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40章 女大不中留
    等大武的时候,禾薇把之前抽奖抽到的那瓶乳液万金油拿了出来。

    不是说外用有金疮药的功效么,专治跌打损伤,贺校官这种情形,应该能用的吧。

    禾薇抱着试试看的心情,用指头勾了点乳液,在他刮擦不是很严重的手背抹了点,抹均匀后不到半分钟,细微的擦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奇迹地消失了。

    这么神奇?

    禾薇看向万金油的眼神热辣得跟她家珍珠看到肉骨头时有的一拼。

    【早和你说过这东西很灵光的,你偏不信!你妈偏头疼,用它揉捏没几分钟不是就不疼了?怎么还这么大惊小怪……】

    禾薇咧了咧嘴。偏头痛本来就是一种间歇性的头痛症,用膏药缓解后不疼了很正常。可这表皮挫伤居然用药不到几分钟痊愈,连痂都没留一点,这就让人惊喜了呀。

    既然万金油对付皮外伤如此神效,禾薇大方地倒乳液、抹伤口。只要是伤,不管严重与否,全都用乳液轻轻抹了一遍,看得系统君眼皮直抽抽(如果它有眼皮的话):【我说你省着点呀,就这么一瓶,男人留点疤有什么关系嘛,只要血止住就行了……】

    她不心疼,他看着心疼。心疼那为数不多、越用越少的万金油。

    禾薇抹药的动作顿了顿。

    倒不是系统以为的知道节省了,而是——这药油不是还有治疗骨折的功效吗?万一他身上哪个部位骨折了,她要是把药油用完了怎么破?于是,抹药的速度慢了些、用药省了些。

    得知她想法的系统君,差点一个倒仰:【女大不中留啊……这日子没法过了……】

    “小禾!”

    大武领着几个家住附近寨子的寨民,匆匆赶到谷底时。发现人已找到,并且还活着,欣喜之余不免担心:“一直都昏迷着吗?”

    禾薇听到动静时,就已经把脚边的万金油、纱布啥的收进了空间,就留了毛巾和水。不然怎么解释贺校官的脸和手那么干净、身上衣物却很脏。

    等大武跑近,禾薇起身捶了捶发麻的腿,问道:“大武哥。需要叫救护车吗?自己做个担架送医院。会不会造成二次伤害?”

    “我看看。”大武在部队学过系统的急救知识,闻言,蹲下身。仔细检查了一番,能确定的是后颈和左侧肋骨有骨折现象,然而令他奇怪的是:“看骨折情形,应该是从高处摔下来造成的。可他身上干干净净的没一点擦伤,挺不可思议的……”

    随同来的寨民。也跟着庆幸道:“从山上摔下来,既没破相也没刮伤,就两处小骨折,实在是老天保佑、太运气咯。”

    禾薇心虚地别开视线。

    一不留神用万金油把他身上的大小挫伤全给治愈了。不仅伤口愈合。疤也没留半点。

    幸而大伙儿谁也没看到他是怎么摔下来的,只当是运气好,念了几句“菩萨保佑”就兀自忙去了。

    大武先前在寨民家看到麻绳。顺手讨了几根,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用武之地。可光是麻绳还不够。在寨民的帮助下。就近找来一些韧劲十足的青枝条,就地取材编了个简易担架,然后小心翼翼地将贺擎东从地面转移到担架上。

    指挥着寨民往外抬时,大武征询禾薇意见:“刚上山时接到老首长电话,说是救援直升机半个小时前从南城出发,到这里预计十二点半到一点之间,与其一路颠簸地送去医院,不如就在寨民家等,直升机上有随行军医,到了即刻就能救治,你觉得怎样?”

    禾薇看看时间,这会儿已经十一点了,最近的医院离这儿也有四五十分钟车程,还不确定骨伤科是否齐全。万一遇上堵车,赶到医院并救治的时间还要往后延,那还不如按大武说的,就近在寨民家安置,等救援直升机的到来。也省的路上颠簸颠簸地给他造成二次伤害。

    后颈和左肋骨的轻微骨折,用万金油应该也能治。可大武前一刻检查的时候还骨折着,总不能后一刻就痊愈了吧。被他误会贺校官能伤口自愈怎么破?

