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30章 狗肉引发的负债
    禾母笑着说:“春联、福字我家有,薇薇从京都带来好多,清市贴掉了两副,剩下的我们三家分分也够了,哪用得着买啊,回头我就让薇薇送下来。”

    老太太欣慰地说:“还是薇薇考虑得周到。”

    老爷子也一脸赞许之色。

    禾大伯娘的脸色更难看了。

    禾母扯了禾父一把,说:“阿爹阿姆那我和建顺先走了,去迟了有些店怕是会关门。”

    “去吧去吧!”二老朝俩口子摆摆手。

    门一关上,禾大伯娘的脸色再黑几分,冲着卫生间里梳妆打扮的女儿恨铁不成钢地吼道:“好好的年被你搞得心情糟透了!你看看人家禾薇,给你三叔、三婶多长脸!再看看你,不帮着爹妈把家,还三天两头败家……这回倒好,几口狗肉败掉十五万,你可真有本事啊!这么有本事咋不去抢啊!咱家欠你二叔、三叔家的债都还没清呢,你个死丫头还给我来这一出……”

    想到女儿刚抽抽搭搭吐露的实情,禾大伯娘好悬没晕过去。

    其实禾美美昨天就回禾家埠了,可一帮跟着她来禾家埠玩的同学说住宾馆自由,白天兜风晚上泡吧,想玩多晚都没人催。于是就没和家里通气,而是仗着兜里那点钱,跟着同学住进了市中心的宾馆。

    今天难得起早爬西山,在山脚的小溪边遇到一条没人管的小土狗,几个男生女生顿时来了兴致,说是禾家埠的狗肉出名,今儿就来烤个土狗肉尝尝。

    当时也不知哪来的勇气,一伙人竟真的在嘻嘻哈哈间把那条土狗给宰了。男生剥皮。女生生火,然后把洗净的狗肉架火堆上烤着吃。

    结果没吃几口,狗主人牵着一头狼犬追来了。她那帮同学竟然无耻地把责任全推到她头上,说她是本地人,她要不说这狗没主人、能烤着吃,他们绝不会动歪心思。

    狗主人倒是没说什么,禾美美甚至有信心。如果没旁人掺合。一定能劝服他放过自己。因为那男人从头到尾绷着个脸,一句话都没有,一看就是个闷骚型。

    星座书上说了。闷骚型男人的天敌是兼美貌和风韵并存的女人,而她禾美美恰恰就是这类女人,还怕哄不了他。

    可坏就坏在他那两个同伴。其中一个还穿着警服,臭着脸把她狠狠训了一顿。完了还放出狼狗吓她,害她跌了好几跤。脸上差点破相。

    更过分的是,把她身上的证件还有手机都给扣了,还让她在当场形成的赔偿责任书上签字画押。

    说什么那狗不是普通土狗,而是爱尔兰进口的田园犬。这两年的饲养费就不问她收了,但当初买幼崽的十五万必须偿还,否则就送她去派出所立案。

    禾美美被狼狗吓得哪里还有心情和狗主人讨价还价啊。也不敢拍着胸脯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很没骨气地在类似借条的赔偿责任书上签了字。然后攥着没被扣押的钱包,又惊又惧地从西山打车逃回了家。

    “……林爽、郭凯、肖明月……等开了学再找你们算账!明明一起杀的狗、吃的肉,凭什么让我一个人承担……哼!还说什么朋友,朋友有你们这样当的吗?真是瞎了眼了我……”禾美美边往脸上抹护肤品,边嘀嘀咕咕,“……还有那几个男人,骗子!肯定是骗子!哪有土狗那么贵的!什么爱尔兰进口的田园犬,蒙我呢!……”

    禾大伯娘哪管什么本地土狗、进口田园犬的,莫名其妙给家里添笔十五万的欠债那就是罪过。

    想到钱又不禁恼火,一把将女儿从卫生间拽出来,往沙发上一推。

    “妈你干嘛呢!没看到我在抹脸啊!”禾美美尖叫道。

    手上的护肤品都搞到棉睡衣上了。睡衣脏了也就脏了,反正也是洗衣机洗,可这护肤品是她托同学刚从法国带来的,说是滋润美白的效果可好了。当然,价钱也贵,一小瓶20ml的乳液就要六百多。被她娘这么一扯,五十块钱没了,关键还没用到脸上,真心疼死她了。

