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44章整个人都是你的,何况一条裤头

正文 第444章整个人都是你的,何况一条裤头

作品:穿越婚然天成 作者:席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禾薇囧囧有神地看着俩陶盆葱葱郁郁、生机勃勃的芽苗。

    这么多天没浇水,居然还能发成这样,着实出乎她意料。

    本来都做好心理准备了,一个寒假不浇水,回来迎接她的多半是俩陶盆干死的种子。哪知这些来自异星球的种子生命力还真旺盛,不仅发芽了,还一发这么多……

    分栽到空陶盆里不说时间不允许,小李还在外头等着呢,何况一个空陶盆也不够分啊。

    禾薇索性请值班保安帮忙,将两个栽种着萝卜和白菜的陶盆,搬到了小李车旁。

    小李没多问,转手放进后备厢。孙少奶奶想搬两盆绿植回家,还用得着过问?

    倒是老冯,在他们回贺宅后,看到这俩陶盆,指着盆里葱郁的芽苗讶声问:“我瞅着像是白菜苗,这时节白菜不用大棚也能长这么大了?”

    “嗯。”禾薇笑眯眯地说:“冯叔好眼力,这一盆确实是白菜,那盆是萝卜。年前栽下去的,可能是宿舍里光照充足又暖和的缘故吧。就是太密密麻麻了,不分盆怕难长大……”

    “这好办!后院好多空花盆,填些泥进去就能用。你一宿没睡,赶紧歇着去,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保管你一觉起来都给你办妥咯。”老冯拍着胸脯打包票。

    没等禾薇上楼,就指挥着轮休的儿子忙开了。一个去后院菜地掘泥,一个翻出闲置的空花盆填土。

    倒不是后院没地儿栽种,而是这天气,时不时的还会有寒潮来袭,这么娇娇嫩嫩好比萝莉期的白菜、萝卜,移栽到地里难保不被冻死。还是分栽到盆里,白天搁院子里晒太阳、晚上收到后院花房里,这样精心伺候,保证不出几天,绿油油的小白菜就能下锅烹饪啦。

    若说禾薇寒假前还对来自奥尔星的蔬菜种子抱着怀疑的态度。不确定能不能吃、好不好吃,哪怕系统君再三保证没问题,也没敢留在家里让她娘栽种。

    可在接二连三见识过电子蜂和万金油的强大后,不得不承认。系统君一天到晚显摆的高级文明奥尔星,的确有着让地球人羡慕嫉妒的资本。

    既如此,那什么碧玉萝卜、水果白菜等蔬菜种子想必也差不到哪儿去。大不了等它们成熟后,先不忙着吃,如今比较大的农贸市场都设有蔬菜瓜果品质检测站。拿去做个检测,再决定吃不吃好了。

    把萝卜和白菜交给老冯打理,禾薇上楼洗漱补眠。躺下后一时睡不着,给大武发了个短信,问他贺校官情况如何,听说也在睡,没有任何不妥,才彻底地放松心神,没一会儿就传来绵长的呼吸音,已经酣甜入睡了。

    醒来已经华灯初上。

    老冯肯定又在厨房烹饪什么。勾人食欲的香味直飘楼上。

    禾薇睁着惺忪的睡眼望着天花板好一阵,才反应过来这是在贺家,急忙从床上爬起,衣服顾不得套,趿着拖鞋冲进卫生间洗脸梳头,边给大武打电话:“贺校官醒了吗?看上去精神如何?肚子饿不饿?有没有特别想吃的?……”

    贺老爷子听了大武的转述,笑得见眉不见眼。看吧,这才分开多久,让她回去补个眠都能时刻惦记着大孙子。这么好的孙媳妇,打着灯笼都难找啊。笑眯眯地瞅着刚醒转的孙子说:“你媳妇来问你晚饭有啥想吃的。你说她是不是忘了我也在医院,咋就不问问老头子我想吃啥咧?”

    贺擎东动了动略有些发麻的手掌、脚掌,没理会老爷子这个明显打趣的问题,而是哑着嗓音说:“爷爷。你回去了吧,我这边没事的。”

    老爷子无趣地摸摸鼻子。他才不累呢,下午小儿子走后,他在里间眯了会儿眼,这会儿精神好着呢,凑到床边促狭地问:“我说你小子该不会在薇薇跟前也是这副态度吧?即使关心人也一副大爷脸?啧。不都跟你说了嘛,媳妇是要靠哄的,别老一副人欠你钱的欠扁样……别怪爷爷事先没提醒你,这年代不如爷爷年轻那时候,不流行成天喊打喊杀的草莽汉子咯。姑娘家,尤其是薇薇那年纪的小姑娘,都喜欢温温柔柔的男人。你小叔那样的黑熊脸少给我摆出来,回头要是把你媳妇吓跑了,看你找谁哭去……”

    贺擎东无语凝噎,望着天花板幽幽问:“您这又是从哪部肥皂剧看来的?”

