上的鲜花花束拿到茶几上,一支一支修剪后,插到带来的一对奶白色的陶瓷宽口花瓶里。放花瓶里不仅能让花多活几天,而且看着也赏心悦目。

    贺擎东让她累了去里间休息,然后安静地看她插花。

    柔和的灯光下,清丽的侧颜姣好动人。

    这一刻,他突然希望时间能永远停止。

    她在他身边,在他眼前,在他目力所及之处、伸手便能够到。

    如同有首歌这么唱:永远很远你很近,谁说爱总是失落总是在挥霍,我看过最亮的星空最深的笑容,我不奢望天荒地老只要有你的岁月静好……

    禾薇轻手轻脚地插好一瓶花,抬头看输液瓶,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蹑手蹑脚走到床边,替他掖好被角,然后将空调温度调到适合睡眠的二十二度,灯光也调暗几度,坐回沙发接着剪第二瓶花。

    等两瓶花都插好,一瓶放在窗台,一瓶摆在茶几上,离他不近,但侧眼就能看到。禾薇满足地伸了个懒腰,收拾干净茶几、地面,拿出手机准备浏览网页。

    昨晚有一篇关于术后病人的护理指南及康复指导才读一半,正打算接着读,兄长的电话进来了,她朝忙完回到病房的护工大姐打了个手势,示意她帮忙看着针,然后到里间接电话。

    禾曦冬先是问她贺擎东的情况。毕竟是圆圆的堂哥、宝贝妹妹干妈家的大侄子,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家里人都挺惦记。

    得知手术顺利并且人已经苏醒,禾曦冬套用了一句他娘经常挂嘴边的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以后肯定顺风顺水啦。”

    禾薇一头黑线:“哥——你不会专门来说这句话的吧?”

    “当然不是。”禾曦冬好笑道:“这不还有一周就开学了,你应该不回家了吧?妈让我问问你,除了你装衣服的行李箱,还有啥要带的没有?吃的你甭管,老妈早就收拾好了,足足塞了一个大行李箱,看得我都无语了……她是怕你落下学习上的东西,这么远的路,回头要是忘带了,得邮寄了……”

    “圆圆也要来京都吗?”禾薇听他这么说,诧异地问。

    海城一高元宵节就开学了,今天已经正月初十了,满打满算也就四天,还来京都?今年这个寒假来来回回飞几趟了啊。不过转念想到外头病床上的是他堂哥,关系又那么好,她又释然了:做哥哥的受了那么重的伤,做弟弟的闲在家里,哪有不来看的道理。

    果然,禾曦冬也是这么个意思:“这不是贺大哥住院了嘛,他非吵着要来。我和爸妈也商量了,刚刚去明珠买了点补品,到时我和圆圆一块儿去医院探望他。人三番两次救过你,不去看总说不过去……对了薇薇,你这几天晚上住哪儿呢?圆圆昨晚往他姥姥家打电话,说是没见你去啊,你不会住学校了吧?寒假里应该没什么人,安全有保障吗?”

    禾薇:“……”她能说她就住在医院吗?

    拍拍脸颊,有些难为情地说:“是还没去看姥姥,不过碰到干爹干妈了,等你们来了抽个时间咱们一块儿去……对了,美琴姐怎么样了?我是打算晾她几天,不过爸妈要是觉得不妥,回头找王超哥说一声……”

    闲下来的时候不免想,要不是禾美琴闹了这么一出,她肯定在禾家埠的新房子过个轻松自在的年,和兄长一起带着圆圆上山挖笋、下河钓鱼,待到正月初七八,跟着爹妈回清市。而不是劝着心情郁闷的一家子去云城旅游。不去云城,自然就不会运气地听到斗笠男的对话、从而及时找到昏迷的贺校官……

    站在这个角度,禾美琴年前闹的那一出,让她由衷感激。但感激不代表就该轻易放过,不适当给点教训,禾美琴永远认识不到她犯的错,反过来兴许还会沾沾自喜地以为自己好欺负、以后更加变本加厉呢。

    (未完待续。)

    PS:  《安缘》玲珑秀。她出身官家,门庭却是不济。姐妹争夫,议亲成了难事。美人黑脸,良人站出来!

    PS:歌词美不美?美!美咋就没掌声?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