    禾大伯娘哪知道女儿在心疼啥啊,要是知道,没准比女儿还心疼,那钱还不都是从她兜里出去的。然而此刻她更心疼的是那十五万。

    “你说你咋就这么能惹事啊,一年到头消停过没有?去年过年为你的事我们一家子轮流跑医院,连年夜饭都没吃好。想着今年总能安稳了吧?你倒好,给我惹一屁股债回来……你说你平时伸手问家里要钱也就算了,放假了不回家还跑去吃狗肉,咋就没让那十五万的狗把你给吃了?!还回来干啥……哦,这会儿说上当受骗了,当时难不成是傻子啊?人家说多少就多少?你咋就那么蠢啊!咋不学学你那帮同学,看人家多精明,有事往别人头上推。平时玩得那么亲热,现在认清了吧?大难临头各自飞,也就你个死丫头蠢得没药救……真不知道生了你养大你有啥用……”

    禾美美这会儿刚洗过澡洗过头、已恢复往日的白净。只不过眼泡还肿着,无论怎么抹眼霜都无济于事,被她娘这一丢、一吼,忍不住又嘤嘤地抽噎起来:“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对钱比对我关心!所以我才说不活了!爷奶你们拉着我干啥!让我一头碰死算了!”

    一听孙囡要寻死,老太太急上了火,小脚快步走上前,拉住孙囡道:“呸呸呸!童言无忌,大风吹过!大过年的,说什么死不死的,多不吉利!”

    说完转头念起大儿媳:“你也少说两句,说不定对方只是吓唬吓唬美琴,事情都没搞清楚呢,你这个当妈的朝自己闺女吼什么吼!当我和你阿爹死人吗!这楼上楼下的隔音效果不好也是你在说,这会儿又扯着嗓门吼个没完,传开了丢不丢脸!”

    禾大伯娘一把扔掉手里的鸡毛掸,气呼呼地说:“如果只是吓唬。就不会让她签什么赔偿责任书了,手印都按了,怎么可能是开玩笑!”

    “就算是真的,那发都发生了,你还想咋地?把你闺女打死啊?”老太太心疼孙囡,搂过她安慰道:“琴琴乖,奶奶帮你。你妈就是这副急脾气。你别听她瞎叨叨……”

    要搁平时,禾美美指定跳起来纠正她奶的称呼。说多少遍了,她叫禾美美!禾美美!永远美美哒禾美美!而不是那个挫到家的“禾美琴”。然而此刻。哪还有精力管这个啊,先躲开她娘的棒槌教育再说,呜呜呜地扑到老太太怀里求庇护:“奶奶……”

    老太太被她哭得心揪揪,索性带她去了自己房间。不让大儿媳再有机会骂她从小护到大的心头肉。

    老爷子叹了口气,背着手踱到屋外散心去了。

    “每次都这样!既然这么护着她。干脆帮她把债还了啊……到头来,那十五万不还是得我们家还,那护个屁啊护……”禾大伯娘抓起沙发靠垫扔了一通,发泄得差不多了捞起座机给看店的禾老大诉苦:“……你闺女给家里惹麻烦了。你爹妈还护着她不让我骂,我是管不了了,你说说这个事到底咋整吧……”

    禾老大一听家里平白无故又冒出十五万债。这还了得!卷闸门一拉,风驰电掣地奔回家。人未进门声先到:“禾美琴!禾美琴你给老子死出来!”

    老太太一脸不高兴地从房里出来:“嚷啥嚷呢!还让不让人睡午觉!”

    “阿姆!都啥时候了,你怎么还护着那个不省心的死丫头!赶紧让她出来,把事情讲清楚,怎么就欠下十五万债了。”

    “这事儿怨不得我们家琴琴,她那帮同学也有责任,出了事都推琴琴头上,还不是见琴琴好欺负。你这个当爹的不帮着自家闺女,还骂她,真是和你媳妇一副德行……”

    “妈!都啥时候了,你还护着她……”禾老大打断老太太的喋喋不休,“赶紧让她出来把事情讲清楚,我也好想对策。你这么护着她,对事情的解决有啥帮助?到头来不还是得还债?难不成你和阿爹准备替那个不省心的死丫头还十五万?”