    左右是轻微骨折,只要其他部位没严重内伤,尤其是脑部,这点伤,相信贺校官能轻松扛过去。

    直升机到来之前,禾薇始终陪在贺校官身边,不时用毛巾沾水给他润唇,不时探探他的额头,看有没有发烧。好在脉搏稳定、呼吸平缓,除了一直昏迷着。

    期间,大武分别给老首长和冯铭去了电话。

    寨子里虽然有信号覆盖,但效果不好,打个电话断断续续、磕磕巴巴的,花好久才把意思表达清楚。

    老首长那边当然是报平安。

    得知大孙子昏迷不醒,老爷子松气的同时又吊了一口气:昏迷意味着活着。这一点让人庆幸。可要长睡不醒,那岂不成活死人了?

    “军医到了之后,让他给我电话。查不出昏迷原因,连夜给我送京都!已经拖不少时间了,救治上不能再耽搁。”

    “是!”大武收到老首长的指示,又和冯铭联系。

    冯铭那边,还在查斗笠男的真实身份。

    照着禾薇提供的外貌、打扮线索,打听到古街一二号的迎客茶楼有这么一个人,实地求证后,捏了份报纸坐在茶楼对面的凉亭间,就等人出来了好跟踪。

    哪知,就在他守着的空档、和资料库核对了几个数据,把人给跟丢了。

    当时那人上了一辆黄鱼车,冯铭迅速起身也叫了一辆,可还是慢了一拍。对方不知和黄鱼车夫说了什么,七绕八拐的,进了城东一条阴暗狭窄的小巷子。

    而拉冯铭的黄鱼车夫,到了巷子口说什么也不肯进,说这条巷子全城最窄,还是个断头巷。进去容易出来难,因为掉头困难,而倒车又容易撞到居民户搁屋门口的水缸、瓦罐,被逮到就是一顿竹杠。

    冯铭听他这么说,索性下车用走的,可奔进巷子没几米,迎面碰上刚刚那辆黄鱼车。不出他意料。车上只有车夫没有乘客。问车夫,车夫也不知道那人下了车去了哪户人家。巷子虽说是断头巷,可居民户之间实没什么院墙隔挡。即便有,两手一撑也能翻过去。冯铭巷里巷外转了个遍,不得不承认把目标给跟丢了。

    大武听说人跟丢了,着恼地直揪头发。

    禾薇抿了抿唇。垂眼看蜂巢。

    代表电子蜂一号的红点,已经离开古城地界。正往云城南端移动。只要电子蜂不出状况,哪怕跑到天涯海角,她都能把他找出来。可当务之急,是贺校官的伤。

    “快点醒来……醒来好不好……醒来我告诉你害你的仇人在哪儿。那个人原来就是之前撬进我们学校宿舍的偷鸟贼,我把他照片拍下来了,另外还留了个秘密武器在他身上。到时一定让你亲手逮到他……你一定希望能手刃仇人的对不对?那就快醒啊,别睡了。贺校官……”

    禾薇握着贺擎东的手,看着他沉睡不醒的样子,心里不禁又急又痛,眼眶再度积起水雾,一个没忍住扑簌簌往下掉。

    屋外响起直升机隆隆的螺旋桨声,大武在门外喊:“小禾,直升机到了,你守着中校,我去接应。”

    军医是个行事利落的中年男人,一到就立马拿出医疗器械给贺擎东做全身检查,随行的除了军医,还有六名全副武装的特种兵,留下两人护送贺擎东回京都,另四人和大武悉悉索索一通交流,转身跳上大武开来的小车,风驰电掣地往古城驶去。

    禾薇决定随机,大武自然跟随。所以古城这边,势必得有人坐镇。冯铭毕竟是军部而非国安的人,不适合曝光。

    国安调拨来的特种兵精英,虽说只有四名,但边境那边的队伍即将赶到云城,两相联手,哪怕掘地三尺仍无法把嫌犯揪出来,震慑一番也是好的。

    “除了后颈和左肋骨轻微骨折,后脑部位也受过撞击,有内出血和积水现象,昏迷不醒应该就是后脑伤引起的,需要尽快手术。虽然我们南城军医院的脑部手术成功率还算高,但贺老将军既然要求送往京都总院,为使把握更大一些,我也赞成直接送去总院,路上这段时间,正好用来做术前准备,一到京都立即施行手术……”

