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39章 曾经英雄救美,今朝美救英雄

正文 第439章 曾经英雄救美,今朝美救英雄

作品:穿越婚然天成 作者:席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薇薇!”

    梅子沿着河,从大石桥方向跑过来,气喘吁吁地说:“你怎么等在这座桥旁啊,不是说好大石桥吗?”

    禾薇茫然四顾,才发现自己还站在刚刚那座小桥旁,而非和梅子约好的大石桥。

    “梅子。”禾薇抿了抿唇,歉意地说:“我临时有点事,不能和你一块儿去赶庙会了。”

    “怎么了?”梅子关心地问:“发生什么事了?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禾薇摇摇头,不好和梅子解释,只能说:“你要是一个人觉得无聊,我找圆圆来陪你,或者你去我哥他们那边,他们去古玩市场淘宝了。”

    “那倒不用。”梅子摆摆手,看出禾薇真有急事,也不追着问了,握着她的手说:“古街我来过好几趟了,附近的路基本都熟,你要有事赶紧忙去吧,不用管我。我大约初九回海城,你要在这之前得闲了,给我电话,我俩再一块儿出来玩,我那儿的座机电话你记下了吗?”

    禾薇点点头。

    梅子笑着捏捏她的脸:“以前老被你捏,这回总算捏回来了。行了!有事赶紧去办!我没事的啦!咱俩谁和谁啊,哪用得着客气。”

    “嗯,那你一个人小心些。”

    若是平时,禾薇肯定捏回来,可这会儿她一点心情都没有。嘴角的笑容还是硬挤出来的,生怕梅子担心。

    送走梅子,她蹲在桥脚反复斟酌那人说的话,一边又焦急电子蜂二号为什么到这会儿都还没消息传来。是他的气味不够明朗、所以追踪不到吗?

    照理说,从古街到魔殇谷,和锦绣名苑到西山的距离差不多。上回追踪珍珠。她记得没花这么久啊……

    终于,蜂巢响起“滴滴滴”的追踪提示音,听到耳里仿若天籁。

    迅速接通电子蜂二号,把二号所在的地图放大又放大。

    云城魔殇谷……

    禾薇的心几乎跳出嗓子眼,只觉得天旋地转。

    “小禾?你没事吧?”

    暗中跟着禾薇的大武,越观察越不对劲,忍不住从暗处走了出来。管他的呢。问起就说在附近逛、恰巧碰到她好了。

    事实上。禾薇对大武的出现一点怀疑都没有。或者说,她此刻满脑子都是“魔殇谷”三个字,整个人都快魔怔了。看到大武,倒反冷静下来,急急说道:“大武哥,你知道附近哪里能租车吗?我刚听到一个人打电话。提到贺大哥,喏。”

    她迅速翻出手机里的照片,指着上头的斗笠男:“就这个人,说什么贺大哥被他一个火箭筒干翻在魔殇谷,魔殇谷我知道在哪儿。初三那天我们去观音峡,回来时不是有看到魔殇谷的界标么,还说抽一天去那儿玩的……”

    魔殇谷不是个名景点。至少目前还不是,因为还没被云城旅游局开发。但前去野营踏青的驴友不少。她和兄长在做云城旅游攻略时,曾浏览过几篇当地驴友写的踏青日志,其中就有提到魔殇谷。

    大武到底特种兵出身,几句话就拼凑出大致情况,把禾薇手机里的照片转发给冯铭,让他查查斗笠男的身份,并留心古街这边的情形,保护好禾家人。自己带着禾薇跑到租车行租了部小车,风驰电掣地往魔殇谷赶。

    路上,大武和贺老爷子取得了联系,想证实贺擎东是不是在云城一带出任务。

    老爷子正和几个上门拜年的老部下侃大山,接到大武电话,脸上笑意尽消。可特行队出任务,那必须是机密,老爷子一时半会也拿捏不准。但攸关大孙子的安危,老爷子一刻也不想等,送走拜年的老部下,舔着脸找上国|安部长。

    国|安部长正为这事发愁呢。

    特行队云缅基地x计划实施得相当成功,除了基地头目暂时脱网,中心实验基地和两处分部基站皆被特行队顺利捣毁,一干实验人员全部落网。

    如鲠在喉般烦恼特行队十年有余的华国最大的非法机构——活体实验基地今次被彻底取缔。然而,率队执行此次任务的驻地副队失踪,不可谓不焦急。

    特行队总部指挥组命令队伍撤离现场、回驻地待命。可副队下落不明,队员们谁也不肯撤离,反过来请求总部增派支援。这不,这两天双方正杠着呢。

    听贺老爷子说云城那边有贺擎东的消息,焉能不喜?然而又怕白高兴一场,白高兴还是次要的,关键在于会不会白忙活。遂问:“贺老,这消息您有几分把握?”