    老太太嘴唇嚅动了几下,最终没吭声,扭头回到房里,不知怎么劝了禾美美几句,牵着她手出来了,嘴里还在安慰着:“琴琴乖,给你爸把事情经过说一说,不用怕!有奶奶在呢,他不敢打你的……”

    禾美美表情怯怯地看了爹妈一眼,垂下脑袋,用蚊子一般轻的嗓音,把事情经过又讲了一遍。

    禾大伯娘这是第二遍听了,该生的气生了,想骂的话也骂了,再听一遍倒反没那么多冲动了。

    可禾老大却是第一遍听,气得他抡起胳膊就朝女儿挥去一巴掌。

    那可是扎扎实实的一巴掌,看得禾大伯娘都忍不住抽了一下嘴。可心疼女儿的同时,又心疼那莫名其妙多出来的十五万债。两相一权衡,觉得确实有必要让闺女受一受教训了。这么大个人了,还让家里收拾这等烂摊子。

    禾美美先是惊了一跳,等感觉到右半边脸颊的刺疼,捂着半边脸孔,哇得放声大哭。

    “你还有脸哭!”禾老大越加气恼:“真是长本事了啊!回了禾家埠都不晓得回家,学人家住宾馆!呵!你哪来那么多钱?家里给你生活费是让你住宾馆的吗?嘴巴还馋成那样!什么被人推出来当冤大头,你要不吃狗肉会被人讹吗?我看你脑子都被屎糊住了……人家儿女回家都是带礼物,你个死丫头给我们带债务,老子今天打死你算了……”

    说着,衣袖一捋,胳膊一扬,还想再聒上一巴掌,被老太太挡住了:“你想打死她就先打死我!”

    “阿姆你让开,死丫头不给点教训,她就不长记性!”禾老大避过老太太说道。

    老太太却执意护着禾美美,禾老大气恼地一跺脚,指着女儿撂话道:“这几天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待家里,哪里都不准去!”

    禾美美一边抽噎一边问:“三、三叔家也不能去吗?”

    “能去!当然能去!”不等禾老大发话,老太太先一步搂着她说:“薇薇不是在家吗?你这就上去和她玩吧。这儿有奶呢,你爸要是连这都凶你,奶来教训他!”

    禾老大这回倒是没反驳老太太的话。毕竟是兄弟家,还能拦着女儿不让去啊。

    然而禾美美上楼去禾薇家,却是另存心思。

    她刚在房里听奶说禾薇带了只很可爱的小狗回来,想起之前在她微博上看到的那只小奶熊一样的玲珑犬,据底下留言的粉丝们说可值钱了,想着要不劝劝禾薇,把那小狗让给自己。回头说服那个狗主人,拿它抵债也好啊。十五万诶,家里的经济现况她虽然不上心,却并不是不清楚。让她哪里去筹那么多钱嘛。

    禾薇放出清洁机,不用一刻钟就把新房子里里外外打扫干净了,然后把它搁在自己房间的窗台上充太阳能,自己则来到卫生间,把那几块干抹布下水搓了搓,绞干后晾在露台的小三角架上。免得她娘看出端倪:拖把、抹布都还是干的,家里卫生到底怎么搞干净的?

    不要怀疑她娘的火眼金睛,家务活这方面,她娘可以说是相当滴精明。

    闲下来,给珍珠小盆友跺了根小号的猪筒骨。

    小家伙这阵子估计在换牙,老爱咬东西,也不撕,就放嘴边磨。她娘得知后不由担心,可别把新房子的家具腿拿来磨牙了。

    筒骨一扔到专用狗盆里,小家伙就摇着尾巴欢快地扑了上去。

    禾薇蹲在一旁笑吟吟地看了它一会儿,然后盘腿坐在沙发上,拿起素描本一笔一笔勾画出脑海里新冒出来的家具构思。

    欧式田园风是她上上辈子很喜欢的家私风格,她可以试着将田园风融入到仿古家私中。

    然而,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格可没那么容易融合,稍不留神就会成四不像。

    勾描得正专心,门铃响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