    军医检查完毕,和贺老爷子通了个电话,取得共识——也就是不耽误地送贺擎东前往京都。

    贺老爷子挂了电话转手联系军医院的脑外科,务必要让一把手来给大孙子动刀。

    这厢,禾薇一行人补充路上的吃食、饮用水等物资。军用直升机的速度虽说比民用直升机快,但终究不如时速达上千公里的客机,云城到京都,直线距离两千多公里,少说得飞六七个小时。

    听大武说这直升机先进,起飞前加满油,中途不需要停顿、能一鼓作气飞到京都。可直升机不加油,不代表人也可以不充饥。虽然她一点胃口都没有,可还有其他人啊,飞行员驾驶直升机需要能量、军医给贺校官做术前检查需要能量,还有大武他们,二十来岁的大小伙子,一顿不吃哪能不饿。

    给了借住的寨民家一千块,请他们帮忙做了锅过桥米线。她和大武在寨民吃过午饭了,但军医他们肯定没有,到了又忙这忙那的,马上又要飞京都,可不得好好补充补充能量啊。

    寨民看到霸气的直升机以及全副武装的军人,早被这阵仗吓呆了,禾薇说什么就什么,一句话都不敢多问。好在手脚还算麻利,很快就把禾薇要求的什锦米线做出来了。

    趁军医几个坐下吃饭,禾薇又让寨民准备几份既能带着走、凉了吃也不影响口味的云城粑粑、米****、鸡豆凉粉等干粮当晚饭或宵夜,再就是必不可少的引用水。热水、凉白开各准备了一壶。

    大武见状,不由好奇地问:“小禾,这水干啥还分冷开水、热开水两种这么麻烦啊?带壶热的,想喝凉的,倒杯里放一会儿不就冷了吗?”

    禾薇边忙边说:“不麻烦啊,多个水壶而已。万一贺大哥需要服药,热水凉起来得等多久啊,影响治疗怎么办?”

    大武:“……”

    好吧,女生就是心细,想他个大老粗哪里考虑过这种问题啊。这不该是军医管得范畴吗?咋还要自己准备了?

    “女人就是比咱们男人想的多。以后有了媳妇,再往后添了闺女,见多了就习惯了。”军医安抚地拍拍大武的肩,爽朗地笑着走开了。

    大武继续无语。

    禾薇忙得团团转,没发现大武听完她的话后一直处于呆滞状态,将准备好的吃食塞到大武手里,指挥他:“大武哥,麻烦你把这些先拿上直升机,省得一会儿走得急忘了。我给圆圆打个电话,还有我爸妈那里也要交代一声……对了,我刚看到直升机上两排都是座位,你记得拆一排做躺椅……”

    大武目光呆滞地提着两大包吃食登上直升机改座椅去了。

    禾薇这厢先是给圆圆打电话,得知他们三个大男生还在古玩市场淘宝,背景音实在有些嘈杂,便没多说,唠了几句就挂了,转手拨禾二伯的云城新号码,她爹妈正好坐一块儿聊天,也省的禾二伯去叫人了。

    禾薇挑重点和她娘说了一下,禾母听得讶声连连,要不是禾薇急匆匆说了句“直升机要起飞了,有什么事回头再说”就把电话给挂了,禾母还想逮着她详细追问。好好地出去玩,居然捡到重伤昏迷的贺家侄子,还要搭乘直升机送他去京都……禾母只觉得脑子不够使了。

    还是禾父反应快:“不还有大武那孩子跟着吗?不会有事的。”

    提到大武,禾二伯娘促狭地朝禾母挤挤眼:“那大武家是哪里的?我看年纪比薇薇大不了几岁,又是部队里的,人正气,待人接物挺有章程,你和他三叔该不会想让他和薇薇凑成一对儿吧?”(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