    贺老爷子眼一瞪:“我自己的人递来的消息,还能有错?这是我孙子、不是你孙子,你当然不急!”

    国安部长抽了抽嘴,他哪能不急?贺擎东那小子可是他看着成长的,不说进队时的各项成绩碾压同批队员,入队后的这几年,几乎是一年一个样。入队十年的老队员,任务积分还没他这个入队不到五年的高。要不是上头刻意压着,凭他破获的案子、创下的成绩,少将荣誉都能妥妥地捧回家。

    这样的人才,这样的人物,他能眼睁睁看着失踪不见?除非他脑袋被驴踢了,或是占着国|安部长的坑、却不想管职责所在的事。只要他还想在其位谋其职,这个事他管定了。

    然而,“话不是这么说,如今队里人手紧张,我也不瞒着贺老您,阿擎这次带去驻地的队伍,虽说没有折损,但负伤不在少数。您这消息要是有七八分把握,我这就从南城调直升机去云城。”

    这还用说嘛!贺老爷子手一挥:“尽管派!消息若是有误,一切责任我来扛。”

    有贺老爷子这句话,国|安部长没了后顾之忧,当即给特行队总部指挥组下达命令:从南城驻地调拨军用直升机和医务人员,锁定云城魔殇谷,即刻出发。

    与此同时。禾薇和大武已经抵达魔殇谷地界。

    魔殇谷四面环山,而且都是还没开发的山,车子无法通行,只能弃在山脚。

    “这么大的范围,凭我俩的力量,想要尽快找到人实在有点困难。”大武皱着眉,一边开启手机里的卫星导航。一边思索最佳方案:“不如去附近寨子雇几个人?”

    人手不够啊。早知就报警了。可贺中校执行的任务是sss级保密的,报警不见得安全。原想着,既然叫谷。那必定是平坦的谷地,最多沾点坡地。然而到了目的地才发现,所谓的魔殇谷,还包括四面群山。山林高低不一、林间环境复杂。这么大范围找人,无异于海底捞针。

    禾薇看了眼蜂巢。目标离自己不到一公里,从这儿到山顶直线距离差不多就是这个数,可见不是在山顶就是在谷底。

    她恨不得插翅飞过去。

    从收到电子蜂二号反馈的追踪消息到现在,目标始终没见移动。

    她不敢往坏的方面想。只能一个劲地自我安慰:也许只是昏迷,找到人就好办。

    听大武说去寨子雇人,她忙点头道:“那大武哥你快去。我先上山看看,有情况我给你电话。”

    大武其实不赞同两人分开。生怕她出意外,可看着她焦虑的神情,心知劝不动她,只好给了她一颗信号弹:“山里没信号,真有情况你按一下这里,我会尽快赶过来。你自己小心些。”

    禾薇接过信号弹,和大武分道扬镳。一个去附近寨子雇寨民帮忙搜山,一个直奔蜂巢显示的红点所在处。

    一公里,若是平地,禾薇现在能跑进五分钟了,可山路崎岖,即便步频很快,上到山顶还是费了不少工夫。

    气喘吁吁地看蜂巢上的红点,离她已经很近了,可再往前是悬崖,探头往下望,山顶距谷底的高度虽然远不及明华山,可要往下走还得另外找路。她不想费这个工夫,索性牙关一咬,把珍珠塞进空间,闭眼往下跳。

    系统君无语:【好歹给个提示啊,你就不怕我没给你那血珀充满能量?】

    禾薇:……

    好在系统君只是开玩笑,要没充满能量,她能安然无恙地站在谷底而不是摔得七荤八素?