    “嘿嘿,这你就错了,肥皂剧哪会教人这些啊……咳,好嘛,是小北扔在茶几上的杂志,叫什么《女人心》来着……诶你那是什么眼神!老子咋就不能看《女人心》了?女人心海底针,不摸清楚咋斗争?我看了还不是讲给你听……再说了,那杂志里有几篇讲的还是有几分道理的,正好,你养伤挺无聊的,回头我让小北送几本过来你自己看。看不了就让薇薇读给你听嘛,多好的感情培养机会啊,爷爷都帮你到这份上了,你要再不好好把握、争取早点把你媳妇拿下,出去别说你是我孙子啊……”

    贺擎东:“……”现在就不想承认您是我爷爷……

    禾薇提着保温食盒、匆匆赶到医院时,爷孙两个还在为某个话题喋喋不休。当然,**成都是老爷子在说,贺擎东充其量就是在老爷子得瑟过头的时候,冷不丁冒一句神回复压压他气焰……

    “爷爷,您饿了吧?洗洗手赶紧来吃。大武哥这是你的……”

    禾薇把冯大厨忙了一下午的成果一一在茶几上摆了出来,特大号的保温食盒一共四层,一层装了足够两个成年人吃的米饭,另外三层是两荤一素——秘制养生板栗鸡、菠萝咕咾肉、豆角焖茄子。滋补又美味的番茄牛尾汤单独装在一个陶瓷内胆、不锈钢外壳的保温汤罐里。另外还有一袋微波炉烤饼,酥酥脆脆的,老冯说是让她饿了当点心吃。

    贺擎东的晚餐是单独做的——砂锅小火煲了一下午的松茸鳝丝鸡汁粥。因为得用吸管喝,所以无论是松茸还是鳝丝,被冯大厨跺得很碎,再加上一下午的焖炖,出锅时几乎已经找不到成颗的,完全和米粥融成了一体,可以说是粥中有料、料中有粥,营养滋补亦美味。

    “你吃了吗?”贺擎东看着她忙前忙后。额头甚至沁出细密的汗珠,心疼得不要不要的,“别急,慢慢来就好。我们不饿,爷爷刚还和大武分了个苹果,我醒来后喝过粥了。”

    “嗯。”禾薇回了他一个腼腆的笑容,“我在家吃过了,吃得好饱。”说着。把舀到杯里又轻轻搅拌放温的粥插上吸管送到他嘴边,“来,慢慢喝,已经不烫了。”

    老爷子边吃边津津有味地看小俩口互动,不小心多看了几眼,低头发现菠萝咕咾肉不见了,气得冲门口吼:“大武你把整份都拿去干啥?老子不吃啦?”

    大武嚼着香喷喷的肉探头进来说:“唔,不是我要抢啊,老冯特地打来电话说,老首长您最近那次体检血糖有点超标。这菠萝做的菜对您来说太甜了,最好别吃……”

    啊咧?别吃还送过来?合着是让他看着眼馋的?

    老爷子气得直吹胡子。

    禾薇看着这一幕眨眨眼。难怪出门前、老冯见她装这道菜,笑得辣么意味深长,原来老爷子不能吃啊,脸颊咻得浮起两朵红晕,满怀羞愧地说:“对不起啊爷爷,这菜是我装的,我不知道您血糖高……”

    “咳咳咳。”一听是大孙媳妇装的菜,还在冲大武瞪眼的老爷子不小心呛到口水,忙摆手说:“这有啥啊。不就少吃一道菜么,没事!我和大武吵着玩呢……”

    大武嘴角抽搐,心说老首长您说这话都不怕脸红。吵着玩?俺咋瞅着您刚刚有那么一瞬想冲过来抢俺碗里的肉。

    禾薇想到冯大厨送她上车时说的话,忙说:“爷爷。冯叔说了,您先吃点垫垫肚子,等回去,他还给您留了好东西,是慈姑、藕片、鳝丝、蚬肉煲的汤,食材都是野生野长的。不仅好喝还降血糖,您想喝几碗都成……”

    “啊哈!”心情低落的老爷子立马又满血复活,扒饭速度之快,和行军打仗时有的一拼。

    吃完嘴一抹,催着小李送他回家。干啥?喝汤呗!慈姑蚬肉汤他几年没喝了?何况还添了正宗野生的黄鳝丝,味道绝对赞。如今那些大饭店里的厨子啊,很多连慈姑都不认识。还是老冯好啊,顶呱呱的御厨后代,知老子者、老冯也!唔,回去就给他涨工资!