    魔殇谷谷底已经很有春天的感觉了:绿意葱葱、山花初绽。尤其是崖壁边的迎春花丛,绽放着明黄的小花,随风舞着枝条;潺潺的溪水边,五颜六色的野花打起了花骨朵,有些甚至已经盛放。

    难怪会被驴友写入踏青日志。任谁看到如此幽静、美丽的谷底景致,不心生扎个帐篷、躺草地上看看蓝天白云、闻闻野花芬芳;午间时,依着山涧溪流搭个土灶、炊烟袅袅地焖个地瓜、烤几尾溪鱼的念头……当然,前提得有纵情山水的旷达心境。而眼下的她,只想尽快找到贺校官。

    电子蜂真的很好用,下到谷底没几秒,就在蜂巢显示的红点指引下,在一侧崖壁的迎春花丛背后发现了满心惦记的人。

    有那么一瞬,禾薇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喉口发干,原本急喘的呼吸不自觉地放慢,一步一步朝那个双目紧闭、仰躺于青葱草地上的男人挪去。周边的一切动静,放佛被裹了一层屏障,与她彻底隔绝。除了自己沉重又缓慢的呼吸音,再也听不见其他;除了眼前那个一动不动的熟悉身影,再也看不见其他。

    几步路,明明很近,却几乎耗尽她全身力气。

    想出声唤他,却发现喉咙哽咽,一个字都吐不出。

    视线渐渐迷离。

    蹲下身,伸出手,呼吸不自觉地屏住,颤着手指贴近他鼻尖探鼻息,一秒、两秒……眼眶里的水雾再也克制不住夺眶而出,“吧嗒”滴在男人脸上。

    “幸好……”禾薇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捧着他的脸,仰天吸了吸鼻子。整个人放佛活过来一般。

    幸好只是昏迷。

    幸好不是最最害怕的结局。

    只要不是最坏的结果,就有希望。

    拿出大武给她的信号弹,按下发送键,给大武发了信号。然后蹲在昏迷的男人跟前,检查他的伤势。

    军绿色的迷彩服被山土刮得很脏,包括脸、脖子、手,只要是露在衣服外的肌肤,全都沾着星星末末的泥污。

    看情形是从山顶摔下来的,不确定有无骨折,所以禾薇不敢随意挪动,搬了几块山石将四周的迎春花枝条压了压,就这么跪在他身边。

    好在脸和脖子脏归脏,并没有划伤。胳膊上的伤应该是摔下来时擦到崖壁或是硬枝条,衣服划拉了个大口子,露出硬实的肌肉。如果没有那一道道沾着血污的伤口,想必会更诱人。

    禾薇从三立方空间依次拿出水、毛巾、酒精棉球,先是一点一点地擦干净裸露在外的皮肤,然后给伤口消毒,免得被细菌感染。

    【以前是英雄救美,这回是美救英雄。】系统君懒洋洋地调侃:【你俩还真是一对,都喜欢跳崖……话说回来,带着本君加固的护身符,都能搞得这么狼狈,对方手里的武器威力是有多么强大啊,啧!对了,那人说的什么冷冻剂,到底是什么东东啊?威力很大吗?火箭筒倒是知道,可以说是单兵作战中威力最大的热武器了……】

    禾薇哪有心情和它讨论这个,往干净纱布倒了点矿泉水,润了润贺校官干燥起皮的嘴唇,然后继续拿酒精棉球擦拭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

    要不是怕大武问起,她都想把空间里的绷带、纱布拿出来给他包扎了,而不单单只是拿酒精棉球消毒。

    可酒精棉球好解释,出来旅游嘛。像她二伯娘昨儿去游湖,船上吃干粮时,就用随带的酒精棉片擦手。酒精棉球和酒精棉片的功能差不多,糊弄糊弄也就过去了。可谁会没事背着绷带、纱布啊,所以最终还是忍着没敢拿出来。

    好在基本都是擦伤,除了不确定有没有骨折,枪伤一类的创口倒是没有。这让禾薇松了口气,但也没敢太放心。毕竟是坠崖,这么昏迷不醒的,该不会伤着后脑勺了吧?

    蓦地想到章家萌萌哒志杰兄。听章妈妈说他当年就是因为脑部受到剧烈撞击、后脑勺血淤不散,从而导致失忆以及智力大幅度减退。

    很难想象人前始终绷着个脸、鲜少有笑容的贺校官有一天会和六七岁孩童一样欢脱撒野……禾薇大囧,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让你胡思乱想!(未完待续。)

    ps:卖萌打滚求月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