    至于大孙子,自然是交给令人放心的大孙媳妇照顾了。

    “薇薇你陪阿擎说说话,困了就到躺里面睡,用不着一整晚都陪在这儿的,不还有护工呢吗……门口我让人守着,大武回去前,会和人做好交接的,不相干的人一律不许放进来……明天想吃啥,随时给老冯打电话,现成的食材要是有,回去让老冯炖佛跳墙,明天就能吃了……”

    老爷子来来回回叮嘱了好一通,又和护士站的护士、医生办的值班医生交代了一圈,才惦记着老冯特地给他炖的慈姑蚬肉煲,吸溜着口水回家去了。

    禾薇等贺校官喝好粥,打来一盆温热水打算给他擦擦身。她还记着他大少爷先前说过的话呢:不让护工擦脸擦身。可不得她来啊。

    可他昏迷的时候,给他擦身、换衣服,没觉得多难为情。顶多擦到大腿根时,闭眼或是侧脸,不去看罢了。如今人精神奕奕的醒着,还一脸兴味地看着她,这让她怎么下得去手嘛。

    “你,闭眼!”禾薇恼羞地命令。

    “好。”贺擎东话里含笑,如她所愿闭上了眼。

    禾薇这才松了口气,拍拍发烫的脸颊,绞了个热毛巾,先是给他擦脸、接着是耳朵、脖子。

    擦脖子时务必轻缓、小心。除了脑部有伤,后颈也有轻微骨折。虽然因为头部手术不方便固定,只是打针、吃药,但万一扭到,也是会疼的,再要是扯到头部的伤口那就更糟了。

    禾薇集中精神,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擦拭着,方才那点顾忌和羞意因此而渐渐放开。

    擦完脸和脖子,去卫生间换了盆干净的温热水,开始给他擦上半身。

    肋骨骨折通常都不固定。好在贺擎东伤得不严重,和后颈骨折一样,也是打针、吃药。所以这段时间,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他有二十个小时在吊挂针。

    又换了一盆干净的水,这下该擦下半身了。

    禾薇示意护工托住他头,自然地将手伸到他宽松的病房服裤腰带,方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他是男人。而男人和女人的身体构造是不一样的。最大的区别,此刻的她只要轻轻一扯,就能清楚地看到。

    粉嫩的脸颊倏地燃起火烧云。

    “脱吧,我不介意。”贺擎东不知何时已经睁开眼,笑意盈眼地凝视着她。

    禾薇惊诧地瞪大杏眸:“你、你、你不是答应我闭眼的吗?”

    “嗯,我闭了,但你没说什么时候才能睁开。见你一直没动静,就睁开眼看看咯。媳妇,莫怕,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何况只是区区一条裤头。”

    “噗……咳咳咳……”守在门外的大武耳力好得不像话,隔着门板听见如此红果果的调戏之语竟然出自不苟言笑、严肃有加的贺大少之口,当即喷笑。

    四十出头的护工大姐也忍不住笑。

    贺擎东的俊脸黑成包公。

    禾薇的俏脸红的没法形容。僵僵地悬于他裤腰带上方的手不知该收回来,还是该如他说的——不就一个裤头吗,脱就脱了。

    护工大姐忍俊不禁地说:“小姑娘我跟你说啊,我们上岗前被要求‘无性别护理’,啥叫‘无性别护理’呢,就是说无论你经手的病人是男滴还是女滴,一律当他是没性别滴,不要顾及他身上的生理特征,该擦擦、该洗洗,什么擦脸擦身、洗头洗澡啦,照做不误。前阵子我经手照顾的男病人,一晚上我还给他擦七八次大便咧……”

    禾薇和贺擎东面面相觑,脸上浮现一个表情:囧。

    护工大姐你其实说前半部分就行了,不需要解释的如此,呃,深入浅出,真的!(未完待续。)

    PS:  强推《穿到七十年代蜕变》军婚文!偶是一名爱上团长的女兵,甜蜜蜜到甜腻喔。即将完结,欢迎大家入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